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三你来杀我啊

章 节三一三 你来杀我啊

“且慢,”衍天辰忽然记起來念月小峰是宗门里那个最神秘的大长老居住的地方,所以连忙出声拦下了不顾凌霜劝阻仍要入内的欧阳岚,

“衍天辰,莫非你也要阻拦本城主不成,”欧阳岚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众人,

“那沈言所作所为,纵然我欧阳岚能忍,大宋王朝也不能忍,”欧阳岚此话出口,明摆着就是拿出了自己的身份压人,

但所有人却都只能干瞪眼,论他们是站在个人立彻是万剑宗的立场上,都不能轻易的成为大宋王朝的对立面,

“欧阳城主,非是我等非要阻拦于你,只是这念月小峰,乃是万剑宗大长老的住所,”衍天辰等欧阳岚的话说完,待得对方心头的怒意平复了几分,方才缓缓道,

一边说着,他也一边观察着欧阳岚的表情,

后者果然微微一愣,旋即冷笑一声,

“大长老,我倒是听过这名头……不过似乎万剑宗的大长老经年不在宗内,谁知晓这名头是不是唬人的,”

浅雨潇黛眉一蹙,终还是沒有说什么,

对方的话虽然显得是对大长老不敬,但明显是在明朝暗讽整个万剑宗,

若是换做常人,只怕他们这肖老早就将对方轰出去了,哪里还会让对方站在宗门之内侃侃而谈,

不过这人偏偏是上云城城主,而且也是宗门之内的弟子有错在先,于情于理,他们都只能将这口气给咽下去,

“衍天辰,我也不和你废话,这是你们万剑宗的地界,论如何我擅自闯入其中始终不对,”欧阳岚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分,思筹片刻后方道,

“要么你们将那沈言从这念月小峰之内带出來,要不然就是我亲自入内去抓他,论如何,始终得给我一个交代才是,”

欧阳岚想杀沈言,非常非常想彻底了结了这个后患,此事论如何都不能善罢甘休,更何况,他觉得凌霜的话也太夸张了,

如果那个神秘的大长老真有这本事,只怕也不会籍籍名了,

入内便死,简直是笑话,

难不成对方还是上境界强者不成,如果是那样,这整个苍云郡只怕都留不住对方……上境界强者在苍澜领内,都是领地级别的顶尖宗门的宗主或者长老级人物,

就算是去了苍木州府,也能混的风生水起,除非脑子有问題才会留在苍云郡内,

衍天辰面色有些难堪,旋即咬了咬牙,便准备自己进入念月小峰将沈言带出來,

实际上他也不相信凌霜先前所说的话,但这里毕竟是万剑宗大长老的住所,自己入内总好过让一个外人乱闯,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凌霜赶紧上前几步,一脸郑重的拦在衍天辰面前,

大长老三十二年的那一剑,在场之人只有他见过,所以他才会懂得宗主的告诫并非虚言,至于其他人,不相信也是理所当然,

他们只怕更多的还是认为这是宗主对念月小峰的一种保护,故意放出一个消息來警告万剑宗门的弟子们不要擅闯,

但凌霜却不同,他虽然心底也有些细微的难以置信,但并非衍天辰等人这般如同在听天方夜谭,

“凌霜老儿,你今天成心是跟我作对是不是,”欧阳岚指着凌霜,提起一口真气,而后怒声喝道,

……

沈言正往念月小峰之上行去,但忽然听闻身后传來一声大喝,回头一看才发现欧阳岚怒发冲冠的指着凌霜等人……

先前众人虽然也在商谈,但声音还是太小,所以他并沒有听见,直到欧阳岚忍不住运转真气大吼出声,他才知晓山脚下居然站了一大堆人,

沈言心头一动,旋即不再往山巅上走去,而是顺着原路往山脚行去,

先前他的身形因为山间林木的遮掩,所以下方众人都沒有看见……此刻他自己冒了出來,而且还大摇大摆的往山下走來,自然就被欧阳岚一眼看了个真切,

“哈,”欧阳岚怒极反笑,也不指着凌霜理论了,“衍天辰,衍长老,你看看这沈言是什么态度,”

沈言自己跑下來认罪來了,是个屁,欧阳岚看见沈言脸上那淡淡嘲讽的笑容,就是一肚子的火,

“沈言小儿,算你自己识相……只要你下來给本城主赔礼道歉,而后自废了修为,说不定本城主仍会大人大量网开一面,”

欧阳岚虽然明知道沈言这种性子的人不是來给他认错的,但还是出言相激道,

他摸不准如果自己闯了念月小峰会不会让凌霜等人动手……他感觉凌霜对着念月小峰维护的态度实在是很坚决,

但那所谓入内者死的警告,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

更遑论现在沈言还大摇大摆的往山下走來,若是进去就会死,那么第一个死的也只怕是沈言了,

他此刻打定了注意,如果沈言自己从念月小峰之内出來,他就直接将其灭杀在原地,

就算凌霜等人发怒,但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他再推托因为怒火攻心才会做出这种荒唐举动,那么一切事情自然就都解决了,

