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四取你狗命

三一四 取你狗命

欧阳岚能做到上云城城主的位置上,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他虽然满腔怒火,但看见沈言的模样,却也不得不谨慎三分,谁见过一个塑体阶的修者,敢在周天境强者面前怒骂出声,而且还面不改色,

若说沈言不是个傻子,那自然便是有着依仗的,

至于他依仗什么,欧阳岚思索片刻,便有了两个猜测……第一个就是他身后这些长老们,第二个就是他脚下的念月小峰,

而凌霜等人护持沈言的可能性虽然有,却是极小,那么显而易见,沈言最大的屏障,就是他此刻站在念月小峰的山脚,

否则为何先前严青去通知沈言的时候,他哪里都不去,偏偏往念月小峰行來,欧阳岚心中越是思筹,便显得越发拿不定注意,

毕竟万剑宗大长老到底什么什么样的人物,有着怎样的手段,他根本丝毫都不知晓,不过此刻欧阳岚也回忆起先前凌霜的话來,所以当下便止住了脚步,

“沈言,念月小峰乃是万剑宗大长老的住所,本城主无意擅闯……”欧阳岚一边说,一边隐晦的打量着沈言的神色变化,

沈言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似是根本不在意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念你是万剑宗弟子,尚且年幼无知,本城主可以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此刻出來认罪,而后自废修为,本城主仍然既往不咎。”

欧阳岚从沈言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來,不过他还是缓缓说道,

放了沈言,那不可能,谁规定他欧阳岚就不能骗人的,等沈言出來一招灭了他,就算自己无理,也顶多是对万剑宗做出一些赔偿罢了,

“欧阳老贼,你不是信誓旦旦要杀了我么。”沈言仰起头來,做出一副鼻孔朝天,你算个鸟的表情來,

“怎么现在还沒有动手,你就怂了。”沈言嗤笑一声,“要是沒种,你哪里來回哪里去,小爷沒工夫跟你闹腾。”

欧阳岚心头大怒,不过仍旧沒有踏进念月小峰之内,

“你自己乖乖出來认罪,本城主便饶你一条性命,莫非你真要自绝这最后一线生机。”

他这会儿是真的隐隐感觉念月小峰有些不对劲了,否则沈言绝沒有这般底气,

就算是装,最起码言语之间也会进退有据……哪里会如同现在这般,半点情面不留,

欧阳岚发现沈言似乎看见他不想进入念月小峰之后,再用言语激将他,

使出反常,欧阳岚也不得不慎重而行,虽然沈言也有可能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神经大条,而后装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來……

但凡事总有万一,要是念月小峰真有玄机,就算他能取了沈言性命,只怕自己也不会好受,

欧阳岚此刻还是不相信所谓入内便死的说法,他顶多是觉得其内有什么厉害的阵法,会让他受伤罢了,

不过他身为上云城城主,绝不能莫名其妙的身受重伤,否则所带來的后果远远比杀掉一个沈言要严重千万倍,

这个世界上,白痴总是少的,

很明显,欧阳岚不是光张肉不长脑,周天境,看似很强,实则也很弱,凡事慎而行之,方才能高枕无忧长命百岁,

“怂了就怂了还不敢承认……有本事你就进來。”

沈言此刻不知道其实欧阳岚等人根本记不起先前那虚影了,他们的记忆莫名其妙的少了一截,若是知道的话,只怕他无论如何,都会引诱对方踏入念月小峰,

他自然也知道欧阳岚不进來的顾忌是什么,而且也认为对方肯定是怕了先前那湮灭劫云,遮天蔽日的身影,

此刻他的表现,凡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察觉出不对劲,如果沈言知道欧阳岚其实压根不记得那虚影的恐怖,只怕会将这场戏演得惟妙惟肖,

“沈言小儿,你不是很张狂么,本城主现在便站在这里,有种你便出來。”

少顷,欧阳岚神色一动,旋即不屑道,

“你算个鸟,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那我不是很沒面子么,要是你不敢进來的话,那就给小爷滚蛋。”

沈言指着欧阳岚,再度破口大骂了起來,

后者倒也不恼,他此刻已经认定这念月小峰,能不进去最好便不进去,

“看來你也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若有先前那般本事,便尽管滚出來。”

“有种你进來……”

“有本事你便出來……”

……

两人大眼瞪小眼,却是将后方众人雷的里焦外嫩,现在是什么情况,衍天辰等人对视一眼,却是沒有去干预,

现在欧阳岚不闯念月小峰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虽然衍天辰并不认为凌霜的话是真的,但无论如何,大长老的颜面总是要留存几分的,

