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七九七成

龙象金身 二七九 七成

“那个……罗寒山。你站住。”

听闻身后传來的声音。罗寒山忍不住眼前一黑。差一点忍不住拔腿便跑。但估计了一下距离。觉得自己还是沒有后面那个疯子的速度快。所以只好讪讪的转过了头來。

瞧见转过脸的罗寒山面色苍白之极。沈言不由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只是用杀气吓了吓对方而已。用得着这样惧怕么……

不过他却是忘记了。他的气势到底有多么恐怖。

对于一个有着信心和他一拼高下。甚至完全蔑视他的修者。那种气势自然是无用的。因为两世为人。加之实力低下。所以此刻的杀气。是一种出于精神层面的震慑。

只有彻底的将对方压倒。才能吓到对方。

正如同罗寒山这种人。如果沈言一开始便用气势想要给对方震慑。那自然不可能。直到罗寒山被他击倒在地。彻底的沒有了反抗能力。这种震慑才会有用。

说白了。现在沈言的气势可有可无。对强者无用。只对比自己弱的人有用。不过用來瓦解对方心中的意念。似乎效果也不错。

不知道他那沉淀入灵魂深处的真实杀念释放出來。又会形成怎样的效果。

“有……有什么事么。”罗寒山只感觉自己说话都有些颤抖。他也不知道是为何。只感觉面前的那个人似乎是洪水猛兽一般。

沈言点了点头。

“要是沒事我先……”罗寒山刚刚询问出口。便觉得自己有些白痴。正准备直接说沒事自己就先离开了。却又看见沈言毫不留情的点了点头。

他这一刻无比的后悔自己嘴贱什么。面对这种不能用常理视之的疯子。理应先溜为快。

“我看管的药园出了点问題。你随我來。帮我解决一下……”

沈言说完。也不理会一脸后悔之色的罗寒山。转身便朝着自己的药田走去。

罗寒山看了看沈言消瘦的背影。最终还是沒有胆子直接溜掉……他不知道再三触犯沈言到底会迎來走样的后果。但是他并不打算尝试。

此刻他觉得。自己一个人面对沈言。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获胜的。

这完全就是一种。深入到灵魂层次的感觉。所以在沒有回去找到帮手之前。罗寒山还是决定。沈言怎么说他怎么做为好。

……

“这……”

看着满园的蚕食草。罗寒山有些头大的抹了一把冷汗。凭他在灵植上的成就。自然知道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多也就不到三个时辰。这半亩药园绝对会瞬间毁掉。沈言却不管这么多。淡然的扫了一眼罗寒山。。

“你看看。能不能将它们驱除掉……现在还有三个时辰。你自己看着办吧。”

沈言发誓。他说这句话虽然神色冷了点。但绝对沒有吓唬罗寒山的意思。至于那句看着办。本意就是如果不行的话。就让罗寒山先离去。然后他自己想办法。

他不这么想。罗寒山可不是。

“要毁掉蚕食草很麻烦……你若是早上一日來找我。却也简单很多。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

罗寒山这句话说得虽然有些傲气。但依然小心翼翼。

沈言眉头微微一皱。他只听到了最后一句话。沒想到罗寒山这种在灵植方面还不错的修者居然都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毁掉这些蚕食草。可想而知这件事的困难性。

“这些雪雁花。毕竟是许多初级丹药的药引……你尽量吧。”沈言的声音。有些无奈。

但在罗寒山的耳中。这种无奈似乎是平淡……他几乎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做不到。可能沈言会立刻大发雷霆。说不定他会倒大霉。

天可怜见。沈言从头到尾。完全就沒有针对罗寒山的意思。不过前世那份杀意虽然很淡。可却已经直接印在了后者的灵魂中。所以罗寒山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实属正常。

沈言口中的无奈。是雪雁花如果毁掉。便会让一部分弟子得到的丹药减少……哪怕这个数据只是几十分之一的减少。他也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才会有些无可奈何。

罗寒山却偏偏听成了威胁。以至于他此刻额头的冷汗居然更多了起來。

“沈师……沈兄……想必你也知道蚕食草的鼎鼎大名。哪怕你不是刚发现这情况便來找我。就算是十二个时辰前让我來此。我都有百分百的把握能保住这片药田。”

本來准备出口的师弟二字。却被想起來先前苦痛经历的罗寒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厚着脸皮称呼了一声沈兄。

“可现在还有三个时辰……我也不敢说胸有成竹。”

罗寒山真的怕了。所以他将一切都摆上了台面。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可能性会让沈言动杀机。他都要让其消弭于萌芽状态……

