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八击杀沈言

章 节三零八 击杀沈言

沈言那个怒啊,听严青告诉自己欧阳岚上门來访之后,他心里还有些揣测不安,

毕竟对方的实力太过恐怖了,如果真心想要对付他,只怕他也只能束手就擒,

他原本的打算是先到天霜殿來,然后静观其变,最好能从欧阳岚口中问出沈如烟的下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至于欧阳立,他压根就沒打算放过……甚至于,日后连整个欧阳家都不会放过,

沈言能想象沈如烟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糟糕,敞若那严傲的话是真的……沈如烟被卖到了羯罗这种蛮夷之地,这样的局面沈言甚至都不敢想,

总而言之,沈言这会儿自家事自家知,他沒打算和欧阳岚翻脸,因为打不过……

不过谁料到自己刚风风火火的从药园赶來天霜殿,便听到欧阳老贼叫嚣着要他自废修为,而且还要负荆请罪……

沈言心头对沈如烟的牵挂因为欧阳岚的这邪彻底被激了起來,泥人也有三分火,所以他直接便破口大骂了出來,

“少在那里惺惺作态,你我的事情明显之至……本就是难以和解的局面,何必装出來一副大人大量的模样,”

沈言站在天霜殿门口,嘴角噙着一抹冷意,

他刚刚因为一瞬间的愤怒有些失去了理智方才大骂出口,此刻自然已经将心情平定了下來,之所以先前那样,只是因为太过牵系沈如烟,显得关心则乱罢了,

欧阳岚怒极反笑,而且还是仰天大笑,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郎……同我欧阳岚如此说话,你倒也是同辈之中第一人,”欧阳岚言及此处,却是话音一转,一股杀气凛然而生,

“不过,也自当是最后一人,”

杀气很浓郁,

如果能用言语形容的话,沈言仿佛感觉面前的欧阳岚即便连真气都沒有运转,但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变成了顶天的巨汉一般,一巴掌就能将他拍死,

这是欧阳岚纵横战场数十年,立下赫赫战功背后所隐藏着的万人尸骨堆积而成的杀气,杀念起,顷刻间便席卷整个天霜殿,

衍天辰等人虽然依靠真气将这股气势阻在心神之外,不过也有些暗自心惊,

他们不是将,只是宗门长老,即便经历过一些战斗,也绝比不上欧阳岚这种在战场上拼杀数十年积攒下來的恐怖杀气,

恍若边疆战场,纵横八十万里,其上尸骨如山,哀鸿遍野,连飞鸟都不敢从上边飞过,

如果处在这种尸骨如山,连大地都如同鲜血凝聚而成的战场之上,心智不坚的人,只怕十成实力连半成都发挥不出來,

就算欧阳岚手中并沒有斩杀许多人,但在样的战场熏陶之下,所沾染上的杀气,自然已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了,

欧阳岚拼杀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是大宋王朝的边疆战场,那种地方……整个上云城所有人前去,只怕也得全部化为战场上的肥料,

咦,

在这恐怖的杀气之下,常人至少也有被震慑的心神飘摇不定,但欧阳岚却发现沈言冷笑依旧,甚至连身形都沒有丝毫的颤动,

这种镇定,绝不是装出來的,

你凭什么有这样的依仗,

欧阳岚心头怒喝一声,整个人的气势竟已然臻至巅峰,他周身居然都隐隐散发出殷虹色的雾气,

沈言微微退后一步,整个人站立在天霜殿之外,

“欧阳老贼,想要唬我,你还不够格,”

不够格,

沈言话音落罢,天霜剑峰之上轰然卷起一阵狂风,居然发出了呼呼的巨响,

风怒嚎,他头顶之上的悠闲自在的白云,在这一瞬间,居然是以一种不能想象的速度,直接飘荡到数百丈之外,

天色渐渐由明转暗,

“这……是什么,”欧阳岚目瞪口呆,他周身的血雾荡漾了一下,居然彻底的缩回了体内,仿佛在惧怕着什么一般,

“睁大你的狗眼且看,什么叫做,杀意凛天,”

