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零可笑的勇敢

仙誓 三三零 可笑的勇敢

做你妹啊。沈言心中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过面上仍然是一副心悦诚服的模样。

“阁下对自己的实力未免太沒有信心了……接连十余人尽皆被打落擂台。我又如何是你的对手。”沈言满口不绝的称赞了起來。

夸你一通我就走。过后我还记得你是个谁。沈言才不想在这区区的一个入镇小事之上和此人在这里大打出手。他现在根本不想耽搁这些无谓的时间。

他赢了。那就说明他的修为绝对要比这个黑瘦男子高……这里寻常可不会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高阶修者。虽然只是炼髓境界。但平云镇的大小家族和官方实力。恐怕会探一探他的底细。

沈言只是将这里作为一个中转站。他进去之后还要立刻往雪云边境去。加上他此行的目的是找到叶东來的踪迹。所以也不便多生事端。

在沒有找到叶东來之前。将自己的身份暴露。虽然未必会遇到危险。但俗话说的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称赞对方一声。简直是沒有比这更划算的事情了……这东西能吃么。丢脸。反正等到自己恢复了真实的容貌。这个人也等于不存在一般。

再说了。沈言早就看透了所谓的名利。他根本不在乎这些莫须有的虚荣和面子。

“那也罢……既然不愿和我分个高下出來。便拿出十两黄金。我自然让你入内。”那黑瘦男子神色一冷。旋即淡漠道。

沈言微微一愣。

“……此话。却是何意。”

“莫不成今日我拿不出这十两黄金。便进不去了。况且。刚刚那自认不敌的话语。难道是白说了么。还是说。阁下所说的话。根本是在放屁。”

十两黄金。五百两银。

三十两银子。合一户普通三口之家一年用度。五百两银。足足能让一户三口农家滋润的过上十年有余。

莫说沈言沒有。就算是有。也不会将这些银两交给这样一个空口白话。言而无信的人。

“进去。当然可以进去……”

那黑瘦男子话音落罢。旁边犹犹豫豫却一直沒有走下擂台的矮胖修者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仿佛是在惊讶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來。

……

“有好戏看了……这两人一个艺高。一个胆大。现在僵持在一起。只怕还要发生一场大战。”下方的修者。见沈言两人一言不合针锋相对起來。顿时期待起接下來的大战來。

“这青面男子倒是有胆。竟将这个铁面屠夫三言两语激怒了……我看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不会如同先前那些修者只是轻伤了。”

“……这屠夫恐怕会下重手。莫说不止轻伤。我估计少说也得卧床休养一两个月。”

擂台四周的修者。多是看两人之间争锋相对的目光才会如此揣度。却不知沈言居然将这黑瘦男子给骂了一顿。说对方说话实在放屁。

若是知道沈言竟有如此胆色。少说也会有些许几个热血点的修者拍手赞叹一下。

……

“跟我打一场。赢了。便让你入内。这擂台我自然撤下去……”那黑瘦男子见沈言沒有丝毫惧色。只是将略带疑问的目光投向了自己。当下便是寒声道。

“若是输了呢。”沈言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输了。自然哪里來的。滚回哪里去。”黑瘦男子说到此处。顿了顿。方才阴森森的笑了起來。“当然。要是你真的很想进去。便给爷爷跪在地上磕几个响头。然后从我**钻过去。我倒也不会阻拦你这个狗东西。”

沈言微微皱了皱眉头。

“脑子进水了吧你。”莫名其妙的瞟了这得意洋洋的黑瘦男子一眼。沈言实在不晓得。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自己根本看不透深浅的人面前如此猖狂。

他之所以敢有如此把握。却是料到对方看不出他的深浅。应该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跨越了锻骨境。沒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不知好歹。

“找死。。。”

黑瘦男子笑意一收。而后厉声喝道。

“今日你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赢了我便罢。输了……我教你全家为奴为婢。”

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遏制住自己差点儿爆体而出的恐怖杀意……在这里若是再引來一次天谴。可沒有第二个大长老來救他。

又是这句话。他赶去沈家的时候。听到严傲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如此。让姐姐为奴为婢么。很好。沈言本不想惹是生非。奈何世间琐事却齐齐上门。

不想多事。却不能不多事。

“我不会战斗。”沈言一边退后了一步。一边看着前方的黑瘦男子。声音平淡至极的道。

……

他的声音很大。所以下方靠的近一些的修者。多数听了个真切。

“搞了半天原來是个凡人。不过这小子倒是有够种。”顿时。大部分的修者顷刻间哄闹了起來。

“怪不得我说我看不请他的修为呢。原來这家伙体内根本就沒有真气。”一个塑体阶八层的修者恍然大悟的不屑道。

“这下子知道了真相。被这样一个凡人戏耍。只怕那屠夫直接就会宰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

莫管下方二三子如何议论。沈言却是平平淡淡的面对黑瘦男子那变得有些铁青的脸庞。而后缓缓地吐出了让所有人哄堂大笑的一句话。

“我……只会杀人。”

那黑瘦男子正要怒斥出声。陡然听闻这冷冰冰的一句话。倒是微微一愣。旋即看着身旁的矮胖修者。然后在对方的脸上左右拍打了起來。

“哈哈哈……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笑死我了。他居然说要杀我。他要杀我。”

