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三六梦禹皇

独步苍澜 三三六 梦禹皇

“雪天穹的封印……又松动了。”在那不断变动。流转的紫色月华之中。一袭白衣的身影。却一如既往的孤寂。

他的目光中凄清冷楚不绝。但却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色。为天下苍生而忧。为此后发生将要发生的劫难而忧。

白衣男子忽的低下头來。

“擎天山……因为雪天穹的变动。也要出世了么。”他的言语之间。平静的仿若一潭湖水。寻不见任何波澜。

“有天之印痕印在雪天穹上。这天眼看着。天管着……擎天山又能翻出什么浪花。”白衣男子忽然一笑。眉间的孤寂之色略微散开。

这一瞬间。竟连身边那些流淌着的梦幻光华都为之失色。

白衣男子顿了顿。便将目光投向紫色光辉的深处。那里流淌着的星辉月华颜色变得更梦幻。更妖娆。

他正要抬起步伐往内走去。但却突然又止步在原地。

他白如雪的发梢落在额前。被若有若无的风扬起……

“天在管。为何我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大长老将额前的发梢撩了开來。而后目光如炬。死死盯着天地的南方。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这无尽的月之海洋。穿透了整个天元大陆。穿透了十二亿亿九千六百万亿里的无尽之海。直接投向了南大陆的北地冰原。

那里有着一座通体黝黑色的山峰缓缓的从一个巨大的坑洞之中不断的往上升。而且山体的颜色。也在迅速的变为血红。

大长老的目光瞬间收了回來。竟是面色苍白如雪。如头上的发。

他的右手抬了起來。旋即大拇指在其他指尖轻轻点过……这种点动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后甚至成了一片残影。

直到最后。大长老噗的一口鲜血喷吐在月之海中。将周围梦幻的紫色光辉侵染上了一种淡淡的血晕。转瞬即逝。

“居然……居然是……”

大长老连嘴角的鲜血都來不及擦拭。那几乎数百年都未曾波动过的面庞之上。竟然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神通。。咫尺天涯。。。”

大长老的目光在身后和更深处的月之海中犹豫了片刻。便直接抬起手指。指尖一道紫芒乍现。竟比身周那无尽的紫色梦幻光辉都要耀眼。

这光芒收敛之后。周围梦幻的紫色光华依旧缓缓流转。无声无息。但那个孤绝。孤寂。凄清冷楚的白色身影。却已然消失在了此处。

……

南大陆。北地冰原。

颂一脸凝重的在无尽的冰雪之间行走。那座无穷之高的山峰已经被他甩在了身后。

他此时已经來到整个北地冰原的最深处。脚下的冰雪都已经从白色转为了青蓝色……一种死寂般的寒意从其中散发出來。竟是比雪天穹上散发出的寒意还要旺盛。

颂却丝毫感觉不到。他竟然觉得这冰原之上的寒意。似乎被一种力量无形的阻隔在外一般。

“來啊……孩子……”

冰原之中梦幻般的呢喃声仿佛是女子的轻呼。但下一次出现时。却又如同氏族最强大的。如同皇那般强大的男子在怒吼。

这一次出现。却似一个经过了无尽岁月。看遍了世间浮华。行将就木的老者在沧桑的叹息。

但不知为何。每一次响起的声音。都给颂一种温和和熟悉的感觉……他肯定他从未接触过这气息。但偏偏又熟悉无比。

颂的步伐愈发坚定。那呼声渐渐消失不再响起。但颂却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无來由的期待……他的步伐愈发坚定。愈发稳重。

也不知道在这杳无人迹的青蓝色冰原之上走了多久……连背后那无穷之高的血色山峰都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轮廓之后。颂眼中的景色方才猛然一变。

