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八没去成的好处

二八八 没去成的好处???

沈言眨巴了两下眼睛,听了丹老的一番叙述,他倒也想清楚了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隐藏着的某些东西。

不过如果丹老和叶东來一起去,那么他自己不是就无法和后者一起去雪云边境了?

和叶东來在一起可不比和凌霜在一起,他可以肯定,对方绝不会让他陷于危难。而且,这只大妖绝对处于叶东來这个层次可以对付的地步……

否则苍澜领城的那些人弄出來一个连凌霜这等郡地顶尖宗门长老的束手无策的妖兽,岂不是脑袋秀逗了么。

想要挑起争端,那么这只妖兽必须处于凌霜这个阶层可以对付的境界之内。出的太多,不但不会让各大宗门鹬蚌相争,还会促使大家同仇敌忾。

苍澜领城的那些家伙,不会这么沒脑子。

“不行不行……我已经说过要和他一起去了,凡事理应分个先來后到!”沈言的头摇的像拨浪鼓,在万剑宗药园里他可是呆不下去了。

凌霜双眼一瞪,旋即兀自气的直喘粗气。

他拿沈言沒办法,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毫无疑问的确是这样。

“哦?你想去……老朽且问你,你去那雪云边境,有何要事?拯救黎明百姓于水火之中?扼杀家破人亡的惨祸于萌芽之中?”

丹老抚了抚长髯,而后笑道。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沉吟片刻,他现自己好像还真的沒什么要紧的事儿……单纯的只是因为感兴趣,所以直接出口要求同去罢了。

“算了算了……这些麻烦事儿我管不着!”

毕竟沈言也不是那等无理取闹之人,想明白了这事儿他的确帮不上忙之后,也就直接摆了摆手,做出一幅你们俩可以滚蛋了的模样。

“沈言,我这次前去雪云边境,少则一二月,多则半年,这些时日,我那凡梨树,便交托于你了!”

叶东來长袖一挥,而后对沈言抱拳道。

“丹老,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启程罢!”

丹老点了点头,旋即望向了凌霜。

“凌长老,万剑宗大小事宜,在我俩离开之后,你尽数拿主意……”

话音落罢,丹老和叶东來的身形,已然消失在了沈言的视线之中。

……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霜雪殿的偏厅又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赶紧离去!”

半响之后,凌霜见沈言还站在原地,有些纳闷的朝他喊道。

话语之中也带着一缕不耐之色,不知为何,看见沈言他就沒由來的一肚子火。

“我还有点事想要请教你……”沈言倒是不在乎的笑了笑,不过他眼神之中却泛起了一丝郑重。

“什么事?”凌霜看沈言的神色,也暂且按下了心头的不忿,疑惑问道。

“师尊他去哪里了,大概什么时候归來?还有……”

“你问这些干什么?大长老的行踪,又岂是我们能知晓的……你师尊连你都沒有告诉,你來问我岂非可笑之至?”

沈言话都沒有说完,凌霜便是直接吹胡子瞪眼的打断了他。

虽然他知道大长老好像是去了一个叫月之海的地方,但是……有必要告诉沈言么?那显然是沒有这个必要的嘛!

凌霜的小心思沈言倒是不清楚,更何况他的來意除了问问大长老之外,还另有一事。

“是这样啊……”沈言点了点头,旋即刚要说些什么,凌霜却好似看出了什么一样,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千真万确,宗内沒有谁知道你师尊什么时候归來……”这个应该不算撒谎,虽然自己的确知道大长老去了月之海,但也确实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來啊。

凌霜自然知道沈言來此的目的,无非有二。

一就是让自己将他从药园里调出來,二就是跑來要天材地宝,以及功法灵技了。

两样他都不想答应对方……一者直接暴露沈言和他凌霜有关系,那么想必万剑宗也不会有人敢欺负这个“地位低下”的新弟子了。

可以让沈言在万剑宗内生活烦闷之极,那是凌霜很乐意做的事情。

沈言让他丢人,他就让沈言不好受。还是那句话,我不能直接对付你,但想些法子恶心恶心你总是可以的?

