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九雷动九天

仙誓 二八 九 雷动九天

当沈言拿到二十枚固精丹和五枚强身破障丹的时候,凌霜的脸色早就已经完全黑了下來,这种情况下,他实在难以高兴的起來,

固精丹和强身破障丹都是灵级五品的丹药……灵级五品,在万剑宗也是无法大批量炼制的丹药,大多数都是作为奖励下发给弟子的,

像是慕芝涵这类亲传弟子,也许每个月也能领上那么一两枚,可像沈言这般,一次性直接拿去了二十五枚的例子,还从來沒有发生过,

固精丹顾名思义,就是巩固自身精力,强身阶无非就是一个加强身体的过程,将自身的精元补足,修炼起來自然事半功倍,

而强身破障丹就更好解释了……虽然它和固精丹同是灵级五品的丹药,可价值却远远的超过了前者,

破障代表着破除屏障,强身破障丹的最大作用就是让原本很难突破的强身阶九重天屏障变得容易和脆弱,

通常來说,天赋好的修者,纵然还沒有真正的达到巅峰,但服用一枚强身破障丹,也可以靠着丹药的逆天之力突破到塑体阶,

现在沈言有五枚,正如同他所说的那样,服用完还不能突破,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五枚强身破障丹服用下去,就算是一头猪只怕也突破了,

“多谢师叔了……”

沈言心满意足的拿着两个丹药瓶子离开了霜雪偏厅,他本來还想要问问凌霜那里有沒有什么适合他使用和修炼的法诀灵技,

不过想了想,觉得还是不问为好,

他很清楚的知道,只怕再待下去,凌霜就真的要发飙了,

……

“叶东來和丹老去了雪云边境……那只大妖和背后隐藏着的苍澜领城,只怕还要让许多宗门纠缠一番……”

沈言回到药园的石屋之中,缓缓的筹思起來,

“按照凌霜以及叶东來的实力作为基准的话,那么大长老至少要比他们强上,,十倍不止,”这一点他可以肯定,只有当实力强到了一定的地步,才能让人崇拜,甚至是信仰,

叶东來虽然随性,但越是这种性格的人,也就越偏执,沈言可以肯定,他那便宜师尊,绝对已经从灵魂深处折服了前者,

这种实力,也只能以四个字來形容,,

深不可测,

如同万丈深渊那样的深,如同天妒河水那样的不可测,至少沈言还不能从凌霜和叶东來的基准上,合理的估计出大长老的实力,

怎么猜,怎么算,似乎都离对方的实力差了不止一筹,

“不行不行……我身在万剑宗内,若是这场风波席卷过來,到时候师尊又沒有赶回來的话,只怕会危险之极,”

沈言忽然想到了这一点,不是杞人忧天,而是确有可能,苍澜领城既然想收势控权,那么这一场风波必定要将万剑宗席卷进去,

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躲避的,

“时间还有很多……乘着这段时间尽快步入塑体阶,到时候看看能否使出断天刀诀來,”只要步入了塑体阶,掌握一式断天刀诀,沈言便能拥有更大的信心,

夜色尚深,沈言咬了咬牙,旋即服下两枚固精丹而后再次入定,不是他对修炼情有独钟,而是这种情况下,必须要追着时间跑了,

只要能破入塑体阶,说不定便可以使用断天刀诀,虽然仍旧比不上锋芒九式的恐怖,但也足以在多数危险中保命了,

虽然八荒五行破天刀可以用,但那是从灵魂到生命,将一切完全燃烧才能换來的招数,如果用出最后一式,沈言自己也只能剩下一缕残魂,

运气不好,说不定连滞留于世都沒办法,直接就被规则引入轮回了,

沈言双目微闭,体内的真气再度运转了起來,他现在最主要的,便是依靠固精丹的药力,直接踏入强身阶的最巅峰,

而后仰仗强身破障丹,破除障碍踏入塑体阶,

不入塑体,终究还是在门槛处徘徊罢了,塑体阶,才能真正的初步掌控灵技战技和法诀的威力,否则便只能使用凡级的,

沈言的九转雷霆诀,他无法估计到底是和品级的功~法,但依照雷霆诀的对比來看,九转雷霆诀至少也是黄级,甚至玄级的功~法,

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九转雷霆诀沒有配套的战技和法术,否则沈言的战斗力绝对可以飙升,现在他能拿出手的攻击技,也只有前世的雷动九天拳法罢了,

这拳法虽然厉害,但却只有一式称得上威力绝伦,

雷爆,雷闪,雷鸣都不算是多么强力的战技,只有最后一式雷动九天,才能真正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巨大威力,

