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六兽群

独步苍澜 三二六 兽群

当一个人心中的某种信念浓厚到一定的程度之时。无论怎样的苦难。只怕也不能教他退却半分了。

沈如烟不知道自己这近乎两个月的时间到底走了多远。这是她活了十七年來。第一次离开沈家如此之远。

沒有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只怕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凭她一个弱质女子。加上身边沒有半分银钱。只怕走不出千里路。便要饿死在路边了。

可是她沒有。为了找到沈言……哪怕是吃草。哪怕是趴在路边。喝下那泥泞小坑之中的脏水……她都义无反顾的去做了。

因为想要找到沈言的前提。便是她自己必须要活下去。

所幸一路以來。她并沒有走偏方向……是以过上数日。多來便也十日功夫。就能遇见不少村落和镇子。

沈如烟在镇子之中做的最多的事情。却还是如同上次那般傻的可笑……她手中递出去的饼子和馒头。只怕比她自己吃进肚子里的还要多。

而这些食物。都是她辛辛苦苦在一些农妇。或者一些小的家族之中做些零工换來的。

每每要得到五六个馒头或者饼子。便需要耽搁她整整两三日的功夫。

沈如烟食量小。她带上五六个馒头。几乎能管上十余天。之所以会是这样。自然是她太过狼狈。仿佛乞丐一般的形态导致的巨大差异。

别人做工有工钱拿。她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只要些饼子馒头來抵押。

若非她在沈家当过几年大小姐。也算知书达理。只怕单单凭这幅外表。都不会有谁想要请她去帮忙。

而沈如烟比较聪明的一点。则是进入某个小家族之内。做些女红针织的杂货之时。虽然换了衣衫。清洗了身子。但她却还是会将自己的脸庞弄的脏乱不堪。

她虽然对此间之事不太懂。但却也知道像她这样的女子想要在外行走。将自己那远远超出寻常女子的秀美容颜遮掩起來。是最好的办法。

正因为这一点点的小心思。是以沈如烟一路走來。居然沒有人发现她拥有着比一些大家族的俊俏婢女。甚至小妾还要胜出无数筹的容貌。

……

“平云镇……这到底是哪儿啊。”沈如烟有些茫然的看着镇口牌匾上写着的城镇名称。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结果她发现自己连距离湘云镇多远。都已经不知道了。

大宋王朝太大太大了。一个镇只需要经过一个城池的承认便可以了。并不需要上报郡地。亦或者领城……

所以村镇无数。但一些小型的村镇却只能存在短短数十年。甚至数年的功夫。

是以几乎九成九的村镇。在大宋王朝的地图上都找不到痕迹。因为沒有人能保证。那个地方一定会有着这么一个村镇。

因此沈如烟压根就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顶多就是知晓大概的方向。这是在湘云镇的极西方……因为万剑宗在西方。所以沈如烟只能往西走。

至于到底能不能顺顺利利的去上云城。她就一无所知了。

上云城。是苍云西郡的一座大城。这一点沈如烟还是知道的。到达了上云城。不管怎么说。应当都能打听出万剑宗的山门所在。

……

沈如烟一袭翠绿色的水袖衫虽然略有灰尘。但比之先前她在那个不知名的镇子被人一脚踹开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赶紧到哪里去了。

这身衣衫还是她为一个农妇裁剪出许多衣裳。织了许多绣工之后对方见她衣衫褴褛。方才挑了一件自家女儿曾经穿过的衣服送给她的。

沈如烟撩开自己额头前挡着的发梢。她的面庞上有着几块黑黄色的斑。常人见之只怕便会远远避开。

不过这东西却是她自己用一些草药和泥土等物涂抹在脸上。用來遮掩自己容貌的。虽然难看是难看了些。但至少省却了无数麻烦。

她步入这个只能勉强称之为镇子的地方。发现其中最辉煌的建筑竟然站在这里就能看见……貌似是镇子中心。镇长居住的地方。

一些小镇子里。镇长并不一定要靠武力來当。某些学识惊人。亦或者能有效的组织起整个镇子力量的能人。只要能服众。也是可以坐上这个位置的。

她所看见的建筑。大概三层。如不出意外**就是镇主府了。因此可以想象这个镇子。到底穷困到了什么地步。

因为沈如烟站在镇口。居然就能一眼看清镇子中心那不过三层楼高的建筑……这是因为。她面前挡着的。多是一二层的楼台亭阁。

她在镇口站了半响。居然沒有看见一个人往镇口的方向行來。

街道上的摊位。客栈。都显得有些萧索和破败。估摸着已经有了不少的年头。

先前遇见的一些镇子。亦或者就算是村落。都是人來人往的……所以沈如烟步入其内。并沒有过多人注意她这样一个风尘仆仆的人。

但明显这个镇子并非如此。因为镇口几乎是空着的。所以沈如烟从镇口上立着的碑后走出來时。顿然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

走卒贩夫。修者凡人。都是被突然出现在镇口的人略微吓了一跳。

几乎是沈如烟刚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那些一脸愁容摆着摊贩卖菜肴亦或者其他物事的人都顷刻间想要收拾摊位转身便跑。

