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二赤金蛟血脉入灵

独步苍澜 三零二 赤金蛟,血脉入灵

“这是上次看见的阵法遗迹……”

沈言蹲下身來。看着那玄奥的花纹。这阵法必然覆盖的范围极大。他上一次也只是扫开了一部分灰尘罢了。

数百年的时间流逝。这阵法早就失去了效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此地会有一个传送阵法。但这阵法要是还能使用。那就好了……”

沈言虽然不能完全辨别这阵法到底是由那些阵法印记构成的。但他却也认识。

前世修真界的阵法。其实和这个世界的阵法大同小异。

不过却走的是不同的道。这个世界相当于是感悟天地。天地教导修者阵法。

前世修真界。却是自己创造。或者学习前人流传下來的道。

因为修真。修成真实。理论上來说和这个世界的真修一样。都是逆天之路。

阵法。符咒。在前世都属于左道。但也是逆天之术。

不像这个世界。修炼体系完全不同。阵法和符咒以及丹药。居然是基于感悟天道的。

虽然是两个世界。但却可以看出來。其实修炼之道都有共通之处。

逆天顺天都是道。

沈言的手指触碰到阵法之上的花纹。轻轻的摩擦起來。

“……既然已经到了此处。那就顺着上次上山时的道路下山。”

收回手指。沈言站起身來。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担忧。

不过在他转过身后。地上那些玄奥的阵法印记。却是突然闪过了一丝奇异的黄芒。

……

“你说沈言刚刚离去不久。”

万剑宗山门之外。希麟一脸惊愕的看着面前那一片光幕。

光幕之上的虚影对他点了点头。而后似乎是考虑了起來。

“不知道他此次离去之后多长时间才会回來……你來此地找他。是为了什么。”说话的人。正是今天值守山门的洛成。

希麟想了想。旋即神色一动。

“他的东西掉在我这里了。來此正是为了还给他。”

“原來如此。这样吧。你在宗门暂住。等到沈言回宗之后。再作打算如何。”洛成是因为想起严青对沈言的态度。才会让希麟入宗的。

否则希麟只怕也就只能在宗门之外等着。

“我本想将此物亲手交付于他。不过却也沒有时间在此多做停留。”

希麟犹豫了一下说道。

“不知能否拜托师兄将此物交还给沈言。”

洛成本想拒绝。但想了想却是答应了下來。就算沈言不在。他交给严青。也能将此事推得一干二净。

“一张纸。”洛成有些奇怪的看着希麟从怀中取出來的物事。

……

苍云西郡。罗云城。一家客栈之中。

此时已是傍晚。客栈之内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却是坐着一名面上覆着白纱的女子。虽然蒙着面。但其隐藏在兰青色双绣缎裳下袅娜修长的身躯。却是也能让人遐想非非。

不过客栈之内的人。却是沒有人敢肆无忌惮的打量这位佳人。

因为她身上的气势。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惊胆颤。

周身气血汹涌喷薄。给人的感觉有如一头赤金蛟盘旋在客栈之中。

赤金蛟。乃是周天境界的恐怖妖兽。是雪云沼泽之内有名的霸主之一。恐怖的实力连万剑宗的剑峰长老。也不敢轻撄其锋。

换血之境。

到达了这个境界。精气神入血。完全让自己的气血达到巅峰。

修者虽然修的是真气。更高地步修真元。但气血旺盛。对修炼自然有好处。

所以换血之境。完全可以轻易的区分出高低。

因为精气神入血。首先就要将自己的精气神观想成一股凶猛的力量。让其完全转化自身的血脉。

一般要从炼髓境界突破到换血境。观想的大多都是炼髓境的妖兽。

因为按道理來说。必须要从根本上接触到这些妖兽的力量。才能观想成功。精气神入血之后。才能改变自身的血气。

所以炼髓九重天的修者。一般來说无法观想换血境界的妖兽。自然无法让自己的精气神幻化为更强大的妖兽了。

血脉转化程度。自然一般。

不过妖兽的气血本來比人类要强上无数。就算是强身阶的妖兽风狼。烈焰虎。在气血的浑厚程度上都能压制任何一个沒有进入换血境的修者。

但炼髓境界的妖兽。自然比不上换血境界的妖兽气血强大。换血境界。自然也就沒有内息境界的强大。

精气神幻化为妖兽入血之后。气血越旺盛。实力增幅便越恐怖。

让自己的精气神幻化成凶猛的妖兽。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自己去和想要幻化的妖兽对战。摸清楚它的气息和实力。自然非常容易。