欧阳岚如果真要闯,他们反而不知道如何是好,

现在的场面虽然看起來奇怪了些,但最起码还处于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

“你真当老夫不敢入内不成。”欧阳岚被沈言骂了还不能还嘴,毕竟他的身份和实力摆在那里,如果还出口和一个小辈对骂,简直是连他自己都能被羞死,

不过沈言的话也有些太过让人难堪了,后方的众人都是一副冷汗涔涔的模样,此刻欧阳岚也是真的怒了,他决定闯上一闯这念月小峰,

如果真的进不去被阵法阻挡在外倒也罢了,但若是进去,沈言今日便必死无疑,

……

沈言扫了欧阳岚一眼,看着对方跃跃欲试的模样,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

这家伙装模作样都不会装……看到了先前那虚影的威势,只有白痴才会选择强行闯入念月小峰,

“欧阳岚,你傻了吧你。”沈言指了指远处那恐怖的,仿佛贯穿到天边的巨大裂缝,

“知道这怎么回事吧。”嘿,沈言见欧阳岚略微一滞,旋即愣在原地,不由的一阵好笑,“装,继续给我装,想将我骗出去,你还嫩了点。”

“我告诉你,大长老留下的残影能一剑劈开那无数座山峰,也能一剑劈死你。”沈言沒有用一眼來形容,而是说一剑,

因为当时的情况只有他看清了,那虚影是用眼神造成这样的结果的,但远处的人却不可能看的清楚,

与其说是一眼,倒不如说是一剑,

……

一剑,三十二年前是一剑,而今又是一剑,凌霜心头顿然一颤,他面带敬畏的看着远处那恐怖的,沒有尽头的巨大裂缝,

虽然他此刻无论怎样去回想,都沒有关于这巨大裂缝的任何记忆,但沈言话音出口,他却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周天境强者,对冥冥之中的事情已经有了初步的感应,

只要能将真气在体内运行阴阳七百二十周天,便能触摸到下境界的屏障,到了这个地步,便是周天晶障的境界,跨过去,便是上境,

只要能将体内真气运行九个周天,跨越周天九重,达到周天小转的地步,便能感应到某些细微的,影响不大的冥冥天意,

沈言如果不说出这裂缝是谁造成的,他们的记忆里也沒有完整的概念,便不会知道这裂缝究竟是何人所为,

但沈言此刻说了出來,虽然这些长老和欧阳岚还沒有到达上境,拥有探寻天机的本事,但却能辨别一个人言语的真假,

若是他们的脑海中原本就沒有丝毫关于这裂缝的记忆,他们沒有见过的话,沈言这么说,所有人便不会从冥冥天意中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更多的可能性,只怕还是会认为沈言胡说八道,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有些不同,他们原本是有着关于这一道裂缝的记忆的,但却被人以莫大神通给抹去了,

见闻过这件事,却不记得了,

别人同他们提起,他们便会知晓……哦,这件事情是真的,并非他人刻意妄言,

所以说,沈言的做法反倒是有些得不偿失的感觉,

如果他不提这件事,欧阳岚就算心里沒底,也不会觉得进入念月小峰会身陨……但现在他提出这件事情,自然欧阳岚也便知道那裂缝到底是何人的手笔,

进去,进个屁,欧阳岚可不认为,自己有本事抵挡那恐怖的一剑,

那是虚影啊,而且只用了一剑,这简直非人力所能及,欧阳岚甚至怀疑,那个传说中的大长老,是不是已经达到了上境,

他丝毫不怀疑沈言话语的真假,沈言说是虚影,而且只用了一剑……天意中透露出來的丝丝痕迹,居然说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欧阳岚先前是不知者无畏,但现在面对这样可以轻易了结了他,了结了整个上云城的存在,也不由得心怵了起來,

就算自己背后有着整个大宋王朝,但等大宋王朝对人家施行所谓律法的威严之时,恐怕上云城欧阳家都化为灰烬不知道多少年了,

而且王朝会不会因为他而去轻易找一个上境强者的麻烦,还是未可知的,

毕竟此事错在于他,谁叫你干什么不好,要去闯人家的住所,就算大宋王朝对此时不闻不问,也绝不会有谁觉得王朝徇私枉法,

说白了,如果刚才一步踏进去,而后真的被里面那残留的虚影轰杀成灰烬,那也是只有四个字,,死了活该,

……

欧阳岚想明白这一切,方才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后瞬间离开念月小峰数丈站定,

“欧阳老狗,怎么不装模作样了,你不是要入内杀我么,來呀來呀。”沈言先是嘲讽道,而后见欧阳岚果真沒有上前的意思,方才转过身去,而后冷冷的留下一句话來,

“欧阳岚,今日你不敢入内,并非你绕我一条性命,而是你欧阳家的男人窝囊。”

“你不入内,我也沒有道理同你白费口舌耗费时间,但是你记住,终有一日,我必要娶你狗命,祭奠我父亲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