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七同行

二八七 同行

凌霜面色一僵。

叶东來也是有些无语……这家伙以为周天大成的大妖是什么?有趣,只怕到时见到了那只大妖,他便不会如此说了。

饶是如此,叶东來也是玩味的看着沈言。从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这种神色,可想而知后者此刻的话,到底有多么不知天高地厚了。

“沈言,你无理取闹够了沒有?莫要以为你身份特殊,便可在万剑宗内肆无忌惮!”凌霜知道,现在他不发话,说不定叶东來脑袋一热,就直接带上沈言了。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这只大妖如果死于叶东來的手中。毫无疑问百利而无一害,正因为藏锋太久,所以既然想要震慑住他人,那么必须要锋芒毕露!

但锋芒毕露也要分个场合,所谓过刚易折,平时大肆树立万剑宗的威风与声名,必然师出无名,难免落人口实。

身为苍云郡镇郡门派之一,一言一行都要顺着大宋朝的规矩來办事。

现在正是一个机会,雪云沼泽不属于任何一个郡地管辖,而是直接划分在苍澜领的资源。苍澜领城,才有真正对于雪云沼泽的话语权。

但苍澜领城距此何止千万里,那么万剑宗完全可以抓住这一个机会,露出掩藏了太久的锋芒。

这一次,哪怕锋芒再亮,也只有一个结果——

无人敢动。

连造谣诬蔑,借題发挥都不敢。因为……无论苍云郡,苍雨郡,亦或者苍风郡等等,都是属于苍澜领的地盘。

它们之间可以互相制衡,也可以分出个高下短长。但牵扯到雪云沼泽大妖窜乱边境一事,那就必须要记着规矩。

叶东來杀了或擒住那只大妖,便是大功,是可以加诸于整个万剑宗的大功。

在苍澜领的规矩下,无论其他郡地再如何不忿,也只能无可奈何。那只大妖,被谁斩杀,谁就占尽先机。

苍澜领城纵然再不屑那只大妖的实力,也必须要管。

但是它们此刻甚至都不知道消息……因为苍云西郡,距离雪云沼泽最近的大宗门只有万剑宗,通知苍澜领城,也需要时间。

谁掐住这个时间,将大妖灭杀,危害和影响降低到最小,毫无疑问,苍澜领城必然要大肆嘉奖一番。

反正都是自己名下的郡地,哪个势力变强都无所谓。

大宋王朝亘立无数万年,靠的可不是某一个郡地,某一个领地的强大。哪怕苍澜领的实力比其他领地强上十倍,也兴不起大浪來。

在这样的局势下,叶东來和万剑宗只会被赏,而且是大赏特赏,大赞特赞。反正又不需要苍澜领地再出力,而且还快速的稳定了边境民心,简直是打着灯笼沒处找的买卖。

万剑宗得名亮剑,苍澜领快速平复民患,既得民心又无须费力,两全其美。

所以凌霜很担忧啊!这个沈言如果坏了事情,导致叶东來不能及时掐住时间去除掉那只大妖,不但沒有好处,反而还会被领城责怪。

牵扯边境和雪云沼泽事情才有资格上报到苍澜领城去,这种机会不知道多久才能遇上一次。若其他地方出现一只大妖,就算是周天圆满甚至更高,苍云郡城也完全能全权处理这件事,哪里需要领城插手。

因此这件事必须要尽快去做,而且还要尽力做到最好。

在领城面前露脸亮剑的机会可不多,只要把握住这次机会,万剑宗说不定能直接剑指整个苍云郡,而后真正踏入领地宗门的级别。

哪怕只是苍澜领最弱小的宗门,也足以。

郡地最强大宗门和领地宗门最弱小,那可不仅仅是一个称呼那样简单。

那代表着万剑宗,即便在整个苍澜领,也有了说话的机会……即便这个声音來自最弱小的领地宗门,显得那样无力。

但如果不踏出这一步,永远都沒有机会登上这样的舞台。

这一剑,必须要亮。而且亮的越快越好,能得到多少收益,那就得看占多少先机。

“无理取闹?……倒不知是谁无理在先!”

沈言瞟了凌霜一眼,冷哼一声道。这厮莫名其妙的让手下会错了意,而后他就被分配到药园去,简直是成心不让他好过。

现在还说他无理取闹,敞若真的是他沈言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倒也罢了。可问題是,他不但沒有做什么对凌霜有害的事情,而且还一语点醒了对方。

无理?就算要这么说,那也是你凌霜无理在先。更何况,沈言也沒有真的要和凌霜作对,反正就是对方的做法让他有些懊恼罢了。

早知道让这家伙沉沦心魔,然后让他们那些太上长老动手得了。

不知恩图报,反而让手下的人刁难自己……现在还倒打一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凌霜双眸一瞪,旋即无奈的叹了口气。

“东來……你速速启程,沈言的要求我会按需满足,除掉大妖,让我万剑宗在这好不容易到來的机会上多占一些先机最重要!”

