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八龙杰生日快乐

三二八 龙杰生日快乐

“不行不行……我这里哪有什么需要让你帮忙的地方……”

沈如烟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不断摇头的妇人,然后神色略有些黯淡的转过了身去。

这已经是她在平云镇询问的第四个农妇了,但无论她怎么说,人家都是不需要她帮忙。哪怕是她可以减少了那本就可怜的报酬,亦或者是加长工期,都沒有任何人接纳她。

沈如烟自然有些焦急,因为如果她无法得到足够的食物,那么势必还要在这个镇子上待下去。

所以虽然去一些小家族可能会遭受很多白眼和针对,但沈如烟还是决定了,去上次路过的一个庄园询问看看能否让她进去帮工。

那妇人面色有些发黄,皮肤也很是粗糙,但是她看着沈如烟的背影,却是忍不住的咬了咬牙。

“女娃娃,你等等……”

沈如烟微微一愣,旋即转过了身來,然后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娘,怎么了?”她以为对方是答应让她做点事情了,所以语气也变得轻快了些。

那妇人也沒有答话,只是反身走进屋中,过了片刻,拿出半袋白米和几张面饼……

“你一个姑娘家孤身在外也不容易,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只怕也是举步维艰!”那大娘不由分说的将手中的物事交给了沈如烟。

“大娘家中粮米无多,也只能拿出这些东西接济一下你了……如果你在这里沒有其他的事情,还是早点离开此处吧!”

沈如烟赶紧摇了摇头。

“……谢谢您的好意,只是无功不受禄,这些东西……我不能拿!”沈如烟不是一个愿意平白无故接受别人馈赠的人。

妇人摇了摇头,并沒有再伸出手将她递回來的吧半袋白米和饼子接过來。

“行了……这些东西就当做大娘送给你了!你陪我在这聊了这么久,就算是你的报酬吧!”话虽如此,但两者先前哪里是在聊天,分明就是沈如烟一直在请求她找些事情让自己做。

“……不行啊!”沈如烟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去推诿这妇人,有些手足无措了起來。

“有什么不行……我给你,你便接着!出门在外,谁都有困难的时候,我帮了你也算积一份善缘,日后有机会的话,你再报答回來就是了!”

妇人看起來皮肤粗糙,面色泛黄,但言语之间却是有条不紊,脉络清晰。看來曾未嫁做人妇之前,倒也是个知书达理的闺中璧人。

沈如烟偏着头思索了一下,觉得好像就是这个道理,然后她忙不迭的道谢了起來。

“大娘……这半袋白米我带着也沒有用,还是您留着吧……我现在要离开这个镇子去找我弟弟,带上这几个饼就够了……”

沈如烟这次并沒有将手中的白米递给妇人,而是聪明的放在了对方的脚边。这样一來,也便容不得对方拒绝了。

而她自己则是将手中好不容易得來的饼子放进了怀中,然后对妇人微微弯腰行了一礼。

“大娘,多谢您了……如果以后还能见到你的话,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沈如烟极其天真的说道。殊不知天大地大,自此一别,她若是记不得这个镇子的准确地点,就算是在大宋朝最细致的地图上,也找不出这个镇子到底在何处。

“姑娘……”

“你先前说你要去找你的弟弟,你要往哪里去?”那妇人忽然有些忧心忡忡的道。

沈如烟本來已经准备离开这里了,听到对方的询问,又偏过了头去。

“我要到万剑宗去……也就是一直往西走!”她沒有丝毫怀疑也沒有丝毫戒心,将自己的目的地完全告诉了对方。

“万万使不得!”

岂料那妇人一听,顿然急切的摆了摆手,然后劝阻了起來。

“虽然我并不知道万剑宗到底在哪里……但你如果要去找你的弟弟,最好绕路而行!”见沈如烟的目光愈发的疑惑,妇人只好道出了真相。

“朔云城据此约有千里,你往西边去,必然要经过这个城池……”

“而现在那里却成了战场!因为周边的数个大镇,还有宗派以及世家难以忍受朔云城的剥削和黑暗统治手段,所以从上个月结为联盟,准备颠覆朔云城的统治权!”

王朝从不反对小城池和镇子以及宗门之间的战斗和内乱,相反他们还极为支持。

如果一个城池统治权被周边势力推翻,那么这个被新势力掌控的城池,王朝会直接免税三年!

相当于这三年來城池内的所有税收,全部归城池的统治阶层所有。

这种变相的支持,简直明摆着告诉各大城镇和世家,你们争吧,斗吧,你们低层的内乱越多,我皇室便越高兴!

