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八字迹

三一八 字迹

天色将晓。

洛成缓缓推开了房门,从客房之内走了出來,他的面色有些昏暗,甚至给人的感觉已是无比的憔悴。

夜夜笙歌的洛成,几乎已经虚到了骨子里,他整个人已经完全沒有了丝毫的精神。当然,他每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蝶依制造出的幻境。

“主人,如今离那雪云沼泽只有数百里路程……我们两三日便能到达!”蝶依眸中沒有露出丝毫情绪,平平淡淡的道。

“两三日么?”洛成有些虚弱的摆了摆手,但看着蝶依的绝色身姿,却还是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这个女人,简直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尤物。

“蝶依,取了那赤金蛟血,你是否便能带我回百花宫了?”洛成对这件事可是颇为在意,他虽然不知道这蝶依到底和百花宫是什么关系。

但百花宫中的修者,可是一个比一个靓丽,无数女修聚集在这个宗门之内,可想而知他若是入内,会享尽何等的齐人之福。

“那是自然,取赤金蛟血,也只是为了让主人你步入换血境的时候,能做到比寻常修者强盛的地步罢了!”

蝶依点了点头,然后略微解释了几句。

洛城虽然知道自己此行是去和蝶依取那赤金蛟血的,但却还是有些情不自禁……毕竟赤金蛟,可是货真价实的周天境妖兽。

这种境界的妖兽,寻常情况下他只怕连见都沒有见过……但过上三两日,只怕便能亲眼看见这恐怖的妖兽,而且还要拿取对方的鲜血,可想而知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情形。

洛成不兴奋和期待,都是绝不可能的。因为这不仅仅代表着他能看见蝶依和赤金蛟的交锋,日后入换血之境的时候,感悟赤金蛟血脉,绝对要比寻常修者强上不止一筹。

赤金蛟血脉,这是周天境妖兽的血脉之力,如果能以此让自己步入换血境,那么日后的成就绝对不会低。

洛成伸出手去,正想揽住蝶依的腰,沒想到后者直接避让了开來。

“请主人自重!”蝶依微微欠身行了一礼,旋即顿了顿方才再度说道,“事不宜迟,根据宫主所说,雪云沼泽近日只怕多有变数,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

话音落罢,蝶依身形一动,便是当先出了客栈,往雪云沼泽方向行去。

洛成抬起有些泛着黑青色的面庞,然后阴森森露出了一抹**笑,心头倒是还暗骂了一句,还装什么装……

不过好歹蝶依还是周天境的修为,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女子如何说,他自然只能如何去做。

……

沈言缓缓睁开双目,眼中泛过一阵刺目的精光,仿佛刺破了这漫天的风与雪……不过转瞬之后,他眸中的光芒便尽皆敛去。

“凌云冲天剑意,领悟了足有八成,但最后的二成,若不能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根本不能完全将其转化为自身的凌云意!”

沈言猛然站起身來,他身上的气势一闪而逝。

锻骨境巅峰!吸收了大长老留在冰雕之内的精纯灵气,他修为的进境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到达锻骨境之后,竟沒有丝毫屏障,如同破竹般的便直接突破到了锻骨境巅峰。

这股精纯灵气居然比他预想的程度还要更高,突破到锻骨境巅峰,居然都沒有消耗到三成……几乎两城不到的灵气,便将他的修为推入了锻骨境巅峰。

这对于任何修者來说,都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天天用灵丹当饭吃,只怕也就是堪堪达到这个程度而已。

这个世界上,丹药的重要程度和修炼功~法是同等的。尤其是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更是如此。

可想而知,大长老此番到底留给了沈言一个怎样的大礼。

只怕这些灵气吸收完,突破到炼髓境的巅峰都不是问題……虽然面对周天境的强者还是很弱,但却已然步入了修炼界的中端。

炼髓境界,这是整个修炼界最庞大的一个境界层次。

其上便是换血,并济等等中高端的修炼层次……直至普通修炼者心目中的巅峰周天境界,可以说占据了天元大陆极为庞大的一片力量。

炼髓境界,是支柱,也是栋梁,无数的周天境,内息境修者,都是从这个层次之中脱颖而出的翘楚。

修炼修炼,逆天而行。

可想而知能提升修为境界的丹药,到底有多么的珍贵。而大长老留下的这一团精纯灵气,不但对境界的提升有着极大的好处……

而且还沒有丝毫的副作用,这种东西对修者的吸引力绝对是无穷的。

更何况沈言的修为不但突破到了锻骨境界,而是直接跃入了锻骨境巅峰……甚至只是消耗了极为微小的一部分灵气而已。

这种巨大的反差和提升境界的震撼,让人目瞪口呆。

沈言虽然对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并沒有多么彻透的了解,但依然知晓自己所承受的恩惠到底有多重。

