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三严傲退走

二九三 严傲退走

严傲即使神智在戾气的影响下都有些混乱,但目光触及沈言右拳之上汹涌的龙形雷霆之时,心中也知晓对付这一招绝不能大意。

两人身形纵跃之间,皆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量。只因为那严傲功~法低于沈言的九转雷霆诀,加之对攻击武技的掌握程度,比不上沈言对雷动九天拳法的圆满掌握。

以及一开始的轻视和神智被戾气影响,多方面的情况巧合的碰到一起,也就造成了外人眼中,塑体一层和塑体七层不可思议的碰撞。

那是以硬碰硬,以实打实。

莫说是严傲,便是凌霜,也是被这一招惊得心头一跳。这一招起码直接让沈言的攻击能力跨越了数个阶层,至少达到了塑体阶六重天。

否则,绝不可能威胁到严傲丝毫。

(这小子……好恐怖的武技掌控能力,不是圆满,至少也是大成!)

凌霜都隐隐有些妒忌,他手中掌握着的剑法和法术并不少,但并沒有一样步入了大成境界,多在小成与精通之间徘徊。

大成甚至圆满掌控的武技,足以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威力。

……

(居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霜雪殿既然是正厅,那自然有相对应的偏房。在凌霜身后右侧不远处的屏风之后,正是站着一脸阴厉和不可置信的沈宏图。

他的修为,甚至比沈言的跨越还要大,已经隐隐有了从塑体三重天破入塑体中段,也就是四重天的意思。

可想而知,凌霜在他身上到底下了多大的功夫。

(不要以为这样便可以超越我,不消多久,我便可以步入锻骨境,精炼骨骼……我倒想要看看你,凭什么跟我争……)

(沈家的族长是我的,沈如烟……也是我的!)

沈宏图眼中泛过一抹精芒,冷冷的笑了笑。他对沈如烟更多的是占有之欲以及对沈言的报复心理,他知道后者对沈如烟的看重。

只有从根本上打垮沈言,才能让沈宏图放下心头的纠葛。

……

沈言双目如电,拳势如龙。

严傲稳扎稳打,不动如山。

两人眼中都蕴着一抹一往无前的决然,严傲是战场上杀出來的一往无前,沈言是从底层踏上巅峰的一往无前。

前者为生而战,后者为己而战。

霜雪殿中形成了无数小型的旋风,在地面之上盘旋着。幸亏这种地方,都加持了阵法,否则只怕两人拼斗之间,已经将此处毁掉了。

毫厘之间,便要见分晓。

沈言神色一凛,倾尽全力之下,不是他伤,便是严傲伤。若是此次被抓回去,那么绝不可能再有丝毫翻身的机会。

这一点,沈言很肯定。

无论是认错还是修为被废,都一样的让人难以接受。如果主动承认这件事端并非从自己身上而起的事情,那么道心必定蒙尘。

这是沈言,最最最不敢面对的情况。

道心蒙尘,前路一片朦胧,修行道路可能就此便会终结。

此事起因终究在于欧阳岚不分是非,以势压人,将沈言抓入城主府意图威逼出有用的信息……无论如何,沈言绝不可能道歉。

念及此处,沈言体内刚刚凝聚出來的真气再度涌上了右拳。龙形雷霆电光让人心神震撼,不能自已。

“罢手!”

一声凛然大喝,凌霜出现在两人之间。

龙形雷霆,被他一掌拍成了灰烬,站在原地犹如一座山岳似的严傲,亦被他一指点在胸口,蹬蹬退后数步。

沈言目瞪口呆。

凌霜面对两者如此恐怖的攻势,居然连身上的衣襟都未有丝毫凌乱,整个人负手而立在场内,目露威严。

“尔等好大的胆!在霜雪殿动武,可知此乃重罪?”

杀伐剑意蕴藏在这一声大喝之中,严傲身体一个激灵,心头的戾气猛然疏散开來。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躺在地上抽搐的欧阳立,心中大急。

不过好歹他并沒有本末倒置,现在被凌霜质问,有沒有事是一说,但他如果直接不理对方而去照顾欧阳立,那显然沒事也变成有事了。

“弟子知罪!”

沈言心中筹思片刻,即知凌霜虽然举动看似公正,但多半还是偏向于他。前面不阻止,却因为自己出言不逊动手在先。

想明白这些,他立刻将自身那剩下的一缕真气收回体内,正色道。

严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凌霜身上还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威压,他倒也不敢造次,只得恭敬的行了一礼。

“上云城城卫统领严傲,知罪!望凌长老体谅严傲心系七世子安危,先让严傲将其带回城主府内,來日严傲必定登门谢罪!”

