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二排场

独步苍澜 三三二 排场

待得中年男子细细说道一番之后。沈言方才知晓。原來他在镇口斩杀黑瘦男子的事情。在短短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就传入了这个小镇上几大家族家主的口中。

剩余的几个时辰。几乎全镇顶顶有名的几个家族。全部都在寻找沈言的踪迹。

听完之后沈言倒是了然的点了点头。也难为这男子还在镇上找了他半天。

“你们家主有请。鄙人理应给这个面子……便随你走一遭吧。”

其实去与不去对沈言來说沒有丝毫的影响。着眼于整个天地的他。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可。也不需要去看任何人的脸色。

夫唯不争。则天下莫能与之争。

他这般轻飘飘的话语。却是让那男子面上泛过一丝喜色。这倒怪不得他。因为沈言的实力在齐云镇。堪称无敌。

能一剑斩杀铁屠夫。谁能保证不能一剑斩杀了自己。

只要能将这个强者邀请到府上。而后好好款待一番。就算不能将其拉拢到手。但也不能交恶。修真界虽然弱肉强食。但人情好歹也是有几分的。

他们笑面相待。若是日后遇到了难处。力所能及处。沈言多少也是会帮上一帮的。

不过这也是他性子使然。敞若另作他人。只怕认为以自己的修为來到这齐云镇。各大家族好好招待他是理所应当的。又哪里会将这一丝情面放在心头。

……

云家。

一百七十余年前齐云镇突然來了一个奇怪的云姓男子。他似乎是逃亡至此。但偏偏却有着让当时齐云镇上各大势力惊恐的实力。

果不其然。短短经年间。整个齐云镇的势力便彻底洗牌。若非保留着一分底线。这镇子始终是王朝的。只怕这齐云镇可能都会变成洛家的私产。

整整二十二年。各方实力虎视眈眈。但都沒能泛起丝毫的浪花來。原因只在于那个名为云却的男子拥有者让一切势力臣服的手段。

而后云却重伤不愈。大病一场而亡。不过云家多年积蓄。也能让那些当初被云却打压的差一点灭族的家族生不起丝毫反念。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云家却是沒有出过什么天资绝艳之辈。

他们只能保持着云家的基业……但保持也就意味着让别人发展。所以在数代云家家主更替之后。云家和齐云镇各大家族也便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

沈言和那请他來云家的男子在路上随意聊了半响。方才打听清楚今日要见的人是谁。

这些事情毕竟在齐云镇人尽皆知。所以也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就算他不在意这些。但被别人相邀。最起码也得搞明白对方姓甚名谁吧。

不过沈言还是万万沒有想到。他來到云家的时候。那华贵的府邸门口。居然沾满了一排人。

仅是身着丝绸彩衣的靓丽婢女。就足有一二十人。个个薄施粉黛。眼泛秋波。

这些侍女的数量已经足够惊人了。但前方以一个半百老者为首层次有序的人群。却远远超出了这个数目。

沈言只看了一眼。便知晓这应当是云家的家主和他之后的一群小辈了。

看到这般阵容。他的嘴角却是微微泛起了一个弧度。而后神色再度冷了下來。

曾几何时。自己居然能让一个镇上有名的家族家主如此慎重其事的迎接自己了。一年前在沈家的一切。似乎还历历在目。

但一想到沈如烟。沈言却是恨不得顷刻之间便倒回头去。杀进城主府。抓住欧阳岚正反抽他十个耳光子。

不过也仅仅是臆想罢了。欧阳岚的修为。绝不是他此刻能望其项背的。

他这般表情。倒是让那云家的半百老者有些揣测不安……先是嘴角翘起。似乎表达了对这般阵容的满意。但之后神色忽然变冷。却又是为了什么。

不过这云姓老者却也是暗自心惊。虽然从侍卫的口中知道了这个青面男子很年轻。但沒想到居然这样面嫩。

而且从对方的生命气机上來感应。居然朝气蓬勃。紫气东來。

外貌可以变化。身形可以作假。但生命气息却是一个人印刻在灵魂中的东西。这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缓缓转变的。

无心隐藏的时候。修为稍微高一些的修者。都能掌握这个探察别人生命气息的技巧。

也就等于说。如果一个掌握了这种技巧的人。去给凡间的人看病。那么绝对是未卜先知。只需要一查探生命气息的变化。就知道近日会不会发生什么病痛之内的。

沈言虽然知道隐藏这气息的方法。不过却还要耗费一些真气來遮掩。他倒是不太喜欢费这些无用之功的。

“青面郎君莅临。寒舍蓬荜生辉……快快有请。。。”

虽然摸不透沈言到底先前的表情到底是为了什么。但云家家主能坐上这个位置。也不是喜形于色之辈。

从沈言面上看不出对方的想法。也让他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少年老成。不过观自己派去寻他的亲信面色。对方应当是对云家沒有什么恶感的。

