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七欧阳上门

三零七 欧阳上门

沈言身上因为强行使用寒梅问雪一招而留下的暗伤,随着他的修炼渐渐的恢复了过來。

不过这伤势能恢复的如此之快,到和他用掉了三枚强身破障丹脱不开干系。

毕竟强身破障丹的药效极为强力,所以仅仅三枚丹药而已,沈言的伤势不但完全恢复,而且还彻底稳固了塑体七层的修为。

待得沈言睁开双目,已经是数天之后的事情了。

“沒想到这次非但多出细微血脉崩裂,而且连内腑都受到了损伤……若非强身破障丹的巨大药力,只怕要恢复还沒有这么简单!”

沈言的声音沒有丝毫波动,显得极其平静。

不过若是让别人听见的他的话,不知道又会作何想法了。毕竟那些治疗伤势的丹药,比之可以突破境界的丹药來说,价值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利用强身破障丹的巨大药力來疗伤,也真亏沈言能想的出來。

“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提升修为……只要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纵然我不去找欧阳岚,他也会乖乖上门说出姐姐的下落!”

沈言一拳砸在地上,眸中寒光闪动。

他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也不是一个不分是非的人,因为两世为人,无论怎样的事情在沈言眼中看來,都是无所谓有无的。

但欧阳立万万不该将主意打在沈如烟和沈正天的身上,从沈正天死去的那一刻起,沈言就已经彻底做出了决定。

欧阳家……必须覆灭。

无论达到这个目的要多久,沈言也不会轻易放弃,或者说绝不可能放弃。

“不过俗话说得好,过犹不及……这些天倒不如跟凌霜那厮请教一些修炼界的常识性问題……而且……”

沈言瞳孔中掠过一丝异色。

“总感觉往东南方有着什么奇特的东西在吸引着我……看來少不了要抽身过去查探一番了!”关于那莫名传來的吸引力,沈言也有些纳闷。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沒有时间去东南方查看,毕竟那丝吸引力有些模糊,而且來得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沈言脑袋里装的又不是浆糊,怎么可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前去查看虚实。

……

欧阳岚孑立风雪之中,冷冷看着万剑宗山门处的大阵。

他之所以数日不來万剑宗找沈言的麻烦,是因为欧阳立惹出來的乱子……

不过待得他派去的人查探一番之后,欧阳岚彻底沒有了这个顾忌,所以他今日便來到了万剑宗,而且还是來者不善。

虽然只一人,足可抵千军万马。

他听到派去沈家查看情况的侍卫传回來的消息,倒还是吃了一惊。

不过之后反而轻松了下來,只以为沈家某个人不小心惹到了一个强者,让人一招给灭了。

至于严傲也死在了这一招之下,反而让他彻底安心了。

现在沈家覆灭,纵然有些人想要借这个机会找他的麻烦,也是绝不可能的。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不知道沈言其实是去过沈家的,否则就算不认为沈言有那么恐怖的实力,也会认为沈言背后站着一个超级强者。

但这件事是沈宏图自作主张告诉沈言,准备让他自己去送死的……

所以沈言去沈家的事情,除了沈宏图,还沒有任何一个人知晓。

“上云城城主,欧阳岚來访!!!”

……

凌霜以及从陨星天障返回的众多长老正在天霜殿商量着雪云边境的事情,毕竟此事关系极大,所以众多长老几乎天天都聚在一起。

不过凌霜正准备说出自己的提议之时,却一下子被宗门之外的声音给震得一愣。

这倒不是透过惊天剑阵的剑令透进來的,而是直接依靠恐怖的真气将声音扩散到整个万剑宗。

凌霜愣住,衍天辰以及浅雨潇等长老也是互相对视了一眼。

“凌师弟……欧阳岚此时來访,却不知是为了何事?”

片刻之后,衍天辰还是开口询问了起來。

毕竟欧阳岚的修为虽然和他们这些剑峰长老相差不是很多,但是对方毕竟不是一个简单的周天境强者。

上云城城主,这是官面上的身份。

无数个万剑宗绑在一起,在大宋王朝这种恐怖的势力之下,也是瞬息间覆灭的事情。0

所以纵然万剑宗再如何不待见欧阳岚,也绝不可能示恶,更何况两者之间的关系还不错。

但欧阳岚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必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若说他是來万剑宗做客的,那显然不可能。

所以衍天辰才会事先询问一番,做好准备,免得自己这方面乱了阵脚。

凌霜苦笑,他只好将白廖慕芝涵等人告诉他的消息如实拖出。至于沈言被大长老收为徒弟的事情,自然也一并说了出來。

这件事很简单,说白了就是沈言得罪了城主府,还且还让欧阳岚彻底动怒,以至于孤身一人跑來万剑宗兴师问罪。

不过牵扯大长老,这事情就变得不简单起來,非但如此,还显得极其复杂。

若是寻常杂役弟子或者外门弟子,将其交给欧阳岚处置那也罢了……

但若是他们如此对沈言,大长老那里该如何交代?

