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六大转周天境

三零六 大转周天境

万剑宗.药园某处.

“这纸张……”

洛成目瞪口呆的停止了修炼.将目光放在他随意揣在怀中的白纸身上.

“整整加快了我三成的修炼速度……那希麟.是个白痴么.居然会将这么宝贵的东西拱手送给他人.”洛成先后试验了数次.终于确定自己修炼速度的加快.并非是自己悟性提升.而是这纸张的缘故.

他同天地灵气之间的感应.要清晰了不少.

三成的修炼速度.看似只有三分之一……但经年日久的积累下來.那是极其恐怖的一个数据.

比如别人突破到周天境界需要十年.而拥有了这纸张.便可以将这个速度缩短三成.

修炼之途.一步领先便是步步领先.所以那些增加修为的高品级丹药才会拥有无可估量的价值.

而这一张白纸.便可以等同无数的天材地宝.

洛成可以想象.如果他手中的东西出现在修炼界中.不止是苍云郡.乃至整个苍澜领甚至苍木州.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不.希麟应当不知道这个秘密……或者说他沒有意识到这纸张起到的巨大作用.”

洛成猜的不错.希麟的确不知道这纸张拥有这么巨大的作用.因为他修炼的速度本就极快.加上突破之后修炼速度也会增加.

所以在不断的突破之中.希麟虽然知道这东西有些稀奇.但也觉料不到它居然可以增幅整整三成的修炼速度.

“拥有了这东西……那些内门的天才之辈算什么.虽然我现在的天赋差了他们一筹.但拥有这纸张对修炼速度的增幅.很快便可以将他们甩在身后.”

洛成的眸子中.闪动着野心勃勃的光芒.

“这纸张绝不可以落到他人之手……沈言这种人.怎么可能得到如此瑰宝.我洛成才是天眷之人.否则希麟也不会将此物交给我……”

洛成心头不由得思索起來.

“我得逃出万剑宗……否则一旦修炼的速度加快太多.很可能暴露这宝贝.远走他乡.去苍木州以外的州地.然后重新以一个天才的身份拜入某个大宗门.”

洛成的想法.很现实也很简单.

只要逃出苍云郡的范围.万剑宗的影响力便可以忽略不计.他根本不用担心会被抓住.

更何况等他在另外的大宗门展露出光芒.那么就算万剑宗想要对付他.那个宗门也会全力的保护他.

“事不宜迟.现在便走.”

洛成因为照看山门.打扫山门的环境等等……所以他掌握了一道开启惊天剑阵的印诀.只能让人进出.沒有任何其他的功效.

而且只能让换血境以下的人进出.一旦超出这个修为界限而沒有控制惊天剑阵的印诀的话.那么擅闯之人顷刻间便会被惊天剑阵绞成粉碎.

不过少顷.洛成便出现在了茫茫的雪地之中.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剑阵光幕.咬咬牙下定了决心.旋即直接扔掉了自己的弟子铭牌.

虽然上面只有一个身份印记.但以防万一而是扔掉的好.

“等到数十年之后.我洛成必然可以问鼎周天境.到时候.万剑宗这种郡地顶尖宗门.也会视我如上宾.”

洛成深吸了一口气.转瞬间便跃出数十里.旋即在一片树林之中.猛然停下了脚步.

不是他不准备走了.而是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名蒙面女子.

单看其一对妖娆无限的眸子.还有隐藏在青色缎裳下的袅娜身姿.便可想象这是何等千娇百媚的一个女人.

洛成的目光中有着一丝警惕.他摸了摸怀中的白纸.

他好色也爱美女.但相比之下更清楚这白纸的作用有多大……有了强大的实力.如同面前这女子般容貌的女人.同样要多少有多少.

“惜诵残页在你这.”女子的声音带着一种软绵的魅惑.让洛成有些飘飘然.

(惜诵.什么东西……)洛成有些莫名其妙.心头却是轻松了不少.

“我并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洛成虽然贪婪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但眼神深处的那一丝警惕.却还是沒有收敛.

女子不在说话.缓步走上前來.在洛成身边站定.

她矮了洛成小半个头.走到后者面前的时候.迎面便是一阵香风.洛成忍不住狠狠的嗅了几口.

蝶依皱了皱眉头.忍住心头的那丝厌恶将目光放在了男子一直揣在怀中的右手上.

洛成一下子紧张的将手抽了出來.蝶依瞬间便看见了对方怀中那张白纸的一角.

蝶依的神色一下子僵硬了下來.她眸子里的厌恶被她掩藏了下去.旋即咬了咬牙.娇躯顷刻间跪倒在地.

“杏花仙子座下花侍蝶依.参见主人.”

洛成正慌忙的要将怀中露出了一角的白纸塞进去.听见女子一下子从魅惑转为郑重的声音.顷刻间呆滞在了原地.

……

沈言终于托着疲惫至极的身躯回到了万剑宗.

若不是遇见了严青.他只怕连宗门都进不來……因为他连所谓的弟子铭牌都沒有.

