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七道歉

龙象金身 二七七 道歉

“沈师弟……不要。”

看着沈言眼中流露而出的杀意。刘平虽然还沉浸在前者展露出的不可思议的实力之中。但还是忍不住的出声大喝道。

杀了罗寒山。不但沈言倒霉。连他都要赔罪。同门之间发生了争执。私下里只要不闹出人命都好说。

但若是真的导致一方死亡。旁人不知便罢。但被查出來。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他在一旁不管不顾。等于说是共~犯。可想而知也要被严惩。

耳边凌厉的拳风呼呼作响。眸中的蓝白色光芒轰然乍现。而后化为了一道难以捕捉的流光。罗寒山的面容。从阴狠瞬间转为了惊惧……

他不想死。

“啊。。”

随着罗寒山一声凄厉的大喊。沈言的右拳从他的耳旁掠过。轰然砸在了地面之上。

这携带雷霆真气。简简单单的一拳。足有数千斤的力道。罗寒山瞬间吃了一肚子尘土。忍不住被呛的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

沈言收起拳头。而后蹲在已经瘫软在地的罗寒山面前。

他的眸中带着一抹戏谑。不偏不倚的注视着那个先前还不可一世的男子。

罗寒山的眼中早已经满是惊恐。连他的额头都忍不住的泛起了冷汗。他是真的被吓到了。沈言先前流露出的杀气。足以让他的一切骄傲和仰仗崩溃掉。

威胁。那是在旁人惧怕你的条件之上。才成立的事情。

对于沈言这种人。根本不会有丝毫的作用。反而会弄巧成拙。

“不好意思啊……刚才眼睛不小心花了下。这一拳却是绝对不会在打偏了。”沈言的右拳之上。那令人心悸的蓝白色光芒再度泛起。

“别……别……我刚才的话都是开玩笑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求你千万别杀我。千万不要……”

罗寒山再顾不得所谓的下级药园第一灵植师的地位和身份。被沈言的一句话吓得立刻道起歉來。

这他~妈从哪里冒出來的疯子。

罗寒山心中欲哭无泪。鬼才会知道沈言先前那一拳是为了吓他还是真的准备杀他。打偏了沒打偏只有人家自己明白。他可不敢用小命去赌。

数丈之外的刘平也是一脸的呆滞。他几乎已不能言语。

刹那之间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颠覆了他以往的人生观。不过在忍不住的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之后。那涌上來的疼痛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开什么玩笑。

“罗师兄这话可就见外了……让我再打一拳。我保证。这一拳绝对不会偏了。”若是在其他任何时间。沈言只怕早就直接灭杀了这个敢于用亲人性命來威胁自己的家伙。

不过他却知道。沈家虽然比起万剑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來说显得无比弱小。但也不是罗寒山这种人可以随意拿捏的……

三等下级贵族。那也是贵族。

只要是贵族。必然有自己的修炼体系。天赋好的。自然会送上其他宗派。但罗寒山这种。沈家的修炼体系已经足以教导他了。

但他还是來万剑宗做了一名杂役弟子。那就说明他的家庭很殷实很富贵。可绝对沒有达到沈家这样的地步。否则他在家族修炼便是。跑万剑宗來也沒有用。

天赋不够。进了万剑宗也是白搭。

所以刚才的威胁。无论怎样都是不成立的……再说了。整个沈家的人全都死光了也无所谓。只要沈正天和沈如烟还在。对于沈言來说就已经足够了。

其他人。之于沈正先。六长老沈真和一类。沈言不亲自动手教训他们都是好的。

因此。先前沈言怒是真怒。但也沒打算真的要将这罗寒山杀掉。毕竟在万剑宗内。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清楚。

门规。可不是轻易能触犯的。

杀了一个弟子。大长老弟子的身份只怕也保不住他。或者说。因为万剑宗宗主闭关。大长老外出。所以沈言还不会太过猖狂。

一般情况下。凌霜是必然拿他沒有什么好办法的。但出了人命。想必就算有心想要保他。也承受不住无数弟子的口诛笔伐。

更何况……凌霜和他还有过节。

本來沈言是无意理会的。但转念之间。却又打定了主意。借着这样一个理由。直接帮刘平料理了此事。顺便回去驱除了那一片蚕食草。

总而言之。一切还得等大长老回來之后。沈言才能毫无顾忌。

现在。毕竟还有诸多的因素。让沈言不得不暂且隐忍。无论是从欧阳岚那一方面。亦或者是凌霜來看。都不容许他肆无忌惮。

“……沈师弟……我错了。我不该纠缠薇薇……”

罗寒山一看沈言拳上凝如实质的雷霆真气。面色一黑。终于是颤巍巍的认错了。

“嗯。”沈言一把提起罗寒山的衣襟。而后冷声道。

“哦哦……我保证。我保证日后绝对不会因为此事和沈兄你发生争执。更不会去借故让刘平难堪。至于慕薇。我也不会再和她有任何纠葛。”

不得不说。罗寒山到底是个圆滑之人。

虽然还不清楚沈言那一声冷哼到底是为何而生气。但一瞬间就直接将所有可能导致沈言生气的事情。全部列了出來。

沈师弟变成了沈兄。薇薇变成了慕薇。也保证日后不会借故生事。毫无疑问。无论从哪方面來说。似乎沈言都沒有再死缠烂打的理由。

“起來。”

沈言轻轻的提了一下罗寒山的衣襟。而后散去了自己右拳之上的真气。旋即站了起來。至于后者。顺着这一丝力道。也就面带谄笑的从地上爬了起來。

看着走在自己前方的沈言。罗寒山的面色变得阴沉了起來。

(算了……这小子就是他~妈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和他拼起來实在有些得不偿失。大不了隐忍一番。等回去之后。再同他们算账。)

罗寒山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终于是收回了自己冷冷的盯着沈言后背的目光。

(算你识相。否则……只怕还真要见血了。)

背对着罗寒山的沈言。敏感的觉察到那一丝杀气消失不见。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心中却是暗自筹道。

沈言是何等人物。他自然不可能在任何时候轻敌。

面对罗寒山这种人。谁知道对方有什么底牌……毕竟他此刻的修为。还打不到无视一个强身八层强者偷袭的地步。

“道歉。”

沈言一脚踹在了罗寒山的屁股上。后者顿时蹬蹬的往前踏了几步。站在了刘平的面前。

刘平一脸惊愕和惶恐。至于罗寒山的脸色。却是阴沉的可怖。对沈言屈服倒也无所谓。毕竟技不如人……但是对刘平这样的废物道歉。对他的高傲性子简直是一种侮辱。

“嗯。”沈言冷冷的在身后哼了一声。罗寒山的表情他看不见。但也知道此刻这个高傲的青年是一副什么模样。

“我道歉……我道歉……”罗寒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盘算了一下坚持到底的顽抗是划算还是不划算。片刻之后。终于觉得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好。于是赶紧出声先将沈言的那一声冷和应付了过去。

沈言也不答话。只是静静的盯着前方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只要罗寒山稍有动作。他便会如雷霆而动。将其瞬间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