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一天地死掉了

三一一 天地死掉了?

念月小峰。

沈言慌不择路之下,居然在不知觉中便來到了近前……

先前沈宏图挡在此处,他要么入念月小峰,要么便是叫沈宏图让路。不过沒想到劫雷落下的速度,居然会如此之快。

沈言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举动。

他借着断天刀魂突破天谴威压的一瞬间,纵身跃进了念月小峰之内,并不算踏上山巅,只能算刚刚步入山道之中罢了。

念月小峰,是万剑宗的禁地。

听那严青等人的语气,只怕是有进无出,但沈言却偏偏就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促使着他步入了念月小峰之内。

至于最后那一声呐喊,不过是心底深处最后的希望而已。

沈言自己,也知道绝沒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了。

死在天谴之下,便是真正的魂飞魄散,连转世轮回都不得有……一旦魂魄失散,只怕断天刀魂也会消失,亦或者另行择主。

沈言不后悔前世的所作所为,也不后悔自己间接地,一点点的通过许多事情彻底得罪死了欧阳岚,纵然对方上门寻仇是导致他面对天谴的最大因素。

他唯一放不下的便是沈如烟。

不知道从何时起,也许是來到这个世界触及到女子眸中的深情和溺爱之时,也许是制衣阁面对那楚楚可怜的身影之时,亦或者是沒有任何理由的……

沈言便已经知道,自己这辈子,只怕都难以忘却那个叫做沈如烟的人了。

“姐姐……这一次,是真的要……保重了啊!”沈言眼角忽然划过一丝清泪,顷刻间跌落在地,粉身碎骨。

……

这是……什么!!!

沈言猛然瞪大了自己的双眸,他的神情在瞬间转为了震撼和难以置信。

念月小峰之巅,突然逸散出一种惊天绝地的毁灭气息,仿佛要倾覆了这天与地。

师尊?不!不是……沈言沒有感应到丝毫生命的气息,他所能察觉到只有恐怖,只有让天地为之震颤的森然冷意。

太上忘情,青冥问天,凌云冲霄……万般剑意从念月小峰之上升腾而起,瞬间凝如实质,居然硬生生的凭借着无边的剑意,直接粉碎了从天空中落下的九道天谴之雷。

一个孤绝,孤傲,孤寂,孤苦,孤单,孤独……甚至已不能用言语來形容的虚影在念月小峰之巅虚空而立。

虚影如梦似幻,似真似假,但其中散发出的剑意,直接凝固住了一切。

包括风,包括云,甚至包括这漫漫天地,朗朗乾坤。

这虚影足有百丈之高,同那金白色劫云相对而立。那一袭白色的长衫虽然略显虚幻,但仍然成了这片凝固天地之中,唯一还飘荡着的东西。

白衣白发,无风而动,虚影头颅低着,根本看不见他的脸庞。

沈言差点沒将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他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了出來。被这恐怖的声威所吸引,他自然也就沒有注意到,沈宏图的异状。

如果这时候他回过头去看一眼,便会发现……沈宏图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整个人的身躯沒有半点动作,连神色都依旧保持着先前那九道劫雷落下之时的惊惧。

劫云滚滚翻腾,不过让沈言感觉诧异的,却是这雷鸣之声比之先前,似乎已经沒有了丝毫的威压。

片刻之后,天谴劫云终于还是忍不住勃然大怒……九道劫雷瞬间被毁,这让它感觉自己的天威被蔑视。

天谴之雷同样分等级,沈言今日的杀伐之意若是在神州之上全部散开來,即便杀意冲天而起,也绝不会引來超越百丈方圆的天谴劫云。

因为他在神州的杀孽,九成九是斩杀的魔族妖孽,属异族。有凛然人族功德加身,自然天谴的威力便会降低到极致。

哪怕他的修为到了渡劫期,天谴之雷的威力也是极小。

而在天元大陆,沈言因为自杀,致使自身气运完全断绝,所以他才会引來百丈方圆的天谴劫云,这还是因为他的修为实在太低……

甚至已经超出了天道的判断标准,一个塑体阶的修者居然拥有这么恐怖的杀意?该怎么决定天谴劫云的威力大小?

按照沈言所造的杀孽,加上他在这个大陆沒有所谓的人族功德护身,而且气运也几乎断绝的一干二净,就算是降下覆盖方圆十万里的天谴劫云都不为过。

但天道无私,杀意再重它仍然会留下一线生机,沈言的修为只是塑体阶,所以综合那让天地凛然的杀意,降下方圆百丈的劫云,已经是最低最低的限度了。

不过天谴终归是天谴,眼见自己落下的九道劫雷被莫名其妙的剑意绞碎,当下勃然大怒……既然受罚之人有渡劫的实力,那么不落完九九八十一道劫雷,它自然不会安息。

天空轰鸣作响,劫云之中金光闪烁,电流窜动。

沈言心头一凛,又來了!

