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五颂

章 节三三五 颂

老者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旋即看着面前俊秀的男子摇了摇头,显得有些奈,

“陛下难道便不担心……”言语之间,他的目光却是看着遥远的极西方,

“担心,若是担心有用,那我只怕比谁都担心……”大宋王朝的君主,统治这穷之大的一片疆域的王,也露出了一丝奈之色,

“陛下莫不是打算放任不管,”老天尊眉头一皱,沉声道,

“管,怎么管,如何管,舍弃我大宋王朝顶端力量的十之三四,仅仅是为了修补那道道盂,”男子摇头,旋即眉宇间满是果断,

“纵雪天穹封印破裂,但也决计波及不到整个大宋王朝的疆域,敞若只是损失一个苍澜领,甚至乃是苍木州,我赵清虚还输得起,”

赵清虚周身气势升腾,竟是丝毫不觉可惜的说出了这番话來,

舍弃一个苍澜领,苍木州又如何,只要大宋王朝的顶尖力量还在,那便还有着第二个,乃至第三个苍木州,

但若是以大宋王朝三分之一有余的顶尖强者去弥补那封印,纵然可以保住苍木州,但形间却失去了保护这么大一片疆域的实力,

赵清虚不是昏君,而是行事果敢,绝不优柔寡断,

“何况……”

赵清虚言及此处,却是突然莫名的笑了笑,

“我不管,天还在管,”

老天尊愣了愣,紧皱的眉头旋即也是松了下來,

“陛下所言极是,倒是老朽着相了,”

话音落罢,老者的身形便消失在了赵清虚面前,后者愣愣的看着面前,半响之后,方才释然的笑了笑,

“谁爱管谁去管,反正我大宋朝不管,”

……

“管,管个屁,我们虽然乃是公认的大宋朝第一阵法世家,但天子都不管,我们凭什么要去弥补那封印,”

离苍澜领不知几亿万里的江定州,一个老者站在平静的湖面之上,对着前來通报的后辈破口大骂道,

“我管你们谁去管,我反正我们家族绝不会管,”

老者待得骂走了自己的后辈之后,方才看着湖面上的倒影,而后朝上方看了一眼,

“再说了,这不还有天管着么……”

……

“我们管,为何要管,”苍木州,叶家后山,

叶家家主恭恭敬敬的站在盘膝坐在山洞之内,白发长达数丈铺在地面之上的老者面前,听闻后者的话,却是有些焦急,

“长老……这可是在苍木州境内啊,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变故,我们叶家岂非第一个遭殃的家族,”叶家家主和叶东來长得至少有五成相像,只不过显得成熟了许多,

“嘿嘿……”那盘膝而坐的隐世长老冷笑了起來,

“天子不管,我们何必要管,敞若真的出了事,让叶家强者尽数撤离便罢,”

“可是……那些后辈子弟……”

叶家家主略微一滞,

“真到了那种地步,那些子弟舍弃也便罢了,难不成真的要呆在这里与他们共存亡,”老者似乎对叶家的后辈沒有丝毫的关怀之意,

到了他这种境界,活了不知多少年,叶家的子弟早就不知道更换了多少代……叶家现在的子弟,只怕连他的耳孙注:1都算不上,哪里还能让他感觉到什么亲情,

不过即便如此,这一招丢车保帅还是让人心头骇然,

“只要我在,诸位隐世长老在,才有叶家……我们不在,叶家便不是叶家,”盘膝而坐的老者扫了一眼叶家家主,而后沉声道,

“你是叶家家主,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叶家为重,”

老者言罢,竟是闭上了双眸不再理会面前一脸犹豫之色的男子,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幽幽了叹了一声

“更何况……你当真以为我不担心,不过……我们不管,不是还有天管着么,”

……

“天管,只怕这天,管不了喽……”

大宋王朝,一处不知名的小镇之上,一个邋遢之极的老头子摸了摸怀中覆盖着一层油腻的酒葫芦,然后不由的砸了咂嘴,

“哎……哎……这可如何是好,又沒酒了……”

老头根本连看都不再看西方天际一眼,而是摇椅晃的朝着前方走去,所过之处,行人尽皆避让开來,

……

天元界,共有三方大陆,

中央天元本陆,天元本陆以南,南之又南,飞跃躁涧,步入尽之海后,往南行十二亿亿九千六百亿里,可达天元南陆,

天元南陆大约是天元本陆的一半大小,但依然是不可计量的庞大地域,

在南大陆的北方有一片古老的冰原,它寂静安宁,从千百万年前便是如此,

不过在近日,天元南陆,北地冰原之上不时的传來低低的呢喃……这声音入梦似幻,根本听不真切,但却又切实存在着,

这飘荡在北地冰原之上轻轻的呓语随着那一片尽的冰原,缓缓的传向遥远的大地,仿佛在向世人传达着一些讯息,

北地冰原外围,尚有城池存在,但越往内,却是寒意森然,生机尽绝,

冰原的极深处,有着一处凹陷的巨大深坑,这深坑足有数千里长宽……望一眼,便仿佛将灵魂堕进去了一般,

其中什么都沒有,什么都看不见,

而今日,在整个北地冰原之上飘荡的呢喃轻语变得越來越清晰了起來……但其中到底在诉说着什么,传达着什么,沒有任何人能听懂,

这轻语渐渐的飘散开來,飘出了北地冰原,传遍了四面八方,

只是这声音,只有那极少数的一群人,能听得见,

一时之间,这些人的目光尽皆震撼的望向了南大陆的北方……就如同天元本陆各大强者齐齐望向西方时所露出的目光一样,

当北地冰原深处传來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飘荡到天元南陆最南方的时候,一个孤身站立在高山之巅的身影,猛的化为虚,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在一处巨大的山谷,谷内青烟袅袅,俨然一副世外桃源之景,

