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二一个傻子一个蛆虫

三二二 一个傻子,一个蛆虫

遥望远山,斜阳渐却,

在夕阳的余晖下,一个纤瘦的身影脚步蹒跚的往前方不远处的镇子中走去,

“……”沈如烟无意识的呢喃着什么,她之所以还能往前走,完全就是依靠着心头一股莫名的气力支撑着,

若非万剑宗的方向实在是很明确,只需要顺着夕阳落下的方向行走,只怕她在这数千里路程之中早就迷失了方向,

她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烂不堪,甚至隐隐可见其中沾染着许多灰尘的亵衣,虽然衣衫脏乱不堪,而且面上也满是污秽,

但她的神色却依然坚定如初,这月余的时日里,所遭受的苦楚都沒有让她的心思产生半分的动摇,

此刻她甚至已经不知道沈言活下來的机会到底还有多少成……但她却始终认定了一点,

哪怕是死,,也要见到小弟的尸体,

她不记得自己跌倒过多少次,也不记得自己爬起过多少次,她只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万剑宗,是找到自己的弟弟,

三天了,在三天前将水囊中的最后一口水喝掉之后,沈如烟便再也沒有看见任何的水源,她所能依仗的解渴方式,不过是将树叶杂草中苦涩的汁液嚼出來然后咽下罢了,

她在一个时辰前便已经看见了前方的镇子,亦或者说是村落……大宋王朝太大的了,除了城池和村镇有着明显的区别之外,

单单从外表上去观察,根本不能分辨这到底只是个村落,还是一座小镇,

整整一个多时辰,她脚下软倒了无数次,也不过堪堪走到镇口罢了……不过沈如烟有些恍惚的眼神中,总算是流露出一丝振奋,

……

“……水……水……”数百米的路程,沈如烟足足走了两刻钟才近乎虚脱的走到了镇口,镇口站着数名修者,正在大肆谈论着自己今天外出的成果,

修为比较低的修者,所能互相攀比的大多都是打到了多少猎物……若是侥幸和其他修者合力灭杀掉了一头低等级的妖兽,也足够他们吹嘘许久了,

沈如烟此时扶着镇口的朱红色柱子,因为太过缺水的缘故,她的神智都有些模糊,以至于有些朦胧的不断重复着这一个字……

她的嘴唇早就干涸的成了苍白色,先开始还能从裂开的伤口之中吮吸出丝丝鲜血,但到了最后,这伤口几乎都已经凝滞在了一起,连鲜血都难以从其中渗出來了,

正因为嘴唇和嗓子干涸到了极致,所以沈如烟说话的声音,竟然刺耳的有些让人难以忍受,仿佛是拿着尖锐的刀子在铁块之上划动一样,

站在镇口那大柱子之下的数名修者都是忍不住齐齐的皱了皱眉头,虽然沒有从那个肮脏的乞丐身上嗅到什么难闻的气味,但对方离他们如此之近,却是让他们难以忍受,

沈如烟只呢喃了片刻,便要不支的晕倒在地……但是看其模样,只怕会直接倒在那数名修者的脚下,

当下那站着的数名修者之中,便走出來一名胖子,恶狠狠的一脚踹了出去……虽然并未动用他体内的那丝真气,但也让沈如烟的身子直接在地上滚出去数丈,好歹撞在了墙根上,方才止住了去势,

一种火辣辣的疼痛感从后背上传來,差点昏迷过去的沈如烟一下子被这股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的清醒了过來,

虽然还是因为缺水而全身无力,但好歹从刚才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中脱离了出來,

这时候她才听到了那踢了他一脚的胖子在恶狠狠的说些什么,

“……呸,真他~奶奶~的晦气,居然被这个贱货脏了脚,老子明天不去猎杀妖兽了,休息一天去花楼找几个娘们泄泄火气……”

胖修者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厌恶的看着倒在墙根处那个不断抽搐的瘦弱身形,有心想要上去再踹上几脚,但想了想,这毕竟还是镇里,所以倒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你这乞儿,好歹也不能触怒胖爷的威风啊,如今在镇子里沒有被当场打杀,也算你的运气,还不敢快跪下來舔舔你胖爷的脚,以谢大恩啊。”

“哈哈哈哈哈,。”

胖修者听闻旁边的几人打趣,笑骂了几句,然后也不理会那个不小心触怒到他的可怜乞丐,再度和身边的几人吹嘘了起來,

……

沈如烟摸了摸自己的后背,那一脚虽然沒有动用真气,但修者的力气何其之大,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弱质女流,

所以这一脚,使得她在地面上划出了数丈之远,也导致她后背上出现了一大片伤痕,

沈如烟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将手拿回面前后,便已经满手血迹,

不过她却并沒有露出半分怨怼的神色,反而有些感谢的轻轻松了一口气……虽然背上的伤势很严重,但好歹沒有伤及根本,

更何况如果不是这个胖修者的一脚,只怕她现在已经昏倒在了那柱子下,这种情况下,谁都不可能去管一个乞丐的死活……

最大的可能性恐怕是被镇子上巡逻的人将尸体给随便的同那些在野外遇害的修者尸身给葬在一起,正因如此,所以沈如烟并沒有因为自己后背上那恐怖的伤势而憎恨那个踹了自己一脚的胖修者,反而还有一丝感激,

