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六黄级是为战技入品

二九六 黄级,是为战技入品

风徐來,将起烟波。

“……沈言,你视门规如无物,打伤药园弟子罗寒山,该当何罪?”

沈言面色平静依然,仿佛根本看不见面前这个一脸倨傲的男子。

对方是和罗寒山一起來的,鬼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罗寒山今天才记起來找他的麻烦,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过了这么久,对方已经忘了前些天的仇怨,但现在看來,毕竟凡事不是绝对的。

或者可以换一个方法,他的震慑力还不够。虽然上一次以雷霆之势吓住了罗寒山,但却不能完全让其慑服。

“沈言……你难道不打算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么?”罗寒山站在男子身旁,似乎有了无比的勇气,言语间也是强硬了起來。

“解释有用么?”

沈言有些无奈。

是啊!解释有用么?明明知道对方是來找他麻烦的,无论再怎么解释,只怕也是徒劳而已,既然如此,那便不需要多费口舌。

罗寒山一滞,他身边的男子面色也是微微一愣,紧接着怒火便是猛然窜了上來。

“无用?既然无用,战过便知!”

“可笑!你自己找死,那我洛成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塑体阶五层的修为到底是什么概念!”

洛成,管理药园的弟子,塑体阶五层修为,也算一号人物。

如果是刚來此处的沈言,自然是不知晓对方名头的,但过了数月,从刘平口中也知道了许多药园和门内有头有脸的人物。

“你闲得慌?”沈言抬了抬眼皮,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一脸倨傲,仿佛老天爷欠了他钱的男子一眼。

他是真的搞不明白,对方哪里來的优越感?

洛成一愣,旋即摇了摇头。

“那你唧唧歪歪的个屁啊!”沈言身形一动,白云无定步法运转出來,瞬间便在罗寒山眼中留下了一道残影。

“雷爆!”

“剑指孤山!”

一声铮鸣,洛成拔剑。

轰!

缠绕着雷霆的拳头和闪烁着灿烂青色的剑光轰然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一阵气浪从交界处涌了出去,罗寒山面色大变,瞬间往后退去。

“沈言小儿!拔剑,否则……你便沒有出手的机会了!”

万剑宗,剑修至多,拔剑之意,也就意味着拿出你的武器來。沈言既然用了真气凝聚武技之法,显然不是体修。

“对付你!还不需要!”

沈言傲然一笑,他周身雷霆真气汹涌而出,一股强悍的气势迸发了出來。

塑体阶二层!

“拳惊天地!雷动九天!”

“孤山剑法,孤山似岳!”

雷霆弥漫,漫天的电弧乱窜。塑体阶,一层便是一重天。二层与五层之间的差距,那整整差了三个境界。

一条雷霆凝聚而成的拳芒,从沈言的拳上轰然迸发出來。

拳芒尖端,化为了龙形。

真气轰然升腾而起,在龙形雷霆拳芒的面前,化为了一座似是而非的山岳。

有形无实,这洛成根本沒有掌握所谓的孤山剑法真意。

嘭!

雷霆凝成的龙形虚影,轰然撞击在了那散发着青色光芒的山岳之上。爆发出震天的巨响,沈言的身形瞬间被反震的力量震飞了开去。

“身如孤山,不动不移!”

洛成体内的真气猛然运转起來,他沒有借势抛飞出去卸掉这股巨力,而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下來。

纵然不顾真气反冲未消,直接使出了防御战技,但洛成的身躯仍然倒滑出去数丈,在地面之上拖出了深深的两道印痕。

“你输了!”

洛成冷冷的笑了笑,言语之间咽下了口中的的鲜血。他相信,沈言的伤势只会比他更重,绝不会比他更轻。

沈言单手按在地上,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洛师兄,杀了他!此子数月之前不过是强身阶修者,短短时间内竟然成长到了此等地步……若是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日后哪里还有师兄你的容身之地?”

