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零九天谴怎么逃

三零九 天谴,怎么逃

沈言双眼一片茫白.似已失去了自我意识.

他缓缓的抬起头來.目不转睛的用双眼紧紧的盯着欧阳岚等人……那恐怖的一片森然眼白.让人有些渗然.

天空之上轰鸣大作.劫云开始蓄势.眼看不久之后便要落下.

衍天辰眼神一正.旋即猛然点头.凌霜倒是有些犹豫……但看了一眼天空之上的金白色劫云.他也压下了心头的其他想法.

“天霜剑峰乃是万剑宗十二剑峰之一.敞若真的毁于劫云之下.岂非贻笑大方.”衍天辰为人虽然一派君子之风.但也不是滥好人.

修炼到他们这种程度的人.心神之中哪里还会犹豫一个寻常修者的生死.

这件事情很简单.沈言若是不死.等着劫云落下……那就一起陪葬.虽然他们可以逃.但天霜剑峰一定保不住.

和天霜剑峰比起來.一个沈言.自然可以舍弃.

浅雨潇神色之中掠过一丝惋惜之色.片刻却也消失不见.

这就是现实的修炼界.权衡利弊之下.谁都不会因为恻隐之心而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

李敬之眸中也是闪烁着可惜的光芒.不过并沒有出声阻止.

沈言既已是大长老之徒.断然沒有传承他杀意剑道衣钵的道理……两者之间沒有利益瓜葛.他自然不会做无谓的牺牲.

“憾世拳吞山.”欧阳岚眸中精光暴涨.一拳轰出.山崩地裂之势席卷身周.

“月剑上弦.”浅雨潇右手往身后一探.天月剑在一声铮鸣之间出鞘.顿然寒光凛然.剑气逸散而出.

“星烁狮光动.”衍天辰一剑横出.竟然在此刻暗淡无比的天色之中.荡漾出点点星辰光芒.那些星光隐隐聚成了一头雄狮的形状.

“霜雪凝青霜斩.”

天霜剑出鞘.凌霜纵身跃起.手中长剑画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而后散发出森然寒意.旋即霜雪弥漫.剑烁青光.

……

“魔生.诸神当灭”

沈言抬起头來.看着面前众人那足以引动天地之势的恐怖攻击.而后仿佛沒有看到一般.猛然往前踏了一步.

他的声音瞬间如同变了一个人般.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意.比当初登天台时所见的杨血炼周身散发的魔气还要浑厚.

“我愿成魔.”

沈言束发用的布缕瞬间化为混进.而后长发扬起.无风自动.

他的身躯轰然半跪在地.不跪天不跪地.

沈言左膝着地.左手支撑着自己的身躯.头颅低下.用一片茫白的双眼看着自己的脚尖.衍天辰等人皆是使用了剑招灵技.分明下了死手.

待得沈言半跪在地.那各色的剑光.已经近至咫尺.

……

“此子心底深处居然掩藏着如此恐怖的魔性……此番取了他的性命.也免日后生灵涂炭.”衍天辰本來还心有愧疚.但此刻却是再无惭愧之意.

凌霜等人也是为之骇然.不过却只是努力催动手中剑招.让其光芒再盛三分.

浅雨潇心头幽幽叹了一口气.她本性不嗜杀.否则也不会去修炼那清冷飘渺的月华剑道了……不过纵然不嗜杀.有些时候也不得不动用手中之剑.搅出一片腥风血雨.

……

“欧……欧阳岚”沈言双眼倏然滴落出鲜血.声音之中魔音回荡.仿佛恨不得喝了对方之血.啮食对方之肉.

“姐姐……”沈言双眼闪过一缕清明之色.旋即再度被无尽的茫白掩盖.“欧阳岚.纳命來”

沈言右手本來按在右膝盖之上.此刻却抬了起來.横在胸前一尺之地.而后虚空半握.让人奇怪的是.他手中什么都沒有.

不.

沈言的手掌之上赫然出现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其中不断的往下流淌着鲜血.

他半握的手中.渐渐的出现了一团血色的雾气.随着右手滴落的鲜血将脚下的大地染红.手掌之中的血色雾气也变得更为凝实了起來.

那雾气凝如实质后.竟化为刀柄.被沈言紧紧握在手中.仿佛刚才他手中本就握着这刀柄.而不是鲜血凝成的一般.

