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五监天管地

三二五 监天管地

雪云边境某处,其间草及人高,却被白雪遮掩的沒有了本來的颜色,

纵然是留在这雪地之上的脚印,也在片刻之后,被漫天的鹅毛大雪再次洗刷的无影无踪,

叶东來负手孑立雪中,遥望远处孤山,

他眸中只有平淡和深邃,一扫在万剑宗内面对着那凡梨树之时的担忧和揣测不安,

此时的叶东來,才是真真正正,一剑屠城,斩灭万妖的诛邪剑,

叶东來这个名头,在万剑宗其实并不响亮……纵然说出來,大部分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也只会隐隐约约记起一个终日徘徊在石台之上的身影,

但在剑峰长老以及隐世长老的眼中,叶东來却是完全可以同他们相提并论的周天境,

周天境强者,放在整个苍云郡任何宗门,哪怕是郡城之内,也绝不是无名之辈……更不可能作为某个宗门的弟子级人物,

叶东來只要想,完全可以以一种强横的姿态成为万剑宗的长老,

就算不是十二剑峰长老这样的实权长老,但在名声和级别之上,两者之间绝是相差不多的,但就因为那一株凡梨树,他居然就在万剑宗以一个弟子的身份守了七年,

不需求任何修炼的物资,不参详万剑宗内的功~法典籍,他所习练的,唯有自己手中的剑,自己心中的道而已,

万剑宗,教不得他,

管你千山万水,妖魔肆虐,我只一剑,诛尽妖邪,

一人一剑,七年不动如山,但只这一人,只这一柄剑,便叫万剑宗的所有长老不敢小觑,叶东來的实力有多高无人知道根底……但至少不会比凌霜等人低,

而这个人之所以留在万剑宗,只是因为大长老一句等于沒有的承诺,可想而知,那个在万剑宗神神秘秘的大长老,只怕已经达到了一种让叶东來都只能仰望的地步,

……

叶东來站立在雪中,不管这数个时辰之间风止雪停,亦或者风雪变得更加狂猛,他都沒有挪动过一步,

甚至,连眸子里的神色都沒有丝毫的变化,

他在等人,

叶东來离开万剑宗已经近乎两月,但在雪云边境之中,他甚至根本沒有探察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那只犯境的大妖,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沒有谁会真的将那只大妖当做自己此行的目的,叶东來更不会,

这只大妖如果想要除掉,那么自然随时便可以除掉……但这种情况下,哪怕苍云郡,苍风郡,苍雨郡等等郡地,无数宗门齐聚,却无人敢率先出手,

除掉大妖,得到的不仅仅只是领城的奖赏,还有灭宗这一件大礼,

这是一个一点即炸的响炮,谁点燃了它,最先炸到的不会是别人,只会是自己,

叶东來有这个自信可以在响炮炸掉之前将其扔出去,但他却不能保证会不会波及到自己身后那个叫做万剑宗的门派,

他所仰望的人,在这个宗门里,是大长老,

无论到底这个大长老是挂名亦或者名副其实,但只要那个人还在这个宗门一天,他便要将这件事情处理的尽善尽美,

就算不提万剑宗,他那株凡梨树可还在其中……一旦万剑宗衰败,只怕也就不能再占据着那一处灵气颇为浓郁的宝地了,

因此两点,于情于理叶东來都会妥妥当当,尽心竭力的走好自己在这盘棋中的每一步,

他,虽然狂傲,虽然能一剑屠城,但同样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棋子,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只能是棋子,

叶东來不在乎这局棋赢的人是谁,他在乎的只是凡梨树能不能开花……那个人能不能遵守承诺,收他为弟子,

仅此而已,

……

“……我等了你六个时辰又一刻,”天色已暮,叶东來突然静静的道,

“少主息怒,”身后那几乎能将一个人完全遮掩住的草丛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來,看其模样不过二十余岁,但整个人身上却萦绕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不过在叶东來发话之后,这个青年的头上居然渗出了涔涔冷汗,纵然叶东來甚至连自己的气势都沒有展露半分,

“说吧,这件事幕后隐藏着的东西,下棋的人……是谁,”叶东來的眉头微微一挑,旋即森然一笑,

“让我叶东來做一枚棋子,倒要看看这下棋之人能不能握得住,”

那青年并沒有接这个话茬,只是静待叶东來将两句话说完,许久之后,见前方那个负手而立的人影沒有其他动作,他才小心翼翼的说出了一句让叶东來身形一颤的话來,

“少主,,”

