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五抓了俩人

仙誓 章 节二九五 抓了俩人

天霜剑峰上突然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霜雪殿内窜了出來,而后往惊天剑阵方向而去,看其模样,居然正是凌霜新收的亲传弟子沈宏图。

……

上云城,城主府。

此时已是深夜,万籁俱寂,但欧阳岚的书房内却依然沉淀着一种让人渗然的气息。因为他旁边,正是搀扶着欧阳立的严傲。

欧阳岚來回的踱着步子,却让严傲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而欧阳立的身躯虽然已经停止了颤动,但想必醒转过來,也不可能完全恢复了。

“……城主,您……可有决定了?”似是受不了这种持续了许久的莫名压力,严傲看了一眼昏迷的欧阳立,而后小声询问道。

欧阳岚缓缓眯起了眸子。

“那沈言,果真如此说法?”

“千真万确!”

“好胆,竟敢让本城主亲自去找他……好得很呐!”欧阳岚冷哼了一声,“本城主不去,反而自灭威风……”

“这一次我便亲自去万剑宗找那凌霜要个说法,我倒要看看,这一次谁还能保你!”

“既然他有这样的狗胆,本城主不介意顺手除掉这个碍眼的家伙,老七无论如何,始终是我欧阳岚的种,纵有千般不是,也不该落得如此下场!”

欧阳岚话音落罢,森冷的扫了严傲一眼。

“明天我便前往万剑宗,同那沈言算一算总账,这一次……凌霜也要给我赔情道歉!”欧阳岚的算盘,打的很精。

若是事情按照他的推测來展,凌霜只怕还真的要客客气气的给欧阳岚赔礼。

沒办法,理字不饶人。

“这世上,爱吃罚酒的人毕竟是少数……但你沈言摸不清自己应该处于什么位置,本城主便大慈悲,让你早日投胎转世!”

严傲神色一凛,心中顿然越被慑服。

以欧阳岚这种为己方子弟毫不留情出头的形象,已经彻底的巩固在了严傲的心底。

“城主英明!”

这个决定其实算不得英明,无论如何欧阳岚是不可能再轻易放过沈言了。所以严傲此时的马屁,实际上是在阐述一件事实罢了。

欧阳岚一开始,就决定了直接去万剑宗。

沈言倒是次要,能借此几乎让凌霜吃瘪一次,欧阳岚很乐意见到。

……

“……该死!啊!该死的沈言……”

醒转过來的欧阳立噼里啪啦的将桌上的茶盏摔得粉碎,整个人不断测颤抖着。那不是惧怕,而是过度的愤怒才引生的情况。

“我的丹田,居然破碎掉了。沈言,给我等着……我必定与你不死不休!”

欧阳立满面的凄惨。

要知道先前他虽然纨绔,但始终还是修者,面对平民天生便有威慑力,但,却只能承认自己的丹田已经被震碎了。

拥有过实力的人,才会越懂得实力的珍贵,所以欧阳岚不想失去自己可以肆意在平民之中妄为的地位。

的他,若是失去了欧阳岚七世子的身份,与普通人也无异了。

“世子息怒……明日城主便会亲自前去万剑宗,那沈言必死无疑!”严傲一脸冷意的对欧阳立说道。

他对沈言也充满了一种震撼和不可思议,他能感受到少年身躯中蕴含着的庞大能量,不知道再让对方毫无阻碍的展下去,会让其成长到一个什么样高度。

“他死了又怎么样?我修为尽废,成了废人了……已经是废人了!!!”欧阳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有些黯然的吼了几句。

“世子,你要想想,那沈言连命都沒了……你仍然活的好好地,这不正是的报复么?想必他在九泉之下,都不会瞑目!”

严傲虽然战斗起來刚猛无比,但三言两语之间却让欧阳立的怒气尽消,显然这个人并非有勇无谋之辈。

欧阳立神色一亮,旋即点了点头,声音突然变得森然了起來。

“那沈言自己不知死活,怪不得他人……本少爷倒想要看看,这一次他还敢不敢在父亲面前猖狂!”

欧阳立对修为其实看得并不重,因为他只是个强身阶的小修者罢了。就算沒有了修为,他在这上云城,照样风生水起。

因为他对任何人都沒有威胁,但任何人都必须要记着他背后还有个欧阳岚。

甚至于,正因为沒有威胁,他根本不会和其他世子生过大的冲突。所以欧阳立反而觉得,沒了修为做一个纨绔起來似乎更有利。

至于先前怒,只是因为丹田突兀被废,而且受了伤,觉得有些颜面尽失罢了!严傲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台阶,欧阳立自然也就顺着下來了。

“世子……有人求见!他说他有办法让你泄愤!”欧阳立刚刚抿了一口茶,门外便传來一个软软的声音,有些怯生生的,显然是被盛怒的欧阳立给吓到了。

“让他们放行……另外,本少爷想听听看这么软的声音叫起床來是什么滋味……洗干净之后

去我房间等着!”欧阳立心头思筹一阵,却是沒有猜出來到底是谁要见他。

门口那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婢女全身一软,神色黯淡的去通报侍卫放行了。她自热知道,被欧阳立这种人给盯上之后,除了顺从外,沒有任何其他的路可走。

“进來!”

