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三拾霜

章 节三三三 拾霜

w沈言从云府门口走到客厅,一路上形形的目光都了然的落在他眼中。

有因为他年龄而流露出來的惊讶,自然也有因为年龄而展现出的轻视之色……有因为他态度平和目光中隐隐泛起赞叹,也有因为他的态度从而变得不屑起來的人。

目露轻视和不屑之意的自然是云家那些小辈,他们总以为那铁屠夫的厉害是别人吹捧出來的,更何况沈言的年纪还是这样年轻。

最主要的,还是他身上沒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亦或者登门之时便展现出一种强悍的姿态來。

他的礼貌和以礼相待,反倒让不少云家后辈在心中认为他是虚有其名。

或者是后台稍微硬了点,才会让家主摆低自己的姿态吧?若真的是自己实力强悍,这青面男子刚刚为什么还要口称前辈?

但念及此处,却也是沒有任何一个云家之人口出不逊,一者怕云睿的责怪,二者就算这青面男子修为不真实,但若是后台很强,也不是他们能去招惹的。

……

好不容易在无数云家之人各色的目光中步入了客厅,待得云睿让那些晚辈退下之后,沈言方才舒了一口气。

他虽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但总而言之被这么大一群人用一种不屑,怀疑的目光盯着,也并不是那么让人好受的。

在和云睿客套了两番之后,沈言便顺着对方的意思坐了下來。真要打上一场,他有把握取了这云睿的性命,所以客套客套也便罢了,沒必要闹的让对方以为自己真是心里沒底。

“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云睿吩咐站立在一旁的侍女去给沈言添上茶水,然后斟酌了一下语气,方才问道。

“尊姓不敢当,在下步须臾!”

沈言发现一件事,这云府的婢女居然个个貌美无比,比之沈家以前却是差别很大。

沈家除了身份高一些的长老和嫡系身边的女子衣着华丽,容貌上佳以外,其余的婢女容貌之类,大抵是普普通通的。

但这云家,沈言从门口一直走到客厅,竟是沒有发现一个穿着稍微朴素点的婢女。

这些女子若是放在外面,只怕会让普通百姓认为她们是哪家的大小姐,哪里会猜到穿着如此光鲜的女子竟是他人的婢子。

不要钱么?沈言心头有些诧异。虽然他对金钱的观念不是很重,但也知道沒有钱,想弄出这般阵容理应是沒有可能的。

若是在他面前显摆,似乎也沒有那个必要。

莫不是云家实在大富大贵,钱多到沒地儿花了?不过看了看周遭的建筑什么的,沈言却在心底暗自摇了摇头。

心头正思索之间,却听到这云睿打听他的姓名,沈言自然不可能实话实说,他弄成这般模样,还不是为了一个谨慎二字。

所以沈言,沈谪仙两个名字都不能告诉别人,免得泄露出去让城主府的耳目听到,让欧阳岚的人将目标放在自己身上,可就有些不妙了。

步须臾这个名字,自然是从登天九步而來。

“步公子可是世家子弟?”云睿双眸一亮,就差在心头叹一声爽快了。交谈几句居然全名相告,这男子倒不是个优柔寡断之辈。

他却不知,沈言这名字是一早便打算好了的,此时别人一问,自然随口就报了出來,肯定是不会去思索了。

云睿听闻沈言毫不犹豫的回答,对他的好感更甚,所以也沒有去做出那等赞叹一声好名字的俗事,直接便打听起他的根底來。

只是沈言却从眼底的余光中发现,站在他身侧的那侍女眸子里泛起一丝厌恶之色。

这倒是让他莫名其妙了起來,自己手沒动脚沒动,也沒有对这女子做出任何不敬之事,又怎么会刚刚见面便对他厌恶至此?

沈言心头忽的泛起一个念头,倒是让他苦笑连连了起來。

莫不是这女子认为他现在这个青面郎君的模样,配不上这个豪情满怀,仙风道骨的名字么?虽然女子露出厌恶之色并非因为这个原因,但也不是绝对沒有这个可能。

他现在虽然人坐在云家的客厅之中,但整个人耳目却是时刻注意着周遭的一切。这侍女眼中的神色,按道理说常人根本看都看不到。

但沈言却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他的注意力,从來沒有松懈过。

尤其是在这女子离自己还如此之近的情况下,若是对方突然动手,他若是受伤,只怕都沒地儿哭诉去。

当初在和沈宏图见面的时候,虽然慕薇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沈言却也沒有发送警惕,否则当时只怕便会在那一刺之下受伤。

他很谨慎,谨慎到不在任何一个陌生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底细,也不会在他人的面前松懈半分。

“在下浪迹天涯的一散修罢了,哪里是什么世家公子……”

沈言摇了摇头,颇有些自嘲的道。

所谓浪迹天涯,不如换成躲躲藏藏要更为合适……欧阳岚不可能会放过他,在周天境的修者手中,他不会有第二条命,所以连真面目都不敢露于人前。

“步公子可有挂靠的家族?”云睿面上笑意更甚。

“浪迹天涯的散修,自是沒有的!”沈言再度摇头。

“……”云睿面上的神色微微一滞,旋即干笑了两声,“步公子难道不厌倦这种生活么?”这句话他的本意只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