但沈言现在,还不能使出这一招,

还是那句话,境界和真气不足,根本无法引动这一招,雷动九天……那是雷动于九天之上的拳法,出自凡间,却比修真界某些法诀更加强大,

当然,也就仅仅只有这么一式罢了,

突破到了塑体阶,无论是否能掌握一两式断天刀诀,但至少雷动九天这一招,是百分百可以使用出來的,

而沈言真正的目的,也正是在于这一式威力极大的拳法之上,

……

“……师尊,那沈言如此蔑视于你,难道就任由他猖狂不成,”霜雪殿后侧的书房,沈宏图恭敬的站在凌霜面前,但面上却是一脸愤恨的道,

凌霜沉吟不语,旋即微微叹了口气,

“那沈言让我丢脸也罢……若是换做常人,我有无数种办法可以处置他,但搁在他的身上,却不得不谨慎而为……”

“大长老平生从未收徒,这样莫名其妙的收了一个徒弟,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闪失……我怕苍云郡,会血流成河,”

凌霜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光芒,

“那小子翻不起多大的浪來,刚刚依靠丹药突破进入强身九重,居然就再度找我讨要那些增强实力,破除屏障的丹药,”

“整整五枚强身破障丹啊,配合固本培元不伤精元的固精丹,不出半月,那小子绝对可以步入塑体阶,”

沈宏图咕咚的咽了一口唾沫,五枚强身破障丹,那是什么概念,就算是他们沈家一年利益的总和加起來能买一枚,但问題是沒有人会卖给他们,

丹药和法诀战技不同……前者用一枚少一枚,越是高级的越是如此,因为高阶炼丹师少,而且炼丹的成功几率非常的低,

大宗派或者世家炼制出來的大部分丹药,供应自己的势力都不够,哪里还有多余的丹药拿出來贩卖,

但武技和法诀却不同,是可以流传的……这种东西,虽然高级别的也很珍贵,但修者树木如此之巨,毕竟难以将其牢牢控制住,

所以高等级的法诀也会泄露出去,虽然这个数目看起來极少……但无数万年的积累下來,可就非常可观了,

传承和创造,生生不息,在众多修者之间的传播,更是让某些法诀席卷整个大陆……比如大众灵级武技,,火焰刀,潮汐掌等等,

这些东西,在整个大陆广为流传,虽然隶属灵级,也是最低等的一品,可也无法阻止这种灵级武技对某些散修的吸引力……

各大城池间的坊市、集市,都会出现这种大众灵级法诀,因为它大众,所以弱点很容易便被剖析了出來,自然不可能比得上正统灵级法诀了,

可丹药却不一样,就算一枚高级丹药流传出去……谁能复制出來,法诀还能摘抄誊录,但丹药却只能由一个人服用,

用了,自然也就沒了,

流传,就算是想流传也流传不出去,

尤其是破障类型的丹药,沒一个境界的破障丹,价值都会成几何倍数增长,强身破障丹是灵级五品,塑体破障丹则是灵级九品,锻骨破障丹则是黄级一品……

强身破障丹和塑体破障丹的价值差距,至少在十倍以上,

由此可见,沈宏图对沈言的嫉妒和憎恨,他相信,凌霜身为剑峰长老,身上的高级丹药不会少,但这种适合他们用的,就不会很多了,

强身阶可以使用的最高等级,最沒有危害的丹药,就是灵级五品的固精丹和强身破障丹了,其他丹药,要么药力太过凶猛,要么就是直接强行增加真气的东西,

固精丹虽然也等于变相的增加真气,但它是以补精固本为主,依靠体内的精气化为真气,这样子增加的真气,对根基的影响和危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服用固精丹突破了,只需要不在服用其他丹药,平稳的修炼一两个星期,完全可以将这最后的一丝影响消除掉……

不过沈言这次,却是整整带回去了二十枚固精丹,如果服用了之后再度使用强身破障丹突破到塑体阶,对基础和自身真气造成的危害,是会扩大无数的,

是以凌霜,才会在沈宏图面前将沈言贬的一文不值,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刚刚进行了大幅度突破的情况下,再度依靠丹药进行提升,

“师尊……”

沈宏图先前是不知道沈言拿走了那么多丹药,现在知道之后自然觉得心有不甘,于是有些急迫的上前一步,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凌霜却抬头制止了他,

“我知道你觉得不甘心……但这些丹药给他倒也无妨,灵级五品的丹药,我凌霜还送的起,但是你记住,他背后那个人……不能惹,”

“无论是你,甚至是我,包括万剑宗的所有人,都不会去触怒那个人的底线,虽然还不清楚沈言到底是不是他的底线之一,但凡事小心一二总是无错的,”

凌霜说到此处,却又露出了一丝笑容,

“既然收了你为弟子,那自然不能让你受委屈……大长老不在的情况下,我还不信那沈言能压过你,”

“从明日起,你便进入天霜试剑之境,修炼半个月,”

沈宏图周身一震,旋即看向了凌霜,后者面上浮现出一抹郑重,

“待得你出关之日,势必让那沈言成为皓月之旁的萤火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