矮胖修者被黑瘦男子在自己的脸上拍來拍去。却是一副谄笑的模样。根本不敢说出半句狠话來。

他知道面前的人已经发火了。此刻他若是多嘴。只怕第一个承受的怒火的不是那个青面男子。而是他了。

“……哈哈……小胖子。你说他能杀了我么。你说说他要怎么杀了我。”黑瘦男子手舞足蹈。仿佛遇见了自己生平中最可笑的一件事情般。

沈言仍然在一旁无动于衷。

……

“这白痴。脑子秀逗了么。杀了这个屠夫。要知道这厮可是锻骨境巅峰的修者。力压我们数千修者的存在。他一个人。在表现自己有多么勇敢么。”

下方的许多修者。也是笑的不可开支。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乐子一样。

他们自己不敢上台和黑瘦男子战斗。现在碰见了可以发泄自己内心的郁闷和怯懦的人。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极尽所能去嘲讽。去讥笑。

“想死的话。从雪天穹上跳下去多好。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

所有人都在笑。都在嘲讽台上那个一脸平淡。面色青黄的男子。仿佛看到了这天地间最可笑的人。遇见了这天地最可笑的事。

这样的勇敢。太可笑了……这样的勇气。太让人捧腹了……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简直是他们这些尊贵修者的最佳陪衬。

……

“……哈哈。这家伙怎么可能杀掉您呢。他一定是明知自己死定了。所以才在临死之前。展现一番自己的勇气。”

矮胖修者看着面前黑瘦男子那张笑的有些狰狞的脸庞。连自己被抽的有些微微发痛双颊都沒有顾得上。便立刻干笑了两声应和了起來。

黑瘦男子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的笑的有些抽搐的身躯。而后看着沈言。。

“小子。听见了么。你想要杀我。那……你來杀我啊。哈哈哈哈……”

沈言双目猛然爆出万丈毫光。脚下须臾青天步法瞬间踏动。在掠过矮胖修者身边之时。顺手抽出了对方挂在腰间的长剑。

剑上无光。或者说因为沈言的眼睛死死盯着长剑。他眸中的光辉。已经盖过了剑芒。

……

凌云冲霄。

沈言身形在黑瘦男子话音落罢的下一个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他背对着黑瘦男子。右手倒提着长剑。

剑尖之上。侵染了一寸三分的鲜血。红的刺目。

直至此时。他身形掠过之时带起的一阵清风方才乍起。而后吹乱了他额前的一缕发梢。

一人一剑。命丧黄泉。

黑瘦男子的脖子上倏然出现了一道血痕。而后渐渐的扩大……鲜血从其中喷溅而出。直接将呆滞在原地的矮胖修者的脸庞染成了红色。

他的眸子里。只剩下惊恐和难以置信。

先前的畏惧和谄媚。还有对沈言的讥笑。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恐惧。只剩下无助……死亡。第一次离他如此之近。

近的连沈言剑上的鲜血。他都能嗅到其中那浓郁的腥味。

“我杀了……”

沈言淡淡道。似是在回应黑瘦男子的话语。不过后者已然听不到了。在他的话音落罢之后。那个脖子上有着一道血痕的尸体。轰然跌落在地。溅起一地尘土。

……

这一刻。下方所有的嘲讽和讥笑尽皆消失不见。方圆数百丈。竟然只能听得见风声。

他们……连擂台都不敢上。又算什么。真正的强者。不屑于口舌之上的争论。因为。强者沒有必要在他么这些懦弱之辈的身上去寻找快~感。

甚至。连擂台之上那个不可一世的黑瘦男子同样不配。他甚至接不下他一剑。

某些事情本沒有孰对孰错。但总有那么一群人喜欢站在至高点上去俯瞰一切。面对这些不敢直视自己内心。只能在嘲笑他人之时才能稍微找回些许自信的人。沈言根本不需要解释……他只需要。杀个人。世界就安静了。

有些事的解决方式。就是这样简单。

……

“你叫什么。”沈言缓缓将手中的长剑插回矮胖修者的腰间。

“我……我……”矮胖修者颤抖了半天。而后似乎沒有差距到沈言身上散发出丝毫的冷意和压迫力。说话也变得顺畅了起來。

“我叫陆云。”

沈言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只留给陆云一个背影。他朝着齐云镇中走去……落在身上的夕阳余晖。为他披上了一层霞色。

陆云目眩神迷。只盼自己便是那样一个剑啸九天。纵横苍云的绝世修者。

“你只看到我那惊绝天地的一剑。却沒看到这一剑背后的苦痛与艰难。”

“你有你的漫漫人生路。我有我的浩瀚修炼途;你艳羡我的现在。我期待你的将來。”

“你认为自己懦弱胆小。注定成不了强者。我叹息你总是着眼身前。却忽视了天边的云彩。 ”

“你可以羡慕长歌天地间。纵横苍澜的绝世修者。也可以鞭挞自己去追寻他们的脚步; 修炼之途注定是孤独与寂寞的;一路上免不了荆棘与磨难;但那又怎样。就算天地不仁。千夫嗤笑。也要走一走这条独木桥。”

“你叫陆云。要为自己而活。。。”

沈言的身影终于是走入了镇内。陆云此时早已呆滞在了原地。满脸的震撼和叹服。

(努力成长吧。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同我一样的坚持……)

沈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心头暗自沉吟道。

ps:貌似陈欧体很火啊。果断拿來用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