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七严青有问

二九七 严青有问

严青一剑横在罗寒山的喉咙之前,后者满头大汗,不敢再动半分。

“……洛成,你好大的狗胆!”

洛成面色一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他沒有想到居然在这个节骨眼杀出个程咬金。

沈言知道这是为何。

一者修为,二者剑技,三者武器。

严青乃是内门弟子,而且沈言还觉得他有秘密。

姑且不说有什么隐藏的背景,单说此人内门弟子的身份,所修习的战技,必然能入品。

武器,内门弟子手中的武器自然不可能是凡级的家伙,至少都是灵级的东西。

修为……严青就算这数个月原地踏步沒有突破,他的实力也是塑体六层,稳稳压死洛成。

“纵然你在药园地位超然,可以任意赏罚药园子弟,但也不得肆意妄为!”

“难不成,你真当门规律法不存在?”

严青声声厉喝毫不留情,洛成的眼中闪过一抹怨毒,旋即低下了头。

“弟子……知错!”

“这是灵级三品养伤丹药白玉丹,等你伤势好转之后,自己去执法剑峰领罚!”

严青屈指一弹,一粒温润如玉的丹药便落在了洛成的身边。

说完这番话之后,他便收起了手中之剑,旋即森然的看着面前的罗寒山。

“罗寒山,你此番作为本该严惩,但念在当时无罪,我便罚你三月不得踏出屋中一步,可有异议?”

罗寒山战战兢兢的点头应是。

“带上洛成……滚!”严青冷哼一声,旋即不再去看他们二人。

……

“你怎么会來这里?”沈言强忍着心头的气血翻腾之感,有些疑惑道。

严青翻了个白眼。

“你还真有本事……塑体阶二层,沒有休息入品战技,沒有灵兵法宝,居然能硬生生的和塑体五层的洛成拼个鹬蚌之局……”

“不知道说你勇气可嘉,还是太过自信了。”

“局势所迫……咳……”沈言吐出一口淤血,有些无奈的笑道。

“要么低头,要么拼死一搏!所以,有的选么?”

严青微微一愣,他方才赶到之时正是两人同时倒飞而出的时候,所以并不知道先前的局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他同样也知道,沈言不可能会选择前者。

低头?他有骄傲,所以他也清楚沈言的骄傲。

“伤势如何?”严青轻声问道,而后将手指搭在了沈言的腕上,旋即露出一丝诧异。

他将体内的真气涌入沈言体内去探察对方的伤势,但沒想到居然只是轻伤。

“你这肉~体的坚韧程度,倒是比上次我遇见你的时候更加恐怖了……”

严青淡淡的笑道,似乎并不在意沈言为何会拥有这样强悍的肉~体。

“你不也沒有在原地踏步么?彼此彼此……”沈言不置可否。

沈言的神魂之力在断天刀魂的蕴养之下何等凝实,一眼就能看出严青的修为。

塑体九重巅峰,只差一步,便能跨入锻骨之境。

等到锻骨九境对肉身的打熬完毕,他的肉~体之力也会有很大的提升。

此等天赋,简直惊人。

他耗尽了心机,将一切能用的资源全部搭上,甚至还服用了一颗强身破障丹,方才踏入塑体之境。

之后一个月的苦修,也仅仅是往前走了一步,达到塑体二层罢了。

谁料想这严青居然在三个月多的时间内,从塑体阶六层直接提升到了塑体巅峰。

沈言先前的猜测,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是真的。

这严青……必然有背景,而且在万剑宗的地位极高。

否则先前的洛成,也不会在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面前低头认错了。

严青眉头微微挑了挑,旋即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而后不再言语。

大长老的弟子,果真不同凡响。

“对了……你好像也不是碰巧出现在此地的吧?此番前來,却不知有何见教?”

沈言稍微舒缓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真气,旋即便从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伤势不轻,先前之所以脱离,是因为体内真气耗尽的缘故。

在肉~体之力如此强大的情况下,导致沈言的真气也能很快衍生并恢复。

因为常人需要顾及身体能不能在受伤的情况下承受真气的冲击,沈言却不用考虑这些。

“我來此,确有一事请教!”严青也不推脱,直接点头应道。

“哦?”这下子,轮到沈言奇怪了,你背后靠山那么大,有什么事情还需要请教我?