不过他的修为低.纵然不小心闯进了剑阵.也不会被剑阵绞杀.

高修为的修者触动剑阵会被灭杀.但修为低下的修者触动剑阵便不会.

塑体阶层的修者如果不是出生名门贵族.或者有着深厚的宗门背景.那么认不出这些阵法也是很正常的.若是不分青红皂白全都灭杀.也太有伤天和了些.

沈言想的很明白.他现在还不能去上云城.

那严傲既然是欧阳立派出來的.很显然对方是为了针对他.他现在去上云城.恐怕人还沒见到自己就被抓起來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不过沈言此刻却还不知道.欧阳立已经被欧阳岚训斥了一顿.然后还禁足在城主府.

至于化为冰雕的沈家府邸和沈正天的尸身.沈言才会不去担心.

寒梅问雪凝成的冰.纵然是一百年只怕也化不开.而那深入骨髓的寒意.连他这个塑体阶修为的使用者都难以抗衡.更何况是普通人.

而那些修者.只怕远远的看见就会避了开來.就算是紫云城发现了什么.也不敢去破坏这一片冰封起來的天地.

能造成这种恐怖景象的强者.只怕数息之间就能覆灭了紫云城.沒有哪个城主会显得慌去为了一个沈家去招惹这种等级的强者.

虽然王朝有律法.但也是相对而言.无论到哪里都是实力为尊……只要你的拳头够硬.能一拳将律法规矩砸的粉身碎骨.那一切自然是你说了算.

沈言的拳头虽然还沒有那么硬.但靠着断天刀魂.锋芒九式爆发出來的力量.却造成了这样一个假象.自然而然的便让其他人不敢轻易去触怒那个莫须有的“强者”.

“爹……我一定会找到姐姐的.一定.”

沈言攥紧怀中的丝绢.目光清明之间带着一抹有些不可理喻的无名的坚定.

“塑体七层……这点修为实在是太弱太弱了……若是我拥有那所谓的上境实力.欧阳岚又岂敢如此对待我.”

沈言的体力只恢复了小半.但他一刻也忍不住的修炼了起來.

所幸当初从凌霜那里拿到的强身破障丹还沒有用完……虽然这丹药是破除强身阶晋入塑体阶的屏障的.但其中蕴含的药力也是极强的.

最起码恢复沈言的体力和真气.是完全沒有问題的.

这种破障丹药放在俗世去拍卖.那些小家族绝对会付出很昂贵的金钱來购买.

但一般來说.破境的丹药极其珍贵.就算是强身破障丹.也不会有谁会去卖掉.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沈言这样的本事.从一个长老的手中硬生生的要來一堆丹药的.

沈言突破到塑体阶使用掉了一枚强身破障丹.现在手中还剩下了四枚.

他将一粒丹药送入口中.然后感受着药力在经脉之中游荡的感觉.直到那种虚弱的感觉渐渐淡去.他才运转起九转雷霆诀來.

……

“蝶依……咱们真的要去雪云沼泽么.”洛成得到那张白纸之后.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主角一般.

而蝶依在确认了惜诵残页在他手中之后.也是将真实面貌露了出來.洛成面对这样一个女人.早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的了.

更让他兴奋的是.虽然不知道蝶依为什么叫他主人.但是他平常做出一些稍显轻浮的举动.比如说揽住对方的纤腰或者肩头之时.蝶依只是躲开.虽然面色难看.但却压抑住自己的怒意.

洛成说话之间.又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蝶依的腰身之上.

后者不着痕迹的稍稍往前一步.挣扎了开來.那张俏脸之上.满是不解和疑惑.

蝶依只是花侍.所以并不能察觉到自己的目标到底是不是要找的人……但是她理所应当的认为.既然惜诵残页在对方身上.那对方自然就是她的主人了.

洛成的目光贪婪而又火热的放在蝶依的身上.看着面前女子的背影.他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不过以他的实力根本看不清蝶依的身前.所以虽然每一次的刚刚将手放在女子的身上就被挣开.他也沒有流露出丝毫的愠色.

他也在慢慢的测验.自己这个所谓的主人.到底会让面前这个女子容忍到什么地步.

目前为止.碍于女子你不清不楚的实力.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蝶依……雪云沼泽可是很危险的.我们还是不去了吧.”洛成突然想起这件事來.有些闪烁其词.

蝶依的秀目中再度泛起一丝疑惑.旋即心中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主人.你不用担心会遇到危险.我们只是去雪云边境罢了……就算有什么危险.蝶依也会护你周全的.”

“这样啊……”洛成点点头.旋即有些犹豫.“蝶依你现在的修为.是什么境界.”

“真气可在体内运行六六极数三十六圈.是为大转周天境.”

蝶依虽然并不想多说.但却知道自己身为花侍的使命.所以洛成询问之后.她便全盘托出.

洛成身形一颤.而后不自然的退开了一小步.

大转周天境……一万个他都不够杀的.

PS:这章好像会有点让人郁闷.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这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