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三下山虎入江龙

三二三 下山虎,入江龙

上云城.西门一百三十丈外.沈言止步.顿足原地而后转过身去.目光平静的看着身后跟上來的近千名修者.

所有人虽然被他突然转过身來的动作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自然而然的渐渐变成了一个圈子.将他包围了起來.

虽然沈言是一只看似很富有的“雏儿”.但这些天天在生死边缘历练的修者圈子里.也有着他们自己的准则.

沈言的修为从表面上看起來大概是锻骨境界……那么能插手的人.便是锻骨境.最多到炼髓境六层以下.

超过了这个级别.便不可以对其他人看上的修者动手.否则便会让整个西门的修者群起而攻之……所以前來围观的.大多是塑体阶巅峰.以及锻骨境的修者.

想要对沈言动手的.是以三个炼髓境修者为首的一众人.

……

“雪云边境可险恶的紧呢……小兄弟需不需要在下给你指条平安大道.”一个眼角有着一条狰狞疤痕的汉子**着两条胳膊.盯着沈言.粗声喊道.

“平安大道.怎样个平安法.”沈言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道这些人是在探底.问題是他根本不知道标准的回答应该是怎样.所以只能接着话茬说下去.

毕竟沈言自己也明白.如果他现在回答不.只怕顷刻间就要动手.

如果是破财免灾倒也罢了……反正他身上除了一颗强身破障丹.还有一些不入流的止血丹药以外.似乎就沒有什么其他东西了.

那眼角有着疤痕的汉子心头冷笑一声.若是扮猪吃虎的家伙.他这一句探底的话出口.要么对方便是直接拒绝.要么便是直接运转真气严阵以待.

像面前这瘦弱的小子一般.询问个究竟.亦或者看见这么多人阵仗便脚底发软.直接答应下來的家伙.不用说……肯定是只货真价实的“雏儿”.

至于出口就是你们不想活了.我背后是谁谁谁的白痴……只有一个下场.就是瞬间被所有修者联合出手轰杀成渣.

“这平安大道.自然是让你干干净净的去.干干净净的回了……”男子眼角的疤痕抽搐了几下.旋即寒声说道.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一众修者轰然大笑.

“当然我们也会给你这小娃娃留几件蔽体的衣衫.这平安大道.你看看走不走得.”

沈言面色一沉.

到了此刻他哪里还不知道对面这群家伙的打算……干干净净的去.就是要扒了他身上所有有用的东西.干干净净的回.就是指他若是在边境得到了什么好处.就得全拿出來.

这些人不怕他跑了……到了雪云边境.要么是进入雪云沼泽那种九死一生的险境.要么是翻越那难以计量的两界山……

否则便只能返回这上云城來.所以说.沈言即便现在跑掉.最后仍然要途经上云城的西门.虽然这些刀口舔血之辈都是泛泛之交.但帮忙关注一个要路过这里之人的行迹.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见沈言面色阴沉.当下所有人都阴测测的死死盯住了他.

沒有人相信他敢动手……而正如其他人所想的那样.沈言也沒有在这种情况下动手的打算.

片刻之后.他面上的阴沉之色散去.反而露出了一丝夹杂着莫名韵味的笑意.

“我看这平安大道……”

沈言的声音很低沉.几乎是一字一顿.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虽然他面上仍然是在笑.不过身上却露出了一丝浓浓的杀气.

对于沈言來说.这股杀气很淡很淡.比之在天霜剑峰失控之时完全爆发出來的滔天杀气相比.不过稍稍显露了一二而已.

“自然是走不得”

风冷如刀.目光如炬.白雪皑皑.血气森森.

沈言话音落罢.整个人的身周顿然萦绕着一种让人有些渗然的血腥气息.

这种恐怖的杀气.绝对是从死人堆里杀了个七进七出才能拥有的气势……可以说能将杀气凝为实质的人.绝对是视人命如草芥.

不单单是他人的.也是自己的.

因为杀气波动太过剧烈的缘故.他体内的真气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升腾而起的蓝白色雷霆真气.很清晰的告诉了别人他的修为

锻骨境巅峰

至少是比很多在场之人要高的一个境界.更何况沈言身上的杀气.隐隐有以一人之力面对前方数以千计之人的感觉.

太凌厉.也太骇然.

那眼角有着一道刀疤的汉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从沈言体内的杀气随着话音逸散而出之后.他的神色便瞬间变得谨慎了起來.

不过在面前这个看似瘦弱.甚至面色都有些苍白的少年身周的杀气凝为猩红的实质血雾之时.他还是忍不住的略微颤抖了一下身躯.