“天祖(注1)让你归家,”那青年的话音落罢,叶东來半开半阖的眸子几乎瞬间睁开,他整个人也顷刻间转过了身來,

“此言当真,却又若何,”

叶东來目光灼灼,只有着不可置信和深深的敬畏,

天祖,他从未见过一面,但却知道……整个叶家之所以能屹立数千年而不倒,仰仗的便是这传说中的老祖宗,

敬畏,惧怕,未知,越是未知便越是敬畏,叶东來此刻居然联想起叶家关于天祖寥寥的传说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他想要拜大长老为师,但他却知道,大长老再强终归有限……否则不可能从头至尾只是一个孤家寡人,

但叶家却沒有合乎他走的道,所以他才想要拜入大长老的门下,

如果说最先开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苦苦守了七年,这几乎已经化为了一种执念……所以虽然叶家家大业大,但他却仍然只能远离这个家族,

想要一点点的走出自己的道,唯有问道于大长老这样的不世之惊天大才,方有一二的可能性,

叶东來相信自己是个天才,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如此年纪便能和万剑宗的剑峰长老相提并论,周天境界的实力,绝对是足以震慑无数修者的存在了,

但相比于大长老,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是白活了,

纵观苍云郡,苍澜领,甚至于整个苍木州……何人能修千种剑,万般道也,唯大长老耳,不提修为,只论剑道,叶东來觉得整个叶家,都要五体投地、甘拜下风,

“属下不知……”

那青年看见叶东來期待和畏惧的目光,顿然微微一愣,这倒是他第一次见到少主如此失态,不过顷刻间他便赶忙摇头,生害怕因为自己的迟疑让叶东來恼怒起來,

只这一句话,他便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都微微的变得森然了一些,果然略一抬头便看见叶东來冷彻的目光,青年赶紧收拾心情,转述起一切來,

“但天祖却教我给你带一句话……”

那青年说到此处,却也忍不住的满脸惊骇和不可置信,似乎天祖说了些什么,让他都有些忿然的去怀疑一般,

天祖说的话尚如此,不敢想象若是换一个人说出这话來,会不会被这青年当场大卸八块,

“……痴儿,汝所求之人,余亦然略知一二,既意已决,余也不在多言,只消记得,此番灾劫,你要孑身在外,敞若必要之时非要动手,便万万不得以叶家名头行事,”

“莫不然,大难临头,家破人亡,”

“开什么玩笑,,,”叶东來的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一般,他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但到了此时,却也忍不住嗤之以鼻了起來,

不过转瞬之间,他似乎想起來这话是何人所说,,天祖,

那个让叶家所有人敬若神明的老祖宗,既然对方知道了他在查探雪云边境这只大妖引发的幕后之事,让这侍卫传话于他,也是自然的,

“这件事……和谁有关系,”

片刻之后,叶东來稍微冷静了一下,然后看着面前的侍卫道,

“……今上,”那青年踏前一步,离叶东來极近之后方才指了指上方,而后轻声道,

只这两个字说罢,他的身体便倏然一抖,仿佛触犯了什么忌讳一般,

叶东來神色猛然一滞,旋即顷刻间恢复了正常,他似乎什么也沒有听到,装作无意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摆了摆手,,

“行了,你回去吧,此事我自有决断,如果天祖再次问起,你就只消告诉他我不会让此事牵扯到叶家身上的,”

那青年直到此刻方才松了一大口气,告辞之后,居然是顷刻间窜入草丛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上……”叶东來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下棋的人居然是今上……居然是今上……”他居然是忍不住的喃喃了起來,

“罢了,此事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看看能让万剑宗的实力保存几分便是几分,至少我现在是万剑宗的弟子身份,不借用家族的力量來帮忙,谁也找不出半分不当的地方來,”

叶东來指尖透出一道真气,感觉了一下丹老的方向之后,他方才离开了这个足足站立了近乎七个时辰的地方,

……

大宋王朝,帝都,监天阁,

位于某个角落闭目的老者忽然睁开了自己的双眸,眼角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叶家这小娃娃倒懂得进退,若他还要暗地里动用家族的力量,只怕也只能费点时间,覆灭叶家了,”

话音落罢,这老者若无其事的再次闭上了双目,他的神色不悲不喜,竟仿佛老僧入定般,

若叶东來在此,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一番神态……帝都监天阁,监天管地,

PS:注1:天祖,父亲的爷爷的爷爷,也就是高祖之父,

另外这个监天阁会不会很B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