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四雪天穹老天尊

章 节三三四 雪天穹,老天尊

沈言对身后云睿的挽留之言恍若未闻,竟是头也不回的便走出了云府,

这叫身后追也不敢追的云睿,不由后悔的在地上跺起了脚來,倒是那云拾霜,俏面之上的诧异和茫然之色,直到此刻方才消散开來,

她的眸子里不由得露出一丝好奇之色……这个男子长得倒沒有多么俊俏,但倒是个正人君子,

若是能同这样一个君子结成连理,将他和云家牢牢的绑在一起,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云拾霜是云睿的三女儿,从小便是云家的掌上明珠,在齐云镇敢得罪她的人,根本就沒有几个,

沒想到云睿却突然让她去诱惑一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青面郎君,尤其是这家伙还一脸铁青,长得让她一瞧之下便心生厌恶,

先前那番做作的姿态,未尝沒有报复云睿的意思,她是云睿的女儿,却估计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将衣襟半解,明摆着就是告诉云睿,你让我诱惑这个步须臾,大不了日后我就做一个人尽可夫的,

类似云拾霜这种从小享尽荣华富贵的人,不叛逆则已,若是真的叛逆起來,只怕还真的是说得出做得到,

也幸亏云睿老脸还沒有那么厚,让自己女儿去勾引沈言的时候还巴巴的看着,在云拾霜往沈言怀中跌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头偏转到了外,

最后只是看见了沈言推开自己的女儿的那一幕罢了……这却是让云睿惊的目瞪口呆,

云拾霜虽然算不得倾国倾城的妖孽,但也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究竟是一个怎样心性的男子,才能做出这般匪夷所思之事,

不过事已至此,却是后悔用,

云睿只得颓然的看着沈言的背影,而后叹息着走进了大厅之中,

“爹……”

云拾霜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父亲的颓然之意,不由轻声唤道,

“罢了,是我云家沒有这个福气……只盼这步须臾也莫要答应其他家族的邀请才是,否则云家今后在这齐云镇,怕是不好过了,”

顿了顿,云睿又歉意的看了一眼拾霜,

“拾霜,委屈你了……既然事已至此,我先前同你所说的事,便作罢吧,”

云睿沒想到自己的女儿对步须臾居然不满意到了那种程度,他以为这种年轻的天才应该是很受女孩子家青睐的,

但云睿却是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沈言现在展露在人前的模样,实在是入不得一个如云拾霜这般天之骄女的法眼,

“爹……不就是一个步须臾,女儿自然会想办法接近他的,观其先前的表现,倒不是一个贪花之人,女儿嫁给了他,倒也不委屈,”

云拾霜此刻的心情,却是因为沈言先前的举动转变了不少,

加上自己爹爹此刻颓然的神色,让她虽然有绣动,但也并非如同先前那般不情不愿了,虽然相貌丑陋了些,但总好过日后嫁给一个夜不归宿的纨绔子弟要好的多,

云睿愣了愣,旋即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仿佛不认识这个人了一般,

云拾霜俏脸一红,有些扭捏了起來,不得不说她这想法也改变的有些太快了些,

“敞若真能将那步须臾绑在我云家,不出三年,我云家可以独揽齐云镇的大权,只要其他世家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去寻求帮助……”

云睿言含深意的看了云拾霜一眼,旋即沉声道,

“既然决定了,那便事事要顺着那步须臾的喜好來……这样一个强者,终归委屈不了你,”

云拾霜既然话已出口,自也不会反悔,于是便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这番话來,

……

待得云拾霜离去不久,客厅之内却是突然跑进來一个人,正是先前请沈言过來的那中年男子,

坐在椅子上的云睿看见这男子,当下便是站了起來,

“怎么样,那步须臾的行踪如何,”

“老爷……步须臾刚刚出云家府邸,便被胡玉的人给恭恭敬敬的请到了镇主府去,”

那中年男子沒來得及缓口气,听云睿问的焦急,也便急急忙忙的回答道,

“胡玉,只盼那步须臾当真是不好金银不好美色,否则若是归顺了胡家,我们云家就沒有丝毫翻身的机会了,”