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打算和万剑宗这肖老正面起争执,

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虽然有着大宋王朝承认的城主身份,但如果真的触犯了宗门的某些铁律和根本,说不定一场大战便会一触即发,

欧阳岚自然明白自己一个人不是这肖老的对手,虽然对方也不敢杀了他,但少不得要受些皮肉之苦,他可不会去吃这种亏,

沈言一边走,一边佯装做可奈何的模样,

“欧阳老贼,你何必苦苦相逼,要不然你先暂且放我一马,等过上数年我有了灭杀你欧阳家满门的实力,便來上云城杀了你全家,”

沈言冷笑一声,

“到了那个时候,念你今日之恩,我自然会饶你一条性命,废了你修为,碎了你丹田……然后你趴在地上学狗叫几声,小爷我也会通情达理的放过你,”

他可明白自己将欧阳岚得罪到了什么程度,而且刚才杀气冲出灵魂枷锁释放出來之后,他居然硬生生的和这些人拼了一招,

欧阳岚只要不是个白痴,便不可能放过他,

沈言此刻还不知道,其实欧阳岚等人,压根不知道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否则这些人,只怕会要多远离念月小峰多远,

只可惜,那一袭白衣的虚影的傲世风采,也只有沈言一人独赏了,

……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杂种,”欧阳岚目光散发着森然冷意,阴沉道,

沈言的话简直是让他颜面尽失,当着这么多长老的面,被一个塑体阶的修者如此谩骂侮辱,他差一点就失去了理智,

身居高位愈久,便愈难忍得了别人的轻视和侮辱,

凌霜一脸菜色,沈言这人似乎天不怕地不怕,他甚至感觉这小子是不是沒心沒肺沒脾沒胆的,否则怎么可能面对着他和欧阳岚都是一样的态度,

这哪里是不将欧阳岚放在眼中,简直压根就不拿欧阳岚当回事儿,

若非知道沈言并不是个傻子,只怕凌霜都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受了刺激,导致精神失常了,

他这么想,但衍天辰和浅雨潇却不是如此……只见以这两人为首的众多长老,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浅雨潇樱唇大张,娇颜上一脸的疑问和不解,

难不成自己出现幻觉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对纵横苍云西郡数百年的欧阳岚摆出一幅你能拿我怎么滴的模样,

“你他妈才是杂种,”沈言撇了撇嘴,然后就站在念月小峰山脚处对只有数尺之隔的欧阳岚做了一个鬼脸,

“你全家都是杂种,”

偏偏沈言说出这骂人的两句话时,还一副特别正经的表情,

衍天辰和凌霜以及浅雨潇都是满头黑线,除了凌霜认为沈言这厮绝对有什么底牌之外,其余人都是一副这小子死定了的表情,

他们可不打算为了一个沈言而得罪欧阳岚,更何况这家伙还如此的不识趣,

“纵然你此刻跪地求饶,也休想本城主饶了你,今日若不扒了你的皮,我便不是欧阳岚,”欧阳岚心知自己论起口舌功夫來,绝对比不得沈言,所以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方才森然道,

他的身份以及他的年龄,不容许他如同沈言这般骂起人來肆忌惮,

“凌霜老儿,沈言此番做法你看在眼中,这一次还要阻拦我将他灭杀于此么,”欧阳岚不傻,他此刻冲上去一招灭了沈言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事后推脱自己因为怒火失去了理智而动手,和事先将所有的一切都说的清清楚楚,然后再动手所造成的后果可不一样,

前者赔偿以及道歉自然是少不了的,后者则完全不需用,

而现在沈言说出的话以及做出的行为,就算被他当场斩杀,也绝对沒有人能找出丝毫不合理的地方來,

“欧阳老贼,你莫非还是光说不做,”沈言冷嘲热讽的笑了笑,“小爷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杀了我,要是动一下,你欧阳岚就是养的,”

话刚说完,沈言还偏偏就忍不住故意的动了动,

“哎呀,我身上有点痒痒的,这次真不是有意要辱骂欧阳城主的……”

欧阳岚大怒,

“这还不是有意的,”

“嘿,欧阳老贼,我虽然不是有意的,但却是故意的啊,你來杀我啊,有种你來杀我啊,”沈言撇了撇嘴,然后不屑道,他现在对自己的便宜师父,可谓是充满了信心,

他此刻也发现,最后那虚影的出现其实不是为了救他……而是因为害怕念月小峰被劫雷毁掉,所以只要有人敢入内,绝对必死疑,

沈言敢赌,欧阳岚只要敢踏进來一步,便会如同那天谴劫云一般,会被虚影的一个眼神轰杀成渣,

欧阳岚体内真气瞬间狂暴了起來,整个人怒火沸腾的死死盯着沈言,正要纵身一拳朝沈言轰过去,却突然笑了笑,然后顿住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