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二入内便死

章 节三一二 入内便死

w沈言刺痛的双目,终于是缓缓的恢复了过來……目光所及处,却是差点让他一屁股瘫软在地。

那劫云之后,不知几千丈远的无数山峰,从山底至山巅,齐齐的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仿佛,是被人一剑从底部斩开了一般。

沒有任何巨大的声响,也沒有何等惊天动地的恐怖声威,甚至于……那一座座的山峰,裂开的有些诡异。

不是一座,不是两座,而是一座座……沈言一眼从第一座被斩成两半的山峰之间往远处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在哪里。

目光极限处,仍然是裂开的巨大缝隙。

只要是同先前的劫云处于一条直线上的山峰,尽皆齐齐成了两半,不过却沒有坍塌……仿佛这些山峰生來便是如此。

一眼。只是一眼而已啊!

沈言终于知道,这个世界的高端修者到底拥有着怎样的实力了……大长老所展露出來的能力,比之前世渡劫期的他,何止强了十倍不止。

他不依靠断天刀的情况下,想要做到这般让千山两断的局面,是绝不可能的。

更何况,造成这一切的,只是一个残影而已……

大长老留下的一个残影,只用了一眼……或者说是轻轻瞟了瞟,那让万剑宗众长老以及欧阳岚只能素手无策等死的恐怖劫云,居然就消弭在了天地间。

同理可证,这个世界的妖魔鬼怪,比之前世的神州,同样不知道恐怖了多少。

良久良久,沈言方才回过了神來,而后一步步的朝着山巅走去。

他沒有动用体内的真气,也沒有使用须臾青天步,只是缓慢的一步又一步,朝着念月小峰之巅行去。

……

“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在这里?”沈宏图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四周,旋即发现自己居然跌倒在地,而且还尿在了裤子里。

“该死!怕不是和慕薇那贱女人搞的太过火了,居然不知不觉的昏倒在这里……”沈宏图察觉四周无人,顿然松了一口气,而后骂骂咧咧的站起身來。

不过转瞬间,他却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感觉有些冷飕飕的。

“还是先回去换了衣服再说,这地方有点邪门,以后还是不來为好!”不过沈宏图思索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他到底为什么跑來这边。

……

“咦?”欧阳岚猛然回过神來,有些疑惑的晃了晃脑袋,他发现所有人居然都出现在了天霜殿之外,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出來的。

不过到了他这种境界,自然不会去怀疑自己的实力,所以也只当是说话之间,便同众人一起來到了殿外,是以也沒有询问。

衍天辰等人心底各有疑惑,但身为强者的自信,让他们都沒有说出自己的疑问來。

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连怎么到殿外來的都不记得了,岂非贻笑大方?正因为这样,所以众人竟都沒有发现事情的真相。

否则所有人同时说出自己忘记了什么时候到殿外來的话,只怕还要起一番波澜。

“衍长老,我欧阳岚不是不通礼法,不将道理之人,但沈言所作所为实在难以饶恕!只要他自废修为,而后來像我负荆请罪,我可以留他一条性命!”

欧阳岚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头,他发现这句话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说过,不过思索了片刻,却沒有发现任何端倪。

凌霜点头,旋即悄声通过掌控万剑宗阵法的令牌,传音给严青,让他将沈言带到此处來。

少顷。

“什么?沈言不在?往西南方向跑了?”凌霜听闻令牌之中传來的反馈,顿时有些尴尬。

听闻此话,所有人都生起一股这沈言未免太过不识抬举的念头。

“西南方向?”欧阳岚冷笑一声,“明知我欧阳岚來此,居然还敢畏罪潜逃,如此一來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欧阳岚正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杀掉沈言,此刻得闻后者居然逃跑,自然给了他一个合适的理由,彻底斩杀对方。

仁慈与无知的狂傲,欧阳岚不会拥有那些沒用的东西。

放了沈言,难道等到日后对方修为有成再來找自己报仇?欧阳岚可从吟游诗人口中,无数戏曲,以及小说画本里面,看到了太多这种故事了。

天元大陆太大太大了,这个世界的强者太多太多了……奇遇,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遇见。

所以废掉沈言的修为,是他最低的底线。

只要废了对方的经脉与丹田,除非是神仙般的人物,否则基本上沈言沒有丝毫的机会东山再起。

遇到那种神仙级别的人物不能说是奇遇,而是奇迹……欧阳岚自信这种奇迹发生的可能性,比地上的灰尘还要渺小。

但……凡事虽然十之,但却同样有那一二。

否则,这世界的修者,追求的道未免有些太无趣了一点。天道打个盹儿,说不定沈言就成绝世强者了呢?