更让人为之惊骇的.却是刀柄之下.血迹不断的凝实.而后一点点的衍生出一柄刀的形状……这刀古朴至极.却散发着一种凛然寒意.

不过转瞬.手中之刀已经凝聚出半截刀刃.只消片刻.便可彻底凝聚出刀尖.

这是一柄血做的刀.通体晶莹剔透.闪烁着让人心神颤抖的殷红色光芒.

“血祭”

刀尚未完全凝聚成形.只是一柄残刀.沈言的声音却已然响起.不带有任何情感……仿佛从九幽之下传來.仿佛要冻结一切.

“八荒五行破天刀”

沈言手中面色惨白.手中的残刀一颤.竟隐隐有了消散的意味……

“风云”

手中的血色残刀闪烁着恐怖的光芒.周围的风也在倏然静止了下來.只待沈言话音落罢.便要风起云涌.惊天动地.

轰轰轰

但直到沈言的脸庞都成了透明.最后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口來.也就在这个时候.众长老以及欧阳岚的攻击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

沈言在这一瞬间.猛然抬头.就以半跪在地的姿势.将手中的残刀挥了出去.

血色刀芒和各色的剑光撞击在一起.加上欧阳岚那足以山崩地裂的一拳.迸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

欧阳岚.衍天辰数人退后一步.止住身形之后满面震撼.

“这……是幻觉吧.”浅雨潇的秀目眨动了一下.愣愣的道.

沈言的身形轰然倒飞了出去.而后轰然砸落在地上……纵然如此.也无法让众人心头的惊骇消弭半分.

要知道.沈言的修为.只是塑体阶啊.不是周天境.不是并济境.甚至连锻骨境都不是……只是一个几乎处于修炼界最底层的修者啊.

沈言身形落地.直接砸出了一尺來深的巨坑.

不过所有人沒有半点轻松之色.因为天空之上的金白色劫云.眼看就要落下滚滚的雷霆.衍天辰等人瞬间面色大变.

难道……

众人的脸庞抽搐了一下.而后死死的盯着沈言.

不可能吧.这一定.一定是他妈~的幻觉.

沈言的身躯居然缓缓的动作了起來.虽然幅度很小.但的确生机未逝.

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塑体阶的修者.居然硬生生的接下了他们十个周天境强者的合力一击.

凌霜感觉自己的所信仰和坚持的一切仿佛都开始变得虚幻起來了似的.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简直是莫名其妙.简直是颠覆修炼界的观念.

“咳咳”

沈言挣扎了片刻.终究还是站起身來.

“嘶”沈言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的眸子已经恢复了清明.天空中的绵延数百丈的黑色云团.以及其外的紫色红色云团.全部恢复了正常.

不过天空中那方圆百丈的金白色劫云.仍然沒有消散.沈言当时在沈家引动了一部分的杀气.及时收回体内.还不至于触动天罚.

但现在……即便收回去.也來不及了.

当然.这一切沈言自己是不知道的.杀气从灵魂深处弥漫出來.他就瞬间失去了意识.至于八荒五行破天刀需要血祭.则是完全在抽取他体内的鲜血.

所以他此刻的脸庞看起來似乎是透明的一般.因为里面的血液几乎被消耗一光.根本不能让他的脸庞透露出丝毫红润之色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么疼.”沈言感觉全身撕心裂肺的疼和痒.他有些疑惑的扫了四周一眼.

瞬间而已.沈言便目瞪口呆了起來.

衍天辰等人也是如此.他们这些周天境的强者.居然就这样和沈言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起來.

在沈言眼中.这些长老此刻狼狈之极……欧阳岚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在衍天辰他们的眼中.看着沈言的目光简直就像是一个怪物……如果不是怪物.谁能解释他硬生生的顶下了十名周天境强者的联手一击之后.居然还能这么快就醒來.

“该死.怎么记不起來……”沈言打量着欧阳岚.有些莫名其妙.对方看他的目光之中有着一丝凛然杀意.甚至似乎还有着一丝惊惧.

惊惧.怎么回事.欧阳岚居然会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沈言倒是莫名其妙了起來.

他刚才心头的魔性和焦躁已经随着先前的杀气出体.完全消散了开來……刚才被众人联手一击撞飞.所有的杀气在他倒飞出去之后.居然倏然沒入灵魂深处……

带走的.自然还有刚才的记忆.

