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二强身九重天

二八二 强身九重天

“可恶的小子……这一次,便算你好运,若是胆敢再冒犯于我,必然会让你亲自上门來讨饶……”金涛既然吩咐了手下的人去给沈言搞破坏,自然就关注着那边的情况。

所以不久便知道那半亩雪雁花已经成功的保住了,虽然听闻这个消息之后,金涛握着茶杯的手都忍不住的紧了紧,但他却也不打算再为难下去。

至于沈言动手,他那手下也是沒有看到的。他们只知道蚕食草之所以能被成功驱除,是因为沈言找到了罗寒山去帮忙。

其他的所有事情,金涛一概不知。

现在沈言既然已经解决了他制造的麻烦,金涛也不会揪着这件事不放,否则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他在暗地里对弟子使手段么。

虽然药园这一亩三分地金涛不怕谁,可就怕撞上了枪口,那就要倒霉了。

……

金涛不來找沈言的麻烦,自然后者也就不会自讨沒趣。

在这样沒有外事打扰的情况下,沈言在石屋中呆了半月有余……手中的塑体凝形丹和养息丹不愧为灵级丹药,将所有的丹药服用完之后,又经过了三天的调息,沈言终于是彻底熟悉了自己暴增一大截的实力。

其时正夜,有星无月。

纵然是在万剑宗的阵法之内,但在夜间也隐隐散发着些许寒意。一阵清冷的夜风从石屋的缝隙之中潜了进來,缓缓拍打着沈言那因为闭关半月时间而更显苍白瘦弱的脸颊。

“呼~~”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沈言身形一纵,便是瞬间站立了起來。若是常人,只怕根本就无法看清他起身的动作。

随着最后一声清脆的噼啪骨爆声响起,沈言的面上终于是露出了笑容。

“十八天!整整十八天的时间,将塑体凝形丹和养息丹彻底吸收完毕之后,终于在今日踏入了强身阶九重天的境界!”

“只差一步……便是塑体境!”

沈言猛的攥紧了拳头,凌霜对他有些不待见也就罢了,但是他自己却要争气。因为他不想让那一袭白衣的身影感觉到哪怕一丁的失望……

……

轻轻的推开石门,沈言被夜风一吹,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这十八天的时间,他几乎沒有出过门……

就算是因为几次的突破从修炼中暂时醒转过來,也只是微微的起身在屋中转几圈活动一下身体后,便再次开始了修炼。

“强身阶九重天也还是强身阶,只有突破那一层屏障,才能真正登堂入室!”

在修炼之中,养身阶就是不入流,强身阶是门槛,塑体阶才是跨进了门槛。这样极为明显的层次和境界,让沈言迫不及待的想要走进塑体境这个厅堂。

“但过犹不及……此次修炼突破到强身阶九重,虽然依靠我的境界能将其掌控住,但身体却沒有完全熟悉,终归也还是不好的!”

沈言心中筹思罢,便将目光投向了半个多月都沒有照看的药园……所幸生长了十五年的雪雁花已经拥有了极强的生命力,一般的凡级灵灾是沒有办法对它产生危害的!

只有蚕食草才能在短短的三天内让造成不可挽回的灾害,换了其他任何一种凡级灵灾,都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全部的雪雁花湮灭。

十八天的时间对于大部分灵灾的蔓延时间,都是不够的。除非数个月不管理药园,否则一般來说,半个月一个月左右不看管药园,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可能这么想的,也就沈言一个人罢了。

毕竟灵灾发现的越早,处理起來也就越简单越快。不是谁都有罗寒山那种本事,也不是谁都有沈言这种胆量的……

“嘿,运气还真好!居然只是长出了大片杂草而已,这种凡级低等的灵灾,简直沒有半点的危害性!”

沈言走近药园看了看,居然只发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杂草。

这种杂草当然不是俗世里的杂草,因为俗世里的杂草等植物,根本不可能在雪雁花生长的范围内存活。

只有这些可以称之为灵灾的杂草,才能在这种地方生存下來。

而灵灾之中的杂草灾,是最低等的一种。凡级就是凡级杂草灾,灵级则是灵级杂草灾害。每一个等级,都有其相对应等级的灵灾。

否则凡级灵药之中出现灵级的灾害,那根本只需要数个刹那,整片药田就会荒废。所以,公正的天道不会容许如此破坏规则的事情发生。

沈言之所以说这些杂草对雪雁花无害的原因,是因为后者已经有了十五年的药龄。

如果换做五年一下的雪雁花,十八天的时间,这些杂草早就将药田土壤中的灵气吸收,用來生长自己了。

它们毁不了药田,但可以让雪雁花吸收不到灵气,从而枯萎。

但生长到了十五年的雪雁花,可以说根茎已经牢牢的将土壤中的灵气把持住了。凭这些凡级的杂草灾害,根本无法伤害到它们。

“处理了这些东西,出去转转,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凌霜老儿……在万剑宗修炼,总得找点适合的法诀來维系自己的身份!”

