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一从一顿饭起始

独步苍澜 三三一 从一顿饭起始

陆云目光怔怔的看着镇口。虽然沈言的身形早已消失不见了。

许久许久。久到夕阳落下。久到众人相继散去……陆云方才从自己心底的震撼中回过神來……期待。我的未來。

真的可以么。为自己而活。陆云心乱如麻。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題在他脑海中飘荡。

“就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算千夫所指。万人耻笑。也要走一走这条独木桥……”陆云喃喃自语。

片刻之后。他眸子里的迷茫稍逝。而后转过身去。竟是不再往齐云镇而去。反而是朝着夕阳的另一面而去。

洒落一肩的霞光。只能让陆云的背影更加孤寂。却映衬不出那未可知的未來。

……

“你说铁屠夫被人一剑斩杀。”

齐云镇镇主胡玉。炼髓境五重天修为。在这齐云镇里可谓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

上一任齐云镇镇主并非是他。不过他同曾经齐云镇的数大家族联手。直接灭杀了当时的齐云镇主。而后才坐上这个位置。

不过整个齐云镇的地盘。他只能占到三成。其余的便要分给和他联手的那些家族。

但是这三成也比胡家当初在齐云镇所拥有的产业要多出了无数。更何况当上了镇主。还有一笔可观的税收。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胡家在胡玉的庇护下在齐云镇也是越做越大。

整个齐云镇以他的修为最高。其余各大家族的家主。好一点的也不过方才步入炼髓境。还沒有任何一人突破到炼髓境四重天。也就是中段。

他的修为是中段。理论上将。是可以碾压那些炼髓境界三层以下的初段修者的。

不过纵然如此。他自认一剑斩杀那个掌握了入品战技的铁屠夫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修为和阶级的差距都有。但是对方手中的战技却足以弥补这种差距……更遑论在自己属下的形容之中。那铁屠夫根本是连武器都沒有來得及拿出來。

这是多么恐怖的剑技。又是怎样强悍的修为。

胡玉心中筹思半响。便知道那个青面男子的修为绝对不在他之下。而且还掌握到了比铁屠夫更为恐怖的武技。

据他所知。那铁屠夫手中的鬼魔击乃是黄级中段的战技。至于是四品。五品亦或者六品。却不是很清楚。

如果那个青面男子当真有着让对方连武器都來不及拿出來的速度。那么他所使用的战技。应当是远远超过了黄级中段的。

有可能是黄级高端。也有可能是……玄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胡玉便是忍不住微微一颤。旋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强忍下自己心头窜动的念头。

“去……赶紧去找找那青面男子到底还在不在镇中。如果在的话。给我恭恭敬敬的请到府上來。”

胡玉对着身前的侍卫沉声说道。

“是。”

后者忙不迭的点头应是。旋即赶紧联系人手去寻找沈言的踪迹了。

……

胡玉这边的事情。同时在各大家族上演。毫无疑问。那些炼髓境界一二重的家主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不可置信。而后是赶忙让手下之人去寻找对方的踪迹。

要是能将这样一个强者拉拢到手。莫说挤下那胡玉的镇主之位。就算是将镇内的各大势力清除掉。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毕竟齐云镇不过区区一个小镇。往來的修者实力根本沒有多强。否则那铁屠夫也不可能以区区锻骨境的修为。便能稳稳的在镇口摆下擂台大耍威风了。

而这些沈言自是不知的。他此刻正稳稳当当的坐在一家酒楼之中。怡然自得的满足着自己的口舌之欲。

至于银两。他本身是沒有的……不过先前拿过那陆云手中之剑的时候。将对方身上的钱袋也顺手摘了下來而已。

钱袋里面倒是有着几片金叶子。想來在这俗世的酒楼之中吃喝。也应当是足够的。

……

“那铁屠夫据说被人一剑给杀了……”

“呸。那个王八蛋胡乱散播消息。老子早上要进來。还给人家恭恭敬敬的服了软的。”

“不可信。那铁屠夫少说也有着锻骨境七重天的修为。加上还修炼了入品战技。根本不是寻常修者能比的。要杀他最起码也得步入炼髓境界。”

“不错。更可笑的是这散播谣言之人也太夸大其词了。就算被杀。那铁屠夫也不可能被人一剑斩杀吧。”

