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二九阁下英武不凡还望行个方便

三二九 阁下英武不凡,还望行个方便

“这位小哥,这齐云镇我來过几回,也未尝看见过镇口有谁摆着擂台!却不知今日此人大摆擂台,是为了什么恩怨?”

那从远处走來,面色发青泛黄的男子走到镇口,看了看面前几乎将镇口堵住的擂台,顺手拉过旁边一个二十余岁的修者,疑惑的询问道。

“……你可算是问对人了,在这齐云镇,我号称百事通!就算不能百事皆知,也大抵能晓了其中九十九!”

若是寻常修者,只怕被这莫名其妙的一拉,再加上问话之人又是一个面色阴沉,看着就不像正派的修者,就算会回答,自也不会如此兴奋。

“……你要是问其他人,就算他们知道也不一定告诉你,就算告诉你,说不定还要骗你,让你上台去遭一遭罪!”

沈言有些无奈的在心底暗自摇了摇头,面前这个矮胖的修者倒也是个妙人。

从他问话到现在,对方前前后后说了近乎半刻钟,几乎将自己那点破事全给交代了出來。此时好歹扯上了擂台之事,沈言也不敢任由他再度说道下去,于是赶忙出声打断了他。

“小哥……这擂台莫非不是简简单单的寻仇抱怨,而是另有隐情?”

沈言哪里來过这齐云镇,他在那山崖之上,用不知名的树木汁液将自己整个人弄得怪模怪样,就算是凌霜此时站在他面前只怕也认不得。

他之所以说自己來过齐云镇,便是为了打消掉自己上次从上云城西门出來的时候,那种尾随一路人的麻烦。

虽然他不惧,但现在最主要的事情,的确是在这齐云镇里歇息之后,赶紧到雪云边境去,寻到叶东來的踪迹才是。

“我告诉你,这其中的确还有隐情!”

矮胖修者听沈言如此一问,本就显小的眼睛微微一眯,而后谨慎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方才靠近了沈言,神神秘秘的道。

“哦?”

沈言倒是一下子來了兴致,擂台之上的修者,大概是锻骨境七重天左右的修为,只会高二不会低,也算得上平常出入齐云镇的顶尖修者了。

这个镇子,寻常來说,大抵是一些塑体阶,锻骨境的修者修养和补给的地方。这些修者历练,也都是在雪云边境的边缘,根本遇不上什么大的危险。

这里一般情况下能见到的修为高一点的修者,也就是在锻骨九重天!炼髓境一重天虽然和锻骨境巅峰只有一步之隔,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锻骨境七重天的修者在此地摆下擂台,而且还是有隐情的,倒也引起了沈言的一丝兴趣。他并非无聊,而是想要看看,这些沒有宗门家族最为后盾的修者,到底是如何处置两者间的恩恩怨怨的。

“……这隐情,可就说來话长了!”

矮胖修者四十五度角望天,而后长吁短叹了起來。

沈言有些恶寒的望着他的模样,不过还是耐住了性子听他说道下去。

“齐云镇建立已经有三百余年的光景了……虽然和上云城那种重城根本无法相比!但在雪云边境历练的大部分修者,都是选择到这个镇子补给和处理自己历练之时的收获!”

他口中所指的大部分修者,其实准确來说,应该是大部分的低阶修者!一般來说,达到了锻骨境巅峰和炼髓境界之后,大抵都会选择去上云城交易和寻欢作乐!

毕竟修者在生死之间历练之后,也是需要放松的。上云城之中虽然干什么的价格都要高一些,但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青楼里面的姑娘,也要甩出齐云镇七八条街去。

“这三百年间,春秋更替,日月如梭……”

沈言品味了一下这句话,然后猛然看着矮胖青年,只将后者盯得有些全身发麻。

虽然这家伙先开始扯得有些远,但沈言以为他要交代这个摆擂的黑瘦男子有什么伤心往事,亦或者数百年前有着辉煌的家族底蕴。

不过越听,沈言发现这厮的言语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明显的答非所问。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那矮胖修者微微退后了一步,有些弱弱的道。

沈言好笑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声音一下子冷了下來。

“说重点!”

“说就说么……干嘛要这么凶……”那矮胖青年委委屈屈的模样,浑然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般。

“不说就死!”

“他仰仗自己的实力高深,在镇口摆擂,想要进去的人要么对他躬身行礼,道一声心服口服,要么就是拿金银宝物买路!”

在沈言狠辣的威胁之下,这个矮胖修者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瞬间将事情的來龙去脉交代了个一干二净。

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着沈言,模样有些让人恨不得扶额长叹。

(这~他~妈哪里來的一个奇葩……分明只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而已……)

沈言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不滚,留着让我送你一程么?”那矮胖修者闻言,如蒙大赦般的离开了此处。

他虽然看不透沈言的修为,但后者言语之间的狠辣和冷厉,加上这么一副阴柔狠戾的外表,也不由得那个生性油滑的修者不信。

这种人虽然注定了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但养成这样一副油滑的性格,只要不是自己找死,一般來说都会活的很长久。

