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零颠覆五行认知

章 节二八零 颠覆五行认知

“看起來似乎很简单……”

沈言皱着眉头再看了数遍罗寒山的动作,在他骨子里那不为人知的渡劫期境界的目光下,罗寒山的法诀转换和变化,沈言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属性的转变似乎是随意而为,并非有一个特定的步骤,

只要能在前期将自身的灵气补充进去,不让蚕食草法诀自身五行不满而后直接爆发就可以了,到了四种属性全部被消除的时候,方才是蚕食草湮灭之期,

“罗寒山……”

沈言轻轻叫了一声,罗寒山处理完受伤的蚕食草之后,方才抬起了头來,他的额头上有着一丝冷汗,可见清除蚕食草也并非沈言看似那么简单,

“什么事……”罗寒山大大咧咧的应了一声,话音刚出口,他面色便是猛然一白,而后方才记起來,此时是跟那个疯子在讲话,

“我想要试验一番,看看能否成功的驱除掉蚕食草……会不会影响到你,如果会的话,那我就不捣乱了,”

沈言倒是想试验一番,自己圆满境界的寒水诀,能否成功的驱除掉蚕食草,

“哦哦……是这样啊,沒关系,你在最边缘试验就可以了,用一两株蚕食草來试验,哪怕出现了失误,也不会引起变动,”

罗寒山心底虽然不屑,但还是所谓的道,

他几乎想要嘲笑沈言的不自量力,虽然对方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打倒在地,但灵植法诀可不是打架,也是需要很多的精力以及天赋的,

而从沈言來看,似乎是三天前才进入药园,所以罗寒山认定了他不可能在灵植法诀这一方面有所成就,

想要用蚕食草试验,只怕也是因为他的动作显得太过简单,蚕食草湮灭的实在是有些轻松罢了,在罗寒山心理,答案几乎已经是注定的

不可能,

沈言绝不可能驱除掉蚕食草,如果能得话,在法诀之上有如此悟性的修者,简直可以冠上惊才绝艳的名头,

他一次出手,都是笼罩三寸范围,近乎数十株蚕食草,如果出现了差错,自然会引起周围蚕食草的爆发,

但沈言如果想要试验,只需要一株一株的來试验就成了,这样一來,想要引起剧烈的爆发都不可能,

沈言点了点头,也不再去关注再度低下了头來努力清除蚕食草的罗寒山,而是走进了面前的半亩药园之中,

……

“我修炼寒水诀达到了圆满之境,用來模拟其它几门灵植法诀,只怕也就是在小成和大成之间的境界罢了,”

沈言之间泛起一道淡蓝色的灵气,

这是由体内的雷霆真气变动之下,根据寒水诀的法诀运转之后,转化而來的寒水灵气,

“先用寒水诀來试验,就算有什么变故,也可以很快便抑制住,”这倒不是虚言,达到了圆满境界,可谓心随意动,

哪里出现了问題,沈言第一时间就能知晓,自然也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來,

所以他沒有先借用厚土诀之力侵蚀蚕食草中的润泽之力,而是直接以寒水灵气,准备湮灭蚕食草的火属蓬勃之气,

寒水诀转化的灵气在沈言的控制之下,化为了一缕轻飘飘的水蓝色灵丝,而后钻进了蚕食草内,

沈言刚要抽离出其中的火属蓬勃之气,但下面所发生的事情,却一下子颠覆了他的认知观,只在一瞬间,蚕食草便凝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霜,而后一点点的湮灭,化为了虚,

“这……”

沈言的神色有些呆滞,也有些不可置信,

在他手中的寒水灵气冲入蚕食草之后,居然顷刻间冻结了蚕食草内的四种属性之力,润泽之力,蓬勃之力,再生之力和肃杀之力……

金木水火四种属性的力量,一瞬间全部被那一道寒水灵气所冻结,

这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要知道沈言的实力并非不可思议,他只是一个强身阶的修者罢了,但是他手中的寒水诀灵气却造成了颠覆五行情况,这是什么概念,

天下皆知,五行相生相克,

水克火,这是死克,但问題是……就算是死克,也沒有这么变态吧,一瞬间全部湮灭,连任何情况都沒有发生,

而且不单单是火之力,肃杀金之力,以及占据了六成的再生木之力,全部都在顷刻间化为了虚,

如果蚕食草有思维,只怕也会大骂一句

我操,

除了这两个字,再沒有任何词语能有这么高雅的内涵以及情操,太不可思议了,太他娘的刺激了,

人生简直是在大起大落之间不断的轮回,沈言呆呆的看着自己指尖的那一缕水蓝色灵气丝线,竟然言以对,

他指尖的灵气丝线还很长,刚刚冻结那株蚕食草所消耗的寒水灵气,连这条丝线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因为两者刚刚接触,局面瞬间明朗,纵然想要消耗,也处去消耗,

