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一九龙不敢过

三一九 龙不敢过

既然欧阳岚已经远赴苍澜领城,那么……便动身吧!沈言思筹片刻,而后便做出了决定。让他在念月小峰一直等下去,毕竟有些不切实际。

要想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跟上欧阳岚的脚步,拥有和他平等对话的实力,单单靠闭死关是绝不可能的……只有外出历练,寻求机遇,才可能拉进两者间的距离。

大长老留下的灵气,是他的际遇,甚至于说大长老成为他的师父,本就已经是最大的一分机遇了。

沈言丝毫不怀疑大长老有着让他快速成长,直到超过绝多数修者,直至能和欧阳岚平等对话地步的能力。

虽然他摸不清大长老的根底,但他从未动摇过自己的信心。

相信无论是怎样一个人,面对大长老这样的男子……都不可能生起丝毫怀疑的念头來。沒有任何理由,这纯粹是一种感觉,自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感觉。

动身是必然的,但什么时候动身却是需要自己计划一番。

最好便是等到自己的修为突破到炼髓境而后再去雪云沼泽,其次便是现在立刻动身。

沈言心中大概计算了一下,他在周天晶障以前的境界,应当是完全沒有瓶颈的。因为他前世的境界太高,而且这份心境仍然存在。

打个比方,寻常修者修炼,自身便是一个蓄水的地方……

强身阶是一个小坑洞,塑体阶便是一个小水洼,锻骨境就是一个水池……但你要蓄住一个水池的水不让它溢出來,那就必须得把水洼开凿成水池。

这个开凿的过程,便是瓶颈。

如果你不能将水洼变成水池,哪怕你天天往水洼里装水,最后仍然是只能留住一个水洼的水罢了。

而沈言现在的情况,便是拥有着一个巨大的湖泊,但却已经干涸了……他只需要往里面灌水,便能将其一点点的注满。

修为不超过心境的时候,他的提升是沒有瓶颈的。

但他却仍然要吸收灵气,还要炼化成自己所能吸收的灵气才行!这个灵气的炼化,自然是越精纯越好。

这就平白无故的需要耗费极大的功夫,纵然你时刻不停休的想要往湖泊里装水,但你手中拿着的却只有一个桶,而且还要去很远的地方装水。

就算你跑的再快,每一次也只是能装上一桶水罢了。

大长老留下的灵气,便是经过了炼化的,极其精纯的灵气……沈言所要做的,仅仅是吸收而已。

只要身体和经脉受得了,那就不需用浪费任何时间。

所以最多数日功夫,沈言便有信心让自己突破到炼髓境界……这样一來,他无论是去雪云沼泽还是去苍梧大草原,都更多了几分把握。

沈言自然是不知道大长老让他去苍梧大草原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他却明白对方肯定不会去害他。

但雪云沼泽那边不但妖兽犯境,更在不久之后便要开启沼泽之中封印着的小秘境,且叶东來也在那里,无论如何,沈言觉得自己总是需要去一趟的。

至于苍梧大草原之行,只能等待日后有机会再去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到雪云边境去,那也就不在此处逗留了……若是那欧阳岚此去苍澜领城并无要紧之事,只怕数日便能归來!”

沈言身形一动,便直接从山巅之上往下而去,风雪袭來,吹散他尚且残留在原地的淡淡虚影。

“突破之事倒也不急,在路途之中,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也就自然而然的步入炼髓境了……可欧阳岚要是这几天归來,我却还在念月峰内,可是连走都走不了了!”

沈言从惊天剑阵之内走了出來,站在宗门之前,那无尽的白茫天地之间喃声道。

他身上有着弟子令牌,虽然不能进,但却能出。虽然出來之时惊天剑阵会散发出波动,那凌霜有可能会查看一眼。

但沈言却丝毫不担心对方知道他的行踪,凌霜管不着他。

沈言怕欧阳岚是不错,但对凌霜却沒有这样的感觉……后者如果不想得罪大长老,自然不会去干涉他的任何行动。

之所以害怕欧阳岚,是因为他自己也明白,欧阳岚杀心已起,打定了注意要绝了他这个后患。莫说得罪大长老,就算得罪万剑宗,只怕他也在所不惜。

很简单的选择題,要么等日后沈言成长起來,时时刻刻准备对付城主府的人。要么现在便杀了他,然后对大长老赔情道歉。

欧阳岚的算盘很精细,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杀掉了沈言,会因此引起大长老和自己的纠纷。拉下面子道歉之后,想必此事也便了了。

至于面子?那东西值几个钱?欧阳岚能走到这一步,绝对不是依靠把自己面子看的无比之重方才成功的。

能伸能屈,能忍能让,才是至理。

况且他的背后可是大宋王朝,就算自己不是大长老的对手,那么后者最多惩戒他一番……打个重伤又如何?

