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三叫你严家九族陪葬

独步苍澜 三零三 叫你严家九族陪葬

湘云镇。沈家大院。

六长老沈真和一脸阴厉。死死的盯着面前憔悴无比的沈正天。

“正天……可不要怪本长老不给你机会……说吧。沈如烟去了何处。如果不把她交出來。十个沈家也得罪不起上云城的人。”

沈正先站在一旁。一副高高挂起。作壁上观的样子。

沈真和知道沈红和沈园被杀。第一个怀疑的人便是沈言。不过他实在难以相信。沈言居然有那么强的实力。

但是时间一久。他也就想通了。沈言那小子一直忍辱负重。就是想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一鸣惊人。

不过从沈宏图的口中知晓沈言居然也进了万剑宗。而且还是拜在了所谓的大长老门下。这让沈真和有些头疼。

他也想过用沈如烟和沈正天來出气。不过思來想去。还是不敢轻触大宋朝的铁律。

沈如烟一直在屋中不外出。他就算有再多的阴谋。也根本使不出來。

不过严傲來访。却是一个契机。

因为严傲代表的上云城城主的意思。就算触犯了王朝铁律。也会有欧阳岚给顶着。

所以沈真和以及沈正先。才想借此机会。彻底将沈正天除掉。

既然人家严傲指明了要这两个人。而且还千里迢迢从上云城而來。显然就是沈言那小子。将对方得罪了个彻彻底底。

“我沈正天这辈子。窝窝囊囊混了几十个春秋。”

“为了家族。哪怕将脸摔在地上让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去践踏。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但要我交出自己的女儿苟且偷生……”

“我。做不到。”

沈正天手中握着一柄刃口都有些缺了的刀。整个人虽然憔悴无比。但说出这句话时。眸子里却闪烁着一种名为热血的光。

“沈正天。沈家弃子沈言。在外闯下弥天大祸……上云城城主近侍亲自上门讨人。若你今日不说出沈如烟的下落。便叫你血溅当场。”

沈正先听到此话。看了一眼身旁的严傲。而后冷声喝道。

他的目光之中只有森然的杀意。沒有半点兄弟亲情。

“好一个血溅当场。”

沈正天大笑一声。

“我沈正天纵然一死又如何。只愿苍天有眼。一道雷霆落下。劈死你这龌龊狗贼。”

从沈正先逼他交出沈如烟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认为两者之间。还有什么兄弟情义了。

沈如烟之所以能逃出去。是极其凑巧的。

沈家大长老沈哲不问世事。在沈家后山潜心修炼……但他却极其维护沈正天一脉。但也不能做的太明显。

沈言父子三人这些年之所以能平安。沈哲在其间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沈正天之所以能知道这个消息。还是沈哲暗中通知……在严傲将事情交代完。沈正先他们行动前的半个时辰。沈正天便已经支走了沈如烟。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所以沈如烟即便出府。也沒有任何人去阻拦。

“放肆。”沈真和一声怒喝。

“……沈如烟。是七世子要的人。交出她來。你可免一死。至于沈言。说不定城主也会网开一面。绕过他的性命。”

“顽抗的结果。只会是你们三人皆赴黄泉……区别只是时间而已。你的女儿能逃到哪里去。上云城主的力量。是你所不能想象的……”

“我最后再问一遍。交。还是不交。”

严傲负手而立。声音极为平淡。

欧阳立吩咐他事情必须尽快办好。因为欧阳岚那里拖不了多久。现在沈如烟溜掉了。他就完成不了任务。严傲不免有些恼怒。

在他看來这么小的事情自己都办不好。无论是七世子还是城主。只怕都会对自己不满意。

七世子虽然不成器。但毕竟是城主的儿子。为自己美言几句。那就是了不得的好处了……所以严傲才会听欧阳立的吩咐。

在他看來。这么简单的事情。很容易就办到了。让七世子高兴就好。

“呸。”

沈正天的眸子一阵闪烁。旋即便是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右手紧紧的握住那柄破刀的刀柄。

他虽然奇怪自己的儿子还沒有参加成人礼。便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名字。但却也不会轻易让严傲欺骗到自己。

沈如烟这一走。天大地大。莫说是上云城的城主。就算是苍云郡城的城主。只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到的。

更何况……他此刻。也是根本不知道沈如烟到底去了何处。

他只是交代沈如烟。一定要找到沈言。然后平安的活下去。

“冥顽不灵。很好。”严傲冷笑一声。浑厚的真气萦绕在右拳之上。

“虽然只是塑体阶五层的修为。但真气的凝实程度。丝毫不亚于塑体阶巅峰的修者……这严傲所修的功法。至少都是入品的黄级功~法。”

沈真和和沈正先相视一眼。心头都是一颤。

沈家的雷霆诀。不过是凡级九品。在湘云镇都算顶尖了。可想而知入品的功~法。是多么的珍贵。

不过对于欧阳岚來说。一些黄级一二品的功~法。赐给自己的侍卫也并不算什么。只要他们能有所成就。那就足矣了。

对于堂堂上云城城主來说。黄级一品功~法。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

周天境界……能是湘云镇这些家族可以去想象的么。整个湘云镇修为最高的镇主。也不过是锻骨七重天的境界罢了。

周天。与传说无二。

严傲今年不过十七岁。名义上是上云城城卫军的小统领。但实际上却是欧阳岚赐给欧阳立的一个侍卫。

塑体阶的小修者。对欧阳岚根本沒有丝毫的作用。

不过严傲家里世代都是欧阳家的侍从。是极为忠心的。所以欧阳岚才会赐给他一份黄级功~法让他修炼。

“这严傲还带來了一个侍卫。以我锻骨三层的修为都看不透深浅。不知道又是多强的实力……”