……

沈言心底有了一丝计较,旋即目光热切的放在另外的蚕食草上,他要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这一次他沒有选择一株两株,而是直接笼罩了半尺方圆内的蚕食草,比罗寒山还要多出了两寸……要知道,罗寒山处理三寸方圆的蚕食草,都需要小心翼翼,

沈言现在的做法要是让后者看见,只怕当下就会哭丧着脸请求沈言不要耍他了……

不过这倒不是沈言自作聪明,他只是觉得,以刚刚那种游刃有余的状况來看,自己驱除五寸方圆内的蚕食草,应当是沒有任何问題的,

只要先前那种诡异的情况,不是因为运气好才出现的就行了,

手中水蓝色光芒闪烁,一片方圆五寸的水蓝色光幕从蚕食草的上方缓缓的压了下去,这比罗寒山从旁边一点点的渗入进去,岂止大胆了十倍,

刚刚接触到蚕食草的草尖,沈言的右手便是猛然一颤,

一声轻微的细响过后,那被水蓝色光芒接触到的蚕食草,尽数化成了冰雕,在沈言收回手中剩下的寒水灵气之后,全部碎成了冰屑,

沈言心头巨震,

“这股气息……”

他还是有些不敢确定,纵然已经非常的明显,但沈言还是怕自己的感知有差错,反正蚕食草也必须全部清除,所以他再度将目光放在了另外的目标之上,

又是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沈言的面前,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先前在水蓝色的寒水灵气经过丹田转化出來的时候,识海之中便传來了一丝细微的颤动,如果不是仔细去捕捉,根本就会以为是错觉,

沈言也是在第三次注意到这股颤动的时候,方才确认了这是真实存在的,并非自己的思维发生了紊乱,

“不错了,就是断天刀魂……”

断天刀魂,你还要给我几次惊喜,沈言丝毫不怀疑,因为只有断天刀魂存在于他的识海,还隐隐和丹田有着联系,

其他的东西,诸如九转雷霆诀,龙象金身,都不可能造成这样不可思议的局面,

纵然九转雷霆诀的雷霆正法非常厉害,但那是基于沈言可以找到相对应的元气之后,才能成功发挥作用的,

就算是最简单的玄元一气,都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在天地之间寻找到踪迹的东西,更何况是之后的阴阳震天雷,三霄御气雷了,

沈言一边思索着断天刀魂的事情,但想來想去仍然沒有个头绪,不过丝毫不妨碍他此刻高兴的心情,毕竟蚕食草的事情……

刚才还是只有七成的把握,但现在,却已然上升到了十层,

甚至于沈言觉得让罗寒山來,根本就是所谓有的,有他也可以,沒他也可以……不过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沈言几乎就已经清除掉了五分之四的蚕食草,

而罗寒山,还在低头处理着那剩下五分之一的蚕食草,

沈言也不急了,现在只剩下这么点蚕食草,理应不会出现任何问題,而且他也发现,罗寒山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也是个花花少爷,但灵植技术,却是掌握的非常牢靠,

甚至于他还感觉,刚才的七成把握,罗寒山还是少说了,

他手中的动作虽然沒有沈言给人的震撼大,但却充满了一种行云流水的感觉,论是从哪一门属性起手,都是条理清晰,沒有丝毫紊乱的地方,

……

罗寒山热火朝天的处理着这些很久沒有遇到过的蚕食草,一边心中腹谤不已,若非惧怕于沈言的拳头,只怕他现在早就指着鼻子指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

他入门很早,起先是杂役弟子在宗门内打杂,之后进入药园,了解了一番便知晓凭自己的资质想要修炼出头,简直是不可能的,

于是乎他便钻研起灵植法诀來,沒想到直接就钻进了其中不可自拔,因为道骨的平衡,所以他修炼起灵植法诀來,可以说是齐头并进,

而不是像另外的弟子,顶多专修一门,辅修一门,

因为得益于灵植法诀,所以罗寒山在下级药园里面,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为有些植灾,还必须由他这种人才能驱除,

比如现在的蚕食草……相当此处,罗寒山便是一脸的臭屁,他在下级药园,借着这种手段,不但赚到了许多灵晶丹药,也和许多的女弟子发生了一些关系……

正因如此,罗寒山比谁都知道灵植法诀五门同修的不容易,要不然,他的地位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稳固了,

拳头大就算了,还想要驱除蚕食草,你以为蚕食草……是……谁……

罗寒山不经意的抬起头來,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而后直接呆滞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罗寒山看着药园四处地面上的冰屑,一脸的呆滞和愕然,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