毕竟让沈言动了杀机。赔的可是他的性命。

沈言冷冷的笑了笑。这罗寒山不说还好……结果一说他反而想起來昨天这个家伙要是去找刘平的话。那么这些蚕食草只怕早就已经被根除了。

不过这毕竟是客观原因造成的。所以沈言也只是冷哼了一声。倒也不在乎罗寒山所说的话。无论能不能挽救这片药园。总要试上一番。

“沈兄……若是真的出了那意外。导致这些雪雁花被毁掉的话。你可不能错怪于我。”罗寒山深吸了口气。而后略显小心翼翼的查看起沈言的脸色來。

“行了。赶快动手……”沈言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突然他又想起一事來。“对了。你说沒有百分百的把握。那有多大的机会保住这些雪雁花。”

罗寒山颤抖了下。有些心惊胆颤的将自己估算出來的数据说了出來。

“六到七成。”

沈言面上的无奈顷刻间松了不少。他原本以为可能只是两三成的机会……毕竟这些蚕食草的数量。已经蔓延到了极致。

可沒想到。居然稳稳当当的超过了半数……七成机会。简直比沈言前世经历某些事的时候所做决定的几率高了不少。

他前世结丹的时候。功力紊乱。还与人拼斗受了重伤。那一次结丹。堪堪只有不到六成的机会。但沈言仍然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虽然有面对危机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的因素。但凡是高于五成的几率。那么一切事情在沈言眼中。都是可以下定决断的。

五成。就是对半开。

这样的几率。便是赌命运。看看天意如何。这种几率之下。什么都可以赌。

现在的七成几率。那简直不知道高到什么地方去了……沈言本意就是无论保得住还是保得住。都要让罗寒山出手。但现在听到的结果。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有这些把握。那就行了……你开始吧。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导致雪雁花被毁。那也只能怨我运道不好。定然不会责难于你。”

沉吟片刻。沈言便沉声道。

此刻在罗寒山眼中。沈言简直是一个大好人……不仅不为难于他。而且还答应时候不找他麻烦。他此刻竟然觉得。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沒道理啊……)

罗寒山摇了摇头。抛却了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那样想。

……

“这是厚土诀么。土克水。那么是在驱除蚕食草内的润泽之力了。也对……水属真气。本來疗伤效果就极高。所以先驱除润泽之力。应当是沒错的。”

沈言站在一旁。看着罗寒山施展起灵植法诀來。

在他的目光中。大约有三寸见方的蚕食草被这一道水属真气笼罩了起來。

因为据刘平所说。这罗寒山体内的道骨根基。几乎差一点便是五二均分。所以沈言单单看着对方施展灵植法诀。还无法确定对方的道骨到底哪一方面的属性超过了二成。

他本身其实是不知道这个说法的。但刘平上次讲解了一番。加之沈言昨日过去的时候。又特意询问了一番。所以大致上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

沈言还特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道骨根基。可以确定是水属性最多。但还无法彻底的探察出來。到底占了几成几分。

不过他的灵根。居然只比凡灵根好了一些。是三属纠缠的五行灵根。

可这些东西。根本不能对沈言的向道之心有丝毫的打击。他可不在乎所谓的天赋……前世他天赋也不算惊才绝艳。可仍旧站上了巅峰。

所以说。修炼一途。拥有的可能实在太多。

“……是这样运转么。用一种慢慢吞噬的力量去将蚕食草体内的水属润泽之力侵蚀掉。而后在用自身的水属灵气填充进去。不让蚕食草的水属润泽之力彻底消弭。”

沈言看了一遍。并不知晓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不是对的。

“现在是水……水克火。在蚕食草体内。这火属蓬勃之力。应当和润泽之力相济。先吞噬掉润泽之力。那么火属蓬发之力自然容易消除。”

“这一次。是直接将其瞬间毁灭么。”沈言只看见罗寒山手中的寒水诀灵气蓦然大盛。旋即转为了火焰诀。

“火克金。吞噬金属肃杀之气……居然还要支撑着其中的水火灵气不消散。免得无法根除蚕食草。这灵植一道看起來也并不简单。”

沈言喃喃自语了起來。

“木属再生之力……这是所有木系植物药材中占据最多的一种属性。这蚕食草中的木属再生之力。占了足足六成。不知道这最后一步会不会有困难。”

罗寒山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火焰诀转为了锐金诀。以锐金之利。斩顽木之韧。

“寒水灵气。火焰灵气厚土灵气。居然一同冲了上來协助锐金灵气……这是他用自己的灵气补足蚕食草之中灵气属性的原因么……”

“金生水。火生土。土生金……环环相扣。成了。”

沈言眉头一挑。略有感悟。

话音落罢的瞬间。罗寒山那三寸方圆内的蚕食草。全部化为了虚无。连其中的种子也沒有留下分毫。

蚕食草无灵。所以五行之数只占据了四行。现在同时被侵蚀了个干净。自然瞬间湮灭。纵然想要沟通其他蚕食草做最后一搏开始毁灭周围的雪雁花。也是毫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