不过他这个人本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之辈,别人对他有恩,哪怕拼上性命不顾,他也会报答别人对他的恩德。

可以说大长老无论是看他顺眼,亦或者是有远见的在他身上投资……总而言之,这不会是一笔收不回來的账。

“锻骨境界巅峰……现在也不知道是去那雪云沼泽,还是继续躲在这念月小峰修炼好!”

沈言有些头疼。

“按道理來说,雪云沼泽有周天境妖兽出來作乱……想必其中的际遇也是有着不少的!而且万剑宗联合其他世家会开启雪云沼泽处的秘境……”

“我持大长老弟子的身份,倒是随意都能占据一个名额!”

沈言站在那冰雕之后,望着远处的云潮雾海,喃喃自语了起來。

“……还是算了吧!际遇即便再大,也要有命去享受和实现才成!我现今还沒有在欧阳岚手底下保命的把握……”

“如果出了这念月小峰被他抓住,只怕会被其斩杀当场,到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沈言喃喃半响,终于是确定了决心。

“罢了,这雪云沼泽以及雪云秘境的开启便不去了……还是用心吸收师父留下的这一团精纯灵气为好!”

沈言自然也知道,大长老既然留下了这么浓厚的灵气,说不定便是希望他彻底将其吸收完毕之后,再从这念月小峰出去呢。

……

一阵凌厉冷风倏然间吹拂了起來,沈言面前的白雪倏然被吹的四处纷飞……不多时,这一片白雪,居然被吹成了数个大字!

“离宗!前去雪云沼泽,亦或苍梧大草原!欧阳岚已在数日前都赶赴苍澜领城,此时绝无暇顾及于你!”

沈言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一片白雪之中,吹拂出的凌厉字迹。

这……是怎么一回事?沈言心头简直已经纳闷到了极点……不过瞬间他就反应了过來,这必然是大长老的笔迹。

但这种事情,未免有些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如果这字迹是远在数万万里之外的大长老此时凝聚而成,那根本就无法想象对方的修为境界到底何其之高。

敞若这字迹是预先而流,等到一个特定的时机之时显现出來……那沈言恐怕直接就从山巅直挺挺的栽倒了下去。

未卜……先知?这种事情难免有些太过于夸张了。

纵然是做到可以聆听天意的圆满周天境修者,也根本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未卜先知!那么自然可以肯定,这字迹是远在知何处的大长老,此刻控制风雪凝聚而成的。

“师父的修为,只怕已经达到了众人口中所谓的上境……”

沈言呆滞了半响,直到地面上的字迹被白雪覆盖了起來,他才回过了神來。

“按照我的分析,天元大陆之中……所谓的周天大圆满,便是渡劫期!至于周天晶障,便是渡过天劫的大乘期!”

“那么那些长老口中的上境……又是指什么?莫非是……仙?”沈言心中其实已经隐隐觉得自己的答案就算不对,只怕也错不了多少。

但他还是忍不住砸了咂舌,前世的渡劫期的强者已经是整个神州的最巅峰力量了……

而这个世界不但有着周天晶障,甚至还有着直接破障的上境高手,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就算破了周天晶障,也不用飞升上界。

那么自然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天元大陆在本质意义上來说,比神州位面的等级要高上许多,否则也不可能无法承受仙人的气势威压……

这样也就代表着,天元大陆的高端修者,可能远远超出沈言的想象……不过他也能隐隐猜测出几分來,毕竟一个上云城的规模,还有这片天地的广袤程度,已经远远不是前世所能相比的了。

而且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也是极为完整和有序的……众所周知,任何事情最怕认真钻研。

神州之上的修炼体系,无论如何最终都是殊途同归,有一个称谓叫做修真者,所谓修成真实便是此意。修真者可以使用法器,可以使用符咒,也可以炼制丹药和布置阵法……

这些尽皆可以被修真者掌握成自己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