他周身猛然一颤。仿佛倏然清醒过來一般。而后愣愣的看着面前一切。

前方仍然是冰天雪地。唯一出现变化的……便是他的脚下。他脚下出现了一条沒有沾染风雪的道路。

回过头去。他走过的这一条路。纵使天空中风雪再大。却依然沒有结冰。依然沒有被天空中飘落的白雪覆盖。

颂有些莫名。当他看见身后那座巨大山峰的轮廓之时。方才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只晓得一清醒眼前便已经是这样一幕情形了。

在原地停顿片刻。他毅然而然的选择踏上了面前那一条通往不知何处的冰雪阶梯。

这阶梯宽约九尺。越往上便越高……但却不是依附山峰雕琢而成。而是孤孤单单的一座冰雪阶梯。

阶梯的周围是平整的冰原。但这冰原之中。却凭空出现了这么一道仿佛通往天穹的台阶一样。

颂沒有迟疑。顿然一步踏了上去。

身周景色再度一边。往周边看去。竟然在看不见先前的冰原。只有一篇茫茫的白雾。

周围原本的风雪声。也似乎突然停止。这台阶之上竟然静谧的让人心中渗然。

颂无视这诡异的一切。目光之中带着坚定。也带着好奇。一步一步的往那每一层都处于冷雾之中的台阶上方踏去。

“九千九百九十三……”

颂沒走一步。都会在心底暗念一声。当他踏上第九千九百九十三层台阶之时。那刚毅的面庞之上。好奇和坚定之色尽皆收敛。转为了无与伦比的震撼。

那是怎样不可思议的奇迹。。

一座高达百丈的。冰雕雪砌般的王座立在台阶的顶端。颂抬起头來。只能勉强看到这王座的顶端。

这巨大的王座之内。冰封着一个妖娆到可以让世间一切的俊秀男子为之心生妒忌的青年。青年一袭黑衫。目光之中流露着让人为之沉痛的悲戚。竟仿若活着。

这一座巨大的王座呈现晶莹的蓝色。却散发着一种让人心悸的威严。

颂几乎在看到其内被冰封起來的男子面庞之时。整个人便被一种无形的气势压迫的仿佛要窒息一般。

当他的目光从王座的顶端一点点的扫向底部之时。再次神色大变。

这是在……开玩笑么。

王座底部。呈三角状。端坐着三个人。

一名妖娆魅惑。倾城倾国倾天下的女子。一位赤~裸上身。肌肉盘根纠错。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毁灭气息般的壮硕男子。

盘膝坐在王座正前方的。却是一个垂垂老矣。如同一截朽木般的老者。

让颂震惊的自然不是这些。而是这个老者。还有旁边的女子。以及那个壮汉。竟然都散发着一种浓郁的生命气息。

他们……竟然还活着。

颂从他们的身上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梦禹氏族血脉的味道。

但那血脉的浓郁程度。远古程度。让他差一点就忍不住在这股巨大的威压之下跪伏在地……

老者的血脉威压最强盛。他的血脉之中的远古之力。也是最为强盛的。颂根本不晓得老者血脉之中的远古之力。到底是哪一个时段。

他沒有在族内感觉到相近的气息。连皇身上的气息。都要比其弱了无数倍。

其次是壮汉。他身上的血脉比老者衰弱了不少。颂仍然看不出深浅。唯有女子。他能勉勉强强触摸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那是皇爆发氏族形态之时散发出來的强大威压。而且皇的身上。也仅仅只有一丝而已。

他们是谁。

颂忍受不住心底的好奇。犹豫了半响。终于是觉得拥有这样亲切血脉之力的族人。应当是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的。

所以他迟疑了一下。方才再度往上走去。

这最后的六步。他走的无比艰难……不知道被巨大的压力压趴下多少次。颂的身形终于站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层台阶之上。