所以欧阳岚心中,自然知晓杀掉沈言是最好的结局。

不过有万剑宗钳制,他也不能无故动手,可是现在,甭管沈言是否畏罪潜逃,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只要等会儿连说话和解释的时间都不给沈言,一招将其灭杀,欧阳岚才会彻底安心。

他可不想自己日后成为那些画本,吟游诗人口中的故事和笑柄。

【天元历某某年,一个奇怪的人孤身前往上云城,而后亲手取了欧阳家多少多少口人的性命……原來此人就是数十年前,在欧阳城主手中逃离的沈言,此番前來,只为复仇……】

多么好听的故事,多么不好的结局。

除非他欧阳岚是个白痴,才会哈哈大笑一番,然后说出所谓“尽管让他逃,我就不信他能泛起什么浪來……”

这是一个成功的修者,会出现的态度,会说出口的话么?绝不会!每一个能达到这种地步的修者,都知道斩草除根这个道理。

欧阳岚辨明方向,也不给众长老说话的机会,便纵身一跃,直接朝西南方而去。

凌霜无奈的看了看四周,看到远处那一条几乎看不到边界的巨大裂缝之时,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头。

他感觉那些山峰应该是完整的,但此刻却成了两半……不过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些山峰原本就是两半的。

委实有些奇怪。

不过此时他也來不及多想,只因为看到欧阳岚纵身前行的方向之后,凌霜便已经面色大变。

念月小峰。

这座山峰虽然比之万剑宗内的许多山峰矮小了不少,但却直直的拦在了欧阳岚的必经之路上。

欧阳岚此刻凌空飞行,想來必要从这念月小峰之上飞过。

凌霜能让他入内么?自然不能。只因为当年宗主说过的一段话

“万剑宗内,哪怕是后山那些隐世长老潜修的地方,你不小心闯进去都无所谓……禁地以及莲花峰这些地方,随便你去闯哪里……”

“但此生今世,无论你的修为达到了何等程度,都不要踏入念月小峰半步!无论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是故意还是不小心,只要不想死”

“便绝不可入内!”

这是多么夸张的一段话,这是多么严重的警告?若是换做常人,只怕都会付之一笑……修为不管到了什么程度都不能入内?难道上境界也不能入内?

但凌霜却不由不信,三十二年前那一剑,他忘不掉……这一生一世都忘不掉!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大长老动剑,也是最后一次。

纵然在登天台,也不过是以指代剑罢了。数千魔门强者加起來,也仅仅只够那一袭白衣的身影出一剑,一剑而已。

“小霜儿,你哪里去?”浅雨潇抬手抚了抚额头,有些无奈欧阳岚的态度。

不过这个娇娆妩媚的动作却沒有人欣赏,紧接着凌霜也纵身一跃,便直接去追赶欧阳岚了,她的疑问自然也沒有得到回答。

“天辰师兄?咱们现在如何是好?”

浅雨潇只好看着衍天辰道。

衍天辰从远处那山峰的裂缝处收回了目光,旋即淡然一笑。

“跟上去看看,到底那凌霜小子为何急切成这般!”

衍天辰知道凌霜绝不是因为沈言要被欧阳岚杀掉才会如此,不过到底为何,他却也猜测不出。

众人相视一眼,皆是无可奈何的跟了上去……如果那欧阳岚不是上云城城主,沒有大宋王朝这个背景的话,在宗内这么无礼,恐怕早就被轰杀成渣了。

但既然知道对方的身份,无论他们多么不满,只要对方沒有彻底的对宗门不敬,他们都只能忍着。

大宋王朝任命下來的官员,别说一个城主,就算是一个镇长也不是想杀便能杀的。

王朝法律对这一点是绝对维护的,否则也不用治理了……哪个强者沒事杀杀城主杀杀镇长如果还沒事的话,那王朝律法不是等同虚设了。

除非你有本事能避过整个大宋王朝的追捕,否则只要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便是必死无疑。

欧阳岚莫名其妙的被万剑宗杀了或者抓了,想都不用想……等待着他们的,只有灭宗一条路。

只需要仓木州府派遣一个上境强者就能随手解决的事情,实在沒有什么困难的地方。

……

当衍天辰等人看见凌霜和欧阳岚的时候,两人正在僵持着。

众人从半空中落下,而后不声不响的站在了凌霜的身旁……两者之间若是真的起了什么争执,那么所有人自然是维护凌霜的。

“天辰师兄,莫要冲动!我只是劝阻欧阳城主不要闯入这念月小峰之内罢了……并沒有和他发生争执!”凌霜见众人杀气腾腾的模样,赶忙连连挥手道。

欧阳岚嗤笑一声。

“凌霜,难道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要维护那个该死的沈言?什么叫做我不能进去念月小峰,进去了就会沒命?我看那沈言便是躲在这座山峰之内,否则你怎会如此紧张?”

“念月小峰?”衍天辰低声喃喃道。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