……

沈言夹了一片牛肉放入口中。而后缓缓的将筷子放下。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却是沒有丝毫的动容。仿佛此事跟他沒有丝毫的关系一般。

镇口处看到他斩杀那黑瘦男子的修者并不少。至少也有上千人。这个人数想要将消息传出去是很容易的。

但是如果要在硕大的齐云镇里找到沈言。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所以酒楼之中这些修者沒有认出沈言來。倒也是极为正常的……他们听说了这件事。都还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更遑论是认出坐在他们身侧的沈言了。

只怕镇口的千余人。有些原本想要入镇的。此刻也远远的离开了此处。

因为他们先前肆意的嘲笑着那个在他们看來似乎可以任意嘲笑的男子。但沒想到对方转过身就变成了一个侩子手。

这些修者当然也怕青面男子找他们的麻烦。所以自然是先行避让了。

不过这些人的的确确是疑神疑鬼罢了。若非那黑瘦男子言语之间触怒了沈言的底线。又勾起了他心底深处的怒火。他也不会随意将其斩杀。又哪里还会去给自己招惹其他的麻烦。

……

“结账。。”

天色已暮。陆云心头萦绕着沈言的那些话语。奔腾了许久。方才感觉疲惫。此时却是在一处小城池内休息。

他望着窗外的月色。心头却是微微自嘲了一下。感觉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不可否认。沈言的那番话。结合之前那一剑。对他的冲击力。的的确确是很大的。

原本他的生活轨迹。应当是在齐云镇和雪云边境两点一线的……不过现在。陆云觉得自己应该做出一点改变。

哪怕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也要摆脱自己先前那副卑躬屈膝的懦弱姿态。

想要摆脱这种姿态。自然是不能在齐云镇待下去了……所有人已经习惯了他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不是那么容易习惯他的改变的。

所以陆云决定离开。反正苍云郡如此之大。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

“得嘞。这位爷。一共是一两七钱银子……”店家的声音让陆云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了神來。他漫不经心的将自己的手往腰中一摸。

“哪个王八蛋偷了大爷的钱袋。”陆云心头无语凝噎。好歹他也是一个修者。难不成今天连一顿饭钱都出不起。

店家的目光随着他的神色慢慢变得谨慎了起來。一两七钱银子对他來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这个该死的胖子。沒钱居然还敢点这么贵的菜……若是当真拿不出饭钱來。少不得要拉他去见官了。

陆云猛然站起身來。瞟了店家一眼。

“看什么看……沒见过……吃饭不给钱啊。。。”

话音落罢。他那胖拙的身躯以一种不可想象的速度朝着门口飞驰而去……转瞬之间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只留下原地那被他突然爆发出來的恐怖速度惊讶到忘记了拦住他的店家。

既然要遗弃自己的懦弱和卑微……那就以……这一顿霸王餐为起始吧。

陆云心中如是道。心头却是从未有过的激动和颤抖。有兴奋。也有从心底深处泛起的。那一丝并沒有那么容易磨灭的惧怕。

……

“阿嚏。。”沈言猛的打了个喷嚏。直接停步在了原地。“谁在念叨我。”

他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个喷嚏简直來的太奇怪了……身为堂堂炼髓境修者。莫非还染了风寒不成。

收回自己的疑惑。沈言旋即再度踏步前行。准备在这镇中找一处客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便动身赶往雪云边境。

“前辈留步。。。”正准备前行的沈言。再度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缓缓的转过了身去。

他看着身后一个约有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而后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看见对方点头。沈言不由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你是在叫我。我可不是什么前……”话音戛然而止。沈言记起來前世的修真界似乎也同样是这样的规矩。

因为修者年龄大多数都会远远超过凡人。所以简简单单去论辈分自然是不合适的……

是以修为低者见到修为高者。免不得称呼一声前辈了。不过他现在的面容虽然改变了不少。但看起來最多也就弱冠之龄。却被一个不惑之年的男子称为前辈。却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至于前世。沈言在成名之后。别人皆是以刀尊称呼他。叫他前辈之人。却也沒有几个。所以忽然听到这种称呼。他也不由的有些忍俊不禁了起來。

“前辈。幸亏你还在这镇中……家主吩咐我一定要找到你。这足足数个时辰啊。可叫我在这里碰见你了。”那中年男子一脸儒雅。倒是一个自來熟。

沈言闻听他言。却是以一种更加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