因为沈言先前浪迹天涯的散修连续说了两次,好像是在告诉他,自己喜欢独行,你就不要招揽我了。

所以云睿这份心思也便淡了,于是乎才会询问他厌不厌倦这种生活。

“当然厌倦啊!若是有可能,我还是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沈言不由的在脑海中想象着,自己和姐姐依山傍水,闲情雅致的生活在一起。

敞若日后姐姐嫁了旁人,便找个习惯隐居的文人雅士,三人在一起品茶对诗,倒也自在的很。

但这都是奢望罢了……不提沈正天身死的大仇,就算是沈如烟,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城主府怎么样呢。

何况他前世的牵挂还沒有断绝,五十年!只要在五十年内破碎虚空,说不定还能见上柳霓裳一面……沈言也有些疑惑,想要问问她。

还有去凌霄宝殿,同玉霄天帝讨个公道……太多太多的事情,他都要去完成。更何况一个比一个难,一个担子比一个担子重。

就算有心,也是无力。

至于厌倦现在的生活?当然厌倦了……谁他~妈~的一个正常人愿意躲躲藏藏的?可问題是,他不是欧阳岚的对手啊,所以只能暂时忍下去了。

不过此话传入云睿的耳中,却是让他大喜。

“步公子……云某有个不情之请!”

“云家主但讲无妨!”沈言有些莫名其妙的瞟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这云睿脑子秀逗了吧,刚见面你就不情之请,既然是不情之请,那你也就别说了。

当然这只是心中想想罢了,不过讲不讲是你的事,答不答应却是我的事了。

“云某想请公子加入云家,成为云家一名外系长老!”

云睿话音刚落,沈言神色立刻呆滞了下來。

他直到云睿说出这一句话的前一刻,都还沒有想到对方居然打着招揽他的算盘。

不过转念一想,他展露出來的实力,也的确能让云睿看重了……加上刚才的话,怕是让云睿以为他在暗示自己赶快说出招揽的话吧。

之所以先前沒有想到这一茬,却是因为已经习惯了……

他加入万剑宗后,因为拜在了一个最特殊的人门下,所以经历的事情比之寻常修者,也显得特殊了起來。

他碰见的人,哪一个不是能将他的自信和狂妄打击到一丁点儿都剩不下的地步?自己的师尊,那个对个人私事小心眼的凌霜,还有守着一株凡梨树一守就是七年的叶东來……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沈言甚至已经忘了……自己现在已经是个炼髓境的“强者”了!至少在普通修者眼中,的确是如此的。

只是先前那番话却是让对方误会了起來,现在应该怎么拒绝?告诉他自己无意加入某个家族,想要继续做一位散修?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刚刚说了厌倦这种生活,转头就直接否定了先前的话……虽然沈言知道自己的回答和云睿的问題,其实毫无联系。

沈言这边在沉思,云睿却是心思转动了起來。

他只道对方在等他开出自己的条件,但是要开出怎样的条件才能拉拢到对方呢?太高了他给不起,太低了只怕对方不愿意。

要知道现在齐云镇里到处都在找这个青面郎君的下落,若是从他这里走出去,说不定这个可以帮助云家更进一头的修者,就会在不久的将來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了。

“拾霜,给步公子沏茶”

云睿在思索该给出怎样的条件,但却还是给站在沈言身旁的女子递过去一个隐晦的神色。

那拾霜顿然露出了不愿之色,但在云睿目光中流露出的恳切之下,还是不情不愿的往沈言身上凑了过去。

她将自己的衣襟微微敞开了一些,而后整个人装作不小心的模样,一下子打翻了手中的水壶,倒在了沈言的怀中。

壶中的水将她身上的衣衫全部打湿,让其显得极其娇媚和诱人。

“……对……对不起……公子……拾霜不小心……”拾霜仿佛是因为这一吓变得有些惊惧了起來,连忙慌慌张张,偏又吐气如兰的道。

言语之间,还将自己的嘴唇往沈言的耳鬓处贴去。

虽然她很讨厌这个长得歪瓜裂枣,皮肤还青的让她心中恶心的男子,但自己的父亲有命,她也沒有办法拒绝。

沈言正在思考怎么拒绝云睿的条件,却发现身旁的女子一下子朝自己怀中倒了过來。

听闻对方道歉的话语之后,他正想将对方推开说沒有关系,但是沒想到这女子居然一脸妖娆的在他怀里挑逗起他來。

沈言前世今生,最反感女子不知自爱,何况这是在客厅之中,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他瞥了云睿一眼,发现对方的目光居然已经投向了窗外……显然从一开始就沒有注意这边,沈言心头顿时一怒。

“拾霜小姐自重!!!”沈言怒气冲冲的站起身來,猛的推开拾霜,后者一个踉跄,哪里会料到他突然推开自己,居然是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见其跌倒在地的茫然之色,沈言心中沒有丝毫歉疚,连看都沒有看云睿一眼……更遑论说出什么告辞的话來。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而后直接拂袖而去。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