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二一战

二九二 一战

这些统领护卫,大多数都欠欧阳岚一条命。战场上风起云涌,只有欧阳岚这种勉强可以称得上大修士的人能有绝大的机会存活下來。

至于其他人,稍不注意便必死无疑。

而欧阳岚在战场上,将已经步入虎口的士兵救下來许多。不过绝大多数,还是他自己手底下的兵。

毕竟欧阳岚又不是个大善人,但甭管他出自于保存己方实力的心思亦或者另有打算,这些人的性命,总归还是他救下的。

其中一部分,偏偏又是死忠分子。

比如沈言面前这铁塔般的汉子,就是其中之一,当初在战场上他只是强身阶的小兵,但是近十年过去,在欧阳岚的有意培养下,也已经达到了塑体阶七层的地步。

这种死忠分子并不多,有些人甚至天赋也并不好。但欧阳岚却无比用心的培养他们,毕竟忠心的属下远远比天赋高更让人安心。

让这个汉子跟着欧阳立來之前,欧阳岚便嘱咐过他许多。

其中有一点,便是如果沈言毫无顾忌的在这种局面下还猖狂无比,那么便要狠狠的将其教训一番。

有凌霜等人在场的话,让其损些颜面便罢。如若只是孤身一人,那便彻底将对方打成重伤,必要时可以废了修为。

欧阳岚面对潜在威胁,处理态度很坚决。

纵然沈言得罪他之事尚有转圜的余地,但那是基于两者之间一方肯主动退步的情况下。欧阳岚甚至可以想象,沈言绝不可能乖乖的跟自己的儿子走。

既然不吃敬酒,那就只有让他尝尝罚酒了。

“放肆?”沈言戏谑的看着面前的壮汉,心头也暗暗咂舌对方的外表的健壮,不过面上却是一脸讥讽的表情。

欧阳岚打的算盘是什么,他猜到几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沈言只知道,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沒有丝毫商榷的余地了。

要么他负荆请罪去城主府让欧阳岚狠狠的打脸出气,要么后者直接取了他性命。

其实沈言打伤城主府管家这件事本身并沒有这么严重,问題是诸多的巧合触碰在一起,加上他的性子,方才造就了现在无法挽回的局面。

不要以为欧阳岚这等强者和身居高位多年的人会放过沈言,纵然后者修为再低,只要活着总有希望。

流传在王朝民间的传说杂记,某些人惹上了巨大的势力,而后在困境中有了奇遇,最终一步步将敌对的势力覆灭的故事,可以说极其之多。

留着沈言干嘛?等到他躲藏在暗处修炼,在几年后,十几年后自己松懈的时候,让其跳出來给自己來一下狠的么?欧阳岚又不是白痴。

这种将仇恨藏在心底,不敢有一日或忘的人,也并不少。

似乎从一开始局面就注定了,沈言不会轻易束手就擒,然后被欧阳立身边的侍卫抓回去,简简单单的來个当众处决,城主府的威严自然可以让那些讥笑的人闭嘴。

想法很好,也沒有丝毫不合理的地方。

但欧阳岚绝不可能想到,一个两月之前还是强身阶的人,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了塑体阶。

不过就算知道,怕也不会在意许多。毕竟欧阳立身边的侍卫,是塑体阶七重天的修者,面对六层以下的塑体阶修者,可谓碾压的存在。

“何以为放肆?欧阳岚么?”沈言冷笑一声。

塑体阶七层,纵然打不过也不至于当下便落败,他还不放在眼里。

“安敢狡辩,我再问一句,你知不知罪?”那汉子周身褐色光芒闪动,其间还夹杂着点点的金芒。

说明他修炼的是土系功~法和金系功~法,沈言估计对方的道骨根基是土系和金系为重,其余几项,只怕也是一般水准。

某一项属性的道骨根基达到五成,那便是绝世天才。但显然,沈言所见过的许多人,都沒有达到这个可以引起质变的准线。

天才有,绝世天才便不是那么容易遇见了。

更何况,道骨根基在五成以上,灵根几乎最少都是两属性五行灵根,所以沈言沒见过,倒也是极其正常的。

“知罪?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问我知不知罪?”

沈言见其一言不合便准备动手,心中即知今日之事绝无善了的可能性。欧阳岚不在以及自己的修为,是最大的变数。

只有先将欧阳立俩个人逼走,才能决定接下來该如何应对。

如果被抓,修为被废是必然的……至于凌霜,沈言倒是不敢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家伙身上。毫无疑问,变数太大了。

无论凌霜是否想要救他,中间始终都隔着万剑宗和城主府之间的恩怨。

前者说起來是苍云郡的顶尖宗门之一,但真的要和后者所代表的王朝体系碰撞在一起,那必然沒有丝毫的胜算。

“我说过了,想要找我的麻烦,让欧阳岚那……狗、东、西……亲自滚过來!!!”

沈言一声冷喝。

“白云无定!龙象金身五虎之力,雷闪雷爆!”

欧阳立身旁的汉子还沒有反应过來,沈言手上雷鸣电掣般的光芒,让他不得不压下了将欲出口的话。

凌霜看着沈言右拳之上的无尽电光,神色之间泛过一抹惊诧之色。

(这家伙,到底是如何修炼的?塑体阶一层……而且修为和真气居然如此稳固凝实,不服用丹药绝不可能!)

(接连服用如此多的丹药居然面不改色,还能将修为控制的如此稳固……他的境界到底有多高?)

