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四妖现大劫

章 节二九四 妖现,大劫

“多谢你了……”见严傲的身形消失在视线之中,沈言转过头去,对身旁一脸菜色的凌霜道,刚才对方的举动虽然与公与私都是本分,但毕竟他说一句谢谢也不为过,

凌霜冷哼一声,旋即转过身去,便是往偏房内走去,不过走了几步他又顿住了,沉吟了片刻,方才摇了摇头,

“在这种局面下,得罪欧阳岚实在不是个明智的举动,那欧阳立不过纨绔耳,但终归是欧阳家的老七,你的做法,实在欠妥……”

沈言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你我都不怕,我还怕一个区区欧阳岚,更何况……有的选么,”沈言的话让凌霜忍不住吹胡子瞪眼了起來,

这话的意思的确是认为他比欧阳岚强,不过怎么听怎么不是个味道,

“万剑宗内,那欧阳岚毕竟不敢乱來,若是他來寻你,必不可如今天这般强硬,适当的服软道歉,未尝不可,”

凌霜话音落罢,便走进了偏房之内,

沈言在原地思筹了片刻,只要他服软认罪,那么欧阳岚也不会落下面子再针对于他,毕竟此事,双方都有错,如果对方态度尚可,道歉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一两日之内,欧阳岚那厮是不可能找我麻烦了,不过此事还得计较一番……若是师尊在此就好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了,”

沈言晃了晃脑袋,暂且不去想这个问題,

……

冷风萧瑟,残阳似血,

苍云郡地大物博,广阔垠,当初沈言从骆驼山上翻越而下,这只是往万剑宗的其中一条路,自然不是必须经过此地,

万剑宗偏向西南方数千里,便是寒风平原和雪云边境的交界线,清雪河自骆驼山峰而起,顺着雪海丛林山脉以及寒风平原流淌,终年不息,

清雪河在今日雪云边境之时,便会往横贯东西两方,直接隔断雪云边境和雪云沼泽,想要从寒风平原步入上云城,还需要跨越清雪河才能做到,

此时的寒风平原,一名身穿黑色长衫的男子孑然而立,在他的脚下,倒下了数名修者,

若是沈言在此,一眼便能认出这男子便是当日在针齿草平原和他共同对抗那只僵尸的希麟,死亡剑道的威力,恍若尚在眼前,

“沒想到此次雪云边境大妖出世,居然有如此之多的修者想要浑水摸鱼……”希麟的面色有些耗费大量真气之后显现的苍白,

“幸亏此次沒有深入,得到那黄级二品的借云求雨神通,倒也不虚此行,”

借云求雨,听起來像是民间那歇坛做法求雨的道士一般,两者之间有一定联系,但却完全是本质上的不同,

法诀大体來说,分为三类,

一者是修炼法诀,它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要基于本身所习练的功法之上,譬如沈言,功法便是九转雷霆诀,这是他修炼雷霆真气的基础,

其外则是攻击防御,统称战斗类法诀,沈言的雷动九天拳法,白云定步法,都可以算作战斗类法诀,

最后就是神通了,神通的修行异常不容易,因为最低级的神通,都要至少达到黄级一品的地步才可以,

哪怕是灵级九品,再怎么玄妙,如果不能归于修炼法诀,也不能归于战斗类法诀的话,就只能算作辅助类法诀,不能称之为神通,

天地玄黄,这是天元大陆公认的神通分类方法,至于超越天级的玄奥神通,便被称之为为玄术,不过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

黄级,在神通中被称为假神通,纵然是这样,也比灵级九品的辅助类法诀要高妙的多,黄级,这是沾染了天地气息的一个品级,

借云求雨,其实就是祈雨神通,不过和那胁间道士开坛做法不一样,那些人多数是沒有多么深厚修为的,仅仅只能奢望上天怜悯而后降雨罢了,

但有了这个神通,便可以直接沟通苍穹,请求他降雨解灾,

不过也可以看出來,黄级二品其实真的只能算是假神通,单单求雨这一门神通,到了玄级的时候,便叫做行云布雨,

玄级,被称为真神通,行云布雨则是真正的以自身真气,引起天地变动,改变天地格局,这才得意算作真正的神通,

不过最低级的黄级一品神通,都需要修者至少达到下境界第八个阶段神醒的地步,

神醒代表着神魂初步觉醒,只有这样,才能掌握神通中蕴藏着的那种玄奥天地之力,只有具备了体会天地之力的神醒修为,才能初步去练习神通,

“也幸亏这东西不是攻击类神通和防御类神通,这种辅助类神通的效用太小,再加上这东西夺來的时候也沒有多少修者注意,所以才能侥幸从边境中跑出來,”

