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零请他过来

龙象金身 二九零 请他过来

“自在魔门那群狗东西……若是有机会。我非要和那杨血炼斗个死活出來不可。”

上云城城主府中。欧阳岚身穿一袭金线镶边的紫锦长袍。恨恨的将手中的茶杯嘭的一声搁在了茶桌之上。沉声怒道。

一旁的韩钧却是报之以苦笑。听闻欧阳岚的话。只能叹了口气。

“……很明显。自在魔门的那些家伙又不安生了。苍云西郡要变天。他们绝对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上云城沒有任何直接性的大损失。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城主府的牌匾被杨血炼踩了几脚的事情。城主你实在沒有必要放在心上。”

韩钧劝了欧阳岚几句。

“我不是不知道轻重……不过这杨血炼欺人太甚。非但在城中肆意破坏。居然连我城主府的牌匾都敢践踏。简直如同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样……”

言及此处。欧阳岚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了起來。

“话说回來。因为魔门扰乱上云城的缘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那小子倒是在万剑宗活的滋润。”

欧阳岚说到此处。忍不住阴沉的低声笑了笑。

“杨血炼猖狂是人家有猖狂的本事。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还敢从我城主府管家的手中夺去两瓶丹药。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其实一般來说。地位比较高的仆人。像是管家等等。自身的修为应当也是不低的。但城主府却是有些不同。那老管家跟了欧阳岚一辈子。反倒是沒有丝毫的修为。

正因为如此。所以沈言才能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夺走了那两瓶丹药。

虽然那两瓶丹药在欧阳岚看來也沒有多么珍贵。但他赐予沈言和被抢走。那可是两个概念。沈言的行为。已经彻底触怒了他。

不过上次因为上云城突兀遭袭。所以欧阳岚却是沒有机会直接跟随白廖他们前去万剑宗找沈言算账了。

现在上云城的乱子好不容易平定了下來。在此提到杨血炼。欧阳岚自然又再度想起了那个无比可恶的小子。

“若不是你随手所做的事情导致掩盖了杨血炼他们入城的气息波动。以至于我沒能尽快返回宗内。要不然哪里会多生出來这些事端。”

对于沈言。欧阳岚可谓是恨得牙痒痒。

“城主息怒。”韩钧长叹一声。也有些无可奈何。在和魔门那些人对峙的时候。他也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毫无疑问。这种事情要是落在他的身上。只怕他也会无比的愤怒。

闯入自己府内打伤自己的下人。抢夺丹药。而且还变相的帮助了自己的敌人……只要是一个稍微有几分火气的人。就不可能会无动于衷。

“我明白。不过此间事了。万剑宗还是要走上一遭的。雪云边境那边近期就会上演一场好戏的开幕式。偏偏我们这些人还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看戏……”

“万剑宗作为苍云西郡顶尖宗门之一。这件事沒理由不插手其中。那么想來。现在万剑宗主事的人应该就是凌霜了。”

念及此处。欧阳岚却是转过头去对着韩钧微微一笑。

“老韩。你要不要与我同去万剑宗。我倒要看看凌霜这一次该如何给我交代。”

韩钧神色一动。而后缓缓点了点头。不过赶忙又摇了摇头。

欧阳岚固然生气于沈言的不恭敬。但对他们这种地位和实力的人來说。一个小修者的性命。太过于廉价了。

这次到万剑宗去看看凌霜会怎样给他一个交代。只怕才是欧阳岚真正的目的。

“怎么了。老韩。魔门这些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已经被我们打了回去……这次去万剑宗我们倒是能好好的耍一耍威风。谁叫那沈言是万剑宗的弟子呢。”

欧阳岚见韩钧又是摇头。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万剑宗这些人在郡地里浪费的时间蛮多。但我们却沒必要担心这些。凌霜此次。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凌霜说出这番话來。并非沒有依仗。

凡事脱不了一个理字。现在的情况就是欧阳岚占着理。毕竟无论从哪方面來看。似乎都是沈言得罪了前者。

这种情况下。纵然凌霜有心想要保住沈言。也是不可能会这样去做的。如果不给欧阳岚一个交代。那么夺丹药。打伤城主府的下人这些事。就等于是万剑宗门替沈言背了。

凌霜不可能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此番去万剑宗。他们可以摆谱。凌霜却只能赔笑。谁叫沈言是万剑宗的弟子呢。谁叫欧阳岚是上云城城主呢。

找沈言算账。那是合乎情理。而能支持他们上万剑宗的。便是一个强悍的身份。和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否则就算是有理。在实力和对方相差太多的时候。这些都是无用的。

“城主。万剑宗去上一去倒是无妨……如果是凌霜在宗内主持大局的话。那就说明去雪云边境之人要么是丹老。要么就是还有其他强者。”

韩钧等欧阳岚话音告一段落。方才沉声分析道。

“太上长老出世的可能性不大……此番丹老不在宗倒罢了。如果在宗内。万剑宗的实力也许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强一些。”

欧阳岚双眸闪转了两下。旋即轻轻的点点头。不过转而却又发出了一声嗤笑。

“纵然再多出一两个周天小成甚至周天大成的强者來又如何。苍澜领城既然放妖生乱。自然有把握整合了所有宗门。”

