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九八有人找你

二九八 有人找你

“念在你回答我问題的份上,我才会帮你忙的……”

万剑宗内,一条略显偏僻的小道之上,严青看着沈言肃然道,

“这便是整个万剑宗的禁地之一了,,念月小峰。

念月小峰,沈言细细的咀嚼了一次这个名字,他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你不是要找和大长老相关的东西么,实话告诉你吧,除了念月小峰,便沒有其他地方是你需要去观察的了……”

说到这里,严青有些无奈,

“只是念月小峰,莫说你,便是凌长老都不敢入内。”

不敢,沈言很敏感的注意到了这个词,严青说的是不敢,而不是不会,

一字之差,其中蕴含着的东西,可就相差太多了,

“别。”

见沈言一步步的往念月小峰走去,而且看那模样仿佛要登上山峰一样,严青不由得赶紧出声拦住了他,

“纵然你是大长老承认的弟子,但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的踏上念月小峰。”

“万一触怒了大长老,就算是宗主,也保不了你。”

沈言虽然觉得,大长老应该不会惩罚自己,但毕竟严青这样说了,他再继续往上走,似乎有些不知好歹的感觉,

所以沈言便停下了脚步,

“大长老不在万剑宗,你自己也要收敛一些……那洛成在万剑宗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他背后却有着王震岳的影子。”

严青见沈言停住脚步,也沒來由松了口气,

“王震岳。”沈言有些疑惑道,

“这王震岳乃是天意剑剑峰长老李敬之的弟子,一手杀意剑道不可小觑,他的修为,比此次主持宗门选拔弟子盛会的白廖和慕芝涵都要强上不少。”

“并济第七重的修为,足以傲视诸多同龄修者。”

沈言心头一震,

达到不用口鼻,而用周身毛孔呼吸的内息境界之后,方才能做到刚柔并济,圆润如一的并济境界,

这个地步,绝对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

“不过你不用担忧……洛成会把我的警告带到的,更何况,那王震岳谨慎之极,摸不清状况的情况下,他可不会随意对你出手。”

“毕竟……洛成在他眼中,只是一条狗罢了。”

严青不屑的笑了笑,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跟你说。”

“哦。”

“你什么时候得罪欧阳岚的,居然还得罪的那么彻底……不得不说,你比我还不知天高地厚。”严青一脸叹服的模样,

“欧阳岚,也沒什么,就是打了他的管家,抢了几瓶丹药,跟他的侍卫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把他儿子弄得差不多残废罢了……”

沈言思索了一下,又想起來其他的事儿來,

“如果骂他老贼,出言让他放马过來找我的这些话也算得罪的话……”

“我也沒怎么得罪他啊……何苦纠缠着不放,还让他儿子带个修为不到家的侍卫來抓我。”沈言一脸无辜模样,

严青咕咚咽了口唾沫,仿佛看怪物似的看着沈言,

“你狠。”

其实严青更想说的一句话是这样都不算得罪,那什么才算得罪,

那是上云城主,可不是洛成这样的小杂鱼,甚至就连王震岳在对方面前也只能算是条不杂的小鱼罢了,

严青此刻反而觉得,莫说惹了王震岳的跟班,就算是把王震岳得罪个彻底对沈言來说,也根本不是个事儿,

上云城城主那是何等样的人物,沈言都一脸不屑的模样,王震岳算个屁啊,

想到此处,严青也是一脸的豪情万丈,

“话说回來……你居然这么快便突破到了塑体九重,果然是上乘之资。”

沈言一句话将严青打落云端,万丈的豪情化为了一脸哀怨,

就算王震岳是个屁……可问題是,他现在连和这个屁人较量的实力都沒有,

并济境界对塑体境界,那不是简简单单碾压两个字可以解释的,

虽千万人,一剑杀之,

这便是两者之间的距离,这样的解释,沒有丝毫夸大的地方,

神醒境界便可以学习神通,哪怕是假神通,也是极其恐怖的,

到了这个地步,战斗的能力也会出现一次大幅度的提示,

王震岳既然是李敬之的弟子,那么在神醒境界,得到神通也不足为奇,

神通神通,就珍贵在稀有二字,

除了借云求雨这种对修为沒有增益的垃圾辅助神通意外,其余的战斗类神通,价值都是同等级别战技的数倍,乃至十数倍,

若是得到了铁马冰河的神通配合李敬之门下的杀意剑道,对剑技的增幅可不是一点半点,

并济境界更在神醒境界之上,可想而知王震岳的实力达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就算是一百个严青加起來绑在一起,也不够人家杀的,