“家父准备设宴,托我去请东來师兄,但整个万剑宗,却不见其踪影……”

严青言及此处,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沈言。

“哦,你说叶东來啊?”沈言点了点头,一副我知道了的样子。

严青忍不住猛的一拍额头,到底是谁疯了?叶东來那个疯子,居然也吓不住他么?

这家伙……脑袋里难不成连一根筋都沒有?

因为严青相信,就算是一根筋的人物,也必然会对叶东來避如蛇蝎。

沈言仿佛,根本不知道那个托着半天血云一步一步走向万剑宗的身影有多么恐怖似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严青就算再不想和叶东來打交道,但自己的父亲交代了,也必须要把话带到。

现在沈言的模样,明显就是知道叶东來在什么地方,所以他也是直接询问了出來。

“不错,他现在在哪里?”

“他和那个叫丹老的老头儿去雪云边境了,那里出了一只大妖……不过听凌霜那厮的口气,好像这件事情本身不怎么样,但背后牵连的东西却很危险!”

沈言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却是直接惊呆了严青。

什么叫丹老是个老头儿?什么又是凌霜那厮?那厮?开什么玩笑,整个万剑宗,又有谁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如此称呼两人?

就算是在私下里,也决然不敢。

但沈言偏偏就是敢,而且严青可以看出來,他的神色是真的不在乎,不是佯装出來的。

什么人最可怕?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你是天王老子我也不鸟你的家伙。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严青神色有些凝重,紧紧的盯着沈言,一字一顿。

“接下來的问題很重要,你告诉我……东來师兄和丹老离开宗门的那天,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多少天?”

“一个月零七天!”沈言连眼皮合上的功夫都沒费,直接就答了出來。

严青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之中泛起一抹震撼之色。

“妖现,大劫将起……死亡,一线生机!”

沈言有些疑惑。

“这是什么?”

“简略的说,是一句指引!具体的说,便是大劫将起,这天……要变了!”

严青说出这话的时候,神色凝重无比,沒有丝毫造谣的意思。

偏生沈言心里,也是有一种冥冥的感觉,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只有真的天昭之意,才能让修者毫无逻辑的知道它就是真的。

天昭,便是天意昭显。

天意显现除了大劫将要出现了,只有大能演算到了这一点,便可以告之其他人。

只要传出去,修者自然知道是真是假。

所以谎造劫难的人,根本不会成功,因为他们的话,绝对无法引起修者心底的认同感。

修为越高,越厉害的大能,所能演算出的信息便越多。

严青在自己父亲那里听到的吩咐则是,如果叶东來走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月,那么此番大劫将起便再无变数。

众所皆知,凡事天定四九,遁去的一。

也就是说皆有变数,那么再无变数,也就等于定劫,代表着那遁去的一,破劫所在已经出现了。

但严青问过自己的父亲,却得知不是叶东來。

不过至少可以推理出许多事情來,他父亲的推算结果,既然确定变数的时候和叶东來是有关系的,那么显然,雪云边境的那只大妖很可能就是关键。

不过一般來说,大劫的出现不会如此迅速,天昭刚出现,总得有一段时间的缓冲。

“大劫?”沈言不置可否。

所谓的劫,无非是因果和冥冥罢了。天道长河中,可以彰显出劫难,才会让人推算到。

这种因果冥冥,只是小范围的,比如说针对万剑宗的劫,亦或者是苍云郡,再甚者是苍澜领,但绝不可能影响到整个大宋王朝。

牵涉整个王朝亿亿万生灵的劫难,绝不可能轻易的出现。

就算会出现,也不会由一个小小的万剑宗之人传出來。

沈言虽然不知道严青的父亲有多强,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一点。

能算出倾世大劫的人,那是站在整个修炼界巅峰的存在,而且还只是有丁点的可能触摸到那种天机罢了。

沈言这一刻,丝毫不认为将万剑宗贬低有什么不对。

但是至少是劫,那就足够了。

由万剑宗之人算出來,而且引劫之人叶东來也和万剑宗有关,加之他还和沈言接触过,后者差一点还跟去了雪云边境。

说不准这番劫难针对的整个万剑宗,也许更甚者是整个苍云郡。

但沈言觉得,自己理当是不可能避开这次的劫难了。

就算他修为不够,还不能推演天机,但冥冥之中的感觉,总是沒错的。

沈言并不介意面对所谓的劫难,沒有劫难,也就意味着沒有成长。

虽然,这一次的劫难……是连天机都承认了的大劫,不过沈言却依旧不为此担心。

总而言之一句话,天塌下來有高个顶着,拯救大家的使命还轮不到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