“想必你应该沒有其他事情了,那就请你离开!”

凌霜恶狠狠的用了一个请字,这样毫不留情的撵人,他相信即便沈言真的有什么其他事情,只怕也不会好意思说出口來。

走啊……走啊!凌霜心底暗自念叨着。

沈言听到这话,果不出凌霜所料,愣在了那里。不过片刻之后,他却又笑了起來,笑容虽然不好意思之极,但说出來的话却不是如此。

“那个……凌师叔,我确实还有点事情!”

“要是你不方便的话,那就下次再说……”

这……这什么人啊!凌霜目瞪口呆,甚至思维都出现了短暂的混淆。世纪文学面前这个一脸不好意思神色,眼巴巴看着自己,还一口一个师叔的少年,真是那个可恶的小子?

他甚至在一瞬间感觉自己认错了人。

不过凌霜猛然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而后便清醒了过來……绝对不可以沉沦在这家伙的表象之中,凌霜可不认为三言两语点醒自己心魔的人会是什么简单角色。

就是不算这个,大长老的弟子,也必然有过人之处。

从现在來看,其他地方不知道,不过脸皮之厚,自己所有弟子可能加起來都比不过这个家伙……凌霜欲哭无泪。

这就好像他板着一张脸,让这个家伙滚……对方不但不滚,还笑嘻嘻的贴上前來,愣是跟沒事似的。

师叔,如果可以的话……我宁肯自己不当这个师叔。

凌霜心筹道。

这种行为简直是恶霸,简直是流氓行为,绝不能助长这种风气。凌霜心中思索了片刻,让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维镇定了下來。

“这个……当然是……”

“师叔,是不是沒有时间啊?要是沒有时间的话,我明天來,明天如果你还沒有时间的话,那我就后天來……”

沈言还不待凌霜说完,也如同刚刚对方打断他的话一般,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这番话说完之后,沈言还故意目不转睛,一脸期盼的看着凌霜。

他本身不过也就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露出这种盼望之色在外人看來实际上是很正常不过的,但凌霜可不这样想。

被沈言打断了话,他直接就愣在了那里。看着沈言一脸无辜和盼望的神色,凌霜沒忍住心头那份无奈和抑郁,直接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

明天?后天?去你娘的蛋!凌霜心头暗自苦,这家伙是直接赖上他了。

他算是明白了,沈言这厮压根就是一个混蛋……不是那种字面意思上的混蛋,而是无耻无赖卑鄙和厚脸皮的结合体。

这从哪里冒出來的一个怪胎。

凌霜甚至觉得,如果沈言此刻不在他身边,他恐怕直接就泪流满面了。答应,他不想答应沈言的任何要求……

拒绝?沈言已经直接把话堵死了,让他拒绝的话都说不出來。今天不行还有明天,他总不可能躲一辈子?

不行不行,得想个办法……

凌霜沉吟片刻,旋即心头微微一动。

(有了!待会儿甭管这小子说什么……我都推脱开來,不答应他便是!只要不直接去惩罚这家伙,大长老也不会无聊到要管这些琐事!)

“当然是可以的!你有什么事情,说……只要师叔能做到,一定答应你!”凌霜说完这句话,却是大大舒了一口气。

你不是叫我师叔么?那就先把你便宜占了再说。他可丝毫不认为沈言是个少年,在他心里,对方是一个深谙世事的老狐狸。

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恐怖到他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可以被沈言剖析出不同的意思來,而且他还不能否认。

跟刚刚一样,想了半天,他还是只能说一句可以。

沈言分明已经将所有的路都给他堵死了,要么答应……要么天天烦你。就算见不到你,也能烦死你。

不见……沈言说不定会到处散播凌霜的坏话,而且后者还拿他沒办法,动也动不得,骂又骂不过。

这样一來,事情可就大条了。他否认,沈言如果直接跟他当面对质的话,凌霜自认还丢不起那个脸。

如果不否认而且不惩处沈言,给旁人的感觉,不就是他默认了沈言所说的一切么?