云睿眸中光芒闪烁了起來,

……

雪天穹,高以计,

这是落座在雪云沼泽最深处的一座山峰,也是整个苍云郡,苍澜领,甚至大宋王朝最神秘最危险的地带之一,

雪天穹传说上达九重天阙,下接幽冥地府,

但数年來,却还沒有任何传说流传出有人登顶过雪天穹的消息來,

雪天穹整座山,从山脚至山巅,终年覆雪,山脚从雪云沼泽深处往外延伸三百万里,尽皆被雪天穹散发的寒意冻结成冰,

雪天穹及其周边三百万里,是死域,沒有任何人敢于入内,纵然是上境强者,也在靠近那寒意笼罩的最边缘地带之时,被其中散发的冰冷寒意吓得顷刻间止住步伐,

这一日,

雪天穹周遭三百万里大雪磅礴,而后冰雪覆盖的越來越厚,渐渐的便一点点将这雪云沼泽最深处的三百万里地面硬生生的用冰雪垫起來一层,

在大地之上的冰雪覆盖了足有数十丈之后,雪天穹上的一片茫白之色渐渐发生了变化,一点点的透射出隐隐的黑色光华,一点一点,从山底一直往山巅蔓延……

这黑色光华蔓延的速度是那样快,瞬间便拔高数百丈,整座雪天穹肉眼可见的近千丈山峰瞬间变成了黑色,隐藏在云中的山峰,料來也在发生这般剧烈的转变,

整座雪天穹可以让人看见的山体,竟在一刻之间尽皆变成死灰,其上的冰雪未化,仿佛白雪变成了黑色的雪一般,

半响之后,天地间冷风大作,雪天穹山体之上开始浮现一道道古老的淡金色盂,那盂密密麻麻,几乎遍布整个雪天穹的山体,

因为覆盖雪天穹的冰雪尽皆变成了黑色,所以这淡金色的痕迹显得极为耀眼,

但周遭三百万里,却一人,甚至连一只妖兽都沒有……所以这足以吓死一个上境强者的剧烈变化,却是根本人注意到,

金色盂每一次的闪烁,都会让天地间的风雪变得更大,

此时若往地上扫一眼,便会让人惊讶的合不拢嘴……风雪瞬间便能将这三百万里大地抬高数丈,但在下一秒,这冰雪却顷刻间融化掉了,

雪落的快,融化的却更快,

金色印记不断的闪烁着,那弥漫整个山体的淡淡金晕,将漆黑的山体映照的散发出烁烁金辉,

大地之上的风雪融化之后,金色印记闪动的速度在一瞬间增加了数倍……仿佛成了漫天的星辰一般,将这方天地都映成了金色,

天空中的风雪几乎已经不是在飘落了,而是往下砸……如此恐怖的白雪,在一瞬间将黑色的山体覆盖起來,雪天穹很快的再度变成了雪白色,

但顷刻之间,雪天穹仿佛突然震颤了一下,山体之上的风雪再度被抖落……整座山上的黑色变得更加深邃,仿佛能勾魂夺魄一般,

风雪不停,淡金色的印记不断的闪烁,雪天穹的震颤也从微不可查变得越來越剧烈,

这种震颤,寻常人哪怕站在旁边也感觉不到丝毫,这是天地法则的震颤,普通人根本不会想象到其中蕴含着怎样地动山摇的意境,

随着这震颤的幅度越來越恐怖,边际的天元本陆,有着越來越多的大能察觉到了这股恐怖的气息,

……

苍澜领城,领主府中,

一名中年男子倏然腾空而起,面带震惊的看着药园的极西方……那里只有和煦的风和缓缓飘动的白云,

但从他的眼中,倒映出來的却是一个虚幻的,高达数万丈,高达根本看不见那沒入云中的山巅到底在哪里,

此时这座山正在不断的椅颤抖着,倾洒出穷尽的黑色气息,那气息里蕴藏着让他都忍不住为之窒息的死亡之意,

这男子的面色缓缓变得惨白,这个时候,他身旁也出现了一个年级同他相左的男子,后者奇怪的看着他那惨白的面色,却是有些疑惑的往西方看了过去,

那里……景色很美,

“尊上,您怎么了,莫不成是我言语之中有不当的地方触怒了您,”看了半响,沒有发现任何不妥的男子,有些颤颤惊惊的询问道,

“不,”那被成为尊上的男子摇了摇头,目光之中的惊慌略微收敛,

“苍澜领领主于训听令,”

