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六我讨厌威胁

二七六 我讨厌威胁

雷霆真气顺着手臂涌上右拳,而后汹涌的喷发了出來。体内那足有五千斤的巨力,在这一拳中,尽数宣泄而出。

十成力道。

正是雷动九天拳中之绝技----雷动!雷动拳法,臻至圆满,这一拳毫无保留的发挥出了沈言肉体之中蕴藏的一切力量。

加之对雷霆真气的增幅,这一拳之上蕴含的力量,只怕已过万斤。

罗寒山的瞳孔只能捕捉脚踏白云无定时的沈言一个虚影,在那道虚影刚刚凝实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个外表文弱的青年也是瞬间反应了过來。

体内真气喷薄而出,其散发的光芒虽然比沈言靠着九转雷霆诀这类高等功~法修炼出來的雷霆真气,但在量上,却不知磅礴了多少倍。

罗寒山整个人的衣衫猎猎而动,随着沈言和他的动作,周围的狂风倏然而起。

给我挡住!

挡住……挡不住!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沈言的拳头瞬间突破了他那几乎将身体完全遮挡住的真气屏障。

管你千军万马,我只消取上将首级!

沈言这一拳,仿佛一柄最凌厉的尖枪,刺破了所有想阻碍它的东西。纵使前方抵挡住它的东西很巨大,但沈言所要做的,只是以点破面罢了。

……

嘭!

一声巨响轰然而出,罗寒山的身体在空中倒飞出数丈,而后重重的砸落在地,溅起一地的灰尘。他的嘴角噙着一抹鲜血,真气刚刚出体,便遭受到了不可抵御的巨力被轰击了回來,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但更恐怖的却还是沈言那一拳,那击打在他胸口的一拳,仿佛直接绞碎了他的所有骨骼一般。若非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化解着这一拳的威势,罗寒山觉得自己此刻只怕已经命丧九泉了。

他眸中的傲然早已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深深的骇然。

体内那种惊涛骇浪般的翻涌还沒有缓过來,罗寒山便看见数丈外的沈言好似一道电光闪过,瞬间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雷闪!

那种巨大的力量所带來的并不仅仅是体内翻江倒海,仿佛要死去般的疼痛,还有一种连动都不能动的无力。

沈言收起嘴角那一丝笑意,微微退后一步,旋即一把抓住了罗寒山的左手腕,让其的头颅高高的朝后扬了起來。

至于他的右手刚刚想要抬起來挣扎,但却被沈言顷刻间踩在了脚下。

一招,强身八层落败!

……

身前不远处的刘平几乎已经快要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一夜之间,这个世界怎么会变得这么疯狂?

刚刚入门的师弟,居然能把这个在药园横行霸道的罗寒山一拳打趴在地?若非亲眼所见,哪怕是慕薇和他如此说,他都不会相信。

无关乎信任与否,而是这种事情实在有些太过于耸人听闻了。

罗寒山再怎么差劲,那也是强身八层的修为。虽然道骨不佳,但他这么多年下來,以灵植手段在同门那里获得的强身健体丹可不少。

在修为还很低的时候,服用丹药的确可以将修为硬生生的砸上去。

但你甭管是砸上去的还是修炼出來的,那都是货真价实的强身阶高段,第八层的修为!比不得他们这种强身阶四五层,还在中段混迹的人物。

三层破入四层,六层破入七层。

这在任何一个境界,都是被称之为小屏障的存在。虽然比不得真正破境的时候那么艰难,但也可以肯定丝毫不容易。

强身阶三层,肉~体至多不过五百斤力道。但达到四层,却足足会达到八百斤至九百斤,一个层次增加三四百斤的力量,这样的差距何等恐怖?

几乎是硬生生的比三层的力量多出了一倍來。

而破入强身阶七层后,肉~体的力量便是瞬间翻越至两千斤到两千五百斤!当然,这是总和的力量,能发挥出多少來,那还得看对法诀和武技的掌握。

修者在前期的斗争,肉~体力量所占的比重还是极大的。若是到了高境界的时候,那才是无所谓有无的。

当然不排除体修的存在,但到了高境界的体修,那种可以^H小说?和真气硬憾的力量,只怕都达到数百万斤,数千万斤了,所以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但沈言和罗寒山,现在可还是小修者。

足足一万斤的力道爆发,几乎比的上一个塑体阶三层的修者了。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而且还是十成十的喷涌而出,不会浪费一丝一毫。

这当然是沈言对拳法的境界掌握之功,若是换做寻常人,只怕也就能发挥出自己一身全部实力的六七成罢了。

“沈……沈师弟……”

不可否认,刘平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虽然性子憨厚,但对于这种事情他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发泄怒火后有多么畅快,而是之后面对的报复。

“你……赶紧把罗师兄放了吧,他……应该会原谅你初來此地的冒犯之举的!”

……

不顾体内那剧烈的疼痛感,听闻刘平的话,本來还有些恻然的罗寒山居然立刻冷声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好一个狗胆,居然敢动你罗寒山罗大爷!”

罗寒山清俊的面庞被他的声音糟蹋的一干二净,沈言双目之中的神色,却沒有丝毫的变化。既然揍了那便揍了,后果……那是揍人之前才会去想的事情。

要是怕,他吃饱了撑的冲上來给刘平出头?

“赶紧放了你罗大爷,我还能看在你初來乍到不懂事的份上,减轻对你的惩罚!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便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嗯?”沈言冷哼一声,抓着罗寒山手腕的手指猛然一转,后者顿然哎呦的惨叫了起來,不过好歹也算是停止了对他的威胁。

“沈师弟……你今天要是得罪死了罗师兄,日后只怕也难以在万剑宗待下去!”刘平的双目之中带着一抹无奈和恳求之色。

沈言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再强势的诸葛亮,也扶不起烂泥似的刘阿斗。

不过这刘平也是出于好意,害怕他在万剑宗待不下去,若非如此,依沈言的性子,早就甩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兔崽子……听到了沒有,赶紧放了我……哎呦,你还敢碰我……我告诉你,今天你不弄死你罗大爷,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罗寒山一边哀声惨叫,一边却充满了杀意的威胁着沈言。

“很好!”

沈言的右脚猛然踩了下去,咔嚓一声过后,立刻听到了罗寒山的惨呼声。这一下,居然是硬生生的踩断了罗寒山的手腕。

“我讨厌威胁!”

罗寒山听到沈言的话,居然是强自忍下这种深入骨髓深处的疼痛。

“……今天你要不弄死我,老子让你全家给你陪葬!”罗寒山话音刚落,沈言的双目瞬间冷了下來。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讨厌威胁。

PS:大家沒事可以逛逛贴吧,谢谢悲颂同学了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