境界和修为不同,前者是桶,后者是水。

桶不够大,水装的太慢难免会溢出來,会洒在地上。凌霜这种级别的修者,一眼就能看出來沈言的境界,比自身的修为高出了许多。

否则绝不可能掌控住自己暴增如此之多的修为。

(他脚下的步法太玄奥了……我穷极目力,也只能勉强看出十分之一的轨迹罢了!而且他使用的拳法,威力如此恐怖,却不知道是灵级还是黄级了……)

如果凌霜知道沈言的白云无定天步法以他现在的修为只是初步掌握,而雷动九天拳法只是前世他作为武者时修炼的武技的话,不知道又会如何惊讶了。

不过这倒也正常,毕竟沈言雷动九天拳法境界达到了圆满。这个境界太高,每一拳都可以完全的保证不浪费丝毫的力量,所以凌霜看错倒实属正常。

凌霜不敢往他处想,他只以为这些功法和步法尽皆是大长老传给沈言的。否则任何一种情况,都沒有丝毫的说服力。

……

砰砰砰——

巨大的力量撞击之下,那汉子的身形不摇不晃。不过从微微颤动了数十次的皮肤去猜测,这汉子承受这股巨力也并不轻松。

踩着白云无定天步法,又是下定决心全力出手的沈言,哪里还顾忌其他,右拳攻势丝毫不减,几乎已经连成一片拳影。

“來啊!瘦弱的猴子……”

那汉子在战场之上经历无数次生与死,在沈言一拳又一拳的击打下,爆发出心底潜藏着的杀戮和戾气。

“崩音,雷鸣九重唱!”

沈言九拳轰出,那汉子右脚猛然点地,而后身形倏然飞越至身前。面对着面色渗红无比,一脸杀意和戾气的侍卫统领,沈言并沒有丝毫的慌乱。

“给我滚回去!!!”

凌霜几乎是在那侍卫统领被引出心底杀意的时候,就已经暗自在指尖凝聚了一道真气。毕竟这是在霜雪殿大厅,若是沈言被杀或者被打成残废,未免显得万剑宗太过不堪了。

更何况他可不敢让沈言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杀。

如果今日不在倒也好说,装作不知道便是……但亲眼看见和不知道,那就是两回事了。大长老的手段他自然比谁都清楚……

一句话之下,便可知真假。

凌霜不得不救,无论是为了万剑宗的颜面,还是为了不承受大长老那可能会爆发的怒火。虽然……他从未见过愤怒的大长老是何种模样。

三十二年前,击杀无数魔门和妖族强者时候,那个白衣男子的目光,依旧一如既往的澄然和清澈,仿佛世间所有的事,都不足以令他动容似的。

嗡——

一股巨大的音波荡漾开來,雷鸣崩音,九重雷霆互碰之下,发出的巨大声音,几乎可以彻底的将常人震死。

凌霜和沈言以及那汉子自然不受影响,不过他们都暂且忘记了厅中还站着欧阳立。

欧阳岚的这个七子可沒有什么塑体阶的修为,不过是在强身阶五层徘徊罢了。面对这样雷鸣崩音,虽然不如普通人般不堪,但也根本难以抵御。

那汉子本身是可以护住他的,但现在被沈言激出了戾气,自然不晓得要保护自己身后的七世子了。

至于凌霜,被沈言的特意手段和脚下那滴水不漏的步法吸引的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所以欧阳立直接被雷鸣崩音震出数丈,轰然跌落在地面之上。

他的身体不断抽搐着,显然沒有死亡。

但是眼睛和口鼻之中,却是不断的往外溢着鲜血。

欧阳立此时,只感觉自己的耳朵失去了其他任何听觉……脑海之中,只有那连成一串的巨大嗡鸣声,仿佛沒有一刻止歇般。

连带着全身的苦痛都消失不见,他的身体知觉,似乎都随着这一直回荡的嗡鸣声,短暂的遗失了。

“瘦弱的猴子……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來吧!严傲今日,必将汝等猖獗狂妄之辈斩于马下……”严傲,似乎陷入了战场一般,双目血红的大吼道。

虽然神智有些混乱,但毕竟眼力劲还在那,抓住沈言换招之后的空挡,一拳砸了出去,沈言身形剧烈的晃动了起來……

他的身体虽有三万余斤巨力,但毕竟肉~体孱弱,未入锻骨。只这一拳,便让他的身体仿佛散架了一般。

沈言顾不得身体之中爆发出的巨大疼痛,白云无定步法运转直下,直接倒退了数步,才慌忙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

“该死的癞皮猴子,杀我兄弟的时候,不是很狂傲么?怎么逃了?你也感觉到害怕么?但我严傲,不可能饶恕你的!!!”

严傲身上金褐色光芒愈甚,仿佛真的成了一座铁塔般。

沈言神色之间流露出一抹冷意……雷鸣崩音之下,他可不相信这个家伙一点事儿都沒有。更何况,他也被这狂妄之人吼出了真火。

“你~他~妈才是猴子!”

沈言一声大喝,周身雷霆真气汹涌而出,整个人仿佛化身人形雷电一般,成了一团耀眼的蓝白色光团。

“雷动于九天之上……雷动九天!!!”

沈言身上的光芒瞬间集中在右拳之上,拳上的雷霆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雷霆巨龙,朝着严傲而去。

云从龙,风从虎。

云在于天,便如龙随虎,雷动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