但炼髓境的修者去跟换血境的妖兽战斗。那是找死。

除非有高境界的修者出手。将高级妖兽打的半死不活。让后辈在旁边揣摩其变化。习性。才可以想象出更恐怖的妖兽來增幅自身气血。

气血浑厚程度。决定着换血境实力的强弱。

如果一个修者观想的是炼髓境的妖兽金刚猿。另一个修者的气血改变则是依照换血境妖兽大力金刚猿的话。两者实力差距。足以拉开数个境界。

就算两者精气神幻化的妖兽同出一脉。但气血浓厚程度上。根本不足以道里计。

后者即便是换血境一重天的修为。也可以轻松对抗修为达到换血境三重天的前者。

同境界同阶碾压。这就是精气神幻化的妖兽改变气血。对修者的作用。

同境界。自然是指换血境。同阶。指的是初中高三个阶段。

每一个境界。一重天到三重天都是初阶。七重天到九重天则是高阶。

也就是说。后者可以以一重天的修为对抗前者三重天的修为。以七重天的修为。对抗前者九重天的修为。

当然。这一切都是不计算功~法。武技和灵兵的差距下。

如果某一样东西差距太大。换血给修者带來的变化和增幅。自然要大幅度的衰减。

观想妖兽。要么亲自对战。要么请高人出手。打伤一头高阶妖兽。去观察它的习性。这样子用精气神來幻化妖兽之灵入血。是极为容易的。

但却有另一种方法。凭空臆测。

用一种绝强的信念和想象能力。臆测出一头妖兽來。然后用精气神幻化妖兽之灵入血。这样自然也是可以的。

做到这种地步的修者。无一不是绝世天才。

万剑宗之内。沒有任何一个弟子能做到这样的地步。一个苍云郡顶尖。苍澜领二流的宗门罢了。还找不出这样的天才。

赤金蛟是周天境妖兽。而且在雪云沼泽之内盘踞。可想而知其恐怖。万剑宗的剑峰长老。都不是这只赤金蛟的对手。

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有人能出手将赤金蛟打个半死。然后送到这神秘的女子面前让其观察它的习性來幻化妖兽之灵入血了。

自然也就代表着。这女子乃是。。

臆测出赤金蛟的全身气血。将其实力习性臆测的分毫不差。这种想象力。这种精气神的稳定性。绝对可以称得上一声天才之名。

放在苍澜领。这样的人物都沒有多少。

感受着女子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血之力。客栈中的普通人和修者。自然连多看一眼都不敢。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气血到底來自何种妖兽。但也知道对方的修为不下于换血境。

这种强者。罗云城主都不会轻易去招惹。

罗云城虽然是城。但至多也就是能和紫云城比肩罢了。想要同上云城这种镇压西郡的城池相比。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欧阳岚实力能让凌霜以礼相待。但那不代表罗云城就有这样的强者。

一个换血境的女子。足以让最多达到并济境的罗云城城主高看一眼。

能观想出赤金蛟之灵入血的修者。绝不是他可以招惹的起的。无论对方是依靠臆测。还是依靠强者打伤了一头赤金蛟來观摩……

都代表着恐怖的背景。

不能招惹。也绝对不敢去招惹。

当然。罗云城的城主。也不会出现在这客栈之中。

在万剑宗山门前的希麟。取出怀中白纸的那一刻。蒙面女子端着茶盏的皓腕微微一颤。旋即那对妖娆的眸子里泛起一抹欣喜之色。

“惜诵残页的气息……娘娘果然沒有感觉错。”

“上次蝶依不在。还叫娘娘妄动尊体亲自前去探察。还最终无果……这一次。我要尽力完成娘娘交代的事情。”

蝶依有些激动。旋即直接将茶盏放在了桌上。

她留下了一枚灵晶。而后身形倏然消失不见。

这客栈虽然也接待修者。但何尝见到过真正的灵晶。那正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掌柜。一看那枚突然出现的灵晶。顷刻间便是颤抖着将其拿了起來。而后赶紧放进了怀中。

一枚下品灵晶。足以抵价千金。

……

万剑宗山门之外。

希麟肩上已经落满了风雪。不过他并沒有将其震散开來。

“一张纸而已。这东西你自己留着吧……我想沈言也沒兴趣要。”洛成透过阵法打量了一下希麟手中的白纸。并沒有发现什么异样。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什么珍贵的宝贝。沈言也不会将其给丢了。

“虽然只是一张纸。但毕竟是沈言之物。我理应交还。他将此物随身携带。何人战斗之时方才飘落在地。想來也不是刻意丢弃的。”

希麟一丝不苟的道。

“这东西对他來说。应该有着一些意义。”

洛成微微一笑。旋即摇了摇头。不过这种固执的性子。倒是很对他的胃口。毕竟他曾经。也是这样固执的去修炼。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便留下这张纸。说不定是沈言的小情人送给他的定情之物。让他吟诗作对呢……”

光幕散开。希麟透过如水的光幕。似乎看见了真实的洛成。

后者的手。从水流般的阵法之中荡漾出來。而后抓住了希麟手中的白纸。随后缩进了阵法之内。希麟面前。再度沒有了洛成的身影。依旧只能看见他在光幕之上的影像。

“希望洛兄能将此物亲自交于沈言。希麟感激不尽。”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必客气。”洛成点了点头。旋即道。

“如此……希麟便告辞了……”

透过阵法。看着阵外那一袭黑衣的背影在雪地之中渐行渐远。洛成也是收回了目光。

“一张纸。一个奇怪的人……沈言这家伙。不但和严青有关系。连结交的朋友和看重的东西。都和寻常修者不一样。”

寻常修者。谁会去看重一张纸。这世间所有的修行功~法和法诀。都是记载在玉简和灵符之中的。自然不可能出现在纸张之上。

所以洛成。并沒有觉得这纸张是宝物。如果是的话。沈言自然不可能轻易弄丢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