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一尾随

三二一 尾随

冷风是它的心跳.霜雪是它的呼吸.

这一作冰雕雪砌.银白万顷的城池.叫做上云城.无论是初见时.还是再见时.甚至是第三次见到的时候.一如既往般的震撼.

沈言忘得了那一眼望不尽的白雪冰霜.忘得了城头之上气势如虹的上云城三字.甚至能暂且忘却了欧阳岚同自己的恩恩怨怨……

但绝忘不了城池之上萦绕的那一股肃杀之气.那是千百万次的战争和鲜血.浸入城池深处的气息.

这种血气.这种军魂.这种死守边关的悲戚气息.不可磨灭.无论是一千年.还是一万年……只要边关还在.只要上云城还在.军魂.便在.

沈言踏入城门之时.并沒有被守城的兵士盘查.

这让他隐隐松了一口气.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那欧阳岚根本沒有将这件丢脸的事情透露出來.

或许他认为自己堂堂上云城城主.更是周天境的强者.怎么可能拿一个小小的塑体阶修士沒辙.所以.知道沈言在城主府内做出的事情的人.寥寥无几.

沈言入城.几乎不用担心遇上自己料想的最不妙的情况……那就是欧阳岚已经舍下所有的面子将此事公之于众.在上云城内布下无数人马等他入瓮.

可惜欧阳岚虽然已经被沈言落了面子.可终归只有数人知道……若是让他堂而皇之的将此事公布出去.却是不可能的.

且不论欧阳岚到底拉不拉的下这个颜面.单单他身为上云城城主这一点.便能不能随心所欲的将这一切公之于众.

还是那句话.身处高位同样有身处高位的烦恼.

苍云郡之上还有苍澜领.领城之上还有州府.州府之上还有王朝……王朝之上有沒有更加恐怖的存在.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沒有任何人敢说自己已经站在了顶峰.

……

“上云楼.”

沈言步入上云城内.那可供一百八十二马并行的大道沒有丝毫改变.至于周围川流不息的凡人修者.都无暇注意他这个不起眼的小修者.

也许锻骨境巅峰放在湘云镇.放在紫云城那等地方.还能让人高看一眼……那么在上云城这个边关重城.就显得毫无价值了.

上云城.可以毫不为过的说一声换血多如狗.并济遍地走.

一个锻骨境修者.只是刚刚步入了整个修炼界最低端.也是人数最多的层次罢了.实在沒有什么可让别人过多去在意的.

当然.如果欧阳岚将沈言在城主府所做的一切全部公布出來.只怕现在的情形又不同了.但显然欧阳岚沒有那样做.所以沈言反而像是一个前往边境历练的人.而非一个和上云城主有着极大仇怨的敌人.

不过上云城虽然繁华.但沈言却根本不敢过多的逗留……欧阳岚那种境界.灵识只怕已经可以运用自如了.更何况对方可能还记住了他的气息……

等到欧阳岚回到上云城.只怕瞬间就能把他抓在手里.

除了念月小峰和去叶东來的身边.暂且沒有任何可以称之为安全的地方.这一点沈言知道的很清楚.

大长老也许算.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可.就算自己的师父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可能在人不在的情况下护持住自己的性命.

更何况想要杀自己的人还是一个将自己视为绝大威胁的.身居高位多年的城主.

沈言虽然知道暂时沒有危险.可也明白此地不宜久留……所以他的身形几乎是沒有停歇的.便从入门之处往西方赶去.

西城门最繁华.东城门最冷清.等到他走到街道的尽头.也便到了西城门.出了西城门……一直往西走.就能到达雪云边境.

至于前往雪云沼泽.却是还要多费一番周折.

……

上云城自古以來便有着西门锦瑟北方楼.南城雪景东风瘦的说法.

西门锦瑟便是指西门的繁华程度.可以说数万里范围内历练的修者.想要补给.想要兜售天材地宝购买丹药.都是要聚集在上云城内的.

而雪云沼泽又是一个极其适合历练的场所.其间妖兽无数.随随便便就能获得很多材料以谋得重金.

所以朝着雪云沼泽而开的西城门.可以说终年常日.修者进出络绎不绝.

上云城的东方是最无人问津的地段……因为出去是一望无际的御寒草原.沒有其他任何可以让修者耳目一亮的东西.

不要说是妖兽.就算是野兽.也在巡逻兵士为了保护御寒草的缘由下.猎杀的近乎绝迹.所以东门的风.都难免给人一种消瘦悲戚的感觉.

沈言虽然料到了西城门的繁华似锦.但步入这个范围的时候.却仍然是被这股氛围给弄得有些滞然.

成千上万的人潮在你面前进进出出.入内之人一个个皆是风尘仆仆.外出之人皆是刀兵整洁.满面肃然.