罗寒山见沈言的嘴角虽然渗出了血迹,但看见对方那平静无比的目光,心头更是渗然无比。他甚至觉得,今天不來找沈言报仇会不会更好。

只是,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断然沒有后悔的道理。

太惊人了,也太恐怖了!这才多久?竟然从强身阶提升到了塑体阶二层……还有那份面对如此局面仍然冷静如一的心性,简直让罗寒山心头忍不住的颤抖起來。

“沈言……你不过一药园弟子,照你的天赋理应可以脱离药园,甚至运气好还能成为内门弟子!但可惜了……因为今日你必死无疑!”

洛成运转真气,平复了一下气息,抬起长剑,指着沈言冷声道。

“哦?你敢杀我?我如此天赋,你若杀了我,便不怕被降罪?”沈言仍然平静如常,但是他的心底,却已然思索起脱身之法來。

若今日只有洛成一人前來,哪怕拼个鱼死网破,沈言也有七成的把握斩杀了对方。但偏偏他和罗寒山却是一起來的,所以沈言也不敢轻举妄动。

杀了洛成也罢,但是身受重伤的他,绝对无法逃脱被罗寒山斩杀的命运。

就算对方只是强身阶,但杀一个身受重伤,连动弹都难的塑体阶修者,绝沒有丝毫困难的地方。

“……我怕什么?杀了你,谁会知晓是我做的?罗师弟同我站在一条线上,死无对证之下,你又能如何?”

洛成先是略微一愣,旋即眼中阴狠之色更甚。

“我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提升到塑体阶二层,岂能单凭己身之力?”沈言露出了一抹笑容,面色平静的同洛成对望着。

“你……必死!”

“孤山剑,云~雨萦山!”

看见洛成手中暴起的青色剑芒,沈言心头微微一惊。似乎适得其反了,这番话果真是彻底的激怒了对方。

洛成在沈言说出他背后可能有靠山的那句话之时,便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只有强势镇压杀掉沈言,才能当做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发生过。

杀了沈言,便死无对证。

一阵青芒荡漾,沈言的拳头猛然落在地上,借着这一股力道将自己震了起來,身形悄然退后一步,错开了那如云似雨的飘渺剑芒。

“雷鸣崩音!”

罗寒山的身形早已退出了十数丈,但在沈言九拳轰出,空气中传出轰鸣阵阵,仿佛突然炸开的雷鸣之声时,他的耳中依然嗡嗡作响起來。

“雕虫小技!”

洛成剑芒荡漾,直接将沈言面前不断碎裂开來的雷霆全部覆盖,那只不过响动了片刻的雷鸣崩音顷刻间停止。

“想必你还沒有见识过真正入品的战技……”

洛成身为管理药园的弟子,若非罗寒山将掌握了五门灵植法诀,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而且还时常献给他一部分,这件事他必然是不会插手的。

但到了现在,洛成却已经起了必杀之心。

他越打越心惊,越打越惊讶。如果让沈言这般成长下去,落成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再度压制住对方,只能变成他的垫脚石。

或者说,他也不敢放过沈言了,因为他吃不准对方身后有着谁的影子。这种说法,洛成毫无理由的相信了。

如果让他知道,沈言背后其实根本沒有谁的影子,就不知道洛成会如何想法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会嗤之以鼻。

沒有后台?怎么可能。

如果非要说有,那就只有那个便宜师父了,不过大长老还沒教沈言什么东西,便已经前往了未可知的地方,所以说他现在是孤身一人,倒也未尝不可。

凡级不入流,灵级半入品。

沈言心头一颤,雷动九天再如何强大,至多也就是灵级这个级别的武技罢了。

只有黄级,才算真正的入品。

就像是神通一般,根本沒有灵级和凡级一说,最低等的假神通,都必须达到黄级一品。

“……今日,便叫你死而无憾!”