衍天辰等人再次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是难以掩饰的震惊。

浅雨潇秀目微微一动,倒是注意到了凌霜话音中的无可奈何。

看起來似乎小霜子也在这个叫做沈言的家伙手里吃了些小亏啊……不过不知道是谁这么有本事,得罪了凌霜居然还能安安稳稳的呆在宗内。

“天辰师兄……你看此事该如何决断?让那欧阳岚入内,若是沈言出了什么事,只怕大长老那里不好交代啊……”

凌霜当然看见了浅雨潇的表情,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而后转移了话題。

“无论如何,我们不可能将欧阳岚拦在宗门之外……”天意剑李敬之面上掠过一丝忧色,然后沉声道。

“李师弟此言善也!”衍天辰点了点头。“毕竟欧阳岚此番前來万剑宗,直接报上了上云城城主的名头……”

“他有着上云城主这一层身份,无论來此是否有着其他的目的,但若是我们还将其拒之门外,虽然不会引起领城发怒,但至少站不住理字!”

凌霜眸子闪烁了几下,旋即点头应是。

“天辰师兄的意思我知道了……那么我们便去迎接欧阳城主吧!”

他们这些长老都聚在此处,如果避而不见,难免落了欧阳岚口舌,所以只好一同前去迎接,但衍天辰却未动。

他的实力乃是周天小圆满,比之欧阳岚还高,所以根本不用屈尊去迎接对方。

毕竟不管放在何处,都是以实力为尊。

……

万剑宗众长老同欧阳岚互相见礼之后,便一同回到了天霜殿。

至于莲花主峰上的莲花殿,单单一个欧阳岚还不足以让万剑宗如此慎重对待。

衍天辰虽未去山门处迎接,但却站在天霜殿之前等候着欧阳岚等人,毕竟对方是上云城城主,一定程度的面子还是要给对方的。

“欧阳城主驾到,鄙宗蓬荜生辉,却不知欧阳城主此番前來,有何见教?”

众人落座,衍天辰便笑吟吟的道,他本就是君子之风,行的也是浩然正道,言语之间倒也大气磅礴,让人心生好感。

可欧阳岚却是一脸阴沉模样,而后冷笑一声。

“行了……我也懒得跟诸位绕圈子,你们万剑宗的弟子沈言,触怒了我城主府的威严!不但打了我的老管家,而且还抢了我的丹药,甚至灭杀了我赐给立儿的近侍严傲……”

“我欧阳岚毕竟是堂堂上云城城主,让你们万剑宗一个弟子如此侮辱,甚至堂而皇之公然打脸,不管怎样,你们始终都是要给我一个交代的!”

欧阳岚话音说完,旋即沉吟片刻。

“我也不说取他性命之言,只要他自废修为,而后亲自上门负荆请罪,我便饶了他不敬之罪!”

衍天辰以及凌霜等人皆是一脸无奈,若是寻常弟子,这般做法倒也无妨……哪怕断其手脚,都是无所谓的。

对方能看在和万剑宗的情面之上做出如此轻的惩罚,已经是很给万剑宗颜面了。

看偏偏沈言不是一般的弟子,凌霜虽然想要整治他一番,但真取了沈言性命,他也是不敢的。

其他人不说也罢,大长老三十二年前的那一年,他是目击者……因为见过对方的实力,才会恐惧。

衍天辰等人只知道宗主吩咐了无论如何都要对大长老毕恭毕敬,虽然他们知晓大长老或许深不可测,但对方真正的实力到底恐怖到何等程度,在场的长老中,只有凌霜见识过毫厘。

只是这毫厘,已经让他灵魂都为之颤抖,生不出丝毫抵抗之力。

……

“废你妈~的狗屁!”

众长老还沒有给出欧阳岚一个答案,便听见殿外一声怒喝。

凌霜面色一惊,旋即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他先前已经猜到欧阳岚是为了找沈言了结一下恩怨,所以让严青去将沈言叫來。

不过早知道沈言尽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上來就直接大骂欧阳岚一句的话,说什么凌霜也不可能让他來此了。

“放肆!!!”

欧阳岚双拳猛然握紧,他的身份何等样尊崇,沈言今天的话简直可谓当堂打脸。

不过还不待他说话,便听见身旁传來一声清冷的厉喝。

浅雨潇一双美目放在沈言身上,神色之间却是传递出一种“不要冲动”的意味。

“欧阳老狗……我问你,你将我姐姐掳到何处去了?若是说出她的小落,我可以考虑饶你欧阳家众人一条狗命!”

沈言虽然看见了浅雨潇的目光,心头也有些感激,但却还是忍不住的怒声道。

若是沈如烟出了事他还能平静无比的对待,那简直就不是一个人能做出來的事。

所以沈言此刻,已经顾不得考虑所谓的后果了。

“……不得不承认,你彻底激怒我了……”

欧阳岚猛然站起身來,锦袍无风自动,脸上一片威严和盛怒之色。

PS:群号虽然在简介上有,但还是说一次吧,虽然沒几个人,但大家想加的还是可以加一加。194758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