还有七十二道劫雷,这虚影,该如何应对?沈言心头终于是生起一丝未知的好奇來,这是他第一次浮现这样的感觉來。

劫雷孕育,而后雷霆从其内窜动而出。

……

念月小峰之上的虚影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姿势,他的身影愈发虚幻了起來,仿佛一动便要消散一般。

连带着那略显不真实在飘扬的白发,都让人看得有些心悸。

他身上散发出的孤独气息,足以让铁石心肠之人红了眼眶。面对散发着天地之威的恐怖劫云,这种孤独和孤傲的气息,居然被映衬的更为明显。

沈言都有一种被感染到的错觉,他的眸子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黯淡了下來。

就要在这天谴雷霆之下……烟消云散了么?这样一个一生孤独,孤苦,孤绝的男子,自己为什么会将他拖到这个地步?

哪怕念月小峰之上,悬浮着的,只是一道足有百丈之高的虚幻身影。

……

劫雷窜出云团的那一刻,男子虚幻的身影终于颤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无奈。

他那一直低低垂落的头颅,缓缓地,用一种近乎慢到微不可查地步的速度一点点的抬了起來……

随着这虚影的动作,整片天地的颜色,瞬息之间千变万化。

一点点的,视线所及之处,不知方圆几千里,全部慢慢的暗了下來……这种暗,并非太阳跌落远山时候,渐渐黑暗的那种感觉。

仿佛……仿佛是本应该存在在这天地之间的光明,被什么东西给吞噬掉了一般。

吞噬的一干二净,连丝毫的光线都沒有留下。

男子抬头极慢,天地颜色的转变也极慢……但最终,还是一点点的完全变暗了下來,让人吃惊的是,那金色劫雷之中本已经逸散出來的雷电,此刻不过方才从劫云之中,窜出了一小半。

慢,还是快?沈言根本说不准,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

哪怕他前世达到渡劫期的时候,也根本沒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况。

让天地暗淡他也能做到……但此刻周围的一切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死去了一般。

天地……死掉了?沈言心头倒抽了一口冷气。

根本不用怀疑,沈言连怀疑的念头都沒有衍生,仿佛一切本就合情合理一般。

这种暗,不但吞噬掉了光线,同时也吞噬掉了所有生命的气息。

沈言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动,但也只能认为是因为自己是大长老弟子的这个身份,否则只怕第一个被灭的不是那九道劫雷,而是他自己。

沒有其他合理的解释,沈言此刻的想法无论真假,姑且也只能这样认为。

……

男子的头颅终于抬起,一缕白色的长发不小心遮住了他的左眼……他的头颅并沒有扬起,依旧在低垂着。

纵然那劫云悬浮的位置较他的此刻百丈的身形还要高出了许多,但他沒有被长发遮掩的右眼,分明是在俯视。

俯视这让万剑宗众长老闻风色变,俯视这让沈言慌不择路的天谴劫云。

相比这种明明目光沒有触及劫云,但却给人俯视感的诡异情况……那右眼之中散发出的怆然和悲戚,还有那无尽的孤苦与清冷之意,反倒沒有引起沈言的主意。

沈言此刻,似乎感觉那白衣虚影的嘴角,微微的扯动了一下。

并沒有露出笑容,只是略微扯动了一下罢了……但他看的分明,他也觉察到这似笑非笑的动作之中,蕴藏着的韵味——

蔑视与孤傲。

他的傲,无人能懂!沈言心头突然泛起了这个念头。这是名为孤独的傲!

天地都死寂了,唯有那金色劫云,以及白色虚影,还有念月小峰山道之上犹若蝼蚁的沈言,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存在气息。

纵然这身影是虚幻的,纵然这高达百丈的傲然气息是从一个虚影之内散发而出的。但四周那样真实的一切,却仿佛是比这虚影还要虚幻的存在……

我真,一切便假!

何等的狂,何等的傲!若是前世的沈言感受到对方的心境,只怕早就直接一刀斩过去,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了。

但此刻,他的眉宇之间,却只有赞叹和敬服,沒有丝毫的不忿神色。

唯有这样的男子,这样的大长老……才能坐拥这般狂傲的心境。

……

男子的头颅再度高高扬起了细微的弧度,角度仍然是俯视着劫云……

刹那之间,天地从死寂转为了虚无,仿佛根本不存在了一般。

男子的右眼微微抬起,余光扫过天空那汹涌的金色劫云,而后轻轻合上双眸。

天地倏然大亮,这一瞬间的光芒,几乎让沈言的双眸都有些刺痛。

不过他沒有闭上双眼,而是目不转睛的见证着这一切……当光芒散去,那无尽的死寂黑暗消失,念月小峰之上高达百丈的虚影,仿佛轰然被震散了一般,化为了点点光斑。

沈言抬头往天空之上看去,那方圆百丈的劫云,一点点的湮灭,如同成为了飞灰一样……被风一吹,连光点都看不见了。

在劫云消散之时,沈言的目光也触及到了从劫云之内,露出一点点的金色劫雷……劫雷似乎被卡在了劫云之中一样,随着清风消散,竟是自始自终都沒有再度落下。

落下便罢,既然还沒有落下,那便不必了……

PS:大长老第二次强势现身,虽然只是虚影……嘿嘿,不过俺会告诉你们他是SSS级的存在么?不过话说回來,有沒有人跟我一样从第一次露面就喜欢这个白衣白发的男子了呢?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