沈正先的目光之中泛起一丝冷意。

“沈谪仙那小子居然不知死活去得罪城主府这样的庞然大物……还让对方找上门來。不过也好。这一次就可以彻底将沈正天抹除掉。”

“否则他一日在族中。都是个祸害。”

沈正先想起沈哲。目光顷刻间变得森然起來。

“沈哲那老东西虽然有着锻骨五重天的修为……但不突破到锻骨七重天去。增加十年阳寿。只怕也沒有多少时日好活了。”

“这个老不死的。若非他屡次从中作梗。沈家早就被我牢牢的掌控在手中了……哪里会像现在这般。有什么要事。还需要几大长老同时表态。”

沈正先其实想的很清楚。

沈正天是沈老爷子当初指定的家主。虽然现在他代替着家主之位。不过沈正天不死。他始终都不可能完全掌握沈家。

所以这一次。他根本不会阻拦严傲半分。还会帮对方扫清阻碍。

严傲出手除掉沈正天的话。跟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干系。不用触犯王朝铁律。还能让沈正天消失。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那你就……去黄泉路上等你的好儿女吧。”

严傲怒声道。而后一拳砸向了沈正天。

后者虽然曾经有锻骨境的修为。但现在已经完全沒有丝毫真气了。

所以严傲一拳下去。虽然沈正天利用技巧拖着手中的破刀挡住了。但还是被震得腑脏之内翻江倒海。嘴角也渗出了丝丝血迹。

居然挡住了。

沈正先的眉头一皱。旋即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

他根本不会阻拦严傲……且不说对方身边那个看不出深浅的男子实力如何。关键是他为什么要出手去救沈正天这个阻挡他掌握沈家的大敌。

沈正先。从來就沒有将沈正天当成是自己的弟弟看待。

在他心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敌人。一种是暂时可以利用的人。沈正先的心中。从來沒有朋友这个概念。

除了沈宏图是他唯一的牵绊之外。甚至连他自己的娘子。他也将之视为外人。

“毕竟曾经是锻骨境的修者。能挡住这一拳倒也不算奇怪……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能挡住几拳。”

嘭。。

沈正天重重的摔落在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之上。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來。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沈如烟的下落。否则……”

“痴心……妄想。”

沈正天嗤笑一声。而后朗声道。

他仿佛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死亡一般。话语之间。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我便将沈言凌迟。让他死无全尸。”

严傲的话。像是一根毒刺般扎入了沈正天的心底。

不过片刻之后。他却无谓的笑了笑。然后直接将一口血吐在了地上。

“若你能对付言儿。还用的着在这儿威胁我。我不告诉你又能如何。”沈正天虽然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儿子要隐藏名姓。但他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去揭穿。

严傲怒极反笑。

他已经不想知道沈如烟的下落了。因为在他想來。欧阳立虽然想在沈言面前折辱沈如烟。但如果自己抓不住那个女子。欧阳立也不会生多大的气。

他现在只想杀了沈正天。

想來沈言知道自己父亲被杀的消息。只怕会愤怒之极。而沈言越是愤怒。欧阳立也就会越高兴。

“找死。我便成全你……待得抓住了你那女儿。我便将她卖进青楼。让你沈正天的后代。男的世世为奴。女的代代为娼。”

严傲的脸庞。都在他言语之间扭曲了起來。

……

“还有片刻便到了。”沈言已经穿过了湘云镇。他的模样风尘仆仆。

但青天步法踏动之时。仍然如同一缕清风。飘渺无踪。速度已然快到了极致。

“姐姐……爹。一定要等我……严傲。欧阳立。欧阳岚。上云城……”沈言喃喃的念叨着。然后神色变得愈发冷厉。

少顷。沈家府邸。便已近在眼前。

沈言身形直接闯进了府中。奇怪的是。居然沒有遇见任何族人。见到这样的情形。他心中不由得暗暗叫糟。

……

“……将她卖进青楼。让你沈正天的后代。男的世世为奴。女的代代为娼。”

沈言在硕大的府邸之内穿梭着。他身后的残影一个接一个的闪现。而后消散。

这时候他却陡然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沈言双目睁得滚圆。

(卖入青楼。将谁。难道是……姐姐。)

沈言的瞳孔几乎都撕裂开來。还來不及细想。片刻之后他猛然从巷道之中冲了出來。

看着前方的一幕。沈言的呼吸顷刻间似乎都停止了下來。

“严傲。你若敢动我父亲一根汗毛……我叫你严家九族陪葬。。。”沈言的声音。瞬间传入了前方众人的口中。

严傲的眸子一动。终于是泛起一丝亮色。

“我不敢么。”他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喃喃自语道。

PS:大家觉得让沈正天身陨好。还是活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