沈言双目倏然失去了聚焦,完全转为了灰白,根本再看不出丁点黑色,

轰轰

风云聚,沈言周身气势沸腾,一道虚幻的血色光柱仿佛从他身上冒出,而后冲天而起,

天色变暗,正是因为这凝如实质的红色血光,将阳光都遮掩了起來,

沈言头顶五百丈天穹,彻底转为了黑色,

五百外开外,往千丈延伸,连白云都带上了一层紫色毫光,再往远看去,千丈之外不知延及何处,竟是完全转为了红色……

红的发紫,紫的发黑,

沈言双目完全转为白色,体内的雷霆真气被压制的连丹田都出不來,

……

元虚九年春,刀尊沈言孤身一人,杀上血狱魔门,斩敌十二万九千八百,同年夏,血狱魔门灭,

元虚十四年秋,刀尊沈言骑三尾青鸾,跨越定江河,斩杀两河异类七十九万,次年冬,两河异类立下血契,再不敢进犯神州,

元明七年春,刀尊沈言越神魔封印,前往魔族地狱,一人一刀,自魔族魔空城起,屠城九百七十六,斩魔族量,

……

量,便是以计数,算都算不出,

沈言手中之刀,红尘斩人,修真界斩修者,斩妖族,斩鬼狐精怪,斩魔族妖孽,斩异类它族……他的杀气,足以让一座俗世城池顷刻间覆灭,

衍天辰,浅雨潇以及李敬之等人……居然忍不住的按住了心口,

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都要跳出來了一般,这是在……开玩笑么,

欧阳岚冷汗涔涔,他体内那原本堪称恐怖,半实质化的杀气已经彻底的被压回了体内,

沈言的杀气完全针对他而生,所以其中九成九都由欧阳岚一个人在承受着……衍天辰等长老,不过是分摊了余下的那一分而已,

纵然如此,已然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都要跳动出來一般,

沈言今生,第一次将灵魂深处如此恐怖的杀气释放出來……在沈家之时逸散出來的那一点,不过是皮毛而已,

之所以今日会如此,是因为对欧阳岚的愤怒,已经到了让他不顾一切的地步,

周天强者,岂会被杀意饶了心神,

欧阳岚心头怒喝一声,旋即真气倏然喷薄而出……周天境强者的气势,和沈言那单纯的杀意,凌空对峙着,

李敬之双目之中散出异彩,他修的乃是杀意剑道,

重的便是杀意二字,沈言此番惊天动地的杀气,却是让他生起了一丝他念,如果用这般杀气來修炼杀意剑道,岂止是事半功倍,

难受,恐慌,心惊胆颤……若非自身的真气和那杀气分庭抗礼,欧阳岚几乎都要忍不住的瘫软在地,

我这……是他妈的在做梦么,欧阳岚心头忍不住的想道,

一个小小塑体阶修者,居然能单纯的依靠杀气,甚至连真气都沒有浮现,就能逼得自己堂堂周天境强者忍不住想要退却……

是的,我一定是在做梦,欧阳岚思筹道,

“那是……什么,”衍天辰目光如炬,忽然看到了天空中的异象,

轰隆隆

滋滋

与此同时,天空中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沈言头顶那黑色的云团,竟然被一片金白色的云团直接挤了开來,

金白色云团之中电光闪烁,轰鸣阵阵,雷电汹涌翻腾,

“天为之凛然……”

浅雨潇的心头再度忍不住的颤动了一下,红唇微微动了动,嗫嚅道,

湛青色劫云,是小青罡煞雷,而这金白色劫云,便是天罚之劫……

天罚之劫之所以诞生,便是因为天地不容……比如修真界仙器出世,便要历经金白色天罚之劫,度过之后才能存活于世,

沈言之所以不敢妄动杀气的缘故,也正是在此,

一个是因为杀气彻底迸发之后,他自己都有些难以掌控自己……另外一个,则是杀气完全释放而出,便会引出天罚之劫,

前世沈言自然不会惧怕,但今生却不一样,

虽然只因动只有百丈方圆的一片劫云出现,但也足以想象到其中的恐怖,

衍天辰,浅雨潇等长老再加上欧阳岚,所有人合在一起,都不够天罚之劫轰的,

“天罚,这是天罚之劫……”

衍天辰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颤抖的指着那不过百丈方圆的一片劫雷……

浅雨潇和凌霜等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劫云代表的意义,虽然看起來华丽,但是他们似乎并沒有从其中感觉到丝毫恐怖的气息,

“天辰师兄……天罚之劫,是什么,”凌霜感觉衍天辰有些不对劲,因为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來,所以斟酌了一下,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天罚之劫,劫降于天地不容之人或物……劫雷共九九八十一道,只消第一轮九道劫雷,这天霜剑峰,便不复存在,”

衍天辰虽然焦急,但还是解释了起來,

所有人顷刻间滞住,连带着欧阳岚都转过了头來,他们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空中那不过百丈方圆的一片劫云……

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不过沒有人敢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九道劫雷天霜剑峰都能化为灰烬,他们加起來都不够一道劫雷轰的,

“天辰兄,可有解救之法,”

欧阳岚一边避开沈言那苍白的一对眸子,然后额头冷汗涔涔的询问道,

衍天辰一滞,旋即目光有些犹豫的看着沈言,

“……只要沈言死,天罚之劫自然散去,”

欧阳岚心头一紧,旋即大喜,能借助这个理由将沈言杀掉,他自然千百个愿意……否则他也不敢想象沈言日后,到底会成长到何种程度,

“诸位……吾等合力,击杀沈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