沒有人会同一个从心底到外表都表明了自己是一个懦夫的修者计较,因为这种人,即便有了天大的际遇,但他从根底上,仍然是一个弱者。

就如同欧阳岚和沈言的敌对关系一样。

如果沈言打伤那管家之后,赶忙跟欧阳岚认罪,然后哀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那么后者显然也不会同这样一个沒有骨气的家伙计较。

至多也就是略施惩戒,也便事了。

但沈言偏偏展露出了无边的傲气和誓死不屈的信念,这种人,能留么?根本留不得!欧阳岚只要脑子沒有出问題,就绝不可能放过沈言。

一个从心底傲到了不屈天地的人,哪怕修炼天赋再差,但他哪一种心性和潜在的威胁,却绝对让人很难掉以轻心。

这个世界从來不会缺少机遇,让沈言这般心性,这般毅力的人惦记上自己,只怕过上十年,过上一百年,这个仇都不可能化解。

这正是为什么沈言说出他日后必杀欧阳岚全家之时,后者沒有丝毫的嘲讽和讥讽,直接便从心底对他下了必杀之心的原因。

……

“还有谁要入镇?”

擂台之上的黑瘦男子一拳轰飞了一个上台挑战的锻骨境七层修者,根本不管从擂台之上摔落在地挣扎的后者,冷冷的扫了一眼四周众多修者,冷声喝道。

摆擂就是一对一,这种情况下,只有用比他更强悍的武力将其制服,否则一拥而上,绝对是修者所不耻的。

弱肉强食是一回事,修者的自尊和冥冥之中延续了无数年的规矩,又是一回事。

两者之间有轻有重,但都要分场合。在这种情况下,连镇上的一些家族和镇主都不过问此事,显然就是默许了此人设立擂台一事。

管你能从入镇之人的身上拿到多少所谓的入镇费用,跟他们也沒有关系。因为齐云镇,本身就沒有所谓的入镇费用一说。

再说了,到达了锻骨境七重天往上的修者,多少也不是那么看重金银之物了。他们更看重的还是灵技,功~法,亦或者那些可以加快修炼的灵晶。

之所以在此地摆下擂台,只是这黑瘦男子艺高人胆大,想要挑一个高等级修者不是很多的地方,让自己威风一把罢了。

君不见许多塑体阶的修者,拿不出那笔数目巨大的入镇费用,而对这黑瘦男子躬身行礼,而后道了一句阁下修为深厚,在下心服口服么?

能享受这样一番虚荣,怎么也比那些黄白之物要让人兴奋的多。

只是很可惜……齐云镇太小,虽然因为靠近雪云边境的缘故,压根不缺少进出的修者,但因为它建立的时间太短,加上掌控的势力也发生了数次变化,所以现在仍然只能算是一个小镇罢了。

想要成长的沈如烟从那个妇人口中听闻的,能同朔云城对抗的大镇,只怕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所以此地,许久可能都见不到一个修为高一些的修者。

沈家所在的湘云镇,镇长不过锻骨境界!这齐云镇,就算是在雪云边境,镇长的修为要高伤不少,但大抵达到炼髓境,已是了不得了。

是以一时之间,这黑瘦男子竟然已经拿下了十余场战斗的胜利果实。

挑战他的无一例外都是些锻骨境六重天以上的修者,但这黑瘦男子所学战技却威力不凡,所以这些修者只能落得个相继落败的下场。

……

“你要入镇?”

许久无人答话,也无人上台挑战,这黑瘦男子只好微微闭上双眸养神了起來。

一些想要看热闹的修者见沒有热闹可看,顿时思索起來到底要不要入镇了……如果不进这个镇子,去其他的镇子或者上云城,却是要耗费许多的时间。

但如果要进去,打又打不过,难道只能交出一大笔的钱财……问題是将这些东西交出來,住店休息,在青楼寻欢作乐的时候,拿什么付账?

就这样僵持了半响,一个矮胖的修者走上的擂台,站在那黑瘦男子的身边。

“嗯……”

“阁下卧虎藏龙,小可自认不敌,日后再來讨教!”

沈言眼尖,发现这个一脸谄媚的人,居然就是刚才那个油滑的矮胖修者。对方的修为竟也不低,达到了锻骨境三重天的地步。

不过这样的心性,注定了终难以成就大事。

(我身上哪里有他需要的那些金银……这些日子饿了也是抓些野物來救济一下五脏庙,难道还真的要跟他打过一场不成?)

沈言想了想,旋即自嘲的笑了笑。

打个屁!他又不是闲的沒事干……在周围的人还在思索要不要拉下脸來鞠躬行礼的时候,沈言也走上了擂台。

那个胖子刚刚拱手行了一礼,看见上來的人居然是先前威胁他的那个男子,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在沈言一步步朝自己走來之时,那黑瘦男子无暇顾及矮胖修者,只是冷冷的看着一脸青黄的前者。

“阁下英武不凡,我难以企及万一,还望行个方便!”

沈言一脸笑意。

身旁的矮胖修者本來还一脸尴尬和好奇之色,他以为这个人是來挑战的,沒想到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当下有些不屑的看着沈言那青黄的侧脸,不屑的嗤笑出声。

“你……可以滚了!”那黑瘦男子指着矮胖修者,后者刚准备点头称是,对方却不再理他,只是看着沈言冷声笑了起來。

“你却不必自谦,不做过一场,又哪能知道孰强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