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八你站住

二七八 你站住

就在罗寒山刚要弯下腰的那一刻,刘平眼中的惊恐终于是再也抑制不住。他抛却了沈言带给他的震惊,一瞬间便将后果分析了个透彻。

结果就是……罗寒山,他仍然得罪不起。

不过是不敢得罪,还是真的得罪不起,那却是未可知了。

刘平神色闪转了数次,终于心头的那一丝胆怯胜过了出气的喜悦,在罗寒山刚刚要弯身的瞬间,他便颤巍巍的托住了对方。

沈言将一切看在眼中,包括刘平的神色变化都一清二楚,到了此时,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他能帮的已经帮了,事情发展到此处,几乎出乎了他自己的意料。

不过好歹,暂时解决了慕薇这件事,沈言相信……只要这罗寒山的傲气不是装出來的,那么接下來他要面对的麻烦,绝对比刘平和慕薇要多。

罢了。

沈言终究也只能叹一声罢了,毕竟一个人能走多远,能有多大的成就,最主要的,还是有沒有这样一颗心。

刘平的心太小,他的舞台自然不会大。

“罗师兄……算……算了!”刘平不敢看罗寒山的脸,自然沒有瞧见后者眼中一闪而逝的那一丝蔑视和不屑。

“既然刘师弟都如此说了,那这歉意,我也只能埋于心底了,否则反而着于形象了!”罗寒山不知道比刘平这种憨愣的头脑聪明了多少倍,自然瞬间便借势而为,直接站起了身來,不过他的身形忽然一滞,方才记起旁边似乎还有一个煞星。

见罗寒山转过身來面对着自己,神色之间还隐有一抹询问和尊敬之意……沈言心头冷冷一笑,询问是害怕挨揍,至于尊敬,他自认为自己还沒有那个资格让对方如此。

谁要是相信那厮眼中的尊敬是真诚的,那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

不过刘平自己的选择,沈言似乎也无权干涉,他能做的也仅仅是将这个彻头彻尾的高傲家伙打压下去罢了。

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无论他料到还是沒有料到,似乎都与他沒有关系了。

沈言无所谓的抖了抖肩膀,示意随你们自己的便。

刘平看到前方那个虽然消瘦,但在刚刚一瞬间却爆发出无可抵御力量的少年无所谓的抖了抖肩膀,他的心头忍不住微微一颤。

好像……永远的错过了什么东西。

“罗寒山……此事暂且作罢!若是个男人的话,万事冲着我沈言來,我若皱一下眉头,名字从此倒着写!”

沈言冷哼一声,旋即从怀中取出了灵植师初解那本书,而后上前几步,递给了刘平。

“刘师兄,多谢了……现在我大概已经记下了书中的内容,所以将其物归原主!”沈言说记下了,倒不是敷衍的话。

这东西并沒有多高深的境界,大多数只是一些死记硬背,顶多需要在实践中摸索的知识罢了,所以沈言很容易的就记下了很大一部分的内容。

“只要我在,罗寒山便不会绕过我而去找你的麻烦……放心吧,既然说了要帮你,那我便会帮到底!”沈言的声音突然低了下來,利用前世还在俗世行走的时候,学到的一种小技巧,让声音震散之后,再汇聚到刘平的耳朵里。

罗寒山虽然站在一旁聚精会神,但却什么也沒有听见。

至于沈言先前所说的那些是不是男人的话,他自然也当沒有听见……和一个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的疯子玩傲气是什么结果,以前罗寒山不知道,可现在他却了解了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与其嘴硬再吃一次亏,倒不如等之后新帐旧账一起算。沈言纵然再怎么厉害,罗寒山也不信双拳能敌四手。

“谢谢你……沈师弟!”刘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那有些惊惧的心神,但声音中仍然有些颤抖。

罗寒山简直是一个庞然大物,生害怕被惦记上一点点的刘平,注定恻恻难安。

沈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旋即转过了身去。

“罗寒山……”

罗寒山本來正舒了一口气,心底还思筹着要怎样找人对付沈言,但沒想到刚刚走了两步的少年居然又停下了步伐,这让他全身都是猛然一颤。

回想起先前那个杀意凛然的魔鬼,他此刻心底依然有些发怵。

这厮莫不是又准备发什么疯了……罗寒山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拼死一搏,而是四处找起了退路。

看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这句话,无论放在哪里都适用。在罗寒山想來沈言何止是不要命的,简直就是一个又愣又疯又不要命的综合体。

这还打个屁。

当然这话只是在心底筹思着,罗寒山当着沈言的面,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威风践踏到连捡都捡不起來的地步。

“额……”沈言两世为人,前世更是登临绝顶,早就从罗寒山那四处打量的眸子中看到了他内心深处被掩藏起來的恐惧,于是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这……这他~妈~的今天是见鬼了吧!