听到叩门声,欧阳立沉声道,当看见來人的时候,他的神色却是略有些诧异。

“是你……”

沈宏图看了明显伤势严重,脸色苍白的欧阳立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他当时和白廖等人來城主府的时候,确实和这欧阳立照过一面了,被认出來倒也不足为奇。

“有趣,万剑宗的弟子深夜造访我城主府,却不知是为何事?”欧阳立饶有兴致的看着沈宏图,他倒想听听对方的來意。

“在下知道世子对那沈言恨之入骨,但若是直接便将其斩杀,岂非太过便宜了他?”沈宏图既然來,自然有说服对方的把握。

“世子的伤势全因沈言而起,那小子还在宗内逍遥无比……敢问世子真的愿意直接让他死掉,难道你忘了自己当时差一点便死于非命了吗?”

严傲听闻沈宏图的话,眉头虽然微微皱了皱,却是不一言。

“……自然不愿意!但却只能让父亲出手斩杀他了……说不定那沈言被父亲抓到此处,我还会有折磨他的机会!”

欧阳立顿了顿,方才说道。

“可笑!沈言此人骄奢狂傲,想要让他服软简直比登天还难,城主大人杀死他的可能性会比生擒他的可能性要大许多!”

“所以你想要你父亲带回來沈言任你折磨,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欧阳立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在茶桌上,旋即笑了出來。如果有让沈言生不如死的法子和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哦?看來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叫那沈言生不如死?”

沈宏图阴森森的笑了笑。

“你只知道我是万剑宗的弟子,你不知道我还是沈言那个贼厮的堂兄!”

欧阳立神色微微一动,却是沒有说什么。他虽然不算多么聪明,可也绝对不会因为沈宏图说出自己和沈言是兄弟,就直接和对方翻脸。

既然人家能來这里,自然就不可能是和沈言是一伙的。

“沈言这个小杂种最注重感情……他父亲和姐姐如果出了事,必然会让他痛苦万分!”沈宏图顿了顿,方才露出了一抹**~邪的笑意。

“他姐姐沈如烟出落的可是花容月貌,想必世子一定会喜欢……若是沈言知道自己的姐姐被世子夺了身子,还与众人轮番共赴云~雨,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等世子享用完,将其卖到青楼去,自然能让沈言这小子痛不欲生!”

欧阳立听到沈宏图提起沈如烟來,眸子便是微微的眯了起來。

“此话当真?他那姐姐,果真极其美貌?”

“千真万确!宏图又岂敢欺骗世子……”沈宏图心中不屑,但面上却是一脸郑重。

“沈家,似乎也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家族……我直接派遣几名护卫,将那沈如烟掳过來便是,等到我享用完之后,自然少不了你那份!”

沈宏图听闻此话,一时间心中也是火热了起來。

想起那个从头到尾对他不假颜色,一脸漠然,却偏偏绝美的女子,沈宏图恨不得立刻将其压在身下,肆意的**一番。

“多谢世子厚爱!”

既然有机会享用沈如烟的身子,沈宏图自然不会拒绝。虽然女子沒有慕芝涵那样天仙般的气质,却也让人垂涎无比。

“无妨……既如此,我明日便派遣侍卫,让他们将沈如烟和沈言的父亲抓到此处來!至于父亲那里,我会让其延后数日再去万剑宗的!”

欧阳立也明白,如果明天自己的父亲就杀掉了沈言,那么就算破了沈如烟的身子,也见不到沈言一脸死灰和愤怒的表情了。

那么玩起沈如烟來,滋味自然差了几分,欧阳立可还想带着一群人当着沈言的面,一个接一个去他姐姐的。

“既然如此,宏图便先告辞了……免得离宗太久不好交代!”

欧阳立摆了摆手,根本丝毫不在意沈宏图的离去。

“严傲……你去找几个高明点的侍卫,明天便去紫云城境内管辖的湘云镇,把沈如烟和沈言的父亲给我抓回來!”

“可是世子,城主说过了……”严傲面上浮现出一抹为难之色。

“嗯?我说的话……难道就不管用么?哼!就算我沒了修为,也还是你的主子!赶紧给我找几个人去湘云镇把沈如烟给我抓來,出了差错便为你是问!”

欧阳立将插桌猛然拍了一下,旋即眸中冷光泛动,死死的盯着严傲。

后者冷汗涔涔而下,旋即赶紧忙不迭的点起头來。他只不过是一个城卫军统领罢了,欧阳立如果想要对付他甚至要了他的性命,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是是!严傲必定肝脑涂地,将世子交代给我的事情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