此刻已经沒有人认为他们这近千人可以对这个少年产生任何的胁迫之意.或者对对方造成人多势众不能力敌的感觉了.

能拥有着这样的杀气……莫说千人.纵然是边境战场.只怕也不会被影响到心神.那绝对是拿起刀子.一往无前的铁血英豪.

这种人所在乎的根本不是自己能不能在这千人的包围之下幸存下來.而是自己在死之前.到底能拉上几个人垫背.

边境战场.亦或者数百年前上云城的风雪夜守城之战……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简直如同当初从那尸山血海.满地白骨之中爬出來的血人一模一样.

这不是一个“雏儿”.

所有人对视一眼.心中同时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绝对是他~妈~的一个屠夫.

现在已经沒有任何人.哪怕是先前那不可一世.认为自己吃定了沈言的刀疤脸汉子.都在心底对沈言划上了极度危险的记号.

这个看似瘦弱.看似风一吹就要倒地的消瘦少年身体之内.隐藏的不是一只温顺的兔子.而是一只下山的饿虎.

别來惹我.

这是少年眼神之中蕴藏着的唯一的含义.

刀疤脸汉子死死的盯着沈言.旋即伸出右手.然后手心转向身后.微微挥动了一下.

随着他的动作.同他是一个团体的那些修者.尽皆目光森然的盯着被他们围在场中一动不动.只用目光和他们对视的少年.而后……

一步步的往后退去.

沈言并沒有阻拦.或者说他根本就沒有那个实力去阻拦.这些人吃定的只是那些不知修者世界险恶的愣头青.但此刻他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一个消息

他是一只下山虎.

你们谁想要吞了我.那就得做好葬身虎口的准备.这些修者虽然人多势众.但却并沒有任何必要要和沈言拼个死活.

因为沒有知道.到底沈言会挑谁下手.

就算他们能斩杀沈言.也会付出数条性命……所以在那想要对沈言动手的刀疤脸男子团伙慢慢退去之后.四周包围着沈言准备看戏的修者.也如同潮水般往城门处退去.

來得快.去的也快.

沈言此刻方才松了一口气.旋即转过身去.收起自己体内那丝已经渐渐有了不受控制意思的杀气.缓步朝着西方的更远处行去.

他的身形在风雪中飘摇着.似乎片刻之后就要被这漫天的风雪给压倒在地……但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身后那些修者的眼中.还依旧笔直的似城头之上的猎猎旌旗.

……

远处的消瘦身形渐行渐远.直至和漫天的风雪融为了一体.

刀疤脸正在一步步往后退却的身形猛然间顿在原地.旋即他的脚步一软.竟然是差一点便忍不住的瘫软在了地上.

先前那满是血腥和狂傲的眸子里.此刻只剩下了惊骇和后怕不已.

更多的.则还是庆幸.

“疤哥……怎么了.”他身旁一个身形俊俏的青年悄悄的用一只手托住他的身子.让其能笔直的站在西城门前.

不过这个青年的面色.却是有些焦急.

因为旁边已经有很多的修者将目光投向了此处……刀疤若是倒地.只怕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便会顷刻间一拥而上.

吃掉他们这个团伙.可比吞掉先前那个恐怖的少年所得到的收获要丰厚的多.

更何况大家都是经常在雪云边境历练的修者.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多数人对他人的实力也算知根知底.基本上不会出现任何的悬念.

“哼.”

刀疤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也沒有拍掉青年撑着他半边身子的手臂.而是直接往前跃马横刀的走了一步.旋即冷哼一声.而后目光森然的在四处扫了一圈.

周围所有贪婪如狼的目光.尽皆在这一眼之下收了回去.

刀疤.还是那个刀疤.

在刀疤身旁的青年和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这些到处历练的修者.能组成一个团体.着实不容易.

能托付性命的团队首领和兄弟.并沒有那么多.

直到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全部收了回去.刀疤脸方才收回了自己森然的眼神.而后回到先前询问他的那青年身边.声音有些发颤

“那个少年……”刀疤接连开口数次.但都沒有止住话音之中的颤抖.于是他便用这种颤抖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出口.众人皆是一脸惊异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要知道刀疤可是货真价实的炼髓境高手.整整一个境界的差距.怎么会在提起那个少年的时候.露出这样的神色.

“不是下山虎.而是入江龙.”

刀疤话音落罢.再度回想起先前那种直面对方那渐渐开始变得一片茫白的双目之时的渗然感.居然在一瞬间就被冷汗湿透了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