罗寒山正打量着四周,看见沈言突然做出的这幅邻家小弟弟偷吃了糖被发现后的无辜表情,当下就忍不住的在心底破口大骂了起來。

你丫居然会不好意思?早干什么去了……你要早点不好意思,我的手腕能断掉么?不过话说回來……

嘶——

不想便罢,刚刚念及手腕,罗寒山额头上的冷汗倏然落了下來。纵然他是强身八层的修者,但也不是什么金刚铁骨。

甚至于因为肉~体被真气淬炼到极为敏感,和意识越來越协调的原因,手腕被折断,甚至比常人还要疼了数倍不止。

疼痛,尤其是这种加诸于肉~体上的疼痛,只有经历过一次有一次的战斗,才能将其视之如无物。

沈言自然是可以的,但罗寒山,只怕这厮除了欺负这些药园弟子,还沒有经历过一场生死相搏的战斗吧……否则,现在的情况绝不会是这样。

“其实沒什么事情……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敢再对那个名为慕薇的女孩子动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

沈言说到此处,那沉淀了一生一世的杀机和煞气从眼角倏然流露而出,只是微微扫了一眼罗寒山,便再度收回了体内。

“我不介意……”

“杀了你!”

被这如同从地狱里爬出來的恶魔般的眼神一吓,本就已经冷汗涔涔的罗寒山好似忘记了手腕的剧烈疼痛,扑通一声便半跪在地,面前靠着左手支撑着身子。

“我……我不会的……”

罗寒山此刻是真的被吓到了,本來打算回去找人围殴沈言的念头,居然在先前的那一股杀机下,出现了动摇。

“不会自然是最好……稍有差错,你知道后果!”沈言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指着半跪在地的罗寒山,声音居然再度冷了下來。

“既然事情都完了,还不滚回去愣在这里干嘛,帮刘平犁田么?”

罗寒山勉强用左手撑着自己站立了起來,朝沈言露出了一个笑不如哭的表情。不过也算是知道沈言这是放自己走了,当下也不在顾忌身上的外伤……

因为以他的能力,足以在数天内将治疗伤势的药材,丹药全部弄到手。

罗寒山在万剑宗下级药园弟子中的名声自然是众人一清二楚的,所以他想要很快的恢复身体其实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地位无论在哪里,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有了地位就算是疗伤,也比其他人具有更大的优势來恢复。

无论是功~法还是丹药,灵技,都掌握在某个势力的手里,常人根本很难想像,要得到这些自然是难上加难。

所以只有有了实力,有了地位,才能比普通人,金字塔最低端的修者更具有优势。

在沈言话音落罢不久后,罗寒山终于是转过身去,先是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方才放开了手脚,走的稍快了一些。

沈言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去,眼角却始终噙着一抹疑惑。

似乎忘了些什么……对了!沈言弹了个响指,一下子记起來似乎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办呢。

虽然刘平的事情是成功解决了,但他自己却还有一大堆烂摊子需要收拾。不管怎样,那也是半亩地的雪雁花……

还是那句话,能不毁,就尽量不毁。

沈言不缺那些东西,对他來说除了断天刀魂以外,所有的功~法丹药都是可有可无的,包括九转雷霆诀,甚至也包括龙象金身。

他不缺,可这些外门弟子,杂役弟子们缺,本來资源便少,平白无故的少了半亩地的凡级药引……就会导致资源更少。

本來也许一个杂役弟子能分到三枚强身健体丹,但因为雪雁花这种低级药引毁了一部分的原因,便只能拿到两点九枚。

对于沈言來说,他绝不容许断送许多弟子前途的事情出现在自己的手中。当然,到了不可避免的时候,他自然还会有另外的抉择。

“三个时辰零一刻!”

蚕食草将半亩药园吞噬的最后时间。沈言只是微看了一眼天色,瞬间便靠着极为强悍的灵魂之力推理出了还剩下的最后期限來。

念及此处,沈言终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看起來一瘸一拐的罗寒山有些可怜,但他还是沒有丝毫犹豫的便大喝了出來——

“那个……罗寒山,你站住!”

前方已经走了十数丈的身影正在不断的庆幸着,突围身后传來的一声大喝,差点让他一个趔趄扑到在地面之上。

哥,我叫您哥了成不……您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别玩了成么?这是罗寒山此刻心底里唯一的念头。

PS:这章几乎是撑着眼皮写完的,困死了啊啊啊……写着写着有时间居然乱入了,罗寒山开跑车……幸好刚打出來不久我就发现不对又给删了,最后检查了一下,希望沒出什么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