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五不尽人意的选择

二七五 不尽人意的选择

罗寒山穿着一袭天蓝色的长衫,和这些药园弟子的色泽相差不大。但沈言他们穿着的是粗布衫,而此人却是绫罗衫。

且不说价钱相差极大,便是穿起來也比粗布衫舒适了不少。

这也是从外界定做的,每个月都会有下山的外门弟子或者内门弟子……罗寒山在下级药园的地位很高,所以和不少内门弟子也有交情。

沈言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觉得此人有些像湘云镇帮人写字的秀才。

眉眼清俊,脸色有些苍白,和那些经常苦读的秀才差不多。不过沈言却觉得这人的眼中藏着一种怨怼之色,往大了说就是自私自利,小人一个。

……

刘平看见沈言远远走來,只是面色复杂的对他点了点头。

那罗寒山虽然略显孱弱,但眉宇之间的傲然之意丝毫不减。不过沈言能看出來,这人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强身八层,比刘平说出來的修为高了不少。

但若是有足够的丹药和灵晶,那么还是可以将他硬生生的砸上这个境界的。

罗寒山只是微微扫了一眼看起來消瘦,但实际精满神足的沈言,便不再理会。沈言明面上的修为只是强身五层,自然不能被他看在眼中。

功高一级压死人。

何况强身八层和强身五层的差距是整整三级,罗寒山纵然沉迷美色力有不逮,但也绝不是寻常强身五层的修者能应付的。

……

“刘师兄……”

沈言站在刘平身侧,招呼了他一声。其实以他的修为,直呼其名刘平也不会觉得不妥。但沈言却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子,所以对后者也是以礼相待。

“沈师弟,你來了……这位……”

刘平刚刚抬起手,想要替沈言介绍罗寒山,但早就猜出來对方身份的沈言却是一脸淡然的看着面前面色苍白的青年。

“想必这位就是罗寒山罗师兄了……罗师兄在灵植法诀上的成就和在药园的威风,刘师兄早在我耳边念叨不知多少次了,久仰久仰!”

沈言笑脸以待,加之罗寒山逼迫刘平在先,所以此刻倒也不好端起架子对他不理不睬。

“沈师弟是吧?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來找师兄便是!”

罗寒山的声音有些绵软无力,听不出寻常男子的厚重,反而给人的感觉有些阴柔。但不可否认,这种声音给寻常女子的感觉必然是极好的。

就像是一个苦读诗书的秀才。

实际上,每个第一次看到罗寒山的人,都是这么在心底评价他的。但沈言却是一眼便从精气神看出了罗寒山的性子,也就不会被他的外表所骗。

至于对方客套的话,沈言自然也沒有当真。

有什么难处去找他,那自然不会是白帮忙,显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沒有谁会去无私的帮助一个沒有利益,而且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那就先谢过罗师兄了……”

不得不说,沈言虽然不是一脸谄媚,反而云淡风轻。但他言语之间停顿有序,拿捏的极有分寸,所以罗寒山还是很满意他这幅态度的。

“不必。”罗寒山心中虽然略有些飘飘然,但还是一脸傲然的轻声道。

“刘平……刚好沈师弟也在此处,你且拿捏个注意,也好让沈师弟做个见证人!”罗寒山对沈言点了点头之后,便冷声对刘平说道。

他今天一个人來此,可不是为了和刘平客套,而是直接逼后者做出选择。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让手底下的那帮狗腿子去做,所以他才会亲自來此。

沈言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刘平看了他一眼,却只见少年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

不好选,要么拿家人的性命赌一赌,看看罗寒山会不会动用自己家的势力让自己的父母遭罪,要么就是约慕薇出來,将其送入虎口……

前者家破人亡不定,后者肯定要毁了清白。

而且这种事情必然不可能大肆宣扬,加上慕薇虽然在养药一途上有些天赋。但对于灵植法诀却掌握的并不怎么样,等罗寒山的灵植法诀再进一步,说不定会被直接调去下等上级药园,那时候可比慕薇的地位要高。

至于外长老,想來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情便替慕薇出头。

所以如果这一次刘平将慕薇推入罗寒山的圈套,那么可以预料,日后罗寒山也不会再來烦他,他的父母也会平安无事。

但慕薇同他,定然再无丁点旧情,日后也会成为罗寒山的禁脔。

“罗寒山,你欺人太甚!”

刘平性子憨厚,这种选择对他來说无异于是一种折磨。无论是自己的父母,还是从小一起长大,早就情投意合的慕薇,都是他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无论放弃哪一方,都会让他一辈子愧疚难安。

但从根本上來说,父母那一面是不一定的,罗寒山会不会真的对他家人动手,还得看这人的心性到底如何。

若真的是那等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只怕也是说到做到。

敞若只是恐吓于他,那结果定然不一样。

不过可想而知,罗寒山这种沉迷美色之徒,显然不会放过慕薇。设下这么大的圈套,还对刘平威逼利诱,如果真是约出來见个面,那才有鬼。

刘平如果把慕薇约出來,而后带入罗寒山设下的圈套,那么清白定然是保不住的。

在这种两难的情况下,刘平终于是忍不住的带着一丝哽咽的怒骂了起來。

“罗寒山,有胆冲着我來……用我父母威胁我,算什么本事!”

“哼……我还要留着你,让你亲眼看看那个骚娘们到底是怎样在我身下婉转娇~吟的,苦苦追求她三个月,既然对我不假颜色,这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罗寒山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个俊俏的书生,但他竖起眉头说出的话语,却是阴狠龌龊的让人不耻。

“再说最后一次……敞若你今日不找个由头把那贱女人给我弄出來,明天你就会听到你父母在九泉之下的哀嚎!”

刘平气的全身乱颤,终究还是无助的蹲在了地上。

“薇儿……对不起……”

“父母之恩重如天……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的……”

沈言在旁听到这个可怜男人的喃喃自语,心头也是忍不住微微一叹。

但他对刘平的选择也不好做出评断來,也许有些人认为是对的,但只怕更多的人认为是错的。

哪怕罗寒山对他父母动手的几率只是百分之一,而慕薇失去清白的可能性是必然的。但他依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答应罗寒山……

“这样一个孝子,心性终究是坏不到哪里去的!虽然你的选择让我略有些失望,但也算能拿能放之人……”

沈言轻声呢喃道。

若是他,必然先保慕薇,而后离开宗门回家。哪怕是与整个万剑宗为敌,也不会让自己的家人和爱人受到半点委屈。

但很显然,刘平沒有这样的魄力,也沒有这样的胆量。

他只是从一个虽然难,但却必然要做出选择的选择題中,选取了一个他附和他心底本意的答案罢了。

可他也知道自己并非罗寒山的对手,无论是实力,或者人脉。

即便同罗寒山动手,事情也不会有任何转机。是以沈言才觉得此人能拿能放,不过那慕薇却是有些可怜……

当然,那是他不在的前提下。

“罗寒山……我这就去找薇……”刘平双目通红,声音居然也变得有些沙哑。他站起身來,话音还未落,旁边的沈言瞬间冲了出去。

体内雷霆真气震颤,五牛之力瞬间迸发,右拳之上带着一抹绚烂的蓝白色光芒……白云无定天步伐在刘平的眼中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瞬间而已,那个消瘦的身影便站在了比他还要高半个头的罗寒山面前。

周身真气凛然,沈言笑意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