自己吃点亏,灭绝了数年,数十年之后可能对整个城主府后代产生巨大威胁的人,就算受点伤,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那些伤势对于一个好的丹师,药师來说,根本算不得什么问題。

所以沈言根本沒有过多的思考,便直接离开了万剑宗。因为他自己也知道,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等欧阳岚归來,再想离开就极其困难了。

要么等大长老回來,要么等自己突破到神醒境界,否则绝难在周天境强者的手中逃得性命。

神醒,是神魂初步觉醒,拥有灵识的境界。而周天境强者可以掌控身周天地,如果沒有灵识去抗衡这种掌控,根本连动手都不需要……

低境界的修者,便会被这种天地灵压直接给压迫至死。

……

万剑宗。

天意剑峰,天意殿偏厅。

李敬之正满面疑惑的在厅内踱步而行,他面上的神色极其困惑,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变得越來越难看了起來。

直到某一个瞬间,他终于是猛然抬起自己的双眸望着门外,而后厉声喝了出來。

“沈言便是沈谪仙!”

他面上的神情后悔莫及,甚至渐渐变得狰狞了起來。

至于他为何这样去说,却是因为沈言做了一件事……毁掉了他的僵尸化身。

李敬之修炼的乃是上乘剑道杀意,他还有一门玄级三品神通,僵尸化身术!当时修炼这门化身之术的时候,李敬之整整在一座阴墓之内守了整整六个月零六天。

每日用鲜血蕴养,最后还分裂出自己三分之一的神魂附在那僵尸化身之上。

可以说就算他的本体日后会消失,处于那只僵尸身上的隐性的神魂便会觉醒,那么就等于说他还存活着。

他留存的三分之一神魂,现在是沒有觉醒的……只有等到本体死亡之后,那神魂才会彻底觉醒。

那只僵尸此刻是自我意识之中,夹杂着一抹李敬之的气息……他能做出控制,但如果不控制,也不会影响其修炼和提升。

这就是僵尸化身术的恐怖之处,日后他神魂觉醒,这僵尸的自我意识会心甘情愿的选择融合,而非是抗争。

并且僵尸肉身之强大可以说是极其恐怖的,僵便是硬,便是无知觉。

无知觉而又僵硬到极点,这是一种任何人都能明白的概念。

不过这并不代表僵尸便不能如同常人一样的行动了,等到修炼到高深的境界……僵尸的肉身会变得如同正常人一般,不但拥有温度,还能随心所欲的施展攻击。

当然其肉~体之力并不会因为身体转为正常而消失,反而会更甚一筹。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

因为这时候的肉~体已经锻造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甚至可以做到以力破万法。

但这种境界,却是闻所未闻的僵界顶尖强者,尸中王者!

僵界的低段僵尸茹毛饮血,浑浑噩噩……但等到高端僵尸的世界,便如同寻常修者一样。饮酒作乐,修习功~法,识文断字,炼制丹药等等……

僵尸最适合修炼的,是体修之术,依靠他们强悍的肉~体,可以将这种功~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天元经~异物篇有云:有物名犼,天地所不容也,常以龙为食,是以有犼之地,龙不敢过,世人皆知荒外有犼,而人所不知,犼乃僵尸所变。

龙,在天元大陆也是神兽,和神州的定义是极其相似的。可以行云布雨,翻江倒海,倾大地为洋。

而犼一日便要食一龙五蛟,难怪天地不容。

犼乃僵尸所变,虽不能证实真假,但已然可以推断僵尸的能力到底有多么强悍。

李敬之修炼的那神通名为僵尸化身术,只能凝练僵尸为自己的化身……而且终身只能凝聚一具,至于那僵尸能修炼到何种程度,就不是他所能猜测的了。

僵尸,本就难寻,更何况还要辨识出还沒有成为僵尸的尸体,用自身的鲜血蕴养它六个月又六天,可想而知凝聚出一具僵尸化身到底有多么困难。

李敬之单单是恢复那三分之一损耗的神魂,便将自己无数年积攒的宝物耗费了足有六七成……方才换來了修复受损神魂的灵丹妙药。

现在僵尸化身被毁,他所有的心血都白费掉了,可想而知李敬之的怒火何其之深。

至于他为何知道沈谪仙的名字……是因为在针齿草原除掉对战的时候,沈言报出过自己的名姓。

但是之后再次告诉希麟自己叫做沈言的时候,那僵尸化身已经烟消云散了……所以李敬之收到反馈回來的消息,是那人自报名姓叫做沈谪仙。

所以李敬之根本沒有想到沈言杀掉了他的僵尸化身……不过今天他忽然想起沈言身上萦绕的一丝淡淡怨气很是熟悉……

是以才会怀疑起來,直到此时方才推断出一个信息----沈谪仙就是沈言!沈言就是沈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