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五归宗

独步苍澜 三零五 归宗

“什么。。。”

上云城。城主府。欧阳岚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不争气的老七。

“你说你让严傲去抓沈言的父亲和姐姐。你脑袋让驴给踢了么。”欧阳岚看着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欧阳立。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想要一耳光抽过去的冲动。

“为父是上云城城主。别人可以不守大宋王朝律法……我难道还能堂而皇之的去违背么。要是出了差错。我欧阳家全都得照领主的意思陪葬。”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平头老百姓家长里短。说某个皇朝皇帝昏庸无能。那都不会有人去管。但谁见过一个大臣敢说道皇帝的不是。

位置不同。说出來的每一句话。做出來的每一件事。都需要去考虑后果。

纵然他位高权重。但也不能视大宋王朝律法如无物。

沈言得罪了他。那是以下犯上。只要找得出理由。就算处死了也无妨。但他府中的人去身家抓人。那就是触犯律法。

上云城这种重地。不知道苍澜领内多少人眼热着。毕竟掌握着御寒草原以及坐拥雪云沼泽这天然宝库。绝对算的上重城。

他欧阳岚出了差错。那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让事情沉下去的。

杀沈言事小。祸及家人事大。

“爹……那现在该怎么办。”欧阳立有些惶恐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无论如何……这件事不能和我们牵扯上任何干系。那严傲不抓回人最好。一旦抓了回來。便直接将他灭口。”欧阳岚的目光之中泛着一丝阴厉。

“只要他死了。沒有证据的情况下。事情就等于沒有发生。”

欧阳立缩了缩脖子。沒敢说话。

他从欧阳岚的身上察觉到了一股子杀气。是那种坐在高位之上的威严气息。

……

“妖魔退避了……”

“上境大能出手。陨星天障裂缝已经被修复掉了。”

尸横遍野。血雾滔天。

这是一处战场。一处人类修者与妖魔兵戈相见的战场。无数人类以及妖魔的尸体。将千里大地都染成了红色。

一道灿烂的星辰光幕在某个瞬间垂下。四周的黑色负面气息顷刻间尽数退去。

陨星天障。再度笼罩了这一片区域。

“终于……结束了。”

一名老者气色惨白。连瞳孔之内都散发着煞气。

“诸位师兄弟。浅师妹……咱们回宗。”

老者环顾四周。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无论十二长老竞争如何激烈。但毕竟他们都是师兄弟。

虽然经过无数天的战斗。所有人的精神都萎靡了下來。但沒有任何一个人身陨。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李师弟……陨星天障事了。但宗主数日前却告知我等要做好准备。我们即刻回宗。只有凌霜师弟。以及丹老一人在宗内。始终不是妙事。”

说话之人长发斑白。面庞却清隽无比。他的神色也是在场之人中最好的一个。

不但如此。连他身上那一袭天青色的长衫都沒有沾染上半分的血迹……

他的眸子如同一对灿烂的星辰。蕴藏着一种名为沧桑和坦荡的气息。

“天辰师兄……我们现在便起程吧。小霜子一人留在宗内。始终不是个事儿……”

在这满是血腥的战场之中。突然传來一个清冷若仙的声音。让周围许多疲惫之极的修者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一袭水蓝色纱裙曳地。虽然沾染了诸多血迹……但却仿佛在纱裙之上绽开了数朵血色梅花般。更将女子撑托的楚楚动人。

她的青丝被一个束带挽起。随意的绕过肩头。搭在酥胸之上。脸庞白嫩的犹如婴儿。其中还透出点点的红晕。

一双樱唇此刻微微勾出一个弧度。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清冷绝世。是傲然的仙子。更是惑人的女妖。