“我所要做的。也只能是不偏帮不庇护了。而且我也沒有那个资格。苍澜领城对郡地下放自己的计划倒也罢了。但让我们这些次级的城池都知道。可见领城的那些大人们。根本就不在乎计划会否泄露。”

“……万剑宗再厉害又如何。他们那些老不死的太上长老无论怎样努力。还不是始终卡在那一道屏障之外。周天晶障。破障登天。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破开那道屏障。又怎会知道上境界的大修者是何等的恐怖。”

韩钧心头一颤。有些震惊的望向了欧阳岚。

“城主……话虽如此。但此番前去万剑宗。还是要计较一二。”

“哦。你且说來听听。”

欧阳岚皱了皱眉头。旋即道。

“不如城主你让一人前去。叫那万剑宗将沈言送來城主府请罪。即便万剑宗不來。也要那个小兔崽子自动上门來认错……”

“若是我们自己登门。却是落了下乘。”

韩钧露出了一丝胸有成竹的笑意。

“妙。”欧阳岚也是心思通透之辈。轻轻一点就知道这一招由不得万剑宗不接。不送來沈言。他也不是好惹的。

自始自终。他从來沒有想过沈言会拥有反抗的能力。

在他看來。那是不可能的……自然想都不用想。

“老韩你说说拍谁去‘请’那小子为好。”

“毕竟那少年的背后是万剑宗。所以城主也要给予一定程度上的重视……敞若派一个无名小卒或者普通仆人。却是有些轻视的意味在其中。”

“所以老朽认为。这个任务。不若挑一位世子來完成。”

欧阳岚思筹片刻。终觉韩钧的话极对。而且在城主府中。好似出了他自己的儿子以外。派谁去都不合适。

“既如此。便让立儿前去吧。老韩。你去把立儿给我找來……”

韩钧点头应是。而后缓缓走了出去。

……

“风起云涌。雷动于九天……”

拳出雷鸣电掣。轰鸣阵阵。沈言身形在白云无定步法全力施展之下。恍惚间竟化成了一片残影。将周围大片的树叶和绿草卷上了半空。

这是一处灵气并不如何充裕的地方。毕竟沒有设立五行聚灵阵法的山峰。远远沒有那些设立了阵法的地方修炼效果好。

沈言又往里边跑了很远。连莲花峰都抛却到了后方。所以在此地习练拳法。也是他数日前突破之后。一直在做的事情。

一枚强身破障丹。加上固精丹全部服用完毕。沈言的修为便踏入了塑体阶一重天。其实固精丹给常人服用。远远要不了那么多……

但沈言的真气太过于雄浑。加之肉~体习练了龙象金身蕴藏着无比巨大的力量。所以修炼突破之时。极其消耗精元。

平时用时间來积累也罢了。但想要一举突破。唯有大量可以补充精元的丹药才可。所以二十枚固精丹。才会被他消耗一光。

轰。。

一声被沈言竭力压抑之后。显得有些沉闷的巨响爆发出來。沈言面前的一切全部化为了灰烬。地面上的落叶和杂草。仿佛都被烧焦了一般。

身形站定。沈言气沉于丹田。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周围的地面。好似整齐划一的出现了一个圆圈似的。沈言在正中站着。在这圆圈以外。才算是正常的地面。

圆圈之内的土地。隐隐形成了一种焦黑的颜色。

雷动九天拳法。修习数日。终于跨入了大成境界。这是因为沈言前世也并沒有习练过这一式拳法的缘故。所以对其的掌握并不精深。

但依靠前面拳法的推演。掌握起來还是无比之快的。换做他人。数日的时间能将一项最简单的法诀武技堪堪入门已算是不错了。

“果然沒错呢……断天刀法还是欠缺了那么一丝。明明能感觉到断天刀魂很努力的想要将一式刀法印入我的识海之中。但好像修为还是不够。”

沈言凝视前方的山峰。喃喃自语道。

“不过这次的收获也不算小。雷动九天这一招对实力的增幅果然强大。更主要的是。龙象金身在修为突破到塑体阶的时候。居然出现了一次大幅度的跨越。”

“五虎之力。”

沈言话音落罢。周身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汹涌而出。若是有寻常野兽受到这种威压。只怕早已蜷缩在地。瑟瑟发抖了。

本來他的龙象金身刚刚步入二虎之力。这一次突破就算有些跨越。但在他沒有主动去修炼的情况下。顶多能增长一虎之力也便顶天了。

谁知现在整整达到了五虎之力。三万斤的肉~体力量。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则是在突破之时。沈言不小心打破了蛮牛窍穴。这个窍穴很低级。所能带來的。也仅仅是肉~体上万斤力量的增幅罢了。

但两者合一。却是直接让沈言的龙象金身步入了五虎之力的境界。

“……修炼了这些时日。那药园也从來沒看过。不过估计应当沒事。最主要的还是去看看叶东來的那株凡梨树如何了……”

沈言筹思了片刻。身形一动便准备离开此处。但下一秒他却猛然顿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