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一尼玛想不到名字了

二八一 尼玛,想不到名字了

罗寒山诧异了的神色持续了半响.终还是沒有鼓起勇气去询问沈言的打算.于是乎他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快.不过短短一个时辰不到.那剩余五分之一的蚕食草.已然尽数化为了虚无.换句话说.也就是这半亩雪雁花.保住了.

“不错……沒想到你这人虽然在某些事上的做法有些无耻.但对灵植法诀的掌握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也难怪你在药园养成了这样的性子.”

沈言缓缓睁开双眸.将体内的真气归于平静.

那剩下五分之一的蚕食草如果他去驱除.恐怕时间会快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沈言却沒有.因为有个词叫做树大招风.

太显摆了.未必是好事.

先前罗寒山因为太专注.所以压根沒有看到那些化为冰屑的蚕食草是怎么一回事.沈言自然不可能自己跑上前去驱除剩余的蚕食草.以此來给他解惑.

在近乎五分之四的蚕食草化成冰屑之后.沈言便再度转为了一种无所谓的姿态.反而大大咧咧的就地打坐修炼了起來.

他就是要给罗寒山一个错觉.他有恃无恐.

至于这些蚕食草到底是谁处理掉的.沈言自然不可能跳出來承认是他自己做的……而罗寒山到底会不会胡思乱想.那更不在他考虑的范围.

沈言结束真气的运转之后.便站在原地讲出了以上的话來.以至于罗寒山只好擦了擦额头上被先前那不可思议的场景所震撼出來的冷汗.

沈言的声音很平静.以至于给罗寒山一种渗然的感觉.他虽然在笑.但却显得异常勉强.不得不说.沈言给他灵魂深处印刻的痕迹的确很深.

“灵植法诀只是旁门.自然算不得真……”

若是换做常人.罗寒山只怕直接就骂了出去.但当他面对身前这个消瘦身影的时候.便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旁门也是道.”

沈言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他从來不屈服于单独的命运.能打到他自己的人.只有他自己.坚信自己的道.方才能走的更高更远.

罗寒山.了无希望.

纵然他可以将这五门灵植法诀修炼至大成甚至圆满的境界.他终归也只是能成为一个比较好的低等灵植师罢了.

沒有一颗坚信自己所选择道路的心.注定了前路漫漫.坎坷艰难.

“那些……是……”罗寒山见沈言并沒有对他露出丝毫的敌意.于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了起來.

沈言眉头一挑.神色倏然间冷的让天地为之静止.

“那些蚕食草.不是你清除掉的么.”

罗寒山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但看见沈言冷如寒冰的脸色.最终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纵然有再多的好奇.他此刻也不敢再问出口了.

谁知道……那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举动來.

“是……是是.”罗寒山的笑容有些尴尬.直到此刻他都有些不可置信.到底是谁.居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近乎五分之四的蚕食草全部化为了冰屑.

沈言.罗寒山撇了撇嘴.无论怎样.他都不可能这样认为.

一个人拥有这么强力的战斗能力.如果在灵植法诀一方面还有极高的水平.那也不可能被派來这个地方了.

念及此处.罗寒山忽然心头一惊.

(派來……这个地方.对了……以前药园重新分配弟子的时候.我们这边至少也会分來三四个.但现在居然只有他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他进來的时候.金管事居然沒有任何的通知.这沈言……到底是什么身份.难怪刚刚來此便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罗寒山想到此处.突然发觉自己准备回去之后找到人再报复沈言的想法已经消失不见了.有些事情.一旦猜测出了一丝边缘.人便会按照自己的思维惯性.将这一点点的信息无限的放大.

而罗寒山本就对沈言充满了惊惧.所以这一点点的边缘信息便被他无限的放大成了对沈言的畏惧.

以至于.那种原本准备回去之后让别人帮忙报复沈言的想法.几乎也淡到消失不见的地步.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要比你知道要好的多……”

沈言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森然笑容.

“当然.你帮我处理掉了这些蚕食草的问題.要是真想知道的话.我当然不介意告诉你……”

话还沒有说完.沈言的余光便看见了罗寒山不断的摆着手.

“这些蚕食草当然全是我处理掉的……哪里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自然沒必要知道了.”罗寒山急急忙忙的将自己的关系撇开了.

听沈言的语气.他都能想象之后隐藏的秘密被他知道之后.到底有多么恐怖.

话都已经给他说的明明白白了.再凑上去不是自己找死么.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要再多问……”沈言展现出一副很满意你这小子回答的表情.而后沉声说道.

罗寒山只得点头应是.