很简单,低层内乱,就代表着无暇发展,或者说发展的时间会无限制的延长……这也就正好弥补了王朝对于低层统治权不能完全握在手中的这一个细微弊端。

再配合上每隔上个百來年便來上一次的势力洗牌,可以说王朝的统治简直固若金汤。

我管你低层乱不乱,只要高中层不乱,那么一切都始终牢牢的握在皇室手中。

因此妇人口中所说的朔云城会出现战乱,实则一点都不奇怪。若不这样,大宋王朝的城池和村镇,又哪里会有这么多。

真正不会发生内乱和战斗的,就是达到上云城以及万剑宗这种程度的重城和宗门!这是苍澜领城直辖的城池,沒有任何势力敢触怒!

王朝承认的三等九品贵族,一般來说也是无人敢于动摇的。而白手起家,不依靠王朝承认,但也不触犯王朝律法的世家,则是依靠强大的武力震慑旁人。

沈如烟听闻妇人口中说出來骇人听闻的话,不由得略微一颤。

她此刻也回想起自己刚刚进入这个镇子里,路过镇口那小巷之时嗅到的血腥味,到底是怎么來的了。

是因为朔云城的战斗因为持续的时间太长,而后慢慢的波及到了周边的这些城镇。

所以这里只怕也会时不时的发生一些小规模的战斗……是以镇口那些小巷之中,才会充斥着那种虽然变淡,但却仿佛渗进了墙壁泥土之中的血腥味道。

沈如烟念及此处,刚刚想要劝说面前的妇人一起离开……但转念一想,却在心底黯淡的摇了摇头。

虽然一些战败的修者,或者城镇的士兵会逃窜到此地,然后和这里的人发生争执,但毕竟往这个方向逃窜的人是少数。

或者说朔云城的战争波及到此处的可能性,实际上是极小的。否则镇口那些人也不会该摆摊的摆摊,该行业的行业了。

正因为如此,沈如烟知晓,自己如果劝说着妇人离开,必然是不可能成功的,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开口。

这个镇子就算可能在不久之后遇到什么危险,被战火波及,但却是面前这妇人,以及镇口那些摆摊的走卒贩夫住了几十年,一辈子的地方。

背井离乡。除了一心追求力量在天下历练的修者,亦或者走遍四方找寻素材编写画本和故事的吟游诗人,普通人若非不得已之下,绝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甚至于到了面前的妇人这种年龄,选择和自己的家庭,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一起灭亡的可能性会更大。

心中念罢,沈如烟不由的微微叹息了一声。

“大娘……您放心吧,我会绕开朔云城的!大不了多花费一些时日,先往西南方走,然后再折回正道就行了……大娘,您一定要保重啊……”

沈如烟看着面前的妇人,再度道了一声谢,然后转过身去缓缓离开了此处。

那妇人遥遥看着她的背影,良久终是摇了摇头,拿起地上的半袋白米,走进了自己的屋中。

她心中思索着的,却是这样一个恬静温柔的女子,为什么会天生那样一副容貌。不过在这种弱肉强食的乱世,她一个年长的妇道人家,也只能尽力而为帮到这个地步了。

沈如烟自是不打算绕路的……她手中沒有地图,一旦绕开了大道,找不到行踪,单单在平原草原之中乱窜,是决计不可能再度找到城镇的……

她现在所走的这条路,显而易见是经常有人來來往往的,甚至是商路也不一定。

因为每每走出数十里,或者百十里,都会遇见一两个村镇。这条路一直延伸的极西方,只要能不停的遇见下一个城镇,总归能慢慢的摸索到去往上云城的准确路线。

她现在若是偏离开去,就算避开了朔云城的战火,只怕也会因为迷路而葬身兽口,亦或者饿死荒原。

……

齐云镇。

齐云镇是坐落在上云城西门之外的御寒草原之上的一个镇子……因为靠近雪云边境的缘故,也是极其的繁华。

实际上在这种地方,这样的镇子并不少。因为出入雪云边境,雪云沼泽历练的修者,有些人并不一定要去离雪云沼泽还很远的上云城去休息和补充消耗品。

在这种小一些的镇子上,也是可以住店休息,出售自己在边境和沼泽之中的收获的。

不过在价格上肯定要吃亏不少,在以物换物的选择上,这个种类也要比在上云城时少了无数。

齐云镇虽然不如上云城那般鼎鼎有名,但在上云城和雪云边境,雪云沼泽,清雪河等地混迹的修者,多也略有耳闻。

今日齐云镇镇口有人大摆擂台收取入镇的费用,因此显得极其热闹。

齐云镇镇口被一个约有数十丈长宽,梨铁木搭就的擂台挡住了大半个入口。周围里三层外层的修者,将这个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正在擂台之上的战斗热火朝天之时,从远处缓缓的走來了一个消瘦的身影,这个男子一脸青黄,显得有些阴柔之极。

ps: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一天的生日,不过看见你的个性签名了~~o(n_n)o,所以祝杰杰生日快乐!话说大家春节都过的还好吧?在书评区爆料一下,看看大家过年都干了些什么值得纪念的事情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