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一针锋相对

章 节二九一 针锋相对

“沈言?你在何处?速速赶往天霜剑峰……”

赫然是凌霜的声音,传入了沈言的耳中。

“凌霜?他找我干什么?”沈言有些疑惑,凌霜可以将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他并不奇怪。毕竟达到了后者这种修为,灵识一探之下,整个万剑宗分毫毕现。

除非修为高过了对方,或者有其他手段,否则是不可能逃过对方探察的。

不过凌霜同样不知道沈言的具体位置,他只能大概知晓一个范围……而后将灵识凑过去,传递出自己的信息罢了。

只要能感应到气息,那么凌霜可以在任何地方,让沈言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就是高阶修者的手段。

虽然略有些疑问,不过沈言却也听出了凌霜言语之间的郑重。所以他并沒有想太久,只是稍微愣了愣,便往天霜剑峰而去。

……

时间回溯片刻。

霜雪殿正厅,凌霜正听着诸多内长老汇报着什么。突然间,他的神色猛然一凝……旋即舒展开來。

“欧阳家的老七?他來这干什么?”

凌霜并不知道沈言招惹了欧阳岚,而且还是那种暗里地打脸的事端,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知道了便会将欧阳立阻挡在外。

刚刚想到此处,外边的声音便透过惊天剑阵传了进來。

凌霜现在是负责着万剑宗的大小事宜,惊天剑阵的控制枢纽自然在他手中。所以外间有人触阵,他这边便会有反应。

加上阵中之阵,便可以知晓外界的情况到底是怎样。

如果无法在宗内便知道外界的情况,等到反应过來,说不定就迟了。所以凌霜在欧阳立來到宗门的时候,便已然尽数知晓了。

“凌世伯可否在宗内?上云城城主欧阳岚家七子欧阳立求见……”

欧阳立身后还站着一人,是欧阳岚手下的一位统领。两人站在漫天的风雪之中,却是如同标枪一般笔直而立。

他身后那统领面色黑红,如同冶炼中的钢铁般坚毅。整个人站在那里,逸散着一种让人凌厉的气势。

这是一个上过战场的人。

真正经历过铁与血的洗练。

凌霜在殿内听到欧阳立的声音,顿然神色一紧。虽然來人是欧阳立,但他话中的意思,却是代表着上云城城主欧阳岚。

叩山门可由不得半点马虎,欧阳立如果是自己來求见,那便不敢带有任何前缀。是谁求见便是谁求见,现在带上了欧阳岚七子的名头,那便自然是他父亲的意思。

凌霜现在,却是摸不清欧阳岚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欧阳岚來万剑宗有什么事情?……这段时间我们和他应当是沒有交集的!且先让那小子进來,看看他如何说法!”

喃喃自语片刻,凌霜伸手拿出一枚令牌

惊天传音令。

这是控制整个惊天剑阵传音阵法的令牌,只要这个东西在手中。只要他不离开令牌可以覆盖的最大范围,就能让其内的人听见他的声音。

“原來是贤侄啊……远道而來,世伯有失远迎了!无论何事,且先入天霜剑峰一叙!”凌霜直接打开了惊天剑阵的屏障。

欧阳立深深吸了口气,他在欧阳家的地位显而易见并不高。可这件事欧阳岚却觉得他是最好的人选,还是因为地位的原因。

派去的人分量太重,难免让凌霜心中有所计较。分量太轻也不行,只有如同欧阳立这种,只有名头,但是个人都知晓他真是地位的人前去,才最为适合。

不过欧阳立却不敢大意,这次的事情若是办砸了,欧阳岚恐怕会将他骂个狗血淋头。

待得凌霜话音落罢,面前的剑阵打开了一个缺口,欧阳立和身后铁塔般的汉子一同步入了其中,朝天霜剑峰行去。

……

沈言顺着台阶往上,此时是白天,自然有着诸多弟子守卫各处。不管有无人敢乱闯,这都是一种震慑。

但是他一路却沒有遭遇到任何阻拦,想必是凌霜已经吩咐了下去。

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一个月前他和叶东來在夜晚并肩而行的时候,这些弟子已经记住了他。

更何况最后因为问凌霜讨要丹药的事情,他还在偏厅里多留了许久。所以虽然现在他只是一个人,却也沒有人去拦他。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沈言是无事跑來胡闹,那么自然少不了对他的惩罚。