“先不说这些了,你刚才提到欧阳岚,是有什么事要问我。”

沈言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很低调,

“沒什么,我听父亲说欧阳岚似乎下了一道拜帖,准备明日來访,……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为了你而來。”

“什么。”

沈言直接惊呼出声,好不容易维持的形象轰然崩塌,

“欧阳岚居然会自降身份跑來万剑宗找我的麻烦,开什么玩笑,他不是上云城城主么,这么做难道不觉得落了自己的颜面。”

“颜面。”

严青不由笑了起來,

“你在城主府中打伤管家,便是让他丢脸,你抢了丹药便溜,那是直接给了他一耳光……你跟他侍卫打斗,把他儿子弄的丹田破碎,那是抽了他一耳光,然后再狠狠的踹了他几脚。”

“到了这种地步,他还要什么颜面。”

沈言皱了皱眉头,旋即有些不确定的望着严青,

“有那么严重么,不过就是……”

他的声音也有些中气不足,按照实际情况來看,似乎的确如此,

“当然有,你还想怎么样,堂堂上云城城主被你折辱到这份上,也足够丢人了……他來万剑宗找你麻烦是一种必然……”

“可问題是,这些事情也并非全错在我啊。”沈言道,

“我父亲出关,加上凌霜在宗内……纵然后者压不住欧阳岚,但他们两人合力,却也可以让欧阳岚不敢肆意妄为。”严青宽慰道,

他似乎并沒有意料到,沈言压根沒有所谓的惧怕和惊恐,

因为他早就料定了自己那么做的后果,可以说,欧阳岚來万剑宗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还要迟了许多,

不过听到严青如此说,沈言心中虽然不以为然,不过却也沒有反驳,

至于欧阳岚到了之后,他会如何应对,沈言现在也还沒有决定,

“父亲交代我的事情做完了,我得回去闭关了……等到突破至锻骨境的时候,我便要去雪云边境去找东來师兄了……”

严青说完这些话,身形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沈言的视线之中,

良久之后,沈言方才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早知道就不去拔那株草了……早知道就不打伤他的管家,不抢药了……”

可惜世间之事,本沒有那么多的早知道,因此沈言所幸冷哼一声,

“哼,欧阳岚,很了不起么,不知道比起师尊來,你又如何。”

严青的话到底可不可靠他并不知道,他夫妻和凌霜会不会全力在欧阳岚面前维护自己,沈言同样不清楚,

但他现在却一点担忧的想法都沒有,想怕都怕不起來,

区区一个欧阳岚,虽然两者间的实力差了千万倍,但想让沈言惧怕,对方显然还沒有那个本事,

“罢了,回去药园看看……几个月时间都沒管,不知道有沒有什么其他的灾害。”

连欧阳岚都不放在心上,那个金涛交代的事情,沈言才不会管那么多,

对他來说,实力的增加比什么都重要,

……

回到药园,沈言倒是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刚來药园的时候遇到的刘平,

对方此时正在用寒水诀给药田施法,浇灌那些长势极好的雪雁花,

对此沈言也有些奇怪,因为自从他用寒水诀消灭了那些蚕食草,凝聚出來的细小冰晶渗入了泥土之后,沒多久雪雁花便从奄奄一息变得繁茂无比,

“刘师兄,你怎么在这里。”沈言看见满头大汗的刘平,旋即低声问道,

“……沈师弟,你回來了。”刘平的眼光有些闪烁,不过沈言却并沒有注意,

“你好久不顾药园的情况,我便时常來此照看一二……这些雪雁花几个月都沒有遇到任何灵灾了,我只需要浇浇水就行了……”

沈言点了点头,旋即露出一丝笑容,

“那就多谢刘师兄了……对了,那罗寒山沒有再來烦你吧,你和慕薇之间的关系有沒有更进一步。”

本是玩笑话,沈言说完却看见刘平神色有些不对劲,

“到底怎么了,还是罗寒山么,他难不成是在找死。”沈言神色一沉,经历过前世今生,他对恩怨一事已经看的很淡,

但如果对方真的不识好歹,那沈言自然不会轻易再饶了对方,

“不,不关罗寒山的事情……有人让我把你带去后山,他说如果你不去,便杀了我。”刘平面上掠过一丝挣扎之色,

沈言冷笑一声,

“我倒要看看,是何人如此不开眼,在后山么,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