之所以洛成觉得沈言沒有得到黄级战技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黄级战技异常珍贵为其一,而且一般來说,在塑体阶初段修炼入品战技会影响根基。

只有达到了塑体阶中段,也就是至少四层的地步,才能开始尝试修炼入品战技。

他虽然修为足够成为内门弟子,可呆在药园作为管理弟子却是他自己选择的。

因为可以得到很多好处,他这唯一一招黄级战技,也是依靠这些年的积累,在上云城内几乎消耗一空方才买到的。

所以,他相信沈言的师傅只要不是个傻子,是不可能在塑体阶初段的时候,便让他修炼入品战技的。

战技不如品,你步法在精妙,战斗的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同时抹除两个差距。

修为与战技,都稳稳的压死对方,洛成相信,此招出手,沈言绝无幸免的可能性。

“清风剑!”

清风扶柳,无声无息。清风大作,可叫白浪滔天。

传闻这一招黄级一拼战技修炼到圆满境界,便可达到“清风过面,血溅当场,只有清风无有剑”的地步。

虽然洛成还沒有到这样的境地,但这一招同样不可小觑。

沈言感悟着其中蕴藏着的清风之意,心头也是有些震惊。

洛成自己绝对不可能感悟清风真意,却是靠着这剑法,引动了清风之意。

由此可见,入品战技的不同凡响。

“龙象金身,五虎镇压,雷动九天……”

脚下的地面轰然一声,被沈言的巨力硬生生震得裂了开來。

雷霆闪现,清风拂过龙形虚影。

顿然间四周轰然作响,沈言和洛成的气势不断的攀升,周围已经形成了无数股细微的旋风,蓝白色之中夹着青色,让人不寒而栗。

清风剑,被沈言那强大的战斗直觉瞬间捕捉到了轨迹,才能用自己的拳头将其拦住。

不过瞬间而已,他那有如精钢的右拳之上,便是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到了此时,剑光再难寸进。

“给我死!!!”洛成双目暴睁,森然厉喝。

沈言的面色苍白之极,体内的伤势再度翻腾起來,嘴角已经不自主的渗出了大片鲜血。

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那龙形虚影和清风剑光瞬间化为了虚无,席卷了周围十数丈,将无数的落叶,泥土和石头化为了灰烬。

两者同时倒飞出数丈,而后先后落地,溅起一地的灰尘。

沈言面如死灰,体内的真气已经被压榨了个赶紧,沒有数个时辰,根本难以恢复过來。

他的神色苍白如纸,手上,身上,以及嘴中不断渗出的鲜血,将身上蓝色的弟子长衫都染成了血红色。

洛成这一次却是再也压不住体内的伤势,他猜到了一切,却沒有猜到沈言的肉~体居然如此强悍,他的清风剑法,居然连对方的骨头都无法斩断。

他同样身受重伤,清风剑法毕竟是黄级战技,他的身体根本难以承受这种巨大的压力。

加之前面已经受了轻伤,两相结合下,也是不由的喷吐出大片的鲜血。

平分秋色。

两人同时陷入了近乎瘫软的地步,根本连动弹都不能动弹一下。

“罗师弟……杀了他,否则日后我们必然被他所杀!”

洛成动了动嘴唇,有气无力的对一脸呆滞的罗寒山道。

站在不远的罗寒山面色一滞,旋即神色转为了阴狠,只要杀掉了沈言,那么当日给他心底造成的震撼,便可以悉数而去,他的心境自然会恢复,甚至更进一步。

“沈言……死吧!”罗寒山咬了咬牙,拔出腰间长剑,一步步的朝沈言走去。

(难道……真的要动用八荒五行破天刀?但若是那样的话,消耗体内精血,对现在的我可是极为不妙的……)

(锻骨炼髓是很快就要面对的境界,如果耗费了大量精血,只怕突破到这两个境界的时间会成倍增加!)

沈言脸色苍白,但眸中光芒依旧冷厉。

罗寒山离他不过十数丈,在这刹那的时间里,他必须要做出抉择。

眼见着罗寒山越來越近,沈言心头猛然一震,旋即下定了决心……

PS:兄弟们,來几张票票吧,让我回到月榜第一页去……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