沈言只是感觉他好像恍惚了片刻.紧接着全身就如刺骨的疼痛……刚刚发生了什么.他此刻也是丝毫都记不到了.

不过沈言此刻來不及计较众人为什么会这样看他.因为他发现所有人都是一副犹豫不决和心惊胆颤的模样.

顺着衍天辰等人的目光.沈言抬头往天空之上看去.

这一瞬间.他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

“天……天谴.”沈言感应到那天谴绝对是冲着他而來的.而且其中的雷霆已经孕育的差不多了……只待完全孕育完毕.便是九九八十一道天谴劫雷.

前世沈言可以控制自己的杀气.就算不小心引动了天谴.也只不过是方圆三丈左右大小的劫雷罢了……但现在这一片劫雷.何止三丈.

三十丈都不止.足足一百丈方圆.有多无少.

沈言差点沒被吓死.这些家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这些劫雷落毕.只怕整个万剑宗都化为虚无了.他们居然还敢犹犹豫豫的站在此处.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杀气完全渗透而出.居然可以恐怖到如此地步……不过即便事先知道.先前的情况似乎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的.

“还愣着干嘛.凌霜.你这老家伙要是不想让万剑宗所有人完蛋……就赶紧让所有弟子逃出万剑宗去.”沈言只來得及说出这一句话.便感觉到头顶的劫雷仿佛要落下來一般.

他也不再迟疑.虽然身体刺痛无比.真气也几乎消耗殆尽.但他的肉体之力也是极为强横的.须于青天步踏动之下.顷刻间便是往天霜剑峰之下行去.

沈言此刻只能期盼他体内的杀气收了回去.天谴找不到目标.只能将这里乱轰一通作罢了……虽然几率很小.但不跑的话.却是必死无疑了.

他手中可沒有所谓的辟劫丹.更何况就算是辟劫丹.也避不了天谴啊.

凌霜愣了愣.旋即额头之上便是冷汗涔涔.

这小子是大长老的弟子.怎么可能沒有几分玄妙的地方……只怕先前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极有可能是真的.

难道说……天辰师兄将这天罚之劫的威力.还给预测小了.

……

“千万别跟上來……千万别跟上來……”

沈言心中祈祷着.他从天霜剑峰之上下來.已经离开了天霜剑峰数十丈.

心中祈祷罢.沈言怀着一丝希冀往后看了一眼.旋即吓得他三魂丢了七魄.

“我莫名其妙的受了一身伤.又稀里糊涂的引來了天谴……姐姐还沒有找到.我不能就这样死在天谴之下啊……”

沈言心头不断的思量着办法.但发现沒有丝毫用处.

金白色的劫云还在不断的孕育着雷霆.只待得九九八十一道雷霆蕴养完毕.便要顷刻间将他轰的魂飞魄散.

不要说现在的沈言.纵然是前世那刀尊……面对这绵延百丈方圆的天谴.也根本不要想着去对抗.只能远遁千万里.让天谴之中的雷霆之力在寻找自己的时候消耗殆尽……

但现在沈言就算是逃.也不可能逃得那么快.

前世修为达到渡劫期.使用青天步法才能称的上须臾上青天……但现在.还是算了吧.须臾别说上青天.只怕他还沒跑出多远.就直接连渣都不剩了.

劫云虽然只是百丈方圆.但劫雷落下.方远千里之内.都会被波及.

威力最大的范围自然是劫雷落下的那一点上……但其后劫雷之中的天谴之力便会逸散而出.席卷千里.寸草不生.

所以沈言才会断定.真的等着劫雷落下來.万剑宗都沒了.

因为十二剑峰相聚虽然有一定距离.但绝不会有千里之差……劫云在天霜剑峰之上.只要落下.整个万剑宗等同于消弭了.

十二剑峰以及无数药园全都沒了.就算还能剩下极深处的那些隐世长老.也休想再顶着苍云郡顶尖门派的名头.

弟子都死光了.留一些孤家寡人.有个屁用.

劫云飘荡的速度看似缓慢……但即便沈言的速度再快.也还是被劫云牢牢的锁定在百丈之内.

“……怎么办啊”

沈言双目通红.虽然脚下不停.但心中却是凌乱无比.

他不想死.尤其是沈如烟还沒有找到的情况下.欧阳一家还沒有为沈正天陪葬的情况下.他更不想死.

何况还是这样莫名其妙.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要被雷劈.

还是天谴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