和盘膝坐在地上的三人。处于同于台阶。

再往上。便是那巨大的。被冰封起來的王座……这第一万层台阶。不知道延伸往何处。颂只能看到王座和被冰封在王座之内的那青年。王座之后是什么。他却看不见了。

颂有心想要往上一步。但却终究沒敢踏出这一步。

他离这王座越近。便感受到越加巨大的威压……他甚至觉得。若非自己体内的血脉和身边这三人同根同源。只怕瞬间就化为灰烬了。

这王座之内的青年。到底是不是梦禹氏族的先祖他猜不透。但却可以肯定。应当和身边这三位先祖有着关系。否则他们也不会守在此处了。

但是颂却知道。自己若是妄图再往上踏一步。试图去查探王座之后到底是什么的话。就算他和这些先祖拥有着同样的血脉。但依旧必死无疑。

颂有好奇。但如果因为好奇可能会付出性命。他就绝不会连命都不顾。之所以敢往冰原内走。往台阶上踏。便是因为冥冥之中感觉这些事情不会有危险。

但现在。他只是略微想了想。这王座之后到底有什么。便感觉王座之内被冰封着的青年似乎要睁开双眼一样。

太过骇人。颂沒有丝毫迟疑的便抛却了自己心头的这个念头。

“孩子……”

苍老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在耳边响起。颂顿然被吓了一大跳。片刻之后镇定下來。方才不可思议的将目光投向了身前不远处的老者身上。

在看到老者那犹如石像的身躯缓缓的颤动了一下。而后睁开了那不知紧闭了几千年的双眸之时。颂的喉头。终于有些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老者的身躯如同一截朽木。仿佛风一吹便要化为灰烬一般。但当他睁开双眸的时候。颂才发现老者的身体内。隐藏着一种怎样的力量。

抬手摘日月。罢手落星辰。不过等闲。

颂有些敬畏的在老者的目光示意下。走到了对方的身前。

“孩子……你叫做什么。”老者目光中似乎有着无数星辰在陨落。山川在塌陷。他的声音。却嘶哑沧桑的让人心酸。

“回先祖……我叫做寒碑颂。”

寒碑颂的话音刚落。老者目光猛然冷了下來。旋即感觉到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眸子里的杀意和冷漠又渐渐的消散开來。

“……这是你的本名。亦或者说。是真名。”老者沉吟半响。换了一个问法。他认为面前的人。有可能是因为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名姓。

寒碑颂在老者突然冷彻下來的目光下。差一点全身崩裂。幸亏这冷冽的杀机來的快。也去的快。但他的身体却还在不断的颤抖着。

听闻老者的问话。寒碑颂不敢迟疑。正准备应是。但想到老者的身份和那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远的。淡泊的血脉传承。于是乎想到了另一个回答。

“寒碑颂是我的名。我乃是梦禹氏族。寒碑部落之人。”

老者听到他最先的回答。目光正在逐渐变化。但听闻少年后面的回答。突然呆滞在了那里。目光之中坠落的星辰尽皆消散。转为了暮色苍茫。

“梦禹氏族……寒碑部落。”老者忽然笑了起來。不过转瞬间。却大声的。撕心裂肺的的咳嗽了起來。

“我梦禹氏族。何以分崩离析到了此等地步。”

老者目光忽然再度死死的看向了少年。

“你是寒碑部落之人。那你可知道……氏族之内。有哪一个部落是姓岐山么。”老者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期待。

寒碑颂迟疑了半响。旋即终于一咬牙。

“回前辈。寒碑部落第一任首领名姓的确是岐山寒碑……但他却未曾有子女。因此各大部落的姓便延用了梦禹。因此來表示各大部落同出一族。”

“而寒碑部落。便是以寒碑为小姓。梦禹为大姓。这一任的部落首领。叫做皇。”

“放肆。。。”

那老者先开始还认认真真的听着。但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却勃然大怒。干枯的脸庞之上。也是怒火冲冲。

“皇。何人敢称皇。若老夫有能力出去。第一时间灭杀了这个欺宗灭祖的晚辈。”

“梦禹氏族的皇。只有一人。。便是禹皇。梦禹皇。。。”

寒碑颂识相之极的呆在原地。目光盯着脚下青蓝色冰晶。不发一言。

待得许久。老者似乎是发泄够了。终于再度询问起面前的少年來……