仙誓

章节二七四事要管忙要帮

二七四 事要管,忙要帮

“这是……柔水如利金,!”

沈言指尖泛起一抹冷厉的寒光,其上带着一种让人心境胆颤的寒意。那一丝白茫茫的了雾气,似能冻结一切。

那一抹冷厉的光芒,却散发着不可睥睨的凌厉之一,。就好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一把淬火的钢刀。

柔水如利金。

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让柔弱无比的寒水诀,凝聚出锐金诀的气势來?敞若有钻研这灵植法诀的到了极高境界的高等灵植师,便能一眼看出來,沈言对寒水诀的掌握,绝对已经迈入了大成之境。

大成,便是随心所欲,千变万化。

指尖冷光倏然闪过,一声铮鸣过后,沈言便发现石屋之上出现了一道寸许深的痕迹。仿佛举着一柄利剑,斩了下去一般。

“而后……江河化山川!”

两三道蜿蜒的流水细线,便勾勒出一片巍峨雄浑的高山。沈言手中的真气水流不断的流动着,但却蕴着一种厚重如山的气息。

高山仰止,让人叹服。

江河,是山川,山川,亦是江河。这,便是江山。

绵软的水,也可以惊涛拍岸,大浪决堤。

她不是山,却更似山。

沈言猛然散去手中流水蜿蜒够了出的山川,一股厚重的气息轰然裂开。

脚下的尘土被这气息一震,齐齐的围绕着沈言,在离他三尺之外的地方,画出了一个圆。这便是借水成山,这便是江河化山川。

“阳极反阴,阴极必阳!”

沈言沉吟出声,之间一抹冷光倏然飘渺了起來,仿佛朦胧的烛火。

那火焰不断的跳动着,荡漾着,但却给人一种冷飕飕的感觉,。这冷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越來越盛,到了最后,整个石屋中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

“给我逆!”

大喝出口,指尖那跳动的蓝白色火焰,倏然爆发出一种不可抵御的耀眼光芒。

这光芒分明仍然是水蓝色,却给人一种燃烧到了极致,仿佛熊熊烈焰般的感觉。那不是水蓝色,那就是火焰……

那是真真正正的烈火如阳。

手指一颤,那一缕不断荡漾的蓝白色火焰,倏然从指间飞射到了地面上。只是不小心轻轻溅射到沈言的衣角,便倏然燃烧了起來。

周身真气一阵,那从长衫下摆往上蔓延的火焰,方才消失不见。

不过沈言身上的衣衫,却已然消失了小半。

水化金,水如山,水转火。这分明是心随意动,变化无穷之意。哪里是大成之境?沈言分明已经将这寒水诀,修炼到了圆满的境界。

完美无缺,圆润无暇。这是圆满,也是心随意动,变化无穷。

……

“十四个时辰又三刻,寒水诀步入圆满之境!”

沈言心思谨慎,非但沒有狂喜,反而有些担心如此进境会否另有隐患。

“……想來,应该是断天刀魂的缘故!”