……

霜雪殿在半山,但并非是在山洞之内。

实际上所有有弟子在的山峰,都在建宗初期被大能用莫大~法力整合过。

无论是弟子的居所,亦或者是议事的大殿,都是如此。霜雪殿,其实是在台阶的一侧,那里开辟出了一大片悬浮于半山腰的石台。

如同叶东來栽种着凡梨树的那个石台一般。

在半山腰上开辟出一大片足以修筑宫殿的土地,而后让其悬在空中,也只有修为极高之人,才能做到这般景况。

霜雪殿正厅之门大开,沈言顿足在不远处,而后直接朝着其内走去。

……

凌霜坐在正对着霜雪殿大门的地方,穿着一袭天蓝色长衫,其上修者一柄冰雪般的长剑。这是天霜剑峰长老的标志,毕竟欧阳立是代他父亲而來,礼不可废。

沈言目光扫过四周,霜雪殿内包括凌霜,也只有三人罢了。

那个面色黑红的汉子沒有见过,另外一人居然是沈言在城主府不小心毁了对方花卉,而后撒了个谎言离开的家伙。

沒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见。

不过转瞬间,沈言神色便是一滞。城主府的人來此,凌霜又把他叫來,如果还不明白是什么事,那就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

(两个多月过去,原來欧阳岚这厮还死死的记着这件事……该怎么办?好在今日他并沒有亲自前來,且听听这小子有何见教!)

沈言眸子闪烁了一下,心底的情绪被他掩藏了起來。

“弟子沈言见过凌师叔……”沈言此刻可不笨,无人在和凌霜针锋相对倒也罢了。现在明摆着其中一方是找他麻烦的,再因为言语之争而得罪凌霜,他又不是脑抽了。

“不必!”凌霜却丝毫不给面子,其实他也正在头疼。沈言简直是个惹祸精,刚才欧阳立大概和他交代了一下。

打死凌霜他也沒有想到,沈言居然打伤城主府的管家,还直接夺走几瓶丹药……这小子想吃药想疯了吧。

太不正常了,太不知死活了。这是凌霜唯一的想法,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所以他决定静观其变。

“不知师叔找我前來……所为何事?”沈言明知故问,他现在只能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说不定,人家欧阳立并非來找他麻烦的呢?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沈言可不会傻乎乎一开口就直接去问欧阳立

嘿,你老子叫你來找我干嘛?那些丹药我吃了,他要是让你來要回去,那我可沒有多余的。这么问的话,不是死也是死了。

“此番叫你前來,无有和本长老相关之事……全是欧阳贤侄寻你有事!”

凌霜拂袖,一脸道骨仙风的模样,不过一句话就将自己完全撇开在外。管你们什么屁事儿,反正跟老子沒关系……

沈言无奈的点了点头,旋即笑着望向了欧阳立。

不过他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有些僵。

(这小子无论怎么说,始终是大长老的弟子……不过他这回做的事情实在有够大胆的,不但抢丹药,而且还打伤城主府的管家,更重要的还是变相帮助魔门那些人进入了上云城内!欧阳岚……显然是不会轻易饶过他了……)

凌霜有些纠结。

(……算了,还是先看事态如何发展吧!现在毕竟是在万剑宗内,且看看双方之间是否有和解的机会!)

他现在也只有作壁上观了,如果他现在冲出去庇护沈言,就算有和解的机会,也会因为他的举动变得再沒有任何方法挽回双方关系的可能性。

“贼子好大的胆!”

欧阳立看见沈言的笑容,猛的从椅子上起身,而后怒喝道。

若非他当日轻信沈言的话,在后者弄坏了他的花之后便放走了对方,否则的话也不会挨他父亲的一个耳光了。

而且在最后走的时候,还忍不住踹了他一脚,可见当时欧阳岚有多么生气。

欧阳立倒不敢怪欧阳岚什么,只是他觉得沈言的胆子未免太大了……在城主府中打伤了人,抢了丹药,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跟他撒谎。

这种心态倒也是个人物,也不怪乎他放过了沈言。

只能说后者,太镇定了。加之欧阳立相信城主府中,绝不敢有人乱用欧阳岚和管家的名头,否则当日也不会让沈言逃脱了。

“此话怎讲?”

沈言眉头微微皱了皱,这家伙是白痴么?欧阳岚居然会让这家伙來找自己的麻烦?不对!念及此处,他反而觉得现在无比安全。

欧阳岚让他儿子來,说不定还另有打算。

所以他虽然略有些无奈,也只能接着欧阳立的话说下去。总要知道欧阳岚到底是什么打算,才能决定应该如何去应对。

“……贼子!到了城主府,我看你还敢如何猖狂……闲话少说,上云城城主欧阳岚,让我将你带去城主府!”

欧阳立见沈言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更是怒上心头。

他旁边的汉子也有些无奈……说到底还是在外面见过的市面太小,纵然是沈言有错在先,但当着凌霜的面,说这些话未免太过不合适了。

“如果……我不去呢?你算是什么东西?想要找我麻烦,让欧阳岚亲自滚过來!”沈言冷笑一声,对方能将此仇记上数月,那就代表着不可能轻易作罢,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他也不是逆來顺受之人。

“放肆!”欧阳立还沒说话,他身后的汉子一声大喝出口,身形也是猛然上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