但在看清镇口站着的人。是一个面上长斑。其丑无比而且看起穿着并不富贵的女子之后。离镇口有着一大段距离的众人都是隐隐的松了一口气。

……

沈如烟有些揣测的将自己额头上的发梢再度用手撩拨了下來。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庞。

她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作为一个曾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來说。终归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不过这个举动。反倒让其他人以为她是因为自己长得太丑。而用头发将自己的容貌遮掩起來。所以大多数人心头的戒备。也算是消散了开來。

沈如烟见前方那些人的目光渐渐的收了回去。她方才轻轻吸了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这一个动作沒有引起什么剧烈的反应。但是在镇子中的一众人却都将目光投向了她的身后。不过沈如烟身后的的确确是再无他人了。

……

(这些人怎么感觉都怪怪的……)

沈如烟抿了抿樱唇。低着头一边往前走。一边在心中暗自喃喃道。

她并沒有不识趣的去向这些人打听些什么。只是低着头快速的走进了旁边了小巷。知道她的身影消失之后。所有的人再度恢复了先前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小巷很窄。仅仅能让二三人通行罢了。不过沈如烟走进去。却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个人都沒有……

但是她却极为敏锐在这个巷子里闻到了一种淡淡的猩涩味道。沈如烟几乎是在瞬间。芳心便大乱了起來。

血的味道。

而且明显不可能是什么动物的血液。那就只可能是人血了。既然现在还能闻得见。想來这里是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战斗。死人。流血。在沈如烟的心中。已经是极其恐怖的事情了。

她几乎不能想象。在战斗的时候。一个人在看着自己的鲜血从体内汹涌而出的时候。要忍受着怎样的苦痛去和自己的敌人拼杀。

她不愿意看见鲜血。更不愿意看见一个好端端的人失去了性命。

……

沈如烟急急忙忙的从这约有百米长的小巷之中走了出來。她此刻所在的这条街道。看起來倒是比先前有了不少生气。

建筑一样的破败。但至少周围的行人却已经多出來不少。而且并沒有谁用先前在镇口处那种目光打量她。沈如烟因为先前那猩涩的血腥味而微微皱起的眉头。终算是舒展开來。

她仔细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处境。觉得还是应该要先去帮别人做些事情。换來一些食物才好。毕竟这一次运气好。只是短短数天便看见了这所镇子。但下一次便不一定了。

既然碰见了。多准备些食物和水。总归是利大于弊的。

至于这一次。她并不打算去寻找镇子上的某个小家族进去帮工……虽然她需要在这里呆上两三天。在某个家族里面去做些事儿。能拿到的食物也要比帮普通的农家帮忙要好很多。

不要以为一个小家族不会接收沈如烟这样的人去帮忙。要知道她的女红针织在沈家制衣阁锻炼了那么久。也是说的过去的。

加上她还不要工钱。只需要走的时候带些馒头炊饼之类的物事便好。随意找个小家族管理这些事物的人说一说。想要进去也是极容易的。

但因为她做事从來不耍滑头去偷懒。所以即便只是三四天。在那种大地方去帮忙。第二天就会被那些婢女妇人排斥的紧。

所以沈如烟宁肯去给一户农家帮帮忙。也好过耗费些时间混进某个小家族里去。

农家的妇人。虽然缝缝补补尚可。但想要裁剪衣衫等物。她们多数人从小穷苦所以对于这些女红并不精通。

而想要穿着漂亮一些。就得买好布去专门的铺子出钱请人來制裁衣服。

沈如烟一双巧手。靠着一针一线一柄剪刀。大抵也能做出好看的衣服來。所以只要想出一个好些的理由。去给一个农妇帮忙。却也是很容易让对方欣然接受的。

……

“拳顷风雨。雷动九天。”

沈言背靠一株苍天大树。不顾天空飘落的倾盆雨雪。整个人身周真气肆虐升腾。一拳接着一拳轰击这些雨天从灌木丛林之中窜出來的妖兽。

一拳轰碎雨雪。而后真气凝成雷龙。席卷前方。顿然跃上半空的几只似狼非狼的畜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之后。便直接倒飞了出去。

眼看毛皮焦灼。伤口电光乱窜。根本无力从地上再度爬起身來。

沈言面前已经躺下了足足数十头各种妖兽。他的拳风虽然凌厉。但终归是有了疲态。

“这数日连绵阴雨天气。这些畜生只怕多日找不到食物已经疯狂了……再拖下去我只能被困死在这里。”

沈言目光如炬。冷冷的扫视着周围一众妖兽。

“但若是想要突围。离开背后这株大树。只怕便是四面受敌。”

“……留在此地。拖到最后真气耗尽死亡的可能性足有八成。但若是突围。一成几率完好无损的离开。三成几率重伤逃窜出去……”

“六成几率。。葬身兽口。”

沈言在这种情况下。冷静的简直不像是一个被妖兽包围起來的人。反而像是一头想要彻底将这些妖兽吞入腹中的猛虎。

不。不是猛虎。而是龙。

区区近百只妖兽。如何能挡得住一头翻江倒海的龙。沈言心中思筹罢。萦绕身周的真气。几乎瞬间暴涨数尺之高。而后跃进了妖兽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