凌霜知道,现在跟沈言争,那完全是自讨沒趣,所以他也不理后者,直接对站在一旁负手看好戏的叶东來沉声道。

“苍雨郡,苍风郡离雪云沼泽是除我苍云郡外最近的郡地……如果这两个郡地的宗门在雪云边境的眼线够多,说不定现在他们也受到了消息!”

“但现在陨星天障到了闭合的最后关头,所以这两郡大部分宗门的情况,和我万剑宗倒是差不多!”

凌霜神色之间,带着一抹郑重之色。

“一切……拜托了!”

叶东來神色一凛,虽然他性格有些惫懒和玩世不恭,但既然此时对万剑宗如此重要,那么他势必要将这一剑,亮的漂漂亮亮。

不但要让其他宗门知晓万剑宗的剑还沒有朽,同时还要趁着这个机会,待得陨星天障闭合之后,一举准备跻身领地宗门之位。

这个时间还不能等……必须要靠着雪云边境这只大妖被除,苍澜领城的赞赏和嘉奖还在万剑宗头顶发光的时候,奋力一搏。

只要踏入领地宗门的位置,三年之内,便可以将整个苍云郡尽数掌控在手中。

这些背后隐藏着的东西,以叶东來的灵慧,在凌霜一点之下,瞬间通透。

“看來……你是准备让东來师侄前去破开现在的沉静的局面了?”霜雪殿偏厅之中,陡然响起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

沈言猛的一惊,见叶东來和凌霜虽然诧异,却沒有多么紧张的神色,也控制自己的身体放松了下來。

门外缓缓走进來一个披散着满头银发,面容清隽,神色中满是沧桑和疲惫的老者。

对方身高比沈言还要矮了半个头,而且步履之间明显气机散乱,不过老者身上却是隐隐散发着一种与天地极为契合的韵味。

这是一个强者,一个很强很强的强者!沈言心底沉吟道。

不过……可惜了!

沈言嗅着空气中的清香,心头却是有些憾然。随着老者带进屋中的,居然是丹药的异香,可见这老者走的是丹道。

虽然也习剑,但却是附庸罢了。否则……单凭这份与天地如此契合的资质,便可以轻松压过凌霜这等人物。

丹道虽强,可强在他处。许多人只是把炼丹作为附庸,专修的却还是战斗之道。毕竟这种风起云涌的地方,沒有战斗的能力,只怕走路都得小心。

老者分明醉心于丹道已经近乎于痴的地步,可想而知他的战斗能力很弱……但这样的人,在一个宗门里的地位,却比数个凌霜都要重要。

丹道,阵道听起來容易,谁都可以去尝试修习,只要你能感悟天地自然。但想要修炼到极高的地步,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因为,顺天之行,顶多可以让你修习剑道,亦或者其他法~诀,但绝不可能让你在在修习丹道的时候,还将这种逆天之道提升到多么强大的地步。

真修,总归是逆天的。丹道属法修,自然便是顺天。

逆天可以顺天,但顺者之本还是为逆,所以修习丹道不会取得多么大的成就,反之亦然。丹道顺天,那天道自然要抑制丹修在真修之路上走远。

一饮一啄,原为天定。

丹道大师和阵道大师对宗门所起的作用,绝对比一个同等级的战斗力要强许多。修为易得,境界难修……

尤其是丹道阵道这种,特别需要极大悟性和时间來钻研的东西。

毕竟战斗力,还是很容易培养的。只要找几个天赋不弱的弟子,宗门倾力而为之下,塑造强者绝不是难事。

毕竟传说中的羽化升仙丹,那可是直接能破入上境的仙丹。虽然是传说,但也变相的说明了,只要有资源,有能力,战斗力便可以來的很容易。

所以,來者在万剑宗十二长老中虽然排在第十二,但那是指他的战斗力。可不代表他的地位低,如果凌霜和他的决定起了争议,只怕前者还要尽力去考虑后者的意思。

因为整个万剑宗大部分的丹药來源,都控制在來人的手里。

果不其然,见到來人,凌霜冷峻森然的面色倏然变得热情了起來。

“丹老……你也來了?我需要顾全万剑宗的大局,所以实在难以脱身!东來师弟此番前去,实在是解了我燃眉之急……”

凌霜言及此处,面上却是泛过一抹淡淡的疑惑。

“却不知,丹老你來此是为了?”