“属下在,”

“本州令命你从今日起,半刻不离星辰阁,要死死守在星辰令旁,时刻准备听候州府的命令,”

“属下得令,”

于训,苍澜领城的城主虽然心中诧异,但还是郑重其事的答应了下來,

面前之人可是木州令,级别跟苍木州州府府主一样,但却是直接听命今上,触怒了他异于自寻死路,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但这些东西你还沒有资格知道……”木州令瞟了瞟他,旋即淡然道,

于训心头一惊,赶忙躬身行礼,连连道不敢,

“苍澜领势力洗牌的事情先放一放,待得此事过去之后再行商议,”

“尊上……我已经让各大郡地的宗门世家势力,开始聚集到雪云边境了,现在罢手,怕是多生变故,”

“嗯,”木州令眸中冷光一闪,一声大喝直接将于训压迫的轰然跪伏在地,

“此事一个处理不好,莫说是你,便是本州令都有穷的祸患……那肖地的蝼蚁不必多管,若是他们聊,便叫他们自相残杀吧,”

“若是还不放心,待得此间事了,本州令亲自出手,帮你灭掉各大郡地棘手的势力,这般可满意了,”

恩威并施,这木州令实力强悍,为人处世自然也有一套,

果不其然,被压倒在地的于训本來还面露不忿,但听闻此话,神色却是在一瞬间变得欣喜了起來,

若是有面前之人出人,领城的实力只怕就不会损耗分毫了,

念及此处,于训哪里还记得刚才被压服在地的不忿,差点沒有拜倒在地直呼尊上千千岁了,

“记住,终日不得离开星辰令,时刻等候本尊的消息,”

那木州令话音落罢,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西方天际,而后身形一晃,竟然是在转瞬之间消失在了于训的面前,

直到此时,于训方才从地上站了起來,而后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西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过只是心头微微掠过这个想法,却是又回忆起木州令先前那森然的一眼,旋即再不敢深想,

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对自己更好,

……

大宋帝都,监天阁,

监天阁共有四层,第一层有着数的监天使,可以掌控到各大郡地的大小事宜,

第二层中之人则被称作监天御,必要之时可以查探到各大领地的事情,第三层之内的修者叫做监天令,和州府府主平级,和那木州令也平级,监管范围是整整一州,

第四层中,只有一人,叫做天尊,和帝王平级,

只要有人提起和帝王有关的事情,亦或者对大宋王朝有害的事情,天尊便可以察觉到,而后去查探详细的信息,

当时叶东來的侍卫正是提到了大宋天子,所以才会引起那老者的注意,

当然,寻常百姓间口头辱骂天子也好,称赞天子也好……这种波动根本不会牵动王朝气运,所以老者自不会去注意,

牵系越大,王朝气运的波动便也越大,

今日,监天阁第四层那终日紧闭着眼眸的老者,这一任的天尊终于是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几乎是面色大变的看着西方天际,

他看到的,不是山,不是那尽的死亡之意,而是整个大宋王朝最西方的气运不断的颤动着,几乎要分崩离析,

老者再也坐不住了,右手抬起,而后伸出食指和中指在面前的虚空中随意划动了几笔,旋即整个人顷刻间消失在了硕大的监天阁内,

帝都,御书房,

一名身穿龙袍,气度不凡,面如冠玉身材俊秀的男子刚刚站起身來,便突然停在原地,旋即看着面前的老者苦笑了一声,

“老天尊,你又比朕快了一步……”

ps:稍微揭露一点,不影响剧情,大家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这么几个人就成了,后续篇章会揭晓,苍澜领主在洗牌的时候,会出现,那个木州令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卷就不会露面了,会出现一个好久不见的人物,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