思索片刻,沈言放下心头的那一丝疑惑。除了断天刀魂外,他还不相信有什么其他东西能帮助他,如此之快的将寒水诀修炼到圆满之境。

寒水诀圆满,那是无数灵植师梦寐以求的境界,。要知道,小成蜕凡,大成登天。

这可不是单单对寒水诀的形容,而是真修,以及法修,甚至是更稀少的术修所共同承认的一个死理。

无论是阵法,亦或者是符咒,真言印诀。都要讲究这七个境界,对一个阵法入门和对这个阵法钻研到了大成的地步,那自然布置出來的效果是万万不同的。

至于是怎样的不同,想來每个人都会很清晰的感觉到其中的差异。

心随意动,变化无穷。达到了圆满之境,掌握一种灵植法诀,就可以模拟出其他灵植法诀的作用來。

虽然永远不可能真正的一模一样,但也能以假乱真。

柔水化成的利剑,照样能斩了木属的再生之力。灵植和修炼不同,无非讲的就是个相生相克。而修炼,多数拼的还是修为,还是功~法。

金克木,那是死克。

别管是水化成的金,还是真正的金。总而言之,只要你认为它是金,那么它就是金。说白了,也就是一个自己不信,也要让别人相信的意思。

而法诀的境界,其实大抵相同。

比如说灵符师,画一道御风符,对这道符文刚刚入门掌握的灵符师画出來的,也许只能离地数尺,飞个十來丈。

但若是达到了小成,画出來的御风符,只怕直接就能腾空而起,飞行数里,达到了大成境界,甚至是圆满境界,那自然更为恐怖。

就算是放在沈言的雷动九天拳法上,也是一个理。

沈言因为前世未入修道界的时候,仰仗的便是这门拳法,若按这七个境界來划分的话,早就步入了圆满之境,甚至触摸到了登峰造极的门槛,。

他此刻身体之中具有五牛之力,也就是整个身体的素质,已经达到了近乎五千斤的地步。一牛之力,大概在八百斤上下。

五千斤力,他自然不可能简单的挥一拳就能激发出來。

就像是他在山道之上,用腿和严青的一撞,至多也就发挥出千斤之力。那严青是塑体阶的修者,真气运转之下,自然不会有什么伤势。

而拳法,亦或者其他法诀,就是一个发力的枢纽。

拳法发挥的是肉~体之力,而法诀,法术发挥的就是真气的力量。

敞若不用拳法不用法诀,次次发挥出來都是十成十的力量,那修者还苦心孤诣的去追求那些法诀,那些高深的法术干嘛?

用沈言那虽然尚可,但并不太高深的雷动九天拳法举例。

他的雷爆拳,敞若修炼到圆满,最多也就是能将他身体总力量的五牛之力,发挥出四成罢了,圆满雷爆拳,一拳轰出附带两千斤的力量。

雷鸣拳修炼到雷鸣九重唱的圆满之境,也就是一身总力量发挥出六成,至多七成的地步。也就是三千斤到三千五百斤的地步,还是不能完全爆发出來。

当然,这只是举例,因为沈言体内,还有雷霆真气,和肉~体的力量结合在一起,也不能单独的去计算肉~体的力量。

但这变相的说明了,法诀越好,修炼到圆满地步之后的效果也就越好。反方向说,高等级的法诀,你掌握的境界很低,那自然还是比不上一门已经圆满的低等级法诀。

“寅时了……不知道今日,那罗寒山会不会來,!”

这是沈言进入万剑宗的第三天,距离蚕食草完全蔓延的时间,还有数个时辰。

他昨日寅时准时去了刘平那里,但等到巳时,却也沒能看见罗寒山到來。所以便和刘平说好,今日还会再去。

因为话已经出口,沈言便绝不会轻而易举的背诺,这件事,他管定了。

至于这修炼至圆满的寒水诀能不能处理蚕食草,还得等他回來再说。若是不能,这一片雪雁花毁了也就毁了……

金涛想要惩处他,废他修为。

沈言也不怕丢脸,大不了直接跑到天霜剑峰去找凌霜。反正这事儿的起因,也是凌霜那厮对私人恩怨太过于计较的缘故。

“……时间应该够用!蚕食草虽然此刻已经占满了这半亩灵田,但只怕还要等待数个时辰,等到后期繁衍的蚕食草成长完成,才能吞噬这一片灵田的灵气!”

“若是那罗寒山真有几分本事……”

沈言换了件同一配给药园弟子的淡蓝色粗布长衫,而后走出了石屋。想到那刘平对罗寒山的赞誉,他却是忍不住的动了动心思。

“就把他弄过來处理这一片蚕食草……我第一次接触这东西,即便寒水诀心随意动,万一处理不当,反而会更麻烦!”

“五门法诀全部小成,想來这罗寒山在灵植之上的造诣很高!”

“刘平的事情,既然要管,那便借这个机会直接帮他了断,免得弄巧成拙……这闲事我要管,忙……你罗寒山也得帮!”沈言留给大片蚕食草一个背影,而后不自禁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