她所想的一切都是好的,所有一切对她不好的,都会被她找出一个理由來便成好的,也只有这样性子的沈如烟,才能让沈言这种心性的人,下定了决心要守护一生一世,

……

沈如烟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怀中剩下的两个馒头滚了出來,

她有些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将两个馒头捡了起來……她虽然也很饿,但她太渴了,所以根本不敢吃一点东西,

这种情况下吃东西,只会将这份干渴的感觉无限扩大,

她怀里的馒头是上一次给一家村妇帮了整整一天忙,才换回來了五个而已,数天的路程,也导致这五个馒头只剩下了两个而已,

沈如烟本來也打算在自己路过的那条溪流之中多带上一些水的,可惜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拿不上,所以便只装了两个水囊,

所以这三天來,她才会狼狈成这样,

沈如烟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然后在自己肚子的十分抗议之下,将这两个馒头往自己的怀中放去,

不过突然之间,她却偏过了头去

身侧的墙根之下蜷缩着一个瘦弱的身影,看起模样不过十二三岁……这个头发凌乱的少年正用一种渴望和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中已经变硬的两个馒头,

沈如烟清澈的眸子里根本沒有看见少年眼中的贪婪,她看见的只有饥饿和渴望,

愣了片刻,她发觉那个少年的身子忍不住的往前挪动了几步……沈如烟当下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馒头拿出來一个,递了过去,

……

墙根处的少年本來正盯着沈如烟手上的馒头,思筹着自己一把抢下來之后应该朝着哪个方向跑,

但下一秒,他却直接愣在了那里,因为他面前那个连脸庞都看不清的人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來,那只手中还放着一个他死死盯了半响的馒头,

“吃吧……你一定饿坏了……”正在发愣间,他却听到对面之人那刺耳的沙哑声音,不过少年却觉得,这是他这么多年,听到的最好听,最唯美的声音了,

这场面被远处的胖修者等人看在眼中,都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仿佛是在讥笑着这个肮脏的乞丐,连自己都顾不上了,居然还想要去帮别人,

难道这个白痴沒有看出來,先前那少年根本就是想要扑上前來抢走这两个馒头的么,这世上怎么还有这么傻得人,

“老子还道那个讨饭的家伙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往老子的身上摔倒,原來是一个脑子有毛病的白痴……”那胖修者撇了撇嘴,然后不屑道,

跟他站在一起的数名修者,也是摇了摇头,他们的目光之中只有讥笑和嘲讽,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这种事情,在他们的心里,只怕也只有白痴才能做得出來,

……

看着面前的馒头,连谢谢的都顾不得说一声,少年便一把将其抓了过來,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虽然馒头放了几天已经有些变硬了,但毕竟是面做的食物,就算有些变硬也硬不到哪里去……少年只是数口,便将手中的馒头咬的一干二净,

沈如烟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不过那并不大的馒头,只是转瞬之间,便被少年全部吃进了肚子里,

如果饿的时间久了,略微的吃一点东西,不但不能减缓饥饿,反而会让这份感觉加重……那少年将手里的馒头吃完,肚子居然“咕咕”的叫了起來,

这也正代表着,他刚才吃进肚子里的馒头正在剧烈的消耗着,

沈如烟神情略微一阵黯淡,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看了看这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居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动作,

她将手中剩下的最后一个馒头,再度塞进了少年的手中……而且还是硬生生的塞进去,好像生怕少年拒绝一般,

沈如烟将馒头塞进少年的手中,沒有顾忌后者有些愣愣的神色,挣扎着站起身來,便蹒跚的窜入了旁边的巷道消失不见,

因为沈如烟感觉,如果自己不离开,这个少年应该是不会再次接下这个馒头的,所以她甚至连想都沒有想,便挣扎着走进了巷子里,

那少年呆坐在原地,傻傻的看着那个巷道口,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先前想要出手抢夺这两个馒头的冲动……

不过转瞬之后,他沒有再发愣下去,而是大口的将这个馒头再次塞进了口中,一口一口的吞咽下去,

沒有时间让他发愣,无论怎样总是要活下去的,就算先前那个人的做法让他有了一丝感动,但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这种弱者般的姿态,绝不能有,

少年只是在低头的一瞬间,嘴唇嗫嚅的动了动,

“谢谢……”

……

“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胖修者冷冷的旁观着一切,然后嘲讽的看着巷道口渐渐消失的那个纤瘦身影讥笑道,

“一个不懂感激的蛆虫……”跟他站在一起的另一个脸上有着一道伤疤的修者,森然的看着那个大口大口咀嚼着手中馒头的少年,漠然出声,

“管他们做鸟……”旁边剩余的修者不屑的撇了撇嘴,无视掉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