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零吓尿了

三一零 吓尿了

金白色的劫云翻腾着,其中散发出让人难以自制的恐怖电流声。

沈言此时已经离开了天霜剑峰很远,他的速度已然达到了极致,但想要如同前世那般,瞬息千万里,却是决然不能的。

他本意是要往惊天剑阵处跑去,出了剑阵之后只要能拖延一些时间……将劫云带离万剑宗,让其无法波及到万剑宗也便罢了。

沈言心中还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果他醒來的还不算迟,那么孕育九九八十一道劫雷的时候,他完全可以拼命往上云城而去。

这一切,莫不是欧阳岚逼的……所以即便要在天谴之下身陨,沈言也希望自己能将劫云引到上云城,让这座冰雪之城为自己,为沈正天以及沈如烟陪葬。

沈言不嗜杀,但也绝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万剑宗大长老收他为徒,这便是父恩,更何况凌霜虽然不怎么待见他,却也沒有让他寸步难行,甚至还给了他一些丹药……

恩与怨,沈言分的清清楚楚。

即使劫雷落下要毁掉方圆千里,那么他也绝不希望将万剑宗毁掉……若能毁掉上云城,沈言即便魂飞魄散,也能笑的前俯后仰。

……

“呦,这不是谪仙堂弟么?不知道你这急匆匆的却是要到哪里去?”

沈言抬头看了一眼,却是沈宏图一脸挪揄的站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后者穿着丝质长衫,倒显得玉树临风。

也难怪沈宏图会用这种口气和沈言说话,因为后者此刻的神情实在是太令他开心了……那种惧怕和无力到极点的神色,沈宏图还从未见到过。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家那边沒有传來任何消息,但今天欧阳岚來宗门内找沈言他可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此刻沈宏图自然以为沈言是因为欧阳岚所以才慌不择路的逃跑。

“沈宏图,给我让开!!!”

沈言打量了四周一圈,他只有两条路能走,要么是沈宏图给他让开,要么就是往回走……沈宏图的左侧,却是万剑宗的一大禁地,沈言也不敢轻易入内。

“谪仙,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是在宗门之内,你也还是我沈宏图的弟弟,哪有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道理?”

沈宏图佯装愤怒道。

不过此刻他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大笑出声,他自然不会给沈言让路,把沈言堵在这里让欧阳岚抓住惩处,才是他所希望的。

沈言往后看了一眼……天空中那金白色的劫云虽然缓慢,但还是一点点的朝他移动而來。因为劫云此刻还在孕育劫雷,所以速度才会略显缓慢……

等到九九八十一道劫雷孕育完毕,只怕便顷刻间就能再度出现在他的头顶。

不!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沈言刚刚松了一口气,发现劫云的颜色开始慢慢转变,那一抹白色渐渐消弭,开始慢慢的转为了金色……

只看到此处,沈言顿然吓得脸色惨白,这分明就是要落雷的征兆。

“该死!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

沈言心头喃喃了片刻,旋即终于苦笑着认命了。

“估计是我失去意识的时间太久,所以醒來的时候,劫雷已经差不多快要孕育完毕了……”

“但能让欧阳岚为我陪葬,也足够了!”

沈言眸中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光芒和愧疚,还有诺言沒有完成的懊悔。

“姐姐……保重了!!!”

“谪仙,为何不说话了?你真的要过去么?如果你真的想要过去,可以跟为兄说啊,为兄自然会让你先行的!”

沈宏图看见沈言往后看了一眼,顷刻间脸色惨白如纸,他心头顿然知晓,应当是欧阳岚追來了,所以此刻仍然胡言乱语的拖延道。

“不想死就给我滚的越远越好!”

沈言又气又想笑,还真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啊!

如果离他远远的,说不定因为周围山峰的阻挡,还有万剑宗内阵法的阻拦……能侥幸保住一条性命。

但和他站在一起,几乎是必死无疑。

沈宏图脸色一滞,旋即冷笑一声。

“得罪了欧阳城主还敢如此猖狂,真不知道你哪里來的胆子!莫说我想死与否,不知道你又有什么本事能说出这样的话來!”

轰隆隆——

沈言无奈的摇了摇头,听到这声音,他知道……劫雷要落下來了。

沈宏图被这轰鸣声下了一跳,他看见沈言身后不远处天空之上的劫雷慢慢的往此处飘來,不过转瞬之间,便已经悬在了两人头顶,当下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我在……做梦吧?