希麟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雪云边境,

雪云沼泽和雪云边境隔着清雪河,自然是不可能轻易过去的,也不知道是何人放出來的消息,这雪云边境有重宝,

结果就直接闹的不可开交,是有际遇,的确,数修者死的死逃的逃,储物袋,各种法宝兵器,尽皆掉落,被人争抢,

简直如同战场一般,

希麟到现在为止,连那大妖的面都沒见着,估计也是跟他沒有深入有几分关系,不过他压根想不明白,这一群修者怎么能乱成这个样子,

从十数天前,一直到今天,死了又有新的修者扑进这个圈子里,若非他的修为步入了塑体阶,只怕连去外围看一看都悬,

只怕凭借希麟,根本就猜不到,这一场血腥的闹剧,根本就是苍澜领城在暗中推手,想要收权,那便只有搅起血雨腥风,

“此地不宜久留……”

希麟看了一眼地上的数具尸体,冷笑一声,

“一群塑体阶修者竟敢对我起了贪念,死的并不冤,”话音落罢,他又从怀中摸出一物,正是当时沈言掉落在针齿草平原的那张白纸,

其实沈言和他分开沒多久,就知道那张白纸可能给弄丢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却也沒放在心上,

毕竟以他前世的眼力,都沒有看出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宝贝,加之是从沈家墓地里那几只妖狼身上落下來的东西,估计也沒什么用处,

但希麟却感觉,手中的白纸不简单,

他将其带在身边,感觉修炼之时,身心都通畅了数分,纵然其上沒有一个字,希麟也觉得这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本來是准备到万剑宗去寻沈言的,居然遇上了这事儿,现在多少得到了几分好处,也是见好就收的时候了,”

希麟看了手中的白纸一眼,决定还是按原计划去万剑宗找沈言,将这东西交给对方,

他毕竟以为如此宝物,对沈言的裨益是很大的,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张白纸在沈言那里,沒有便显出丝毫的异样來,

希麟再度四处看了看,发现并沒有其他人再跟到此处來,当下也不再停留,身形一动之下,便是直接往东边而去,

他要先去上云城,而后再入万剑宗,不过单单赶路只怕还得一些时间,毕竟清雪河隔在中间,虽然沒有去雪云沼泽那么困难,但毕竟绵延这么远的河流,只有两道桥梁,确实还得一些路程,才能到达上云城,

……

百花谷,杏花宫,

一袭黄衫着身,明眸疠的杏花仙子端坐于寒玉床之上,四周笼着一层薄薄的粉白色轻纱,遮掩着她那绝美的身姿和容貌,

某一个瞬间,杏花仙子的身躯突然轻轻一颤,眸中泛起大喜之色,

她的右手开始不断的掐算起來,仿佛在推演着什么,

“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女子的衣衫顷刻间被染红,她面上的神情也在瞬间变得苍白了起來,不过那一对如水的眸子里,尽全是骇然和惊恐之色,

“妖现,大劫……死亡,一线生机……”

女子的粉唇喃喃开合,神色之间居然带上了一种让人心生怜意的惧怕,这份惧怕好像并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另一个人,

惜诵现世,三千六百年,九世记忆传承,若是卷入大劫之中,只怕还要再度归于沉寂,女子早已憧憬了数年,好不容易有了摆脱命运枷锁的机会,她如何甘心放弃,

“仅仅触及一线而已,便让我神魂差点消散,”仅仅只是一线,触及到那个人在天机中的轨迹,便差点被天道湮灭,

若非百花谷有着一线气运庇护,只怕她便会当场身陨,

“蝶依,化身前去寻找惜诵之主……并将此物带给他,”

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丝力量,黄衫女子便忍不住的朝着帐外轻声道,

帐外瞬间出现了一个身穿雕花五色霓裳的女子,那女子的神色妩媚妖娆之极,身上带着一种与生俱來的魅惑气息,

黄衫女子将腰间青翠色的玉佩摘了下來,其上仿佛还带着一人的体香,蝶依妖娆一笑,居然伸出舌头轻轻在那玉佩之上舔了舔,而后魅惑的呻吟了一声,

“兹事体大,牵系破命重担,此番绝不可不可轻视,一切谨慎行之……惜诵之章,在那里……”黄衫女子正色道,而后抬起皓腕,指向遥远的西方,

蝶依身形一颤,眸中的魅惑一下子转为了希冀,旋即化为了坚定,而后点了点头,将玉佩从脖颈处放入了胸内,

待得蝶依身形消失在寝宫之内,黄衫女子方才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身上那股超凡的气质顷刻间崩塌,转为了一种妖艳凄绝之美,

“惜诵,惜诵……为何这一次感受到的气息,却淡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