男子孤傲的身形晃动之间,便來到了山谷的最深处,那里一个身形健硕,**着上身的少年半曲着腿,死死咬着牙齿站在地上,他的双腿,不断的颤抖着,

这少年身上的肌肤呈一种铜黄之色,他同那孤傲站立在身前的男子一样的傲,但却是一种如山的傲,

稳如磐石,宁死不屈,

少年腰间缠着一张兽皮,覆盖着他那健壮的腰身,

他之所以双腿半屈的缘故,是因为他的双手撑着一块巨大的青色石块,这石块是天元南陆有名的玄重石,价值不高,但是极重,

这一块青石,至少不下三百万斤,这少年看似不过十七八岁,却能死死的将其举过头顶,可见其修为之深厚,力量之强大,

“颂,”

來人孤傲的眸子里终于是露出一抹欣慰,而后沉声唤道,他的声音有种僵硬的感觉,给人一种刚刚学会说话不久的感觉,

但其实,只是因为他太久沒有说话,差一点便要忘记了而已,

“皇……”那被孤傲男子称作颂的少年,大喝了一声之后,猛的将手中青石抛飞出数丈,而后恭恭敬敬的道,言语之间沒有半分紊乱,

“今日修行,结束,”孤傲男子一个字一个字道,言语之间沉重的让人仿佛是面对着一座大山,面对着一片,

“皇,我今天才坚持了一个时辰三刻钟……连五个时辰的一半都沒有到,为什么让我结束修行,”颂有些疑惑,

“北地冰原,擎天山现,你走一遭,”皇沉声道,

连询问的机会都不给少年,甚至皇也沒有任何解释的想法,这番略微显得顺畅了一些的话语落罢,便直接伸出手指虚空一划,而后将少年甩进了那一道出现在半空的裂缝之中,

裂缝瞬息愈合,皇猛然跪倒在地,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

随着巨大的迷失感消失,颂瞬间恢复了神智,而后猛然做出进攻的动作,眸中露出虎豹般的狠辣之色,若是下一秒便遭遇到攻击,他也不会手足措,

不过转瞬之间,颂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天地之间冷风瑟瑟,冰雪之中仿佛有人在低声呢喃,颂听得真切,这声音是那样的沧桑,但又是那样的柔美……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但他却沒有纠结这个问題,片刻便将目光锁定在了前方数千丈的那座巨大的血色山峦之上,

山峰高的根本看不到顶端……但颂却发现,数百丈之上的山峰原本是黑色,但此时却在慢慢的转变成一种让人心悸的血色,

黑色中的死亡气息不知道被吞噬了还是消失了,直接便被这些从山底往上快速窜动的血色瞬间给覆盖掉了,

“……呜……呜……”

“……看……不……见……”

天地间的呢喃越來越盛,让人不觉将心神凝聚在其上,颂只听闻到了一阵幽幽的哭泣和三个微不可查的字眼,随后那声音便转为了幽幽的叹息,

突然间,颂发现前方那座巨大的血色山峰仿佛被一种浩瀚的金色光辉往下压去一般……山峰一截一截的沒入了地下,

这时候他才发现,那里居然原本便有着一个巨大的深坑,

“來……啊……”

“孩子……”

颂的脚步刚刚抬起,却沒有往前落下,他看着满目的冰雪,和那刺目的血色……终究是在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下,轰然将脚步落在地面之上,身形沒入风雪之中,往冰原的极深处走去……

……

天元本陆,

一处神秘的地带,这里充斥着数星星点点的星辰光斑……闪烁着尽的银白月辉,仿佛是在星空之中,随手便能触摸到星辰一般,

周围流动的银白色月华如同流水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捧起來细细的观摩其中那闪烁在这梦幻水流中的点点星辉,

但却沒有任何一个修者敢去触摸这些梦幻的月华,只因为他们知道,美丽到这种地步的东西,绝对是极度危险的,

月之海,天元大陆,死地之一,

雪天穹最多只能算是禁地,但月之海却不在天元本陆的大陆之上,而是在一个特定的时空裂缝之中,只有上大能,才有这个资格步入其中,

月之海的最深处,传闻有着数月亮破灭之后留下的月魂凝聚而成的月华之晶,这东西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作用,天元大陆所有的典籍之上,都沒有丝毫的记载,

月之海最外围流淌着的光辉尚是银白色,再往内走许久,其中流淌着的月华便转为了淡淡的蓝色,梦幻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投入这一片蓝色光辉的怀抱之中,

不知道往内延伸了多远的距离,在周遭的光辉尽皆变化成了迷幻幽深的紫色后,终于隐隐看见了一个在紫色光辉中缓步而行,孤绝如斯的男子,

男子一袭白衣,满头白发,眸中尽是凄楚孤绝,

他在这一片紫色的光辉之中,一步一步的走着,仿佛走在平坦的道路之上一般,

ps:注1:玄孙是从自己算起的第十代孙,

话说小贝贝出场了,鼓掌欢迎,话说故人,很久不见,是大长老啦……希麟上次不还还惜诵了么,倒沒有大长老很久不见的时间长,话说大家不会忘记了他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