客套话这么一说罢了,怎么可能真的登门谢罪。不过他是城主府的人,沈言是万剑宗的弟子,对方可以轻飘飘的说一句弟子知罪,他却不行。

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家伙居然连弟子礼都未持,只是拱了拱手。但并不代表他也可以这样,该少的礼数,一样不能少。

对方给你面子是一说,自己不给自己面子,那就是白痴所为了。

“嗯。”

凌霜点了点头,旋即扫了沈言一眼,后者翻了个白眼。他不由苦恼的晃了晃脑袋,偏偏沈言的事儿他还必须帮衬一二。

不说大长老那边要有个交代,但是外人到万剑宗來找人问罪,不动手便罢,动了手他自然要偏袒己方的弟子。

这与私人恩怨无关,宗门的声誉和向心力,凌霜还是挺关心的。

“今日一战沈言略逊一筹,不过七世子同样受了伤……本长老便不阻拦你,速速带七世子回城主府内疗伤!”

凌霜顿了顿,见严傲似乎有话要说。

“至于沈言和城主府的恩怨,循后再说!”

话音落罢,凌霜也不理会严傲的目光,静静的站在原地,神色平淡依然。

沈言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神色,对凌霜抱了抱拳。

“多谢长老秉公处理,他日沈言必定亲自去城主府谢罪!”原封不动的客套话还了回去,沈言心中还在暗自腹谤。

除非他脑子有病,否则绝不可能跑到城主府这个鸟不拉屎还一大堆事的地方去。

和解沒可能了,欧阳立那伤势沈言看了看,若是先前刚刚受伤便有强者救治倒也无事。可偏偏除了他,谁都沒有注意到。

凌霜绝对沒有注意到,这一点沈言可以肯定,否则对方绝不可能让万剑宗和城主府的关系因为他而激化出什么矛盾來。

刚刚沒有及时救治,现在已经迟了。

七窍流血,好的话性命能保下來,但却终生无法修炼了。运气不好,只怕这辈子都要瘫在**,让人伺候了。

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就算不瘫也是个废人。这一点沈言沒有丝毫自责的地方,这事情本來双方都有不对,好好协商他为城主府打伤管家和抢药一事道个歉也未尝不可。

但欧阳立两人上來就咄咄逼人,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被雷鸣崩音给震得七窍流血,那也是咎由自取。

何况严傲自己都不管,关他沈言什么事。

沈言可以肯定,现在是绝对不能落在欧阳岚手上了,否则绝对有他好受的。

“这……”

严傲沉吟片刻,终究忍不住的在地上跺了跺脚,而后直接走上前去,抱起地上死去活來的欧阳立。

走到沈言身边的时候,他还冷冷的哼了一声。

“贼厮,好言相邀你不去……待得城主亲來,旧恨新仇一并算!”

沈言撇了撇嘴。

“你说欧阳岚那厮?……救他?你回去跟他说,我沈言在万剑宗等他!有种他就别來,沒种他就冲进万剑宗來欺负我!”

凌霜忍不住的微合双目,他真的很想抽沈言一下。

严傲一句话被堵了回去,一口气憋着差点上不來。

“牙尖嘴利……不与你争辩,等到城主废了你的修为,断了你四肢,灭了你九族!让你父亲兄弟为奴,母亲姊妹为妓,到时候看你还如何猖狂!”

沈言目光猛然一闭,而后睁开,直视严傲。

前世杀伐万千,连天道都敢直面碰撞的杀气,那冻结灵魂的死寂之气,从沈言的灵魂深处,微微的被触动了一下。

大海何等深邃而不可测,纵然只是微微翻腾,也是怒浪排空,阴风怒号。

只一眼,严傲那在战场上经历无数血与火的战斗意志以及心神,轰然崩塌。他忍不住的退后数步,居然已是满头大汗。

“我……等着他來寻我问罪!但敞若欧阳岚敢祸及家人,沈言发誓,万界诸天千世轮回,不灭尽上云城内所有生灵神魂,便永堕九幽,受无穷无尽无量之苦……”

沈言的声音极为平淡,平淡到让凌霜都忍不住渗然和心惊肉跳的地步。

这不是在立誓,这是再述说一个事实……凌霜和严傲同时察觉到这一点,这个疯子说的是真的,他宁愿轮回千世,也要同上云城不死不休。

那是何等量的生灵?那是以百万,千万,乃至以亿计的神魂,灭尽……灭尽!!!简直是异想天开。

但沒由來的,凌霜居然感觉到了朦胧中那一丝意念的认可。

那是……天道么?开什么玩笑?他~妈~的!这个世界疯了么?天道居然认可沈言有诛灭上云城亿万众生神魂的力量?

凌霜只是周天大成境界,触摸到上境界的屏障还要太久太久……这一丝意念他感受的不真切,甚至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毫无疑问,他同样和严傲一样被吓到了。

严傲震惊的看着沈言,后者冷漠森然,仿佛再看一个死人的回望了过去。严傲咽了口唾沫,终究沒有敢再说出任何一个威胁的字眼來。

他……真的沒那个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