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四覆灭

独步苍澜 三零四 覆灭

“不要。”沈言心中痛极。大喊出这一声之后。居然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也许这世上我严傲不敢做的事情很多……但杀你的父亲。却不在此例。”严傲冷笑一声。真气喷薄而出。一拳轰在了沈正天胸口。

后者的身形直接倒飞了出去。手中的破刀也随之跌落在地。

“爹。。”

沈言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

“这是。。”

沈正先以及沈真和。还有沈家诸多长老。同时将目光转了过去。

一股凝如实质的杀气冲天而起。几乎将半边天都染成了血色。

沈言心中再无半点所谓敌强我弱的概念。在沈正天倒飞出去的那一刻。他來到这个世界之后。心中积压着的愤怒。完全迸发了出來。

纵横修真界死亡之海。手持断天刀杀上修真界第一仙门大罗宗。死在沈言手中的人。魔。妖。鬼不计其数……

即便在凡间。沈言身为武者之时。也曾经从尸山血海中走了数个來回。

他身上的杀气之凌厉。简直足以让苍天悲戚。大地哀鸣。

万剑宗的凌霜。修的乃是杀伐剑道。但他也难以企及沈言之万一。

沈言前世。一生都在杀人与逃命之间度过。

最后站上巅峰之时。还沒有宁静几年。在渡劫之时。又开始了和万千修真者间的拼杀。

可想而知。他身上散发的杀气。在这一刻恐怖到了何等样的程度。

严傲直接一屁股瘫软在地。沈正先等人若不是相互搀扶。怕是早就跌倒在地上了。

面对着瞳孔几乎都完全成了白色的沈言。他们现在已经提不起半点对抗的心思。

……

“爹……爹……”沈言双目一片惨白。他心中虽然杀意凛然。但却依然记得跌落在地的沈正天。

青天步法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他的身形晃动之间。便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而后抱住生死不知的沈正天。凄声道。

不知道是否因为融合了沈谪仙记忆的缘故。所以才会如此心痛。但毫无疑问。沈言此刻的的确确生起了从未有过的愤怒。

沒有人敢阻拦他。包括严傲身旁站着的那名男子。

他们在沈言身上萦绕的滔天杀气之下。就仿佛是风浪之中的一叶扁舟。除了摇摆和恐惧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谪……咳咳……谪仙……”

沈正天颤抖着睁开了瞳孔。气若游丝的道。

“爹。你……你沒事吧。”沈言心中泛起一丝惊喜。而后赶紧将体内的真气朝着沈正天输送过去。

片刻之后。后者的脸庞上终于有了一点色彩。

“谪仙……不用白费力气了。爹五脏六腑几乎全部毁损……等到心头的那一口气耗尽。就要去找你娘了……”

“不。不会的。爹。我有土石精灵……土石精灵是精灵一脉中的灵性之物。它绝对可以治好你的。”

沈言将手伸入了怀中摸索了两下。而后瞬间呆滞住。

“哪去了……哪去了。”沈言疯了似的在自己身上**了起。几乎就要癫狂。

此刻除了他和沒有受到这杀气影响的沈正天还能说话之外。整个沈家府邸。所有人连动不能动一下。连空气中的风。似乎都被凝滞住了。

“咳咳……谪仙。你听爹说……”

沈正天的嘴唇嗫嚅了几下。而后无力的吐出大片鲜血。其中夹杂着肺腑的碎片。

“爹……你说。你说……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做到。”

沈言一把捂住了沈正天胸口那个巨大的拳印。因为后者的胸膛几乎都塌陷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为何……你会给自己取名叫做沈言。本來你只是有字无名……但爹只怕等不到你成人礼的那一天了……”

沈正天捏着沈言的手。一字一顿道。

“所以从今往后。你的名字便叫做沈言。字谪仙。”

大宋王朝一般平民只有名字。但贵族阶层。不到成年的时候。都是起一个小字。成年之后。才会按族谱來取名。

族谱轮到沈言的时候。应该是宏字辈。

不过沈正天早就对这个家沒有了丝毫的归属感……所以沈谪仙只会是沈谪仙。从现在起。也是沈言。

无论叫什么。都是他沈正天的种。

“恩。恩。”沈言忙不迭的点头。他此刻根不敢松开捂着沈正天胸口的手。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丝接着一丝的热意。

他害怕自己一松手。沈正天连说完遗言的机会都沒有。

“谪仙……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沈正天目光开始涣散。不过他挣扎将自己的手伸进了怀中。掏出一张浸满了鲜血的丝绢。

“拿着……拿着……找到如烟。告诉她。其实她并不是我亲……”

“爹。”

一股鲜血猛然从沈正天的胸膛中喷涌了出來。几乎溅满了沈言的整张脸。

沈正天的话还沒有说完。便闭上了双眼。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解脱的笑意。仿佛终于能放下这些重担了一样。

沈言抱着怀中的渐渐冰冷下去的躯体。缓缓站起了身來。

……

天空中雷鸣阵阵。乌云滚滚。

沈言心悸的看了一眼天空。旋即终究不敢再度将自身这恐怖的杀气释放在外界。

若是在这样猖狂下去。只怕天劫便会直接降下。

虽然天道不管是非功过。但当杀气凛然到了一种连天地都为之渗然的程度之时。天劫照样会降临。

沈言体外的杀气开始渐渐消散。那几乎凝如实质的血色。从所有人眼中退去。

天空中轰鸣声变得微弱了起來。乌云也慢慢的散去。

“严傲……”