沈言先前的实力他觉得只是因为自己将心思沉淀在灵植上.所以才会输给对方.但此刻药园现场留下的一地冰屑.却告诉了他什么才叫做灵植术.

罗寒山虽然不才.但也能判断出來.那化成一地冰屑的蚕食草中.其实只有着一种來自于外在的属性之力.

寒水诀引发出來的寒水灵气.

他不知道为什么寒水诀这样入门级别的法~诀怎么会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估计出其中所蕴含着的恐怖力量.

打不过人家.连灵植都比不过人家身后派出來的人.还怎么报仇.沈言越神秘.越显得有无所谓.罗寒山就觉得沈言的背景越恐怖.

所谓人性.大概如斯.

“那个……沈兄.敞若沒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离去了.”两人站了半响.罗寒山见沈言连目光都沒有移动过.只好忍不住的开口询问道.

“自然沒有其他事情了.你今日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都不知道要怎样答谢你了.”沈言笑的罗寒山有些莫名其妙.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能帮上沈兄是我的荣幸.哪里还敢问沈兄你要什么报酬.”罗寒山不清楚沈言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瓜.于是乎只好打着哈哈.

“是这样啊.既然你不要报酬.那就换我吧.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让你办.”沈言话音刚落.罗寒山便是一脸目瞪口呆.

这哪里是一个修者.简直是地痞无赖啊.哪里有给别人答谢.别人因为礼貌拒绝之后.还返过來让人家帮忙的.

无耻.罗寒山纵然以为自己在面对女弟子的时候所用的手段和所说的话已经够无耻.够卑~鄙了.但他沒想到沈言在无耻这一点上.居然做的比他还要好.

“哈……哈哈……沈兄有什么事情.我罗寒山只要能办到的.一定帮你完成.”罗寒山避开了沈言灼灼的目光.咬了咬牙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拒绝.沈言这个疯子又会怎样來对付他.更何况.让他帮忙这件事.直接是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话茬……

毫不掩饰.赤~裸~裸的阳谋.拒绝自然可以.但之后会发生什么.连罗寒山自己都不敢保证.毕竟现在.他可还在沈言的身边.

也就是说.他只能以自己的弱小之躯面对沈言这个疯狂的家伙.一想起來.罗寒山似乎就回忆起右手腕处的剧烈疼通……

“也沒什么重要的事儿.只是想告诉你……这些蚕食草.全部是你驱除掉的.要是有半点风声泄露.凌霜老贼都包不住你.”

沈言本意只是吓唬一下罗寒山.毕竟寒水灵气出现了异变.要是引出一些长老來查探.却有些不妙.毕竟他体内的断天刀魂.是一个绝对不可告人的秘密.

至于最后的那一句凌霜老贼.则是沈言觉得凌霜将他分配到此地有些不公平而不自觉顺口吐出來的话罢了.

(凌霜……老贼.该死该死.罪过罪过.我怎么敢直呼天霜剑峰长老的名讳……不过沈言的背景.似乎已经硬到了一种我无法猜测的地步.)

罗寒山咬了咬牙.方才从先前巨大的震撼之中回过神來.

他甚至怀疑.沈言这厮是其他大宗门的人.暂时來到万剑宗磨练罢了.毕竟在自己宗门内的地位再高.只要不是经常露面的那些人.基本上其他宗门的弟子是不认识的.

所以某些大门派.为了从小培养弟子的战斗能力.便将他们带去其他宗门.而当时还很小的孩子们.每一次打架居然都会头破血流.

这就是身份被掩藏之后的所获得的东西.若是在本宗门.一个地位高.身份高的弟子……纵然有人下达了命令.只怕其他的弟子也不敢动手.

“很聪明……那么.你可以滚了.”

沈言先开始还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意.而后直接对罗寒山冷声怒喝道.

罗寒山被这一声怒吼直接从自己的思维中震了出來.而后直接退后了一步.可想而知沈言在他心底留下的印象有多深……

讪讪的笑了笑.罗寒山居然连丝毫的恼怒都沒有流露出來.在沈言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去之后.便屁滚尿流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刘平的事情也解决了……至于罗寒山.短时间内因为积威的缘故.他还不敢轻举妄动.所以现在.倒是有了修炼的时间……得抓紧时间.迎接金涛接下來针对我的手段.”

沈言关上石屋的门.而后盘膝坐了下來.

“希望你.别把我逼的太狠.否则……”

沈言的眼角闪过一抹冷光.而后刚刚从瓶中倒出來的三枚丹药直接被他送入了口中.顷刻间这三枚丹药便化为了一道充斥着巨大灵气的药流.在各大经脉之中窜动了起來.

灵级一品丹药.塑体凝形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