当然。也谈不上所谓的好感。

不过对于修者來说。关系总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总不能沈言一见到自己就表现出一副热情如火的模样吧。

只要沒有恶感。那么就可以培养好感。有了恶感。也要想办法弥补对方对自己家族的印象。这种修为的强者。尤其是年轻。便千万得罪不得。

莫不然就算背后有什么后台。也是终日提心吊胆。年轻的修者。是热血和勇气都沒有被磨灭的时候。哪里会像云睿这般。整天思量着怎么维系家族和各方势力的平衡。

勾心斗角。阴谋阳谋简直能消磨掉任何一个人所有的勇气和热血。

青面……郎君。沈言心中抽搐了一下。虽然那不知名的树木汁液颜色的确很青。加上自己又用了许多草药放进去。颜色变得就更青了。

似乎这个名号也沒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沈言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倒也沒有太过依仗修为便自认为高人一等。

“云前辈不必多礼。此番登门仓促之间。倒也沒有准备周全。若有什么不当之处。还望云前辈多担待担待。”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若是这云睿自以为自己是一家家主。便要给沈言一个下马威。让他见识一番自己家族的力量。然后好谈拉拢之言的话。沈言绝对扭头便走。管你是个谁。

不过对方以礼相待。他也乐得相敬如宾。

云睿面上顿然泛起一阵红光。心中也是对沈言倍有好感。观其言行至少不是那等虚伪之辈。更何况。他炼髓境三重的修为居然也看不透对方。只怕在修为上也是不遑多让。

齐云镇以往那些年轻一辈。在这男子面前。却是连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沒有。

铁屠夫也算是凶名在外。整个齐云镇上能作为其对手的人着实不多。而且大多数都已经年逾不惑。哪里会有沈言这般的年轻俊杰。

如此男儿。方才称得上一声天资绝艳。

何况对方见面不但沒有摆什么架子。或者一副鼻孔朝天的姿态。还自降一筹称了他一声前辈。也算是让他在这么多的后辈面前保留了长者的尊严。

如果沈言和他平辈相交。云睿虽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但也决计不会如同现在这样。越看沈言越顺眼了。

若是沈言知晓他心中所想。却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自嘲了。

且不说他师尊大长老。以一己之力掌握千般万种剑道。尽皆领悟其中剑之真意。而且还能将其融为一体。

上上剑道有三。上剑道一百零八。中乘剑道九百九十九。下剑道难以计量。

莫说沈言将这些话语全盘托出。纵然是将其缩减到只有十分之一的程度。只怕说出來也会让人骂个狗血临头。

千般剑道尽皆领悟剑之真意。而且还合而为一。你他~妈~的在做梦呢吧。

可问題是。这一切偏偏都不是假的。还是沈言自己亲眼所见。更是从中领悟了一重上剑道凌云冲霄。

至于上上剑道。虽然大长老留下了。但沈言压根就参不透。

剑神一笑。他完全摸不清其中蕴含着的规则和真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说当时接近这道剑意之时。他整个人就直接懵了。

在这道剑意旁边参悟了半个时辰。他直接一口血就吐了出來。脑袋里也全成了浆糊……怎么领悟。怎么修炼。

天外飞仙。沈言剑意倒是沒有领悟到。不过自己却是做了一次天外飞仙……靠近这道剑意的时候。他整个人直接就被抛飞出去百余丈。

神御天剑。沈言试图接近这道剑意的时候。还沒有走到旁边。直接就感觉脑袋一沉。而后一头扎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如果云睿说大长老是天资绝艳之辈。沈言绝对举双手双脚赞成。但若换成是他自己。只怕都不好意思担上这个评价。

他修炼够快了吧。跟希麟一比。差点连自信心都沒有了。废弃修为之后。短短数天的时间就修炼回來三五成。简直足以让沈言目瞪口呆。

说实话。若是沒有大长老留下的剑意以及那浩瀚的一股无属性灵气。他此刻恐怕还在锻骨境一二层摸索。哪里会这么快步入炼髓境。

“青面郎君果真如同传闻中一般人中龙凤……今日云某冒昧相邀。还要请你多多见量。哪里还有资格去责怪你……”

云睿七分真三分假的摸了摸自己胡须而后笑了起來。

沈言也摇头苦笑。

“……云前辈邀请我。便是这般在大门口吹风受冻么。敞若如此。那小生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云睿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这一次倒是真正的开怀笑了起來。“是老朽的错。是老朽的错。來來來。快快请进。”

沈言点了点头。看着侧出身子的云睿。这一次倒是沒有推脱。直接迈步往内走去。

“恭迎青面郎君莅临云府。。。”

站在云家一众人身后的诸多衣着艳丽。容貌娇俏的婢女。娇声齐呼道。

走在前方的沈言心头一滞。旋即再度在心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实力。权力。果真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