沈言的神色很冰冷。即便是在慕薇差点一匕首刺到他脖子的时候。他都沒有露出过这样渗然的眼神。

严傲满头冷汗。在沈言散去周身杀气之后。仿佛如梦初醒般从地上爬了起來……他的目光中带着一抹惊恐。四处打量了起來。

在杀气散去之后。沈真和以及沈正先都是一副愤恨和羞愧的表情。

“说出姐姐的下落……”

“姐姐。你说沈如烟那贱人。七世子想要她的人。她居然还敢不从。所以被七世子卖到羯罗朝的青楼里了……”

严傲一脸尴尬之色。不过旋即便冷冷看着沈言。

他认为沈言不过是虚张声势。如果有与之相对应的实力。也不会任由他杀掉沈正天了。

不过他却不知。沈言虽然沒有这样的实力。但他的灵魂。却是实实在在的渡劫期修真者。这种杀气从灵魂中透出來。所以根本不需要再经过任何的沉淀。

沈言的神色倏然平静了下來。

“听说羯罗朝那些化外蛮夷。对待女人就像是牲口一样。会让众多男人同时享用……真不知道沈如烟那小身板。经得起几个人的折腾……”

“沈家叛徒沈谪仙。你还敢在族中耀武扬威。在外得罪了上云城城主。找不到地方去。便想回族内避难么。”

沈正先阴森道。

“沈家承受不起上云城主欧阳岚的怒火。如果你不想沈家毁于一旦。而且还让自己殒命的话。最好束手就擒。跟随严傲回去向七世子谢罪。”

沈言蓦然失笑。

“欧阳岚。他算个什么东西。。。”

“你们……害死了爹。而且还将姐姐卖进了青楼……”沈言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不敢想象沈如烟会承受怎样的折辱。

那个将心完全寄在他身上的女子。真的应该承受这样的折磨么。

沈言恨啊。恨自己为什么要对欧阳家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抱着歉疚之心……恨自己为什么落不下面子來去跟欧阳岚道歉……

若不然爹不会死。姐姐也不会受到这种苦。

“放肆。”严傲吼道。

“大胆。”沈正先眼中爆出一阵寒光。

沈言猛然弯下腰去。将沈正天落在地上。刃口崩裂了多处的破刀握在了手中。

风起。沈言一袭长衫随风而动。他静静的低头看着刀尖。手中长刀斜指地面。

瞬间。沈言整个让仿佛再度化身前世那个惊天动地的绝世刀尊。

手中刀。心中道。

“你们……都该死。”

沈言猛然抬头。眸中精光凝为实质。目光直接将脚下的青石刺出数道裂痕。

严傲猛然大惊。瞬间便躲在了他身旁男子的身后。

“刀锋芒。。”

沈言一字一顿。艰难无比。仿佛抽干了自身所有精力般的念道。

第一个字落下。他的口中渗出血迹……第二个字落下。眼睛以及耳中同时流出鲜血……第三个字落下。全身的细微血管瞬间崩裂。

三个字落下。他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沈言以为他根本使不出來这一招。不过转瞬间。识海之中的断天刀魂。将一股精纯到实质的金色灵气注入他的体内。

“寒梅问雪雪亦伤。”

严傲抬起手。真气涌动。沈正先以及沈真和。以及诸多沈家长老。同时察觉到了不对劲……周围的空气。随着沈言的话音。开始变得越來越冷。

第一朵梅花乍现。从沈言的脚下开始。青石瞬间凝结出一层薄冰。

雪一样的梅花。一朵朵的在天空之上浮现……而后缓缓的飘落了下來。雪花飘得很慢。但仿佛有着千钧重量一般。

三分。

寒梅问雪。只完成了三分。不足一成的威力。但……已然足以。

沈言身形一软。而后直接跪倒在地。手中的长刀。也在瞬间碎裂开來。

冰层从他脚下开始蔓延。天空中的梅花。首先接触到了沈家众人以及严傲和他身边的男子……连眨眼的功夫都沒有。所有人顷刻化为了冰雕。

沈家府邸足有数顷。但随着一朵朵雪花落下。无论是地面。还是屋檐……花卉杂草树木。全部都被冻结在透明的冰层之中。

少顷……整个沈家。完全被冻结了起來。数十丈之外。都能感觉到一股肃杀和凛冽的寒意。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冻结住一般。

严傲面孔之上满是震撼和惊愕。他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前方……但整个人却已经被冻结成冰。生机尽灭。

“仅仅是你严傲……还不够。”

沈言冷笑。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他是这洁白的天地之中。唯一还存有生机的人。

“沈家覆灭。你严家九族宗亲。我也要杀个一干二净。”

PS:沈正天到底要不要留伏笔小仙也在考虑。本意上來说小仙不想任何一个正面人物身陨。但为了激怒沈言和引出沈如烟的身世。也唯有如此了。大家有意见可以在书评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