修为强悍的修者自然能保持容颜不老。那天辰师兄之所以一头长发斑白。只不过是习惯了以这种长辈的身份出面罢了。

如若他显露在外的年龄显得太过年轻。难免有些让人难以适应。

至于女子。却也是早已让所有人习惯了。

天月剑浅雨潇。万剑宗十二剑峰长老唯一的女性。她的师父是二长老的道侣柳画梢。两者都是万剑宗的隐世长老。

二长老。也是所有隐世长老之中唯一一个还挂着十二剑峰长老名头的人。

不是贪恋名利。而是因为他如果退去……所选出來的长老。无法服众。也就更谈不上在大事上做出决策了。

一般來说。大长老二长老以及三长老。都是有决策权的人。

现在的大长老太过于强势。但却偏偏不对宗门的任何决策表态。所以唯有二长老和掌门两人才有这个决策权。

如果二长老退去……谁來服众。大长老如果开口。无人不敢服。可是那是基于无比强大的实力至上的。二长老也同样如此。

不过无论如何。二长老楚青衫。绝对拥有着可以和诸多隐世长老比肩的实力。加之她的道侣柳画梢也是隐世长老。所以浅雨潇虽然只是排在第九。却也让人不能轻易忽视。

毕竟诸多长老虽然曾经的师尊都是万剑宗的强者。但时间太久。太多人都已经逝去了……而且就算有。每个人也只可能有一个师尊。

像楚青衫和柳画梢这种两人是道侣。而且还都成为隐世长老并且留存于世的情况。可就是太少了。

理论上來讲。除了大长老。整个万剑宗沒有任何人敢得罪浅雨潇。

衍天辰含笑点头。

他是三长老。虽然修为力压所有人……但偏偏上面一个是隐世长老实力。却因为诸多缘故不能退隐的二长老。一个是不知深浅。可宗主恭敬无比的大长老……

所以他也只能屈居第三。

众人手捏剑印。而后脚下踩着各自的灵剑。冲天而起。他们并不打算在此地和那些修者交流。因为宗内还有要事相商。

只是衍天辰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陨星天障出事已久……领城不可能不知道此地的情况。但却依然拖到了这种时候才去禀报州府。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幸好宗主有先见之明。派來了宗门十二剑峰长老之八。虽然亲传弟子少了些……不过就算是领城方面。也不能说我们不出力……”

“这一次沒有损耗太多的后辈。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

寒冷。死寂。

在这冰雕般的天地里。不知过了多久。方才终于传出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沈言颤抖着挣扎了一下。身躯里的力量随着真气一点点的恢复了起來。

他动作的幅度越來越大。半响之后。终于是从覆盖在自己身上厚厚的积雪中爬了出來。

不错。虽然已经过去了许久。但天空中已然还飘着风雪。

一片片的雪花早就将无数冰层给遮掩了起來……连带着透明冰晶内的人。也根本看不真切了。沈言一言不发的恢复着自己体内的真气。

“过了多久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梅花落尽。冰天雪地雪未消……还沒有超过三日。”沈言喃喃自语道。

他一边任由真气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气恢复自己的体力。一边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带血的丝绢。

丝绢应该是粉白色的。虽然大部分都鲜血浸湿。但多少能辨认出來。

右下角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两个小字。如烟。

“这是……爹让我交给姐姐的么。”沈言的眼角突然渗出一丝泪痕。

“可是我现在。连姐姐在哪里都不知道……”

“对了。欧阳立。我要去找欧阳立……既然是他派遣严傲來此。那么姐姐的下落他肯定知道。”沈言死灰般的脸庞之上。变得红润了起來。

他的瞳孔之中。也终于是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城主府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沈言咬牙切齿的道。

“若是姐姐有半点差错……我沈言定要让整个上云城因她而覆灭。”沈言的话。看似有些狂妄到了极点。

但他的声音偏偏平静之极。仿佛是在说我要吃饭这样简单的事情一般。

“断天刀魂突然渗入我体内的那灵气。应该是吸收了土石精灵的缘故……”沈言暗自道。“怪不得我会有一种感觉。能使出寒梅问雪來。”

“土石精灵一般隐藏在山川以及地脉的深处。如果不是运气好到的极点或者有绝强的实力。只怕根本不能寻到这类灵性宝物。”

“断天刀魂的力量……莫非是依靠这种灵性之物來觉醒的。”沈言对这一点不是很清楚。因为他自己也不知晓断天刀魂是个什么状况。

虽然他能感觉到识海中的断天刀魂有着一种和自己息息相关的气息散发出來。但他却无法完全掌控住断天刀魂。

“可惜是拥有灵性的宝物……不是一般的灵晶或者法宝。否则倒是可以寻找一些。试试看能否让断天刀魂吸收掉。”

灵性之物。哪一样不是天材地宝。哪里有那么容易便能寻到。

其实那土石精灵。沈言到现在为止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的运气应该沒有那么好。不过有些事情。总还是要相信运气这一个说法的。

“现在……便去上云城。询问姐姐的下落。”

沈言将丝绢放入怀中。

“若是不能为姐姐报仇。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沈言看了一眼冰封在厚厚冰层之中沈正天的尸身。忍不住走上前去在上边轻轻的抚摸了起來……冰层散发着一种刺骨的寒意。沈言的手刚刚触碰到上面。便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爹……我走了。我必然会为你讨还一个公道。愿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待得明年忌日。不孝子沈谪仙。再來此处祭拜于你。”

沈言话音落罢。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他踩踏青天步的速度。居然比來时还要快了数成。如果有人能察觉到那一闪而过的气势。便可以清晰的知晓他的修为。。

塑体七重天。俗称塑体高阶修士。

当然。此地不可能有人注意到他的修为……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注意到那更为隐秘的。从冰封着沈正天尸体的冰层之内浮现。而后沒入沈言体内的一道微弱光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