所以直到最后,凌霜也只能先答应,而后做出了无论沈言说什么,他都推脱开來的打算。不过他话音刚刚落下,却看见了沈言眼神中泛起一丝莫名的光芒……

坏了!

凌霜心中暗道不好。

“凌……那个师叔!”沈言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间接的意思也就是,你可自己承认了是师叔,那可就不能言而无信。

“唔唔”凌霜不知道沈言接下里准备说什么,只好含糊的点头应了声。

“我最近修炼遇到了瓶颈,只怕需要耗费很多丹药……师尊也沒有给我留下丹药,所以师侄只好來拜托凌师叔了!”

沈言愁眉苦脸,无比诚恳的说道。

如果不是凌霜心性极为坚定,加之知晓面前的少年绝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只怕也会被他的神情所惑。

“这样啊……可是天霜剑峰的丹药,都是要下给众多弟子的,可沒有多余的啊!要不你看这样如何?师叔自作主张,给你一百枚补气丹如何?”

凌霜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会儿,而后装作极为肉痛的模样道。

(草!这个老狐狸……)

沈言眼睛微微一眯,心中虽然暗骂了一句,可面上的神色依然沒有什么大的变化。

连凌霜都觉得这小子莫非真的是缺少丹药?不成不成!刚刚念及此处,凌霜赶忙将这个想法抛却到了脑后,怎么能因为一时的同情就让这小子得逞呢?绝对不成。

补气丹……哪怕是一万枚,对沈言也沒有用处。这东西是凡级一品,俗称入流丹药,作用是补充体内消耗的真气。

沈言现在是强身九层,也就是说凡级五品的强身健体丹对他的作用都已经几乎沒有了……更何况是一级的补气丹。

他体内的雷霆真气,是九转雷霆真气,比一般雷霆真气岂止浑厚精纯了数倍。一百枚补气丹,恐怕也只是能在他将体内的真气消耗一光之后堪堪补满罢了。

也只有沈言体内真气的质量等级,恐怕才会造成如此恐怖的效果。

不过补气丹,对他來说,是完全沒有丝毫的作用……也怪不得沈言觉得凌霜这个家伙阴险,对方分明就是不想给他任何好处。

“师叔啊师叔……师侄自然知道各大剑峰的不容易……哎……罢了……”沈言做出一副憾然之色,旋即无奈的甩了甩衣袖,做出一副拂袖而去的样子。

连凌霜都微微一愣,这小子莫非真的不要什么东西了?

见凌霜眸子中倏然浮现的不解之色,沈言心头忍不住微微一笑,而后继续说出了下面的话來。

“不如这样,我的要求也不高……师叔你马马虎虎给我五十枚清心释魔丹,五十枚定骨丹,再來个二三十枚增髓丹就成了!”

沈言话音刚落,凌霜差点一口血喷了出來。

“老子要有这么多黄级丹药,早突破到周天圆满境界了,还需要跟你在这里磨叽?我这里最多只有灵级的固精丹和强身破障丹,爱要……不要……”

凌霜说到最后,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但到了最后却已经根本收不住自己的话了,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一段话,他面上的神色顿时转为了一脸的的晦涩和后悔。

妈的!又让这小子给摆了一道……

(老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幸亏凌霜不知道沈言心头的想法,否则可能直接会一掌拍过去,哪里还会管后者是死是活。

沈言眉开眼笑,犹如一只偷到荤腥的狐狸。

“多谢师叔!固精丹我要二十枚,强身破障丹我要五枚!如果还不能突破,师侄绝对会自己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绝对不会再來麻烦师叔的……”

凌霜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沈言直接抢在了他的前面,噼里啪啦的甩下了一大堆话。

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拒绝么?而且沈言所说的数量,刚刚好卡在他能承受的最大限度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