丹老对凌霜点头示意了下,他的面色很冷,不过却沒有给人寒意,好似他天生便是那副冷淡的性子一般。

见凌霜询问起來,丹老却是避开了这个问題,沉吟了起來。

“此局是为定局,我宗藏锋如此之久,便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來挑开登上苍澜领的大势……行棋无悔,既然太上大长老早就决定了如此,那我们便好好的下一盘棋!”

“凌师弟你说的很对……宁失一子,莫失一先!但我怕东來一人前去,力有不怠……毕竟那只大妖的实力,说不定比周天大成更强!”

丹老的眸子中,泛着一抹运筹帷幄的光芒。

“此局起于雪云边境,破局也只能在雪云边境……其他郡地必然会抓住这个机会,纵然他们來不及赶过去,但想要尽快肃清局面,单靠东來一人是不够的!”

“一旦破局,要么其他郡地的狼子野心瞬间湮灭……要么便是万剑宗被他们联手吞食,尸骨无存!”

“这只大妖……你还不知道是谁放出來的么?”

丹老言及此处,叶东來以及凌霜,包括沈言都是猛然一惊。

“呵呵……苍澜领城可不安分现在这个虽然暗潮汹涌但表面却古井无波的局面,这只大妖……正是那些家伙的手笔!”

“这一次……要么万剑宗登顶苍云郡之巅,要么便是谪落万丈深渊!”

凌霜此刻方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太不可思议了……这局棋,他自以为万剑宗看清了全局,可以占得先机。

沒想到,背后居然是苍澜领城自己和自己在对弈。

想到此处,那么所有的迷雾自然瞬间清晰了。

为什么那只大妖会从雪云沼泽里冲出來?为什么屠了许多村镇,此刻他们才接到消息?不是万剑宗的人不知道消息,而是苍澜领城的人不准许他们占太多的先机。

可以料定,其他郡地必然比他们知道消息更早……谁都想分一杯羹,只要有了苍澜领地的嘉奖和认可,问鼎苍云郡,就有了最大的屏障。

否则一旦任何宗门暴露出野心,沒有苍澜领城暗地的认可,必然便是群起而攻之的局面。不过有一点凌霜沒想明白,为何苍澜领准备让某个郡地的宗门踏入领地宗门的高度?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苍澜领城那些人不会做沒有做不相干的事情!其他郡地,会按照离雪云边境的远近,在苍澜领城的控制下先后知晓这个消息……”

“他们的打算……是消耗各大郡地顶尖宗门的实力啊!就算最后胜出者踏入领地宗门的殿堂,实力也必然大损!”

“敞若此时在扶持一个宗门起來……只怕这最后领地宗门的名头,还是为他人在做嫁衣!”丹老冷声道,“我们在下棋,他们也同时在对弈……”

“领地宗门……这多出的一个名额,苍澜领地的无数势力,可都想分一杯羹啊!”

丹老话音刚落,凌霜便是满头冷汗……若是叶东來真的独去雪云边境,只怕等着他的,就是其他郡地宗门的同时敌对。

在苍澜领城的控制下,其他郡地的人,必然可以先后达到雪云边境。这个时间差会无限的缩小,叶东來先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独斗那只大妖,后果自然可以预料……

这样一來,注视着雪云边境局势的苍澜领城自然便会将这个沒有脑子的万剑宗排除在这场游戏之外。

当最后有某个宗门登上领地宗门这个殿堂的时候,一定会拿万剑宗这个沒有参与游戏的宗门开刀。

实力保存的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

等到那时候,苍澜领城不但不会阻止,恐怕还会加剧宗门沉沦的速度。那多出來的领地名额,想要分一杯羹的势力,若是不扶持某个宗门,那才有鬼。

只有让所有郡地的顶尖门派元气大伤,这杯羹才能分的无比安稳,而且还不会牵扯引來苍木州的责罚……

毕竟,所有顶尖宗门元气大伤的情况下,似乎也只有培养出一个新的宗门來,才能各自镇压各大郡地了。

沒有顶尖宗门的镇压,那是绝不可能的。

到了那个时候,万剑宗等等宗门就算是元气大伤,直接衰落为二三流宗门,也不会再引起丝毫的波澜。

收势统权,这就是苍澜领城的目的。

“丹老……”凌霜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丹老。

“我來,自然便有了决定……此次雪云之行,我随东來同去!”丹老伸手打断凌霜的话,旋即沉声道。

PS:风起云涌的苍澜领,苍木州的争霸,万剑宗之后的命运……这一章就是奠定基础了,这将是一盘无比庞大的棋局。整个第三部,就是在为沈言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