沈宏图咬了咬自己的舌头,一股刺痛感让他清醒的明白这是真实的。

一种属于天地的威压从上方劫云之上倾泻而下,直接笼罩了方圆千里地域,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心跳几乎都要停止的窒息感。

……

天霜剑峰之上众人感觉到这股威压,终于是面色大变……但是他们此刻,甚至连分毫的声音都出來,能站在原地,已经是极其艰难了。

凌霜和衍天辰等人片刻之间,便反应过來沈言所言非虚……不过沈言毕竟只离开了须臾时间,所有人都有些将信将疑。

他此刻懊悔不已,为什么沒有听沈言的话……传音让众多弟子躲的越远越好,现在就算是想传音,也根本沒有那个机会了。

天威降临,万物臣服。

……

万剑宗的地域范围绝对超过千里,虽然十二剑峰沒有达到这个标准……但是加上无数的药峰,以及试炼峰和修炼峰,绝对超出千里。

此时无论是杂役弟子,亦或者是那些亲传弟子,甚至是长老……还有后山,试炼峰之上的妖兽,全都瑟瑟发抖,跪伏在地。

唯有达到周天境界的强者,方才能勉强抵抗一下这惶惶天威。

“宗主在上,谁能告诉弟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离得远的万剑宗弟子,虽然被天威前行慑服跪倒在地,但却还能说出话來,只是根本不能起身。

“天啊!难道万剑宗要灭亡了么……”

更有甚者,却是想到了天空中浩荡劫雷落下來之后,万剑宗所要承受的后果。

不过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却是面临如此为难……万剑宗那些隐世长老,根本就不知晓。因为他们隐居的地方,离天霜剑峰太远太远了。

而且天谴之威,说是千里,便绝对是千里,根本不会泄露出丝毫。

不涉足这个地域范围之内,就算站在旁边,你也难以想象身处其内的人,到底承受了怎样的威压。

……

天谴,九九八十一道劫雷,简直令人闻风色变。渡劫按功德大小,分为三九小天劫,六九中天劫,九九大天劫。

大天劫也不过才九道劫雷……天谴雷,却是足足八十一道,谁能承受的起?

轰——

在一声巨响之中,一道手臂粗细的金色劫雷,从劫云之中轰然落下……沈言几乎就要绝望,不过转瞬之间,他的目光却飘到了沈宏图的身侧,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促使着沈言猛然朝左侧跃去。

他的身形在这种威压之下,本不能动弹……但随着他强烈的想要跃出去的念头生起,识海之内的断天刀魂颤动之下,居然硬生生的让他冲破了这股威压的束缚。

沈言身形跃出去的一瞬间,金色劫云颤动之下,居然瞬间再度发出八声轰鸣。

九道劫雷齐齐落下,几乎将半边天地都映成了金色。

沈宏图的喉咙之中发出咯咯的声响,他想要惊恐的吼出声來,却发现自己根本连发出任何声音都做不到。

如果时间倒流,沈宏图绝对会有多远离沈言多远。

他怎么可能想到,这恐怖的金色劫雷,居然是來轰沈言的……此刻他也终于明白沈言刚才的惊恐,到底是因何而生了。

若是换做他,只怕连跑的勇气都沒有,哪里还能如同沈言这般活蹦乱跳。

金色劫雷耀眼,带着一抹刺目的光芒,瞬息而至……

沈宏图的双眼睁得滚圆,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劫雷,从数千尺的高空之中落下。劫雷的速度极快,方听见轰鸣声,便已至身前。

……

“怎么办……”

衍天辰等人体内的真气几乎都运转到了极限,方才看看抵御住天空之中传來的威压……看见那不断翻滚的劫云,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浮现出一抹惊恐。

浅雨潇娇容扭曲,纵然依旧芳华绝代,但因为她的表情,却将这份美丽破坏了不少。

沒有人面对这样恐怖的天地之威还能保持面不改色……尤其是他们这种修炼到了周天境,寿命成千上万年的绝世修者,更不可能对死亡无动于衷。

除非无知,才能无惧。

在修炼一途上行的越远,对这天地的惧怕也便越多……知道的越多,未知的也便会相应更多,多到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浅雨潇以及众多长老,纵然能在陨星天障上和妖魔拼杀个你死我活,但是面对天罚,也只有惊恐无措,也只剩下的惊恐无措。

凌霜与衍天辰等人互相对视,却都只剩下一抹苦笑,这一次怕是……

都栽了。

沒想到纵横苍云郡无数年的万剑宗九位长老,以及镇守上云城的欧阳岚,居然就要在这天罚之劫下烟消云散。

可悲可叹,更多的还是无奈。

对这天地之威,你还能说些什么?还能做些什么?修者之所以可以在这天地之下生存,便是因为天地不会违背规则灭杀这些修者。

否则天地一怒,何人能挡?何人又能逃脱?

……

“不要了!我不要了……”

沈宏图一下子瘫软在地,然后哭的稀里哗啦的……那劫雷瞬息而至,其中几道因为无法完全落在沈言身上,便直直的朝他落了下來。

“我不想死……呜……”

沈宏图抽搐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的裤子上出现了一抹湿痕……但此刻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丢脸的举动,因为劫雷离他的脸庞只有数寸。

沈言身形猛然朝着沈宏图左侧跃去,却沒料到居然会让劫云变得狂暴……不过他根本顾不上许多。

他的身形终于在最后一瞬踏进了这山道之中,沈言甚至连头都不敢回……因为他甚至感觉到了那身后金色劫雷之上,散发出來的毁灭气息。

这一瞬间,天地似乎为之静止。

远在天霜剑峰的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落下的那九道劫雷……他们知道,劫雷落下之后,便是所有人的死期。

沈言脚步终于落地,而后他的声音倏然穿透了这无尽的天威,穿透了这漫天的滚滚雷霆——

“师尊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