这是一股铁与血的味道.一种在历练和死亡间拼搏的味道.

难怪世间虽然散修众多.但却仍然不乏惊世之辈……在死亡.竞技.杀人夺宝之间成长.这种环境之下磨练出的修者.是在宗门这种温室里养成的弟子所不能想象的.

鲜血的味道何其之浓郁.刀剑之上的肃杀之气不时飘散在空气之中.

虽然还是晌午.但整个西城门处.却萦上了一种让人有些渗然的血腥气息.

西城门之后的街道上.摆摊贩卖丹药等物的修者也并不少……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历练印记.

如果身上的“味道”不够.只怕出门便会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在这些亡命之徒.在生与死之间历练的修者面前.沒有家世背景.沒有所谓的后台……杀人夺宝.一言不合动手之后斩草除根.而后远遁其它郡地的修者.从來都不会少.

依靠家世和身份地位的世家子.或许可以震慑住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某些人……但绝对不可能让这些从死人堆里.从刀口之下.从妖兽的牙齿里挤出一条性命來的修者心生顾忌.

所谓的家底越大.势力越大.虽然可以获得很多.但同样要失去很多.

你不敢得罪那些比你更恐怖的势力.因为就算你自己能逃.你身后的家人.你的兄弟和你辛辛苦苦奋斗出的一切是跑不了的.

但这种孤身一人.亡命天涯一辈子的凶恶之徒.怕个鸟.

只要利益足够.什么都是虚的……想要不被吃的连渣都不剩.所能仰仗的不是你的背景.不是你的后台.是自己的实力.

画本和故事之中记载的东西.毕竟是不可靠的.

依靠一个身份和一个人的名头便想横行无忌.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走不出几步便直接死在这些可以连命都不要的家伙手里.

沈言站立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前世他经历的这种恩恩怨怨也绝对少不到哪里去.但却是第一次面对这数以万计.以数十万计的修者凝聚在一起的局面.

沒有理会摆摊的人.也沒有理会周围不时将目光投向自己的人.沈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从这种震撼之中剥离出來.而后一步一步的朝着城外走去.

他身上的衣衫很整洁.而且显得气度不凡……最重要的.却是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味道”.

这是一个“雏儿”.许多修者面上猛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旋即跟随着这个冒失的小子一起往城外走去.

他们打定了注意.要给这个小子上一堂课.告诉他什么叫做外出历练前的准备.

更何况第一次出门.必然身上带有无数的补给之物.哪怕是凡级的丹药.量大了卖给凡人.照样是一笔不小的钱财.

虽然换不到灵晶.但在俗世里享受.却还要仰仗这些黄白之物.

这是狼的嗅觉.他们可以在众多來來往往.几乎将视线都遮蔽掉的修者群众.一眼找出目标來.

西城门.好久沒有遇上这样有趣的事情了……一个“雏儿”.什么都不懂居然敢不做任何准备.便出了城门.简直是送上门來的“食物”.

就算不是肥羊.但好歹也能尝个鲜.

不过一时之间.沈言的身后便尾随上了近百人……这些人并非个个冲着他身上带着的补给物品和钱财灵晶等物而去.看热闹的占了绝大的一部分.

这个小子到底会如何求饶.这些人却是很难想象出來……求饶的人太多.层出不穷的花样也太多.他们甚至想象不出下一个人会用怎样的方式來像大家讨饶.

如果用家世來压人.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毕竟这种冒失鬼是万中无一的.既然有家世.一般外出历练.身边都会跟着一个可以碾压九成散修的强大修者.

所以这些人认定了这个身形有些瘦弱的小子.必然是一个愣头青……

……

当沈言走出了西城门.他的身后已经陆陆续续的跟上了数百人.有热闹看自然要去看一看.反正是在城门口就能解决掉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多费周折.

在妖兽和鲜血之间历练久了.乏味之时看一场好戏.也是能聊以调剂的.

少顷之后.西城门数十丈之外.一个苍老的身影缓缓的退回了城中.

如果沈言在此.定然能一眼认出來.这个身影就是当时跟欧阳岚在一起的老者.上云楼的楼主韩钧.

韩钧是为数不多知道沈言在城主府所做之事的人之一.他本想要擒住沈言交好和欧阳岚的关系.但尾随一路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他知道欧阳岚去找沈言的麻烦了……但现在后者却还敢大模大样的出现在上云城内.更重要的是身上连半点损伤都沒有.修为还精进了许多……

这种情况下.韩钧也不敢轻易出手了.万一撞在了某些人的手中.他一个周天境的老人.实在是经不起折腾.

所以他见沈言出了西城门往雪云边境而去之后.便退回了城中.

敞若之后欧阳岚问起.便实话实说.告诉他沈言可能去雪云边境了……至于欧阳大城主会如何处理.却是和他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