沈言心中暗自计划着。

毕竟他现在是万剑宗的弟子,你说用处雷动九天拳法那无所谓……毕竟雷霆诀和九转雷霆诀修炼出來的真气,单从肉眼來看,是察觉不到丝毫端倪的。

可如果他突然使出龙象金身的手段,就算是白痴也知道他身怀重宝了。

也许严青因为看见他和凌霜针锋相对后会将所有不合理的事情都猜测成大长老所为,但其他弟子看见了,可不定如此想。

凌霜不出面,沈言自己出去说自己是大长老的弟子,绝对沒有人会相信。

体内真气以锐金诀的行功路线运转之后,沈言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而后一道灿烂的金色指芒顿然迸发出一尺來长。

这一次体内的雷霆真气模拟的更加彻底,不但有神,也有其形……沈言尝试修炼过锐金诀,但他却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非常之慢。

沈言自然清楚,这是因为体内金属道骨根基资质太低的缘故。

不过虽然沒有将锐金诀修炼到多高深的境界,但其中的锐金之意沈言已经领悟。蔓延出手的锐金灵气,自然灿烂的犹若金色剑芒!

若是有人看见,只会以为沈言的锐金诀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哪里想过……这竟是以雷霆真气模拟而出的锐金之气。

这便是意。

登峰造极境的五行灵植法诀,领悟了意,便可称登峰造极。

圆满之中虽也有心随意动之说法,但那个意,只是字面之上的意思罢了。而登峰造极之中的意,才是真正的真意。

如同剑道一般,杀伐剑道有杀伐真意,浩然剑道有浩然真意。五行灵植法诀,自然也同样有着自己的真意。

即便,它们只是最为低等的寒水,火焰等五诀。

意动处,万种真气皆可存有锐金之意。就算不能修炼出锐金灵气,但只要掌握了锐金诀真意,自然随意将雷霆真气化为锐金剑芒。

金芒似剑,其光璀璨。

白云无定。

身形闪转之间,竟然连夜空中那浮云都惊呆了眼。沈言如一朵飘忽的云,似一阵悄然的风,钻进梦中,却有何人知他入梦?

唯星月耳。

身影在药田之中穿梭闪转,不过转瞬之间,沈言再度站定。药田之中,竟然闪烁着星星点点的金光……

随着他之间的金芒,一点一点的……散去。

对于这最低等的杂草灵灾,无论是五行灵植法诀中的哪一门,都可以轻易的将其除掉。沈言之所以用锐金诀,只是因为速度最快罢了。

无论是何种灵灾,只要还不超出植物灵灾的界限,而且又能用多种灵植法诀解决的时候,使用锐金诀,必然是最快的。

植物灵灾,无论是蚕食草还是这些不知名的杂草,甚至于是灵花雪雁,毫无疑问的都是木属性占据的比例最高。

而金克木,是完克。

……

沈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再理会这一片药田。

要知道他已经撞了两次大运了……第一次虽然是人为的洒下了蚕食草的种子,但也算是一次灵灾。

不过十八天闭关,出來居然又经历了一次灵灾。虽然是最低等的杂草灵灾,但终归药田还是又发生了一次灵灾。

要是他离去的时间内还能再次出现灵灾,那沈言的运气,可以称之为逆天了。

雪雁花已经生长了十五年,一般的凡级灵灾是不会轻易在其中衍生的。至于蚕食草,一般灵草灵花生长的周期内,只会发生一次,亦或者根本不会有。

现在金涛已经在这片药田洒过蚕食草的种子,那么在雪雁花成熟之间,绝不可能第二次在自然原因下遇上蚕食草灵灾。

药园的弟子事情非常少,除了看管药园意外,几乎沒有。

不过沒有人会像沈言这般轻松……连半刻钟都不到,居然就将半亩药田之中的杂草给全部消灭了。

白云无定步法配合沈言那因为九转雷霆诀而修炼出來的恐怖真气,加上领悟了真意的锐金指芒,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换做其他人,不会有这样的步法,也不可能有如此巨量的真气用來消耗。

沈言做完这些,转身便离开,换在其他药园弟子身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不但不会转身便走,还会尽心竭力用寒水灵气润泽每一株灵草。

至于沈言,管你长势如何,只要不会因为灵灾被毁,那就得了。让他去润泽那些雪雁花,在他看來是一种浪费时间和真气的表现。

所以沈言,从某种角度來看,居然是整个万剑宗最为轻松的弟子。

……

夜色下,一个消瘦的身影从药园,顺着那贯彻整个万剑宗的台阶,朝着远处的天霜剑峰而去。

药园弟子在此刻几乎尽皆睡去,所以根本无人管顾于他。至于那些管事,只看药田灵草是否完好,其他时间你要做些什么,那随你便……

但前提是,你想要去的地方,你得进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